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究竟是不是杜撰

    当然也有对立之人开始反击,更有人想要联合别人讨伐《自省论》,但显然,这个火苗还没烧起来,就被浇灭了。

    现在官场上的形势,《自省论》几乎是得了免死金牌,一来是引用太宗圣祖的言论,二来还有六位文圣作保,怕是谁都动不得,也动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出《自省论》中的漏洞,当中有诸多引用太宗圣祖的言论,只要找到一个有问题的,是没有出处的,就可以直接攻击,保管让《自省论》连带其著作者一起完蛋,

    这些,楚弦也得到过一些文院文官的善意提醒,但楚弦根本不怕。

    自省论,乃是他在神海书库花费神海数月时间才写出来的,每一个字,楚弦都是斟酌再三,所以,不可能有任何漏洞。

    要说书里有没有陷阱,那是有的,就看别人钻不钻了。

    京州礼部一个六品官,姓简,此人也写过几部论言,都是称赞太宗和其他先圣的言论,更是推崇太宗为十全之圣君的那一拨人之一。

    所以如果有人敢评论先贤过错,他立刻就会上书告状,列数罪状,就像是一条疯狗,最喜欢的就是咬人。

    做这种事,他也有好处,一来是可以得到这一派系大佬的照拂,二来也能让他有种虚荣,周围同僚,哪个不怕他?

    都怕平日里说话写字,被他抓住把柄。

    此人整日研究《自省论》,就是要找里面的漏洞,还别说,他还真发现了里面几个可能存在问题的地方。

    “自省论中所言,一日太宗御空观湖,那湖平静如镜,有倒影,当时太宗言:初心无染,观镜视己,反省我言、我行、我论,皆有不足之处,无论人神佛圣,皆需自省反思,无染初心。不对,不对,这句话我从没有听说过,倘若是太宗圣祖所言,我怎能不知?这一定是那楚弦胡言乱语,编造的,好啊,好啊,终于让我抓住了把柄。”

    这个姓简的言官此刻兴奋的直搓手,他还因此翻阅了一些书籍,也的确没有找到类似的记录,也就是说,这一段很可能是那个楚弦杜撰的。

    实际上,要说杜撰,像他们这种言官也做过,自然都是用了一些捕风捉影的法子,因为都是称赞歌颂,所以倒也没有人追究。

    但是自省论中这一段,却是说太宗说他自己有过错。

    在简姓言官这些人眼里,那就是大逆不道之事,太宗乃是十全之人,没有缺点,维持这个完美的形象对他们有利,或者说,他们也是迫不得已,毕竟一开始就是靠着这个立身,甚至是向上爬。

    就像是说天上的月亮,有人说是方的,他从说出这个理论开始,就必须要维持他的言论,哪怕,是攻击持有其他观点的人。

    太宗十全十美的形象形象不能破,一旦破碎,那他们这些人之前所言,就都成了笑话。

    甚至,还会引发连锁反应,估摸不会是什么好事。

    现在简性言官发现了这个漏洞,当下觉得这是一个大功劳,就像是三年多前,他发现南疆州文院的编撰官居然敢编撰一部评论太宗功过的论言,当下是添油加醋去举报,去攻击,这才引发了三年多前南疆的文狱之案。

