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六百七十五章 京州西堂口

楚弦已经有所突破,如此,只要顺着这一条线查下去,应该可以有所斩获。既然圣祖遗诏是假的,那么就必然是伪造的,可这伪造之物能和真的一样,又是如何做到的?

造假也是一门学问。

只要是学问,就有探究的价值。

京州西堂口。

这里是京州一处热闹的市集,和别的市集不同,此处是文雅之所,有的大都是古董字画之类的雅致之物。

而自古以来这种东西里的假货是最多的,有的人甚至可以以假乱真来谋取暴利。换一句话说,在这西堂口里,可是有造假的行家里手。

别看楚弦已是道仙,可有的时候,道仙也不是全能的,就说作假,楚弦的阴阳幻神鲤可以制造幻境,若是凡人踏入幻境,绝对是分辨不出真假的。但同样,楚弦的幻术未必能骗过术法高强的道仙,但凡人工匠的制加手笔,或许就连仙人都分辨不出。

一个靠术法,一个靠手艺。

这种事说给其他道仙听,估摸他们都不会信,但楚弦修成道仙之后,曾经有一次看走了眼。楚弦喜好字画,在极州时也收集过一些,就曾经将一副赝品当成了真品,若非是后来有专门的手艺人告诉楚弦,楚弦甚至都看不出来。

也是那赝品做的太真了,那可不是术法,而是货真价实的手艺,任何细节都和真品一样,甚至有些地方,比真品都要真。

也难怪楚弦会看走眼。

有了这一次经历,楚弦才会决定跑来这西堂口看看,京州既然是圣朝中心,那此处必然也有最好的造假师傅,可能是圣朝最顶尖的,既然圣祖遗诏是假的,来这里看看,说不定能有所发现。

圣祖的字,也是各方名家争相模仿的,而且圣祖所留下的墨宝也有不少,既然如此,就说不定有人能将圣祖的字模仿到淋漓尽致。

当然除了字,还有仙印。

不过楚弦打算一点一点的查,先将字的事情解决,再探查仙印。

楚弦是以普通人的打扮来的,身边只跟着戚成祥。

这种探查,楚弦是尽量低调,不让别人知道,戚成祥嘴很严,而且办事极为利落,带着他能帮上不少忙,至于洛勇和楚三,还是不带了,这两位的身高体魄,走到哪儿都是众人目光的焦点。

至于家里的女眷,就更不能带了。

西堂口不小,分东西两条街,沿边商铺林立,来往之人也都是家境富有之人,要么就是有那么一官半职的,毕竟这雅致之物,没有银子那是玩不转的。

而这一路上,什么铜钱瓷器,字画书法那都是应有尽有,甚至是琳琅满目,不过楚弦有他的目的,只看字,而且只看太宗圣祖字体的字帖和临摹。

圣朝五千年,不知涌现出多少书法大家,而要成为大家,不光是要在书法上有极高造诣,名气上也得是众人皆知。

当然,书法大家的字是大家最喜欢的,也是各路收藏者最中意的珍品,可实际上,这市面上是很少有真迹的。

偶尔出现那么一两个真迹,早就被行家抢走珍藏,剩下的,都是赝品。

可赝品也是有人买的,而且很多都是被当成真迹来买,价钱只高不低,这就是要看临摹的赝品是不是能以假乱真了。

这当中,太宗圣祖的字不多,但绝对是最贵的,毕竟圣祖的身份和地位摆在那边,楚弦这一路走来,见到出手太宗圣祖书法的也不过几家店铺,而这几家店铺里的字也是参差不齐,有的虽然临摹的极像,但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和瑕疵,也有个别店铺里的太宗书法和真的几乎一样,已经是难以看出端倪。

但楚弦并没有去这几家模仿最像的,而像是随意挑选了一个有瑕疵,一看就知道是临摹圣祖字帖的店铺。

后面戚成祥什么没问题,他是最熟悉楚弦的人之一,他知道,楚弦做事情,从来不是无的放矢,既然选择了这一家,就一定有其道理。

这店铺门头虽然一般,但进去之后,各种摆设和装饰却是极为考究,看得出来,这家店铺的老板很讲究。

楚弦四下观察一眼,里面的伙计已经是急忙迎了上来。

“客人要看什么?本店字画书法古董玉器是应有尽有,且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伙计嘴皮子很溜,显然在这一行厮混,没有一点眼力价是不行的。

就楚弦和戚成祥进来,虽然穿着一般,但戚成祥气势威猛,所站的位置就是专门护卫,试想,身边能跟着护卫的人物,又岂是一般人家,绝对是非富即贵。

楚弦道:“有圣祖的真迹么?”

