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七百五十九章 朝会‘战争’

这话说的表面客气恭敬,实际上却是相当的‘强硬’,倒不是楚弦就愿意和自己的上官硬刚强怼,这种事情,无论放到什么时候那都是官场大忌,可有的时候,也不能一味退让,尤其是,到了楚弦这个官位和地位。

虽说官级上,楚弦不如李渊明,而且还是其下官,但在地位上,楚弦同为首辅阁成员,而作为首辅阁成员,那是比其他官员有特权的。

便如推行政令,一旦是首辅阁官员提出的,别说是李渊明这个尚书令,就算是主管内政的最高官员大司徒,也不可‘一票否决’,至少得拿到首辅阁和朝会讨论决定。

这便是设立首辅阁的原因,也是首辅阁官员不同于其他官员的最大一点。

李渊明听完,眼皮微微耷拉,只用眼角一丝目光看着楚弦,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某种凶兽盯上一样。

楚弦却是坦然面对,丝毫不惧,也绝对没有不敬之意。

“楚侍郎,你的意思是要拿到朝会上商议,是也不是?”李渊明问道。

楚弦点头:“朝会可集百官之智,更是圣朝最高行政立策之所,自然是应该如此。”

“哼,那你在超会之前跑来与我说这些,又是意欲何为?莫非是提前通知?告诉本官你这位侍郎大人打算推行新政改革,让本官给你通行认可?”李渊明直接道出,此刻已经是颇为不客气。

听到这话,楚弦便知道今天的事情,目的难以达成,不光如此,情况可能会更糟。可事已至此,楚弦也无话可说,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楚弦至少能无愧于心。

李渊明这时候衣袖一甩,看都不看楚弦,直接道:“送客!”

说完,身形一晃,已经是施展仙法消失无踪,后面有府上的管家上前,还算恭敬的将楚弦请了出去。

不过在出去之前,楚弦是蹲在地上,一张一张的将地上的纸拾起,那管家想要上前帮忙,但犹豫了一下,又停了下来,就这么看着这位正三品户部左侍郎大人,弯着腰低着头,拾起地上散落的纸张。

显然,这位管家境界太低,压根没有想过,以楚弦的仙法神通,真要捡起这些纸张,又何须亲自弯腰拾取,一个咒法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就是因为这位管家的迟钝,才酿成后来的一场风暴,不过这是未来之事暂且不表。

单说楚弦,将地上的纸张捡起,然后告辞离去。

这次拜访尚书令的结果,显然是出现了楚弦预料中最坏的那种,只不过楚弦很清楚,这件事是在他预料当中,而且再洗想想,也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就不说这李渊明和刘季温的亲密关系,单说对方身为尚书令,在任这些年都没有推动过明知是弊端的改革,突然让楚弦引爆推行,这会有什么后果?

或许在李渊明看来,楚弦此举,就是为了让他‘难堪’,因为这么一来,会让人觉得他这位尚书令之前根本就是在混日子,明知道目前的土地制度有问题还坚持不动,说白了,楚弦这么做,会让很多人面子上不好看,有一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感觉。

虽然这种想法并不全面,甚至是偏激,但有的人就是会这么想,他们无法释怀,那么就会全力阻止和打击。

这就是政治。

历来就是人与人斗的游戏。

可正确的事情,不能因为这些面子和尊严而停步不前,与李渊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司徒,要说谁是主管内政的最高官员,毫无疑问是大司徒。

但在这土地改革这件事上,大司徒几乎是立刻就同意,而且丝毫没有表露出不悦,不是大司徒不知道,也不是他不在意,而是大司徒将圣朝利益,放在了他个人利益之前。

这就是胸怀。

早有的念头和想法,三个月日夜不停的巡视调研,数日的预热沟通和准备,为的就是明日的朝会。

楚弦已经是做好了准备迎接明日的朝会,毫无疑问,这将是一场不见刀剑,没有鲜血,但绝对要更加惨烈的战争。

户部尚书那边依旧没有传回消息,不过就以楚弦对户部尚书的了解,对方选择支持自己的可能性会非常大。

再加上萧禹太师、大司徒等人的上层支持,以及崔焕之等人的下层拥护,楚弦已经是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来确保这一项制度改革的通过。