    当时,因为那一场文狱案,有的官员被流放,有的更是被直接斩首,对简姓言官来讲,这些与他无关,只要能借着这个稳固自身地位,那比什么都强。

    简文德用了整整一个晚上,写了关于《自省论》的弊端种种,洋洋洒洒,数千字,进行批判,自然,中心论点就是自省论中关于太宗圣祖是否说过。

    初心无染,观镜视己,反省我言、我行、我论,皆有不足之处。

    这一句话,简文德翻阅典籍资料,都没有找到这一句话的出处,所以认定,是楚弦胡乱杜撰出来的,便以编造圣言的罪名给他来一纪狠的。

    这罪名如果坐实,那也够那楚弦喝一壶的,甚至如果这一波势头造出来,对方之前的功劳和地位,会立刻土崩瓦解。

    毕竟,胡乱杜撰太宗圣祖的言论,那就是大罪。

    简文德自认为已经是万无一失,所以一大早,他就将他的评论和状子递到了京州御史那里。

    御史也分很多种,基本都是负责监督官员操守,如果言行不当,甚至是有大罪的,御史都有权干涉。

    简文德的靠山,就是一位擅长文狱的御史,这位御史官阶已是正五品,在官场极有势力,此刻看到简文德送上来的东西,当下是大喜。

    显然,楚弦《自省论》最近是搅风搅雨,弄的官场很不太平,甚至已经是掀起了一股自省的风潮,官员都在自我反省,自我寻找问题,改正。

    但这不符合简文德他们的利益。

    他们好不容易累起来的‘墙’,如今居然是岌岌可危,这不是一个好苗头。最简单的说,他们的溜须拍马,不像以前那么好使了,甚至开始惹人厌烦。

    断人前途,这就是不共戴天的大仇。

    那位言官御史当下是将简文德召来,仔细询问,也是觉得简文德的抨击方向没问题,而且这件事他们只要运作的好,就可以破了楚弦那所谓的‘不坏金身’。

    “此事宜早不宜迟,时间拖的越久,那楚弦越是不好对付,所以马上我就会着急其他御史,讨伐这个楚弦,同时让各地的言官响应,到时候形成一股声音,这样一来,就可以给那楚弦定罪,只要这罪名扣过去,那这楚弦就休想再翻身。”这位御史明显是一个官场争斗的个中高手,各方面都考虑进去了。

    正应了那句话,不动则以,动则惊人。

    ……

    很快,关于《自省论》中楚弦私自杜撰太宗圣祖言论的传开就传开了,先在百姓和读书人中传,后来,官场上也开始有人说了。

    这是简文德他们管用的手段,先造声势,声势造的差不多了,就可以直接下狠手。

    而且,先造声势,也有一个好处。

    万一是他们孤陋寡闻,太宗圣祖的确是说过那一句话,这样,也会有人提出来,他们就可以及时收手,不会陷入麻烦。

    可以说,简文德他们考虑的是相当全面。

    等这传言发酵几日,没有其他反对声音的时候,那基本上这件事就八九不离十了,到时候他们就会联名状告楚弦,给他定罪。

    这套路,他们早已经是轻车熟路。

    只不过这几日下来,关于《自省论》擅自杜撰太宗圣祖言论的传言已经是满天飞,但楚弦那边,却是没有丁点动静。

    就像是,这不关他的事情一样。

    为了这个,南疆州刺史宋元中,长史,都单独约谈过楚弦,想要探探他的口风,而楚弦的回答那是极为平静淡定。

    《自省论》中的圣言,那都是有出处的,自己没有擅自杜撰。

    就这么一句话,表明了楚弦的态度。

    但问具体的出处,楚弦却是不说,这让宋元中等人干着急没办法,因为一旦楚弦被人攻击,打落神坛,那么他们这些上官也必然会受到牵连。

    至少,监管不力的罪名肯定是要扣在脑袋上的。

    “这帮成天无事生非的言官御史,吃饱了撑的,就是见不得别人好。”宋元中此刻很生气。

    因为楚弦的缘故,他最近也是风头很足,楚弦没有在文圣那边告状,已经是给了州府极大的面子,算是以德报怨,为这个,宋元中还觉得楚弦这人当真不错。因为自己管辖的文院出了两部传世之作,所以宋元中也得到了上官嘉奖。

    可一旦被坐实楚弦私自杜撰太宗言论,那之前一切的荣誉都会化为乌有。

    他自己也查阅了很多典籍,也的确没有找到那一句话的出处,这让宋元中更是心慌,他想要再次召楚弦来问个清楚,结果一问,楚弦居然是跑到南疆各地采风去了。

    《自省论》中的太宗言论,究竟是不是杜撰出来的,如今成了很多人都在讨论的话题。

    简文德那边,等了两天,就耐不住性子了。

    他们要进行下一步。

    那就是直接给楚弦定罪,因为现在的情况,楚弦没出来解释那一句话的出处,这可以理解为心虚,而且这么多天,其他人也没有找出那句话的出处,所以简文德觉得,他们是有十成把握的。

    于是,他主动跳出来,联名一些人,开始给楚弦头上扣罪名。

    联名的折子递上去之后,是要经由御史台审议的,审议之后,才会决定一个官员是否有罪,这一点极为重要。

    当然,简文德他们这些举报和告状之人,也是有一些风险的,但风险不大。

    就算是弄错了,那也只是核查不实,不算是罪名,最多挨一顿批,所以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手段,他们早已经是熟悉套路,每一个人都是有恃无恐。

    自然,官场也是有明眼人,身上有正气的,都瞧不惯简文德这一帮子只会溜须拍马的官员。

    这些人,只会无事生非,讨论别人的过失,用攻击别人来树立自己的功劳。

    只是对方拿捏的度刚刚好,无论怎样,都找不出他们的把柄,所以很多官员,甚至高官虽然不喜欢简文德这帮人,哪怕是深恶痛绝,但没有把柄,也不好给他们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