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七百一十三章 月神节

就是楚弦也是不得不感慨,这巫族领地的野兽就是天赋异禀,不光是巫人身高力壮,便是巫族人饲养的野猪也是天赋极高,比自己所见的那些妖修都要有天资。

那边三胖施展手段,居然就变化成了一个猪首人身的巨汉,这体型,甚至超过大部分巫族人,光是那强壮的体魄,便知道随便一拳下来,都有数万斤之力。

三胖明显有些不太习惯,但立刻是上前跪在地上:“三……三胖,见过……主人!”

说话坑坑巴巴,但却是很真诚。

楚弦让三胖起来:“我只是闲着无事,看你机灵,随手点化,教你一些修炼的法门,是你自己天赋异禀,才有机会凝结妖丹,成就妖王,否则就算是我想帮你也帮不上。”

三胖憨憨一笑,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

楚弦这时候想到自己无药可治,必死无疑,也是感慨一声:“咱们相见便是有缘,你应该也清楚,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就算你修成妖王,一旦被其他巫族人发现,怕十有八九会加害于你,再过几日,我就要离开,你愿不愿意随我一起走?”

三胖一听,急忙点头:“主人……去……去哪,我,我就跟着去哪!”

楚弦点头。

这也是三胖,其他的野猪,根本没有这等天资,毕竟楚弦传授三胖的时候,其他的野猪也在听着,可是它们没有一个能修成三胖这种修为,便说明,人比人不能比,猪比猪也一样。

楚弦又抓紧时间教了三胖一些妖族术法,这些楚弦虽然不精通,但他手里的法术却都是上品,很不简单,毕竟楚弦认识的,最次都是药王,还有很多妖族大圣,此外,当初写仙典,楚弦对妖族功法那也是研究的十分透彻,教三胖,那是三胖的福分,毕竟想要遇到这种名师,那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

等过了正午,外面突然有动静,楚弦让三胖变回原形,然后自己是迈步出去,就看到那‘楚弦’和另外几个之前的文士结伴而来。

楚弦想起来了,今天是巫族的月神节,好像之前那假‘楚弦’来找过自己,说是那位月小姐邀请他们几个一同参加战歌贵族内部的庆典。

按照假‘楚弦’的说法,这是无上的殊荣。

不过说实话,楚弦是真懒得去,浪费时间,但想了想又觉得这巫族的月神节极为庄重,也很重要,去见识一下也好,至少增长增长见闻,不算是坏事。

“楚三,你可是准备好了?”假楚弦上下打量了楚弦一眼,眉头直皱,虽说楚弦这一身还算干净整洁,但说实话并不隆重,不过想到对方身上最好的可能就是这一身衣服了,当然是不能和自己比的,自己是月小姐的教书先生,地位尊贵,可不是这些人能比的。

楚弦点了点头,他没什么可收拾的,身上衣衫干净,这就够了。

反正楚弦心里很清楚,就是去了,也只能是在外围见识一下,不会被人关注,既然如此,又何必太过在意传说。

倒是这假楚弦,一身的衣衫很是华贵,倒也是人模狗样儿。

“既然准备好了,那就走吧。”假楚弦说完,就让楚弦跟上,楚弦这时候注意了一下,除了他之外另外这几个成为奴仆的,显然都过的不怎么好,虽然只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显然都是消瘦了一圈,原本的那种傲气也是磨灭的所剩无几,要知道在一个月前,他们对那假楚弦也是平等对待,不卑不亢,可现在,都是一脸巴结。

所以说,现实是可以击溃一切的傲气和坚持,如果没有,那就再加一些时间。

这一路走过去,果然这假楚弦是有些地位的,沿路没人阻拦,而且有不少巫族战士见了他都是行礼让开。

这显然是让假楚弦得意无比,面上有光,也是让后面跟着的人都是一脸羡慕。

月神节的庆典实际上会在入夜才会开始,但从前几日就开始准备了,楚弦听说为了今天庆典,另外几个兽栏的野猪被屠宰了数十头,他的九号兽栏就在昨天也被拉走一头,除此之外,各种肉食已经是堆成山,巫族人嗜肉,顿顿都要吃,而且以他们的体型,吃少了都不行。

