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六百六十八章 特殊的差事

换做以往,杨真卿那边或许会不甘心,但是今天,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杨真卿居然是第一个站出来同意的。

“杨太师,你要从旁辅佐,切记要以大局为重,不可乱,也不能乱。”吕岩再次嘱咐,杨真卿躬身应下。

这一刻,杨真卿神色肃穆。

现在的首辅阁首座,已经不是那香窝窝了,皇权专政下,首辅阁何去何从,在座的没有一个能看出来,如今风雨飘摇,便是萧禹和杨真卿这一对老冤家,也只能摒弃前嫌,联手共进。

“朝会我就不参加了,我在外修炼,皇族尚有顾忌,便不敢做的太过,诸位同僚,圣朝五千年,大部分时间太平,但也遇到过风波凶险,有的时候,情况未必就比今天要好,还要更凶险,但圣朝依旧能挺过来,还是那句话,我希望诸位,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吕岩太师说完,摆摆手:“其他人出去吧,楚弦你留下,我有话与你说。”

首辅阁众仙都是一愣。

若是吕岩太师留下萧禹或者其他仙官交待事情,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可居然单独留下楚弦,这就有些古怪了。

但大家都没有多问,既然吕岩太师这么做,那必然是有这么做的理由。

其他仙官陆续行礼离开,只剩下楚弦一人。

吕岩太师这时候道:“楚弦,你刚才是想到了什么,我知道你想到了什么,但有些事,现在别说,藏在心里,因为我有一件事要托你去办。”

说完,轻声开口,一一道出。

“楚弦,你只要知道一件事,那一份遗诏,绝不可能是出自圣祖之手。”

楚弦一愣,就想询问,吕岩摆手:“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问,既然知道不是圣祖手笔,为何不想法子阻止,但是你要知道,这便如高手对招,有的时候,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那遗诏是假的之前,我们不能出手,否则用了这一次机会,下一次,就没机会了。对方敢在这种时候放出这一份遗诏,就说明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即便是拿去官典那边去验证,怕也无济于事,你是圣朝第一神探,今天就是我以首辅阁首座的身份,最后让你去办一件事,查清楚这件事的真相,还是那句话,皇权专政,不可取。”

如今的楚弦何等聪明,自然是听明白了吕岩太师的意思。

所以楚弦想了想,点头道:“楚弦尽力而为。”

“好,你去吧。”吕岩太师笑着点了点头,楚弦退了出去。

刚才那一番交待,不可以字面意思去了解,因为单独听吕岩太师说的话,实际上是自相矛盾的,但如果仔细分析,便知道吕岩太师是要表达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告诉楚弦,那遗诏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现在无法证明它是假的,皇族才能挟诏乱政,无人敢管,还得遵从,他让楚弦查的‘真相’,实际上便是要让楚弦想法子,将那遗诏弄成假的。

说是颠倒黑白也好,说是阴谋诡计也罢,总之,既然皇权专政不可取,那么,这遗诏就只能是假的,也必然得是假的。

不是假的,也能弄成是假的。

只是楚弦很诧异的是,吕岩太师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

这也太信得过自己了。

还是说吕岩太师觉得这件事自己是最适合的人选?

“想不到,我在吕岩太师眼中居然是这样的人,我以为,他会觉得我是一个好人。”楚弦自嘲一笑。

但是当楚弦走到朝会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为何吕岩太师会找自己,而不是找别的仙官。

一来,自己现在也是今非昔比,道仙修为,官位也不低,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是,吕岩太师专门提及自己是圣朝第一神探这件事。

要知道吕岩太师不会平白无故说这个头衔出来,那就是因为最擅长断案追凶之人,同样,也是最擅长行凶犯案的人。

颠倒黑白这种事,不是谁都能做的,而且还得要那种天衣无缝,所以吕岩太师才找自己,委以重任。

一瞬间,楚弦觉得肩膀上的担子重了很多。

因为之前的首辅阁的紧急会议已经是定了调子,所以这一场朝会,根本只是在走个形式,皇权当道已经是难以阻挡的,除非拿出真凭实据证明圣祖遗诏是假的,否则任何不尊,都会被当成谋逆和大不敬。

皇族那边是一致推举龙亲王李潜龙称帝,也不知这李潜龙究竟是如何搞定皇族内部的,可以说,这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物。

