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巫神山上的老者

现在楚弦和这咒灵的情况便是如此。

十一巫祖和十二巫祖已经习惯了楚弦在巫神山,虽然心中依旧有些微词,但肯定是不敢违逆四祖的意思。

又是一月过去。

三胖的修为提升快速,巫神山上现在是任它驰骋,各种天材地宝它是吃个不亦乐乎,妖王修为已经巩固。

而相对于三胖,楚弦在巫道秘咒上的提升更是神速,就是楚弦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半路出家,研究巫道四系之一的秘咒,居然能有这种提升。

可就算是楚弦在秘咒上的提升再高,也依旧是拿身体内的咒灵毫无办法。

这过去的一个月里,楚弦被吞噬的寿元超过两百年。

也就是说,楚弦在两个月时间里,已经是成了三百多岁的‘老怪物’。所以就算是那些驻颜有术的仙人,外表也会苍老,就像是首辅阁内那些仙官,甚至于楚弦现在的‘年纪’,已经超过了很多首辅阁内的仙官,所以外表上,楚弦已经是一个老者。

两个月时间,就从一个年轻人变成一个老者,换做是谁都是一个恐怖的折磨,尤其是,这不光是外表变化,那被吞噬的寿元是真的没了,且身体也是真的老化。

对于这件事,四祖灵图显然也是无能为力,而且楚弦看得出来,四祖灵图的状况比自己还要严重。

四祖灵图是真的寿元耗尽,这一点毫无疑问,就是楚弦都不知道,四祖灵图究竟是用了什么法子在勉强续命。

总之,四祖灵图的状况比自己都要严重。

但就像是四祖灵图帮不上自己,自己现在也帮不上四祖灵图。

等到又一次咒灵发作,被强行吞噬五十年寿元,楚弦的样子是更加苍老,一般的道仙也就是五百年寿元,楚弦现在被吞噬的都快有四百年,等于是到了最后的阶段,若是再来两次发作,怕是就得寿元耗尽,就此消亡。

到了现在无论是地黄之气还是真人印都没有任何用处了,楚弦这时候反倒是很像一个真正的老者,很多事情都看开了,毕竟他这一次来巫族领地,是为了尝试,他也知道不是一定能找到破解之法。

找到了,那是运气好,找不到,那就是命运使然。

秘咒的奥妙,楚弦通过神海书库,已经是急速提升,到了极高的境界,可依旧没用,所以楚弦懒得再继续‘挣扎’了。

他已经打算好了,先在巫神山游览一番,然后向四祖灵图辞行,离开巫族领地,返回圣朝。

最后的阶段,他是要回家的,这件事楚弦老早就和四祖灵图说过。

在巫神上当待了两个月,楚弦还没有仔细看看这一座巫族的圣山,而相对于楚弦,三胖对巫神山显然要更加的熟悉。

三胖对楚弦的急速老化也是极为不解,毕竟他还不太懂得吞噬寿元的可怕,可他能体会到楚弦这两个月时间里的变化。

甚至说,那是一种蜕变,尤其是楚弦苍老之后,那种威严和气势,居然比之前强了太多,就像是真的经历了数百年积累而成的沉稳。

实际上,两个月的时间,楚弦大部分都是在神海书库内读过的,如此算下来,楚弦神念所经历的时间要远超两个月,毕竟如果没有神海书库,光靠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将秘咒的境界提升到巫祖级别?

现在楚弦的秘咒境界,就是在巫祖级别,这一点便是四祖灵图也是吃惊不已,甚至是直言他都没什么可教楚弦的了,剩下的就是要靠自己领会参悟,还有创造。

不知不觉,居然是一路走下了巫神山。

下面是战歌贵族,两个月前的激战痕迹依旧有一些遗留,但大部分都已经修复完毕,那些被三胖撞毁的围墙和屋舍也都修补的差不多,少数只剩下一些收尾,可以看到有强壮的巫族工匠在修复,下面则是各种巫族人行走,一派欣欣向荣。

楚弦的到来,立刻是引起了战歌贵族的注意,楚弦和两个月前简直是判若两人,此刻的他,就是一个历经风雨的老者,那种威势极强,不怒自威。三胖也有变化,楚弦凝聚了一个巨大的铁质头盔将三胖脑袋包住,如此是看不出这就是两个月前在这里横冲直闯的那头野猪妖王。

