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六百七十八章 突然发难

最近这几日朝上的局势越发的激烈,首辅阁开始真正的反击了,皇帝李潜龙之前攻城拔寨,可以说是占了不少优势,首辅阁只能反击,李潜龙提拔起来的官员,并非人人都干净,很多都是现有的官员提拔,如此,以前肯定有底子不干净的,所以只要一查,就可以查出一些问题,然后小事当大事,这段时间,也已经查办了不少。

李潜龙的人马自然是有所损失。

除此之外,作为皇帝最厉害的左膀右臂,皇御司那边,首辅阁也是想法子压制,为此,首辅阁加大对州地的权力下放,也就是说,很多事情,州地就可以做决定,不光如此,首辅阁还设立‘监州’之职,由首辅阁亲自挑选。

而且为了避开皇御司和皇帝,这监州并非正式的官职,更像是一种称呼,但权力之大,远在刺史之上。

这么一来,用监州这个角色,就等于是脱离开现有的制度,避开皇帝和皇御司,对各州地进行掌控。

如此计谋,绝对称得上是高明,显然,短时间内皇帝和皇御司那边等于是再一次被排除在核心权力之外,甚至于朝会的权柄也是弱了很多,更多的权力集中在首辅阁,毕竟各州的‘监州’,都受首辅阁直接领导。

就这件事上,显然皇帝那边吃了亏,首辅阁在动手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各种防备,就防着对方的反击报复。

可是让人意外的是,皇帝和皇御司那边居然在这几日都没有任何动作,这就有些太反常了,不像是皇御司那边的做法。

越是如此,越是让人觉得古怪,反倒是觉得皇御司和李潜龙那边正在酝酿什么大的阴谋诡计。

如此,经历了半个多月的风平浪静之后,果然是出了事情。

右丞侍中王神龄,居然被皇御司带人拿下。

这和上次的情况不同,上一次皇御司动首辅阁的人,只是对礼部一个侍郎动手,可是这一次,居然是直接对一位正二品的官员,而且王神龄可不是一般的仙官,就算是在首辅阁里,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所以说,这一次明显和上次不同。

首辅阁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先打探消息,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来王神龄早年曾监督各州地水利海防,就在他负责的那几年,曾经出过一次大灾,河水决堤,水淹千里,当年死伤百姓十几万,后来查出是下面一个负责修堤的官员办事不利,以次充好,导致河提失守,自然这官员是被判了斩首,但作为首辅阁主监官的王神龄,却是没有受到牵连。

原因一来是下面的官员欺上瞒下,作为主监官的王神龄虽然有过错,却也是被蒙骗的一个,此外还有一点,当时杨真卿和吕岩太师都开了口,这才保下王神龄。

只是谁能想到,李潜龙和皇御司居然是将这件陈年旧事重新挖了出来。

如果只是这样,显然也不足为惧,可问题是,也不知皇御司是怎么弄的,居然是从阴府找回了那个当年被斩官员的魂魄,由这魂魄指证,说是他曾经贿赂王神龄,而且数额巨大,这么一下,情况就不一样了。

如果事情属实,那王神龄别说丢官,就是脑袋都未必能保得住。

哪怕他是道仙,哪怕他是首辅阁正二品官员,触犯圣朝律法,也得乖乖认命伏法,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可问题是,这件事怎么看都不可能,十有八九,是皇御司找人诬告王神龄,这一招绝对阴险至极。

因为皇御司和李潜龙的目标,估摸已经不只是王神龄这一个人,因为当年杨真卿和吕岩太师为王神龄说话,所以如果这件事真的闹大,杨真卿和吕岩太师都难辞其咎。

“他们简直是在胡闹,王侍中乃是正二品,皇御司怎敢乱抓人,而且从阴府随便找一个魂魄来诬告,就敢抓人,他们是无法无天了。”有仙官气愤无比,一脸的愤怒。

此刻,在萧禹太师府上,首辅阁众多仙官都在,正在讨论这件事。

“未必是随便找来的魂魄,当年被斩的官员,只是斩首,却罪不及灭魂,所以他的魂魄是被关押在阴府,据说是在阴府也被判了百年监禁,要受九九八十一次刑法,如果咱们这位皇帝神通广大,要将这个官员的魂魄弄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此,许下重诺,让对方诬告,也就有可能了。”杨真卿这时候无奈说到。

