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八百一十三章 谁能救楚弦?

就连达到无极金仙境界的吕岩都说无计可施,那这天下,谁还能救楚弦?

饶是李紫菀和纪纹极为坚强,此刻也是忍不住落泪下来,这一瞬间,便如天塌一般,满是绝望。

别说他们,就是萧禹也是眉头紧皱,唉声叹气。

就在这个时候,那边一直默不作声的白子衿却是突然起身,冲着吕岩躬身一礼。

“白子衿有事相求,还请吕岩金仙移步商议。”

这个时候白子衿突然说话,倒是让人吃惊不已。

李紫菀看了一眼白子衿,当下是一愣。

她可是很清楚白子衿和楚弦的关系,那是绝对的知己,虽然楚弦没有说过,但她知道,白子衿在楚弦的心里,甚至都在排在自己之前。

这她倒也不怎么嫉妒,只是觉得欣慰。

如今楚弦眼看不可救治,白子衿应该伤心欲绝才对,可此刻的白子衿,却是出奇的平静,这自然是让李紫菀极为不解。

吕岩此刻看了一眼白子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是跟着白子衿迈步出去。

屋子里的人,自然是好奇,不知道白子衿要和吕岩说什么,但人家明显是要说一些不想让人听到的话。

如此等了许久,白子衿和吕岩才回来,只是两人明显都没打算给众人答疑解惑的意思,其他人也不好询问。

等到吕岩和萧禹离开,李紫菀和纪纹自然是忍不住拉着白子衿的手来询问,但白子衿只是摇头,随后道:“紫菀、纪纹姐,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做,就此别过。”

“什么?你要走?”纪纹第一时间着急了,她急忙道:“现在这种情况,你怎么能走,楚弦他……”

白子衿这个时候语气坚定:“这件事非常重要,我必须要走。”

“你!”纪纹气急,转身不理白子衿,现在在纪纹看来,目前没什么事能大得过楚弦,白子衿在这个时候离开,简直像是背叛一样。

李紫菀也是有些不解,但她也不可能拦着白子衿,所以只能是点头。

白子衿显然很着急,与两人道别之后,便是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纪纹气的跺脚:“什么知己……”

李紫菀摇头:“算了,我觉得,子衿她肯定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否则,她不会走。”

“现在又能有什么事能比夫君的事情大?”纪纹依旧是气不过。

楚弦的状态的确是非常不好,之后几天,不少仙人都来看过,都是摇头,没有丝毫办法,而且楚弦现在的样子极为虚弱,几乎和死没什么区别。

甚至于,圣朝那边都已经在准备楚弦陨落之后的事宜了。

……

神海之内,楚弦坐在阴阳幻神鲤的背上。

原本明亮的深海空间,此刻,却是颇为昏暗,天空中的烈焰,此刻早已经熄灭,楚弦身后,以术法凝结着一个火盆。

可以说,此刻这火盆,是这个昏暗深海当中唯一的亮光。

楚弦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他已经无法从神海当中脱困,原因有好几个,他神念受损只是其中之一,实际上最主要的是此刻在黑暗当中游动的那四个黑影。

为什么是四个?

楚弦也想知道,他只记得自己的身体里寄生着三个顶级咒灵,应该是仅此而已,但那第四个黑影是什么来路,楚弦自己都不知道。

但毫无疑问,这一切黑暗的来源,实际上就是多出来的那个黑影。

是这个多出来的黑影搞的鬼。

这一点楚弦是确认无疑。

反倒是之前三个咒灵,此刻实际上是在联手对抗那第四个黑影,若非这三个家伙帮忙,楚弦早就彻底陷入黑暗当中了。

楚弦很清楚,倘若他的深海之内彻底陷入了黑暗,那自己也就凉了。

现在的情况,虽然还没有彻底凉透,但实际上也差不多了。

最麻烦的是楚弦现在对于自己的现状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改变,他本来就受伤严重,这个时候又后院起火,除了坐在这里看,他什么都做不了。

当然,同样受创严重的阴阳幻神鲤也一样,这家伙和死了一样,就浮在深海上,一动不动,楚弦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神念受损带来的影响。

现在,楚弦实际上也看不清黑暗中四个黑影互相游走争斗的细节,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

