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七百零一章 地皇吻、真人印

“可我还没允许他死!”

说话的是地皇墨琳,她做事从来不会征求别人的意见,此刻她起身,周围鬼域瞬间延伸,即便是道仙,此刻也无法逃脱地皇鬼域。而鬼域的力量极为强大,那种阴森之气,仿佛就让人置身阴界深渊,借助那一股阴气,终于是逼出了楚弦身上的咒术,那黑色之气潜伏多日,此刻再次冒出,这时候便见墨琳黑发荡漾,飞射而出,形成一个巨大的鬼爪,猛然抓向那黑气。

这一手极为惊艳,别说是楚弦,就是在场的众多道仙也是一脸敬佩,相对于当年地皇新上任时,墨琳的本事似乎又有提升。

只是这巨大黑发鬼爪,却是扑了个空,那咒术黑气就像是一团烟雾,被打散了,立刻会重新聚集,似乎不死不灭。

“地皇,我们来助你。”那边萧禹、大司徒也是各自施展手段,五大仙器之一的乾坤镜既然证明有效,这一次也是再次被祭出,同时萧禹还带来另外一件了不得的大品仙器。

道祖钟!

这宝贝专破邪魔之气,一些术法,在道祖钟下,可提升效果,有的则会被道祖钟破除,乃是一个可攻可守,神妙莫测的仙器。

此刻萧禹取来这大品仙器,显然是想好了,用它来应对楚弦身上那古怪的黑气。如此一来,就等于是动用了两大仙器。

就听到一声钟声响起,无形的音波荡漾而出,那黑色的巫咒黑气果然是受到巨大的影响,开始颤抖,结果是被乾坤镜照射出的金光灼烧了一些。

这时候墨琳的黑发也是缠绕过来,以两败俱伤的方式来消耗那黑气。

或许是感受到了危险,黑气上爆出一道古朴无比的巫族文字,荡漾而出,同时一声恐怖的叫声抵消道祖钟声,最后震开黑法,闪电一般缩回了楚弦体内。

之后,无论地皇墨琳如何加强鬼域,也难以再逼迫那黑气现身。

“没用的,这门巫咒一旦加持,已经是和楚弦本体合二为一,难以真正消除,如今受创,要不了多久还会卷土重来,而且会一次比一次恐怖。”吕岩太师的分身这时候叹了口气道,刚刚他没有出手,一来他手里的大品仙器已经交还首辅阁,二来他虽然修为高深,却是真的拿这噬寿巫咒没有半点办法。

吕岩的话,在场之人也都心知肚明,就算是墨琳也清楚这巫咒她只能压制,没有别的法子。

这让墨琳脸色非常不好看。

那种恐怖的气势,压的所有人都是心惊肉跳,而这一股气势传递到外面,几个守门的阴府阎罗听到,也都是吓的缩了缩脖子。

他们都是货真价实的鬼仙,掌管死亡的存在,在阴界说一不二,牛皮的不得了,但面对地皇的气势,他们只能怂。

这时候墨琳霸气道:“楚弦,你随我回阴界,有我在,你死不了。”

楚弦听的头大。

墨琳的脾气就是这样,几乎从不会与人商量,不过她虽然脾气如此,但楚弦心里知道,这位地皇对自己是真的好。

就说之前的黑发护腕,若没有这个东西,楚弦怕是根本活不到现在,更不可能有如今这般修为,这种地位。

“地皇莫急,楚弦已是道仙,阴寿早已转为阳寿,乃是阳神仙体,这本就和鬼仙不同,偶尔去几次阴界没什么,但如果长期待在下面,对他反而有害无益。”吕岩这时候说道,墨琳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她不允许楚弦就这么死。

如果楚弦不是道仙,死了也好,带着楚弦魂魄回去,让楚弦修成鬼仙,到时候可以和自己长相厮守,墨琳心里还有些小激动。可如今,楚弦已是道仙,道仙无阴寿,不可成鬼,所以这一条路就算是断绝了。

那边萧禹也是一脸忧色,楚弦如今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部下,对圣朝也是同样重要,若是被噬寿巫咒给弄的折损,损失就太大了。

相对来说,萧禹是知道吕岩的见识,绝对是众仙当中最为广博的,而且修为也是最高,这种事情,还得听吕岩的意见。

所以萧禹起身,对吕岩行礼:“吕岩太师,可有妙法?”

