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影子来袭

    楚弦自然也知道洛妃平时都会操控毒虫,将他们所在周围布控,任何风吹草动,都可以通过毒虫而察觉出来。

    所以只要是洛妃在,楚弦都会很放心。

    这时候天色已晚,楚弦相让洛妃先去休息,结果发现这丫头不知不觉已经是靠在自己肩头睡着了。

    楚弦一笑,知道洛妃这一路赶回来肯定是十分疲乏,所以就打算叫醒她让她回去好好睡一觉,只是很快楚弦就发现,无论他怎么摇怎么叫,洛妃都昏睡不醒。

    “不对劲!”

    楚弦立刻是有所察觉,便就在这时,楚弦有所警觉,身体一侧,瞬间,后背传来刺痛,与此同时,楚弦反手一掌打在身后,只是却打了个空。

    抱着洛妃楚弦向前一跃,从窗口跳出书房,落在院子里。

    回头看向书房,可以看到书房里,有一个影子。

    楚弦神色凝重,刚才的动静不小,门外的护卫居然没有冲进来,甚至连洛勇都没有冲进来,只能说明,他们也和洛妃一样,被不知名的东西弄晕了过去。

    将洛妃放在地上,楚弦伸手摸了一下后背,全是血,几乎是擦着要害被刺了一下,应该是匕首,如果不是楚弦察觉到危险躲避了一下,怕是已经死了。

    即便是如此,匕首拔出,伤口流血不止,换作一般人也坚持不了多久,好在楚弦手段多,当下是伸手从洛妃腰间竹篓将那冰蟾取出,放在背后伤口处,只是片刻,伤口结冰,暂时止血。

    书房里的那个影子,是高手。

    刚才那一击,楚弦如果不是运气好,实际上已经是死了,最恐怖的是,在此之前,就算是洛妃也没有丝毫察觉。

    对方的隐匿手段,绝对是大师级别的。

    楚弦想要出窍施法,以阴阳盘丝剑斩杀敌人,但他刚准备出窍,便感觉身后有异,急忙手一翻,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把钢刀反手斩过去。

    叮一声响声,金铁相交,楚弦只感觉手臂发麻,钢刀险些脱手,整个人也是飞出去一丈多外,撞在一面墙上。

    精钢刀变形,楚弦胸口仿佛憋着东西,最后忍不住,一口血喷出来。

    重伤!

    楚弦此刻明白,自己不是敌手,对方太强,光以武道来论,已经是超越了宗师境界,而且很明显,刚才两次攻击,对方并没有全力出手。

    如果全力出手,楚弦觉得已经死了。

    前面,空无一人,到现在,楚弦都不知道敌人是谁,长什么样子,那种隐匿的手段简直是匪夷所思,而且楚弦根本来不及出窍施法,一旦出窍,瞬间就会被对方秒杀。

    而武道修为上,楚弦这先天巅峰明显不够看,如今已经是重伤,再来一下,自己必死无疑。

    楚弦这时候突然意识到什么,扭头的瞬间,看到自己背后的影子自己在动,而且从影子里,已经伸出了一只手,手里,握着一把黑漆漆的匕首。

    这一瞬间,楚弦将思绪沉入神海书库。

    在外界,楚弦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只有进入神海当中,楚弦才有时间思考问题,显然,这是有杀手来杀自己,而且这个杀手厉害无比,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若无意外,今日就是自己的死期。

    但楚弦并不绝望,就是死,他也要做一个明白鬼。

    杀手若无例外是范承水派来的,这比楚弦预料的要早了一些,或者说,是楚弦疏忽了一些东西,范承水这么做,必然是要祸水东引,将自己的‘死’,怪罪在素兰族身上,说不定天不亮,范承水就会借这个机会去踏平素兰族。

    “也就是说,如果我之前猜想是正确的,范承水是为了化龙宗,那么这化龙宗的遗迹应该和素兰族有关系,他这是一石二鸟,既解决了我,又灭掉了素兰族,扫清了所有障碍。”楚弦坐在神海上,做出了这些推断。

    事情是这么个事情,但解决不了现在的危机。

    楚弦现在要做的,是如何逃命。

    毫无疑问的是,范承水派来的这个杀手,太强了,远远超出了楚弦的预料之外,这般高手,应该不可能是范承水的手下,应该是有共同的利益。

    而且楚弦觉得这个杀手很熟悉。

    记忆慢慢浮现,楚弦想起来了。

    他记得有这么一个杀手,在杀手领域里,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同样是拥有寄居在影子里的神通,同样是来无影去无踪。