看,也看不清楚,楚弦便开始回想自己过往的人生。

可以说,因为有了梦中那一世的记忆,楚弦这一生可谓是相当‘精彩’,修为达到飞羽仙巅峰,官做到了正二品尚书令,更是有娇妻美妾。

人生美满。

可楚弦依旧是有不甘和遗憾,无法给母亲养老,无法看到自己两个新生子,无法与妻妾道别……

诸如此类。

可有的时候,不甘和遗憾丝毫影响不了现实,就像是被判了斩首之刑的罪犯,在刑场所想的肯定是各种奇迹和不用死的幻想。

可实际上,最终九成九都是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所以楚弦知道,幻想什么的是最没用的事情,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老老实实的想想法子。

楚弦现在迫切要弄清楚的事情是那第四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黑影究竟是什么东西,现在的一切危险,都是拜对方所赐,若不弄清楚这一点,楚弦死不瞑目。

冷静下来之后,楚弦想到一个法子。

这里是自己的神海,哪怕现在已经到了破碎的边缘,哪怕已经陷入黑暗当中,可这里依旧是自己的神海。

楚弦这个时候伸手,探出身子,抓出一把水,然后用术法凝练,现在楚弦法力全无,但毕竟楚弦是飞羽仙修为,修为高深,更精通三族术法精要。

所以不用仙道,楚弦用的是巫族谜语咒术,如此念动了数十遍都不成功,楚弦这个时候知道,自己若是不出一点血,怕是不会成功,所以此刻下定决心,伸手从旁边火盆里抓出一团火焰,猛然拍入手中的水上。

当下这才成功,就见楚弦手掌当中的水流光一闪,居然是不再流下去,而是凝聚成一个飞鸟。

水的身体,双目是两团火焰。

这是咒术。

楚弦此刻为了施展这一门巫道咒术,险些让自己提前奔溃,就是楚弦旁边那个火盆,也是差一点熄灭。

不过虽然付出了不少的代价,但至少成功了。

现在有了这个巫咒飞鸟,楚弦便可以用它来代替自己的眼睛,飞到黑暗当中查探那第四个黑影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楚弦这个时候盘膝坐好,念动咒语,随后楚弦双目当中也有火纹涌动,再看那飞鸟,仿佛在瞬间有了灵性一般,开始煽动翅膀飞起,随后朝着远处黑暗飞过去。

此刻,楚弦是借用这飞鸟的双眼观察事物,随着腾空而起,也开始朝着那四个黑影越来越近。

自然这个过程,楚弦是需要非常小心的操控着飞鸟,毕竟现在这飞鸟可没有任何攻防手段,一旦被发现,随便一个吹一口气,都可能将自己这个咒术飞鸟给打散。

楚弦可不认为以自己现在的情况,能再一次炼制出一个,到时候,代表他生命之力的火盆必然熄灭,也代表他完蛋。

所以楚弦操控这飞鸟飞的极为小心。

这个时候,飞鸟已经飞入了黑暗当中,若是往回看,楚弦所在火盆的范围,只是一个小光点,仿佛已经是隔了很远很远。

楚弦这个时候想起一句话,若是在光明当中,黑暗就是未知和神秘的,但若是身在黑暗当中,那你自己就是未知和神秘。

此刻楚弦操控的飞鸟就有这种感觉。

前面四个巨大的黑影越发的清晰,楚弦已经可以认出两个不死咒灵和一个噬寿咒灵,这三个咒灵此刻的样子已经是极为巨大,但和那第四个黑影比起来,还是有些小巫见大巫。此刻,三个咒灵联手,居然也只能勉强和对方打个平手。

飞鸟的火眼看过去,可惜只能看到一团黑雾围绕在那第四个黑影上,依旧是看不清模样。

楚弦倒也不急。

这种时候,着急也没用,飞鸟开始在周围盘旋,等待机会,正好也看看这一场厮杀。

仔细看,可以看到那第四个黑影身上的黑雾是不断蔓延的,而且越靠近它,周围的黑暗越浓。

楚弦这个时候也看明白了,这里所有的黑暗,都是这第四个黑影散发出来的,包括吞噬自己神海的罪魁祸首,也是这个东西。

虽然楚弦好奇无比,但还是得耐心的等待机会。

终于,机会来了。

三个咒灵合力共计,终于是将对方周围的一团黑雾打散,虽然很快,那一团黑雾就重新聚合,但却不妨碍楚弦看清这第四个黑影的真实面目。

看清楚之后,楚弦反倒是没有特别惊奇。

实际上,这个结果,楚弦之前已经有所预料,只是不敢猜测罢了。

那第四个黑影,居然就是邪神之眼。

这邪神之眼此刻长在一个血肉巨人的额头上,散发着黑色光芒,那是所有黑暗的来源,而且在刚才黑雾散开的瞬间,又成了这一片黑暗当中唯一的光芒所在。

只不过那一团光芒,是邪恶的赤红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