楚弦没有遮挡,看上去就是一个人族老者,道骨仙风,换做平常,战歌贵族绝对会立刻上前阻拦,但这一次楚弦是从巫神山上下来的,所以一时之间,居然没有人敢来阻拦。

甚至,都没人敢靠近,看过来的目光,也是低着头,表示恭敬。

楚弦也没想过下山,他止步,就打算直接回去。

这时候战歌贵族的高层来了,有好几个冥月级的大祭司,甚至长老和族长都来了。就是因为巫神山上下来人了。

在巫族人眼里,巫祖之外,就算你是烈日级大祭司也没有资格进入神山,能入神山的,不是巫祖,就是巫祖的随从。

眼前这个从神山上下来的老者看着面生,不认识,但其气质非凡,那种沉稳和威势,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至少都是经历数百年的人物,应该是某位巫祖大人的随从,哪里敢怠慢。

“巫神庇佑,尊上下山,可是有什么指示?”战歌族长这时候恭敬问道,其他人,都不敢开口。

实在是楚弦的气势太强。

当然,这倒不是楚弦如何如何,一来是因为楚弦修炼秘咒已经是大成,身上有一种秘咒的神秘之力,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楚弦左眼炼化了一滴四祖灵图的巫祖精血,被他左眼盯着的巫族人,就像是面对四祖灵图一样,自然会感觉到恐惧。

楚弦当然是没什么指示,他只是随意走走,无意中走到这里而已,只不过有趣的是,两个月前,自己还见过好几个熟面孔,没想到现在他们都认不出自己。

这也难怪,自己现在的样子,别说是他们,怕就是京州的那些亲朋见了,一时半会儿也未必能认得出来。

楚弦本打算直接返回去,但想了想,记起四祖灵图曾经提到过一种巫族小食,名为‘油葫芦’,乃是一种油炸的面食,内有馅料。四祖灵图说过其早年学巫法时,时常买来吃,这是无事时闲聊,但楚弦想起来,四祖灵图寿元已尽,随时可能寂灭陨落,既然自己无意间下来,就带回去一些这种‘小食’给四祖灵图好了。

所以楚弦停下脚步,沉声道:“什么地方可以买到油葫芦?”

一句话,让战歌贵族内众多高手都愣住了,还是战歌族长反应最快,他立刻道:“尊上说的,可是小食油葫芦?”

楚弦点头,当下战歌族长立刻命人去取来,族中有厨师,立刻就可以做出一些油葫芦出来。

这可是巫族随从要的东西,他们哪里敢耽搁,更何况,作为一个巫族,能为巫祖效劳那是无上荣幸,虽说吩咐他们的是巫祖的随从,但这种能进入巫神山的随从,所代表的就是巫祖本人。

“尊上稍等片刻,油葫芦立刻就会取来。”战歌族长很是恭敬的说道,楚弦点了点头,反正他就是来散心的,多等一会儿也没什么。这时候楚弦盯着那战歌族长看了一会儿,然后道:“你修炼秘咒毒灵,似有不顺,且被毒灵反噬,虽然只有一点,也是损伤,短时间内倒是无妨,如果时日长了,必然折损寿元,英年早逝。”

楚弦是闲的没事儿干,他有巫祖眼,而且专修秘咒巫道,境界已是极高,毕竟楚弦这段时间是专修秘咒的破解之道,让楚弦给别人下咒,楚弦可能不会,哪怕是最简单的巫术,楚弦也不会,因为没研究过。但如果说分解和观察,楚弦绝对是当仁不让,虽说不一定能超过巫祖,但至少巫祖之下,在这一个特定的能力上,楚弦是无人能及。

所以他才能一眼看出战歌族长现在的情况,而且因为一直研究破解咒灵的方法,所以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想到了破解之法。

这种本事,就算是在巫族当中,也没几个人会。

一句提醒,战歌族长自然是大吃一惊,他的确是在修炼秘咒毒灵时出了岔子,只是这种事他还没有告诉任何人,本想着找族中专修秘咒的大祭司看看有什么破解之法,没想到还没去,就被楚弦看破。

当下战歌族长是肃然起敬,能一眼看出他问题所在,只能说明对方在秘咒的修炼上,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如此一来,战歌族长更是恭敬,他知道对方能看出自己的问题,就必然有破解之法,他现在正为这件事发愁呢,所以上前一步,小心翼翼道:“尊上咒术高超,不愧是得巫祖真传,还求尊上赐下破解之法。”

说完,行了一个很大的巫族礼节。

楚弦倒是没想着藏私,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正好还能拿对方练手。

所以楚弦说出了一个极为专业且境界高深的秘咒破解之法,而且还是一句一句的教给战歌族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