吕岩示意让萧禹坐下,然后才道:“法子不是没有。”

一句话,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楚弦也是竖起耳朵,毕竟这件事关系到自己生死,刚刚的情况楚弦也看到了,就连墨琳加上两大仙器都奈何不得自己身上的巫咒,这几乎是决定了他将来必死无疑。

这不是楚弦想要的结果。

所以听到吕岩有法子,楚弦自然是要仔细听。

吕岩分身这时候起来,开口道:“我曾读过一些巫族典籍,当中虽然没有如何解除这个巫咒的法子,但正所谓举一反三,追根溯源,要解除巫咒,当然是要从根源解除,我知在巫族领地有一圣山,名巫祖山,山中有灵泉,名祖灵泉,此处乃是巫族起源圣地,若能取祖灵泉水饮之,可破除一切巫毒咒术,想来,噬寿巫咒也一样可解除。”

这的确是一个法子。

不过无论谁听到,都是目瞪口呆,主要是因为,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巫祖山那是巫族圣地,只准巫祖踏足,在巫族当中也是禁地,就算是大祭司之类的如果贸然进入,也只有死罪。

可想而知,要去人家圣地,还要取祖灵泉水,估摸巫族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这时候萧禹想了想道:“若是以圣朝之名讨要,巫族有没有可能赠予一些?”

吕岩苦笑:“两千多年前,圣朝首辅阁首座之子中了巫术,无法可解,曾经想法子讨要,结果巫族是断然拒绝,最后首座独子因此陨落,两千年前尚且如此,如今又指望巫族人会做出改变?毕竟那是巫族人的圣地,是神圣不可侵犯之处,换做是咱们,也不会同意,所以正面讨要,还是别想了。”

萧禹眉头紧皱,思索办法,旁边杨真卿却是开口:“有些时候,做事不能拘泥于道德,我杨真卿做事便是如此,只要成事,就算是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也没什么,大丈夫不拘小节,他若不给,可偷取,可抢夺,至少不可等死。”

这话说的虽然有些不好听,但却也是一个道理,这一次,萧禹也没有反驳,他自然清楚有的时候做事就得是这样,如果事事都讲道理,讲规矩,那很多事情根本做不成。

尤其是他们这种首辅阁级别的官员,更是如此,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那边地皇墨琳闭目感应,然后摇头:“巫族领地特殊,他们有自己的死神鬼仙,我难以踏足。”

楚弦这时候算是明白了。

吕岩说出的的确是唯一的法子,不过这种事靠着官面,靠着别人肯定是不行的,而且楚弦也不想麻烦大家。

既然关系到自己的性命,那自己去解决才是最适合的。

所以楚弦一笑,冲着吕岩躬身行礼:“谢吕岩太师,如此,我楚弦便去一趟巫族领地,看看能不能弄到一些泉水救命。”

“我陪你去!”墨琳第一时间开口,楚弦急忙阻拦:“不可,这件事人越少越好,我已决定,只身前往,这样也显诚意,否则巫族之人会认为咱们是以势欺人,那就得不偿失了,更何况,不可因为我楚弦一人,引起巫族和圣朝的冲突。”

“也只能如此了,不过楚弦,你体内的巫咒得想法压制,虽然无法与你一起前去,但帮你压制巫咒,我这道元真人还是能帮上一点忙的。”吕岩说完,取出一样仙器。

“此乃真人印,虽无攻杀之力,却可以帮助你镇压体内的黑气,短时间内,可保你安然无恙。”吕岩太师将手中一枚木印递给楚弦。

这东西蕴含仙气,带着一种威压,显然是只有道元真人才能炼制出的仙器法宝。

将这真人印戴在身上,楚弦果然感觉到体内那一股巫咒减弱了许多,显然这东西果然是有奇效。

就在这时候,墨琳起身走到楚弦面前,在众人目瞪口之下,捧住楚弦的脑袋,柔唇轻点,在楚弦额头吻了一下。

楚弦也是傻眼了,他搞不清楚墨琳这是在做什么,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虽说楚弦心境极稳,但此刻也是慌的很。

不过墨琳却是毫无**之色,眼中一片严肃庄重。

楚弦知道自己误会了。

因为他立刻感觉到自己额头有一股阴寒无比的力量凝聚,虽然阴冷,但效果居然和吕岩太师给的真人印一样,都可以压制体内那一股噬寿巫咒的力量。

楚弦明白,这是墨琳给自己留下的一层保障。

其他道仙也看明白了,楚弦额头那一个唇印仿佛深渊,带着地皇之气,那种狂暴的力量显然要比吕岩的真人印都要厉害。

看得出来,墨琳在楚弦身上是真的下了血本,而且这不是一般的术法,而是将本源之力都分出去一些,转到楚弦身上,若非是至亲之人,又怎会做出这般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