伙计一笑:“也不怕客人您笑话,咱们做这门生意的,虽然很多都靠着蒙人赚钱,可说实话,圣祖的真迹,那是没有的,都是临摹的,但形神兼备,客人买回去挂在屋中书房,也绝对不会给您掉价,毕竟圣祖真迹,那可是少之又少的宝贝,别说咱们一家,就说这西堂口,就没有一家是真的。”

这伙计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主儿,他之所以一上来的交底,是因为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位他惹不起,而且绝对是行家。

再说,如果是其他书法大家的作品,他们还能以假乱真,忽悠客人,可圣祖的字,他们不敢。

毕竟冒充圣祖的字,以假乱真,这可是犯了刑律,是要蹲大牢的,再说,最近圣朝皇帝登基,整个京州都传开了,皇帝最恨的就是不尊皇族,不敬圣祖的事情,这种节骨眼上上惹事,那不是找死么。

楚弦点头:“知道,就是找一家像的,我也知道圣祖的字是稀罕物,真迹已经绝迹了,不过这仿品也要挑一挑。”

“那是,客人您是行家,那不知看种那一幅了?”伙计笑道,楚弦背着手晃悠了一圈,就道:“看着眼晕,不如将所有的圣祖仿品都取来,我看看。”

伙计一愣。

这买东西还没见过这么买的,这人以为他是谁?

但开门做生意,讲究的就是和气生财,伙计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没有表露出来,这时候,后面有一人走来,那伙计一看,急忙上前行礼。

“掌柜的,您来了。”伙计很恭敬,而他口中的掌柜,却是一个一脸笑容,有些发胖的老者。

“行了,你去忙,这位客人我来招待。”掌柜吩咐了一声,伙计点头离开。

之后,掌柜走过来,冲着楚弦道:“这位客人,是要看看圣祖的字帖和仿品?”

楚弦点头。

掌柜则道:“这位客人,圣祖的字,咱们这边也不多,除了挂上去的这几幅,就还有三五个,我这就一并取来。”

说完,进去片刻,然后拿着几副字走了出来,一字排开,摆在桌子上。

楚弦起身一个个看过去,看的相当仔细,任何细节都不放过,那掌柜也不打扰,这样的客人他也见过不少,一般有钱的主儿,脾气都十分古怪,对他来说你古怪不要紧,要紧的是要买东西,这就够了。

许久,楚弦看完了,脸上露出喜欢的神色:“这几副字深得圣祖字体的玄妙,我很喜欢,掌柜开个价,我都要了。”

“都要了?”那掌柜也是愣了愣,没想到今天还遇到一个金主。

要知道做他们这门生意的,一般不开张,有的时候数月都卖不出一件好东西,但如果卖出一件好东西,足以让他们维持数月。

毕竟这种文人墨宝,实际上没个标准的价格,说是一文不值也行,说是价值千金也可,全看有没有人愿意花钱。

眼前这位金主明显就是一位愿意花钱的。

所以这掌柜当然喜欢,如此,对楚弦是更加恭敬和小心。

楚弦这时候开口道:“对了,不知临摹这几幅字的是哪位?可是掌柜你……”

那掌柜一听,急忙摆手:“不是,不是,小老儿我虽然喜文弄墨,但水平还不行,尤其是圣祖的字,那是带着一种气势的,光是形像还不行,神也得像才行,这个我还模仿不来。”

“那不知这几幅字是哪位先生书写,我倒是想拜访一下,探讨书法之道。”楚弦顺势说道。

从这铺子里出来的时候,楚弦已经是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事情。

这些铺子平日里只是做买卖,收字画,卖字画,所以一般这些书法都是别人所写,很多人就是靠临摹书法大家的字,以此为生。

这几幅字是楚弦的意外发现,本来到这西堂口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的有大收获。就这几幅字,虽然上面有很多的瑕疵,但楚弦能看得出来,这些瑕疵都是书写之人故意为之,简单来说,对方是可以写的更像,甚至是一模一样,但却是故意露出瑕疵,可能是为了自我保护,一般人自然是看不出来,但楚弦研究圣祖字体,已经是极有成就,所以才能看出来这字不简单。

整个西堂口,模仿圣祖字体的,写这几幅字的,绝对是最好的。

所以楚弦问清楚对方住所,打算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