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三百零五章 全如他所料

    天唐圣朝之内,最顶级的仙官,自然是首辅阁成员,但首辅阁内,最顶级的成员,只有五位,称为大品仙尊。

    仙尊不是官职,但比官职更厉害,仙尊,那是执掌圣朝五大仙器的道仙,可以说,是仙朝真正的核心,最强的战力。

    当年太宗圣祖能开创天唐圣朝,自然是有超越其他神佛的手段,相传,太宗圣祖有五件仙器,每一件,都是威力强横。

    这五件仙器,分别是‘乾坤镜’、‘道祖钟’、‘诛神剑’、‘七宝天洞葫’、‘封天印’。

    太宗圣祖当年能威震三界,震慑万族,这五件仙器自然是功不可没,否则光是以太宗圣祖一人之力,又如何能创出这等不世伟业?

    后来这五件仙器便成为圣朝镇压三界的圣器,分别由五位圣朝道仙执掌,执掌者,就是大品仙尊,也是首辅阁内的五位主官。

    这一次是否新立地皇之事,以及如何选择地皇,都在首辅阁内重新讨论了一遍。

    首辅阁作为圣朝最高施政之地,自然是级别极高,就像是崔焕之,在朝会上有一席之地,可以在朝会上议事,但朝会比不上首辅阁。若是首辅阁要干涉的事情,朝会上便不可商议,而且最终以首辅阁的结果为准。

    这次首辅阁讨论的结果,都同意树立新的地皇,这样才是掌控阴府最好的法子,而地皇人选,便按照崔焕之提出的建议,先去极阴深渊去看看,若是找不出合适的人选,再另选他人。

    这个最终地皇的人选上,首辅阁内依旧是有不同的声音,很明显,让一个来历不明,极阴深渊中的鬼物来担任地皇职位,在很多仙官看来,简直就是胡闹,若不是有太宗圣祖挑选第一任地皇的先例,可以说崔焕之的这个提议刚刚说出来,就会被否决。

    就是因为有太宗圣祖的先例,所以就算是有反对的声音,也只能是以曲线之法否决,就例如,需要先去极阴深渊去考察情况,若是没有合适人选,或者找不出当年太宗圣祖选人的关键,依旧是不会找来历不明的鬼物,还是要从目前阴府府君或者是圣朝仙官当中选人。

    在圣朝一些人想法中,立一位新的地皇,那是应该的事情,而且是当务之急,这一点没有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在人选上。

    地皇何等尊贵?

    掌控阴府,权势极大,可想而知是有太多的人和势力盯着这一块肥肉,都想分一杯羹。

    如果没有崔焕之提出沿用太宗圣祖挑选第一任地皇的惯例,光是在人选上,必然会在朝会上形成各方势力争夺角逐的局面,到时候这一滩水必然是浑浊无比,最终谁能得利,谁能上位就不好说了。

    不过现在有了这第一选择,其他的人,只能是等,等这第一选择行不通的时候,他们才会继续争夺。

    而这第一选择在他们看来,显然是‘不靠谱’,如果不是有太宗圣祖的先例,这第一选择根本就不会存在,即便是在首辅阁通过了这个方案,在大部分人眼里,这都只是在浪费时间,地皇,怎么可能在一个圣朝无法掌控的地方挑选?

    但既然通过了这个第一方案,那么圣朝也不会马虎,当下就确定,由两位大品仙尊,持‘乾坤镜’和‘诛神剑’,与大司徒、金甲上将军、玉将军、中书令,一共六位仙官,一同去极阴深渊。

    他们自然是要弄清楚,为何太宗圣祖会在极阴深渊当中选择第一任地皇,弄清楚这一点,就可以沿用圣祖的法子,挑选第二位地皇。

    这件事,定了下来,而且萧禹告诉了崔焕之。

    崔焕之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头狂跳,即便是他装作很正常,但还是被萧禹看出了端倪。

    “焕之刚才想到了什么?”

    萧禹问了一句。

    崔焕之吓了一跳,急忙道:“学生刚才只是震惊,这件事,居然连两位大品仙尊都惊动了,吕太师乃是圣朝第一仙,更是执掌诸神剑,太师大人若去,无论那极阴深渊当中有什么凶险,都不值一提了。”

    听到这话,萧禹也是点了点头:“那是自然,吕太师乃是圣朝梁柱,诸神剑一出,神佛胆裂。”

    说完,萧禹用颇有深意的眼神看了看崔焕之,道:“这次,你提出新立地皇的提议,很好,这件事,也契合圣朝的大方向,而且你刚刚晋升四品司郎中,又是吏部的官员,关心这件事也正常,不会有人说三道四,只是极阴深渊的事情,你是如何知晓的?”