他知道,这一次的事情怕只是一个开始,皇御司那边是打算借着这件事,将首辅阁这边狠狠的重创一下。

别的不说,如果真的让他们得逞,那自己就算是不被抓起来,也得辞官,最麻烦的是,还涉及吕岩太师,到时候对方在天下人面前这么一添油加醋,世人百姓都会觉得,首辅阁官官相护,将百姓性命置若罔闻。

所以说,这是大大的不妙。

“当年之事是经过审核的,没有弄错,而且为了大局,保下王大人也是正常的事情,毕竟,过错不在王大人身上,更何况,当年王大人已经是此去总监官一职,更是自罚十年俸禄,这已经是承担了责任了,想不到他们居然会将这件陈年往事挖出来做文章,而且还诬告,当真是小人行径。”上将军秦元谋气不打一出来。

“眼下是说这些无益,我已经知道,带头抓人的是聂执钟,有他在,王大人才会毫无抵挡之力,人,他们已经抓走,如此一来,咱们就被动了。现在京州已经是传开了,风言风语,说什么的都有,再加上皇御司那背地里推波助澜,形式对咱们很不利,如何应对,诸位还得商量出一个万全之策来。”萧禹太师这时候也是皱眉说道。

的确,这件事的确是相当棘手。

对方明摆的就是要将事情搞大,而且是先下手为强,如果王神龄不被抓住,事情还能想法子扭转,可对方一下子出动的是聂执钟这人级别的高手,王神龄就是修为再高,术法再强,也不可能敌得过聂执钟这种道元真人。

现在人抓了,皇御司更是直接作出结论,这就是已经亮剑,要决一死战的姿态。

“他们这么搞,就不怕两败俱伤,就不怕朝局动荡,天下混乱?”有仙官依旧是一脸不敢置信,毕竟,这一次皇御司和李潜龙将事情搞的太大了。

这事情大到,已经无法收场的地步。

大司徒这时候叹了口气:“诸位,咱们这位皇帝是心狠手辣,谋算过人,他是算准了咱们不敢撕破脸,不敢堵上天下来和他硬碰硬,所以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他就是要咱们主动妥协,割肉让步啊。”

“他休想。”大司马气的脸色通红,拍桌而起:“他算什么狗屁皇帝,不顾天下安危,不顾朝局稳定,肆意妄为,他要让咱们妥协,割肉退步,休想。”

大司马脾气火爆,这时候暴怒而言,实在是被逼急了。

“司马大人勿恼!”萧禹太师这时候开口劝道:“诸位也请稍安勿躁,这件事怕是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大家仔细想想,李潜龙他做事虽然是离谱,但以往还是有所顾忌,至少不会直接逼咱们撕破脸,他也很清楚,如果真的公开对敌,无论对谁,都没有好处。这次他一反常态,突然发难,会不会有什么隐情?”

众仙一听,也都是慢慢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对啊。

这次的事情,太过不寻常了,或者说,是太不正常,而且仔细想想,这的确不像是以往李潜龙的做事方法。

“难道说,是有什么内情?”又人问了一句。

萧禹太师略为一想,突然是面色一变:“坏了,来人。”

一声召唤,周围立刻是凭空冒出好几个仙军卫,那都是真正的剑仙,以战斗为主,主修杀戮之术。

“首座大人有何吩咐。”几个仙军卫行礼。

萧禹立刻是道:“马上去楚弦府中,确保楚弦大人的安全。”

几个仙军卫根本不问原因,立刻是化作流光飞去。

在座的仙官都是一愣,不明白萧禹太师这是唱哪一出,怎么好好的,要派人去保护楚弦,这件事和楚弦有什么关系?

还是说,那李潜龙和皇御司接下来会去对付楚弦?

大家想不明白,就等着萧禹答疑解惑。而让他们失望的是,萧禹太师没有说话,也没有给他们任何解释,很快,仙军卫回报,说是楚文圣府上一切安好,唯独不见楚文圣本人,而且问了府上的人,无一人知道其去向。

“糟了!”萧禹太师这时候是真的有些急了,他是知道楚弦现在暗中查探什么事情,而且之前是有了突破,查到了伪造圣祖字体之人的踪迹,虽然对方被灭口,但这已经是巨大的突破。

眼下李潜龙和皇御司那边突然发难,萧禹猜想,对方肯定是被拿捏到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所以才会这般‘焦急’,而在萧禹看来,很可能是楚弦那边有极为重要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