    前世时,楚弦认得这个杀手,不光认得,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露水姻缘。

    这个杀手,就叫做影子,是一个女子。

    当时的情况有些戏剧性,简单来说,楚弦救了她,或许是为了报恩,又或许是看上了楚弦,有天晚上,楚弦酒醒之后,发现怀里多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而从那之后,楚弦就再没见到过她。

    因为短暂,楚弦差一点都忘了这件事,直到今天遇到这个杀手,才唤起了曾经的记忆。

    楚弦知道,那一次的露水姻缘,或许就是自己今天活命的关键。

    楚弦开始仔细回忆了当时的所有细节,回忆影子的所有细节,甚至在神海里,楚弦凭借对影子性格的了解,推演了几种可能性。

    毫无疑问,十几种可能,九成九楚弦都是必死无疑,只有一种可能性能保住性命,但也只是推测。

    虽然这法子有些无耻,但楚弦实在想不出其他保命的办法。

    “只能这么办了!”

    楚弦进入神海也快一个时辰了,所以该面对的,还得面对。

    外界,那一把从楚弦自己的银子里伸出的匕首已经是到了楚弦的咽喉,或许只要再向前一下,就可以刺穿楚弦的脖子。

    就在这瞬间,楚弦喊了一句:“你胸前的梅花印是谁给你纹的?”

    匕首已经是抵在楚弦的脖子上,那股冷意会让人打寒颤,但楚弦忍住了,因为匕首停了下来,没有刺进去。

    “有戏!”

    楚弦知道还不到松口气的时候,他只是暂时保住了命,要让影子打消念头还得想法子。

    “下一句话,你说不对,还得死。”影子的声音在楚弦脑后响起,楚弦自然是早有腹稿,急忙道:“化龙宗里绝对没有人参果,你帮范承水,最后依旧什么都捞不到,但如果你帮我,我保证,三年之内,让你得到可以延寿的东西,而且,至少延寿二十年,虽然不多,但总比那些传说中的东西要强,至少,不是镜花水月。”

    楚弦自然知道影子要什么,而且他肯定,前世直到自己遇到影子,她都没有找到,所以可以肯定这化龙宗里绝对没有那传说中的人参果。

    这话绝对能说到影子的心坎里,但她信不信就不知道了。

    楚弦能感觉到脖子上匕首有些犹豫不决,或许会刺进来,又或许不会,但楚弦没法子,他现在的本事差了影子太多,根本不是人家对手,所以只能等着,看能不能说服她。

    很快,影子开口了。

    “我凭什么要信你?”

    听到这句话,楚弦知道妥了,如果影子不信,她早下手了,那绝对不会再开口询问,只要开口,那就有门了。

    现在是展现口才的时候了。

    楚弦这时候道:“我书房里有上百本史册,如果你仔细去看我整理出来的线索,就可以知道,虽然那化龙宗有传闻,说在数百年前,地仙之祖曾降临化龙宗,还留下了一颗人参果,可这件事仔细一想就知道杜撰居多,依我看来,地仙之祖或许曾经降临过化龙宗,但绝对不会留下人参果这种天地灵物,这一点从各方史册中就有纪录,我书房里有一本道门史册,当年有道仙就说过,化龙宗是想借地仙之祖扬名,所以杜撰了这个情节,而且或许后来化龙宗衰败,也是因为胡说八道,惹怒了地仙之祖的缘故。”

    影子没说话,但楚弦知道,她已经信了自己八成。

    于是楚弦再接再厉:“要找人生果,不是我楚弦吹牛,这世上如果有人能找到,只有我楚弦能办到,我说三年时间,那就是三年时间,不会给你打折扣。”

    显然,楚弦说中了影子最迫切的需求,让她不得不听楚弦的。

    楚弦能感觉到,影子的杀气已经是慢慢消退,但脖子上的匕首并没有离开。

    “你怎么知道我胸前有梅花印?”影子的声音依旧很冷,楚弦知道这个问题也十分关键,回答不好,依旧性命不保。

    好在楚弦早想好了说词。

    “我梦到过,梦中我救了你,而且还与你结为夫妻,既是夫妻,当然知道你身上的细节。”

    严格来说,楚弦没有胡说八道,只是改了一些设定,至于这个说法能不能糊弄影子,楚弦觉得问题不大。

    这个说法,换个人肯定不会信,但影子会。

    她最相信这种所谓的‘冥冥中自有天定’的说法,甚至是有一种盲目的迷信,这也是楚弦熟悉影子,了解她的性子。

    如果不是如此,那楚弦肯定会选择其他的说词。

    果然,听到楚弦的话后,脖子上的匕首慢慢缩了回去,楚弦这时候终于是松了口气,以他对影子的了解,对方应该不会再杀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