    崔焕之被突然这么一问,没有丝毫慌张,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词道出:“学生曾在一部《神官诸论》中读到过极阴深渊的记载,还有《阴界杂卷》也有颇为详细的记载,《圣朝史》中三十七卷里,也提到过。”

    显然,崔焕之的回答十分完美,这些都是有证可查,只要去翻阅,就可以找到对应的记载。

    萧禹何等人物,自然是知道,他点了点头,一脸欣慰:“焕之,你没有让我失望,我的学生当中,你现在的成就最高,不过学识是重要,修为也同样重要,你将来若是想要接我的班,坐上这中书令的位子,那是必须要成就道仙之位,这次我从极阴深渊中回来,便亲自教导你修炼之道。”

    崔焕之一听,自然是大喜。

    等他回到郎中府,崔焕之脸上的神情就要严肃很多。

    他屏退左右手下,只留李严吉一人,因为李严吉才是崔焕之真正的心腹。

    “大人,可是今日事情不顺?”李严吉看出崔焕之有心事,开口询问。

    崔焕之摇头:“今日之事,出奇的顺利,甚至,顺利的超出了我的想象。”

    李严吉不解:“既然事情顺利,大人何故满脸心事?”

    崔焕之苦笑:“就是因为太顺利了,我本以为,不会像他说那般,可没想到,他推算的如此准确,几乎一点不差。”

    最后两句,崔焕之声音很小,似是喃喃自语。

    李严吉不明所以,哪怕他是崔焕之亲信,也不知道楚弦给崔焕之写密信的事情,所以也就不知道崔焕之说的‘他’,是指楚弦。

    有些事情,崔焕之连李严吉都不能告诉,所以他才会苦恼,楚弦给他的密信当中有很多推断,还有很多应对之法,一开始崔焕之还有些不信,毕竟朝会上,甚至首辅阁的决断,就是自己都猜不出来,更不用说千里之外的楚弦了。

    但偏偏,楚弦说的很准,不光是新立地皇的事情,首辅阁决定仙官入深渊的事情,楚弦也预料到了。

    楚弦信中所讲,若是首辅阁有了消息,请崔焕之第一时间给他报信。

    崔焕之在刚才归府之后,已经是将信传了出去,现在崔焕之是有些担忧,楚弦成长的速度,已经远超他的预料。

    当初选择楚弦,放弃周放,崔焕之是知道楚弦有能力,而且随着之后的事情,他对楚弦也是越发的器重,甚至是当成自己的接班人来培养的。

    不过现在楚弦表现出的能力,已经是让崔焕之有了一种难以把控的感觉,这次的事情,甚至是楚弦在做主导。

    崔焕之为官这么多年,要说没有一点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现在崔焕之就有这种感觉,只是他认为,至少再过三五十年才会发生这种事情,居然是提前到了现在。

    再想想,崔焕之又是一笑。

    楚弦能力的确是变态至极,但对于楚弦的品性,崔焕之还是很放心的,看人方面,崔焕之相信他自己的眼光。

    而且再想,楚弦可是他崔焕之的学生,楚弦成就越高,对他崔焕之来说,自然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只要放平心态,便不会将这件事当成是一个问题。

    “楚弦在这种大事上尚且如此信任我,我这做师长的,又如何能负他。”崔焕之想通了。

    旁边李严吉发现,崔大人原本满是心事的脸上,居然是放晴了。

    ……

    楚弦得到崔焕之的千里飞鹤传书,终于是稍微松了口气。

    圣朝那一边,终于是顺利的走出了第一步,当然,仅仅是第一步而已,楚弦很清楚,新立地皇这件事,圣朝上层也在考虑,之前为什么没人提出来?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敢。

    若是提出来,那自然是要说出个解决之法,那就是地皇人选,圣朝当中,肯定是有人与阴府的府君勾结,而且不止一个,他们当然是想替现有的府君说话。还有强硬派,要改规矩,让仙官下去担任地皇,但这些都不是最好的选择,就是因为这件事不好办,所以才没人提。

    但只要有人提出来,他们就会像是嗅到血腥味的狼一样,一个一个的跳出来争夺,谁第一个提出来,肯定会被推到风口浪尖。

    所以楚弦不光是让崔焕之提出来,而且还安排了后面的路。

    将太宗圣祖选择第一任地皇的例子直接搬出来,这可是分量十足的干货,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反对这种法子。

    用这种手段,顺理成章引出极阴深渊,首辅阁当中有分量的仙官,百分之百会来深渊,这是楚弦计划中十分关键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