首辅阁也尝试过找皇族其他人来上位,取代李潜龙,至少可以掌控,但结果发现,京州之内的皇族子弟,哪怕是一些旁系,也没有一个人愿意配合。

而且就以排资论辈,龙亲王居然也是最有资格成为皇帝的。

如此,便是不愿意也没法子。

手持圣祖遗诏的龙亲王直接宣布,七日之后,登基称帝,执掌圣朝权柄。

这消息传的非常快,谁也想不到,民间当中,支持皇族的百姓居然有那么多,知道皇族要称帝,执掌圣朝权柄,很多都开始庆祝起来。

百姓这边的震动,显然远不及官场。

这一次权柄变更,冒出一位帝王,对于圣朝官场来说,简直是地动山摇天崩地裂一般,绝大部分官员虽然是心中震动,但依旧是各司其职,少部分官员连夜赶到京州,向新皇表达忠心,以求得到重用。

谁都知道,新皇登基,第一件事,便是动官场,到时候必然是‘血雨腥风’。当然也有官员认为,就算是皇族挟圣祖遗诏确立皇帝,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动摇首辅阁的地位,毕竟这权柄也不是一下就能夺过去的。有些事情很明显,就像是皇族参政,强皇权,立皇帝,那让皇族之人入朝会参政便好,选出一个皇族来做皇帝便可,但能不能真正的掌控权柄,这个还要看手段。

正因为如此,所以大家都知道,到时候的斗争必然相当‘惨烈’,所以在这种节骨眼上,所有官员,从上到下,都是小心翼翼。

当然一些小的县地的官员是不在乎的,他们是最底层的官员,上面争斗,风起云涌,不会影响到他们这一级,所以这位子居然算是坐的最稳的。

七天一过,盛大的登基仪式搞的是风风光光,天下皆知,哪怕是巫族和一些小的邻国,也都派来使节来拜见圣朝新皇。

李潜龙登基成帝,第一件事居然就是要让礼部尚书定下见皇跪拜之礼。

显然,这么做李潜龙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树立皇权威势。

跪拜之礼,那是最为庄重的,大部分时候,大部分人,一旦跪下,想起来就难了,而且跪久了,大部分人就忘了怎么站起来。

这是一种潜意识的阶级划分。

李潜龙就是要借助跪拜之礼,强化皇权至上的理念,不止是要威慑百官,也是为了做给天下人看的。

不过这位新皇头一道旨意就被礼部尚书给反驳了回去,礼部尚书直言,跪拜之礼不合法度,更不合时宜,且圣祖统御圣朝时尚且无需臣子百姓跪拜,难道说新皇就特殊?要兴圣祖都不愿意做的迂腐规矩?

礼部尚书也是言辞犀利之人,饱学之士,所讲所言都是句句在理,那李潜龙虽然也有百般理由,但在朝堂上却没有辩过礼部尚书,如此虽然心中不悦,但也没有强求,行跪拜礼这件事,他也只能是暂且作罢。

可这个,也只是接下来无数交锋中的一场罢了。

除了见面之礼,这位新皇李潜龙更是在多个方面显露出他的指令,便如他要求皇族不光要参政,还得身居要职。还有在官员的任用上,不光是要通过吏部同意,他这做皇帝的,也得审阅点头。

显然,新皇李潜龙是打算逐渐争夺权柄,要么是给他亲近之人,要么是揽在他自己的身上。

大部分情况,李潜龙都可得逞,毕竟他是新皇,拥有近乎最大的话语权,有些话就连吕岩太师这种人物都不敢说,他却是张口就来,因而不过几天时间,不少官员就已经是叫苦不迭。

无人制约,拥有最大的话语权,这本身就有大问题。

而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开始罢了,这日朝会,李潜龙直接下达诸多任命,更是下令组建‘皇御司’。

皇御司内有十几位官员组成,直接对皇帝负责,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皇御司和首辅阁职权相似,显然这是李潜龙用来取代和架空首辅阁的权力机构。

这皇御司内首席皇御大臣便是星空之主聂执钟,李潜龙是直接封对方为一品官位。

显然这李潜龙是早有这个打算,他知道,要打入首辅阁,甚至瓦解这个机构,难度极大,而且首辅阁是圣祖设立的,他就算是想,也不敢废掉首辅阁,否则必然会被抓住把柄,像李潜龙这般有城府,善于算计之人,又如何想不到这一点?

所以他创立皇御司,其目的已经是昭然若揭。

但要靠皇御司取代首辅阁,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毕竟首辅阁存在了太久,对圣朝的掌控力绝对不是李潜龙或者是新创立的皇御司就能在短时间内取代的,可这是一个开始,也是一个强烈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