虽然已经是做足准备,但这一夜,楚弦注定无眠。

楚府之内,李紫菀、纪纹和洛妃三女也睡不着,他们当中,就算是原本年纪最小的纪纹,此刻也有三十三岁了,可见自从楚弦入仕到现在,这十几年时间几乎是一晃而过,只不过纪纹修为目前也近乎道仙,所以容貌没有太多变化,只有纪纹修为相对较弱,却拥有三位女子当中最为诱人的熟女之色。

不过现在,她们三个都是一脸愁容。

楚弦要做什么,她们自然清楚,对于对朝局和政局不太懂的洛妃,她就有些不理解。

“两位姐姐,师父他已经是首辅阁级别的官员,而且还是正三品仙官,户部左侍郎,这级别够高了吧?可为何要推行一个户部所管辖的政令改革,会这么紧张和慎重,难道还会有人阻拦不成?可谁能阻拦?就连萧禹太师都支持师父,何惧之有?”

洛妃显然对于这个问题早就想不明白了,此刻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那边李紫菀估摸也不太懂,毕竟她是一直研究医道,虽然贵为医仙,可这朝堂政事,和她老爹李附子一样,那是一窍不通。

好在还有纪纹。

纪纹虽是女子,但对朝堂政事却是看的极为透彻,甚至比一些高官都要了解,此刻她道:“楚弦他虽是首辅阁官员,正三品户部左侍郎,但要推行这种关系重大的政令,也得小心谨慎,不过也因为他现在位高权重,所以才有资格推行这种改革政令,换做以前,他就是想做,也做不了,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权力。”

看到纪纹还没说完,洛妃和李紫菀都是凑过来,仔细听着。

纪纹继续道:“咱们天唐圣朝有一位无以伦比,伟大卓越的人物,那便是太宗圣祖,圣祖他创立圣朝时,初期掌权的几百年,实际上都在摸索,毕竟没有人是天生的政治家,那几百年,政令更替之频繁,是现在难以想象的,只不过后来,初创圣朝的那些先祖伟人们,慢慢摸清楚了法门,制定出的制度和法则也是逐渐完善,很多都是沿用至今,就像是田地制度,这数千年来就没变过,咱们的楚弦大人这一次要动的,就是这个,你们说,他的胆子大不大?”

李紫菀听完,翻了一个白眼,洛妃更是气道:“纪纹姐,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继续说嘛。”

“好好好!”纪纹一笑,看到这倆妹妹的表情和样子,就已经满足了她心中那一点点的恶趣味。

不过她不敢再开玩笑,所以急忙是言归正传:“咱们的楚大人他要动的,不光是一个固有的制度,还有很多人的脸面,最重要的是,无数人的利益,这可是开玩笑的,要知道现在的户部尚书在二十年前就想过要改革田地制度,可最后却是不了了之,以失败告终,为什么?就是因为之前那三点,有人觉得更改太宗圣祖定下的规矩,就是不尊,这是其一,还有如果说制度有缺陷,之前的那些官员却不作为,这次更改,那就等于是在打他们的脸,这是其二,还有就是,现行的田地制度,养了太多的无用之人,也富了太多不该富的人,他们囤积他田地,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可以世代富贵,依靠的是剥削下面的贫农,要改革,他们怕是会拼命的,别看都是一些普通人,可这些人集合起来的力量,非同小可,更重要的是,各地官员,和这一层阶级的利益牵扯极多,甚至很多官员就是从这一个阶层出身的,试问,这种明摆着是要砸他们财路的政令,他们会看着让你通过?”

听到纪纹的分析,无论是洛妃还是李紫菀,都感觉到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接冒到天灵盖,整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无刀无剑,却是更加凶险,更加的血雨腥风。

此刻,她们才知道楚弦身上背负的胆子和面对的压力有多恐怖。

当下,三女脸上都露出怜惜之色。

“而要推行这政令通过,难度也是极大,这种政令,光是首辅阁通过都不行,必须要通过朝会百官超过六成以上的认可,否则就算是首辅阁首座太师强行推行都不行,这是太宗圣祖定下的制约之力,就是不准由一个人来决定一切,所以那些反对的力量,必然会在超会上不惜一切代价来阻击楚弦,甚至,动用一些令人不齿的手段都是有可能的。”

说道这里,纪纹脸上是露出了一股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