既然肉食是这庆典一个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那当然是早就准备好了,这一路过去,鼻子里闻到的,都是各种烤肉的气味,楚弦还好,他修为足够高,足以纳气维生,可其他几个人还都是肉体凡胎,还得吃喝拉撒,再加上他们当奴仆,虽然有吃有喝,但很是素淡,此刻问道肉味,一个个是口水直流,肚中也开始咕咕叫。

“几位,月小姐让你们破例参加庆典,那是你们天大的福分,一会儿到了地方,切记老老实实,不要给我惹是生非,至于吃食,今天是管饱,你们几个可以放开肚子吃,但如果惹了麻烦,别想着我给你们擦屁股。”假楚弦这时候说了一句,那几个人虽然心中不悦,却也不敢表露不满。

显然假楚弦的形势比人强,他们只能臣服,而且臣服一点没什么不好,至少这里有很多美味,别的不说,能胡吃海喝一顿也行,至少能打打牙祭,这一个月,他们快憋疯了。

就在这个时候,和楚弦走在并排的一个文士仔细看了看楚弦,当下是道:“我说楚三,你这日子过的比我们都要苦啊,怎么一个月不见,看你比以前要苍老的多啊。”

这文士说完,立刻是引起大家的共鸣。

“是啊,刚才我就注意到了,楚三你就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个岁一样。”

“这还用问么,日子过得苦就是这个样子,咱们也比楚三好不到哪儿去,哎,做奴仆的就是这样,命不由己,咱们的样子也未必比楚三强多少。”

楚弦的变化,众人都能看在眼中,不过也都认为是操劳过度,类似一夜白头的事情还有很多,也不足以称奇。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楚弦是真的被夺走了二十年的寿元,所以看上去发生了变化,而且楚弦心里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内的噬寿巫咒会越发的强大,到时候自己的寿元就会被不断的吞噬,最后苍老而亡。

所以那几人说话的时候,楚弦也是一脸无奈,就仿佛是被他们说中了心思,当下是让那几人心情大好。

不为别的,就因为有人比他们混的还惨,过的还苦,这就够了。

之人便是如此,无论日子过的再怎么凄凉,只要是有人不如他们,也能立刻找到安慰,顷刻之间,自己那一点苦也就不算什么了。

眼下便是如此。

因为身份是奴仆,所以就算是月小姐请来,也只能是待在外围,前面那个可以容纳数百人的大帐,他们连靠近都没靠近,就被假楚弦安排在外面某个角落,用对方的话说,这已经是给你们格外开恩了。

这几位也不强求,能有一个地方已经不错,而且还能吃到美味的肉食,还有酒水,已经是不错了。

楚弦四下看了看,发现这巫族月神节的庆典倒也别致,无论是众人穿着还是各种装饰,都充满了巫族的文化,不过看多了也就不觉得如何,而且既然来了,就坐一会儿,养精蓄锐,晚上还得去巫神山和那四祖灵图论道呢。

想到四祖灵图,楚弦暗道对方果然是老巫祖,真的是见多识广,毕竟活了数千年,就算是成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光是靠双眼所见,双耳所闻,也已经是相当了不得。楚弦自知自己时日无多,可也不可能就这么等死,所以若能探寻仙道极致,将修为提升,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楚弦在世,头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成为一品大仙官,这件事怕是做不成了,至少现在也是三品仙官,已然是相当了不得了。

还有一件事楚弦想做,那就是探寻仙道,和四祖灵图这种人物论道,看似是要辩驳一个高低,实际上却是楚弦在学。

之前写仙典,楚弦请教了好几位妖族大圣,对妖族功法已经是极为了解,如果再能将巫族的修炼法门掌握,再融合仙道,三法合一,说不定能领悟出新的术法出来,这对于楚弦的吸引力显然是相当大的。

如此,楚弦就坐在一旁,闭目休息,不知不觉就日落入夜,月亮升起。

月神节的月亮,要比往日更大更圆,看上去,就像是挂在天上一个巨大的银盘,光亮却不刺目,带着一种冷幽气息。

巫族人崇拜各种图腾,同样也是掌握各种图腾之力。

自然,对于巫族人来说,最强的图腾就是烈日,其次便是冥月,也因为巫族的顶级大祭司,就是以烈日和冥月来命名的。

就说月神节,便是要祭奠这个图腾,不光是祭奠,还要赞颂,感谢冥月为他们带来黑夜,只有日夜交替,才有万物生长,才能有他们巫族的昌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