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六百四十六章 高显文的愤怒

带着鹿文圣、白子衿下了落星山,这时候楚弦看到前面有一人,似乎已经是等了很久。

“彭仙人,还有何指教?”楚弦笑道,前面等着的人,正是广阳传人,彭子期。

对这彭子期,除了对方的脾气性格之外,对于术法和仙道修为,楚弦还是很佩服这彭子期的,至少,这彭子期比自己更接近飞羽仙了。

以年岁来论,彭子期也就比自己年长十几岁,这般年纪,能有这种成就,的确是不凡。更何况,经过之前彩云巅论道,楚弦与这彭子期也算得上是朋友了,所以见面之后很是和气。

“听说你要编撰一部集天下仙道之大成的仙典?”彭子期开口问道,这件事天下皆知,楚弦自然没必要隐瞒,点头。

彭子期一脸傲然道:“怪不得之前你要与我们论道,原来是要如此扬名立万,太狡猾了,只是你要编撰仙典,可处处向我请教,我彭子期所得乃是仙道正宗,我可帮你,但仙典编撰之人中,得留我一名。”

楚弦愣了愣,道:“你这个算是自荐吗?”

彭子期点头。

“行。”楚弦也是直接同意,就如他所知道的,彭子期虽然脾气又臭又倔,但本事的确高,仙典编撰,不指望他动笔,只用他所学便足够了。

当下,彭子期也跟了上来。

对于彭子期来说,估摸是找到了一个比自己在小乾坤界里过家家更好玩更有趣的事情,不过楚弦也没指望对方长久以对,指不定几天之后这家伙就自己跑了。

回到凉州沙城略作修整,李紫菀和白子衿也是终于见面了。

本来楚弦会觉得尴尬,可结果根本不是楚弦所想的那样,两位女子如老友一般,直接手拉手去聊天了,反倒是将楚弦丢在一旁,用她们的话说,你还是专心考虑如何编撰《仙典》吧,仙典这件差事办不好,那以后楚弦的官路也便就此终结了。

总之,事情平顺的楚弦都想象不到,可这样显然是最好的,因为这么一来便可以专心致志的考虑如何编撰《仙典》。

从接到差事到现在,已经是过去了多半年,楚弦一个字都没写,别说正文,便是总纲都没有。

不写一字,楚弦的打算很简单,就是要等到真正胸有成竹,才会开始动笔。

在楚弦看来,仙典编撰,难点不在于字数,而在于内容。

如今楚弦已经去过天元书院,遍访天下仙道宗门,无论大小,几乎都走了一遍,而且还踏入妖族领地,与妖族七位大圣论道,融合天仙一脉,广阳仙人这一系的修炼学论,可以说楚弦所掌握的东西,已经是颇为全面。

甚至不属于当年廖文圣他们所掌握的,可以说,现在楚弦已经可以动笔。

可楚弦依旧觉得不够。

在楚弦看来,还有一脉仙道分支没有探究,而且这一脉,楚弦觉得才是最大的一脉,那便是官仙之脉。

官仙这一脉,原本是没有的,太宗圣祖创立圣朝时,并没有单独划分官仙一派,只不过后来随着修炼,逐渐形成一种规模,更是凝练出‘官术’这种特殊的存在。

官术依托官典之力加持,就算一开始没有修炼仙道术法,也可以依靠官符催动,是一种‘速成’的法术。

随着几千年来的发展,官术已经是自成一派,更是有了体系的发展,甚至有一些圣朝的官员,并不修炼武道和术法,只是对官术进行研究,居然也是神通广大,手段通天。

所以楚弦既然要写仙典,官术是不可能绕过去的,也必须得加入仙典的编撰当中。

不过依托官典留名,依靠官符施展官术,在楚弦看来却不牢固,毕竟不是依靠自身修为催动术法,一旦官典除名,没有了圣力,便就是一下子被打落谷底,还有,若是没有官符加持,法术也会大打折扣。

但不得不说,官术是一种速成的神通手段,有些刺史官员镇守一地,就是靠着官术镇压一州,没有这种速成的手段,圣朝当年也不可能那么快速的掌控各州,镇压各路宗门。

这么一琢磨,要考虑的东西也就多了,楚弦不知不觉就入了神,心中的仙典,也在越发的丰富,更是逐渐趋于完美。

一晃,又是两个月过去。

楚弦在外游历许久,该去的地方,该问的人,都到了,都问了,所以决定直接回京州文圣院。

此刻的文圣院,早就重新修建完毕,比之前更庄严肃穆。

楚弦作为仙典主编撰,是专门有一个文圣塔来居住和办公的,平日里,做编撰的事情,也是在这里。

除了一个高有三十二层的木塔之外,下面还有正殿,偏殿,书库,书房等建筑,一个个都是雕梁画栋,美轮美奂,既不奢侈,也不失文之优雅。

此刻,这里除了楚弦,白子衿、鹿文圣、彭子期都在,这几位,都是帮助楚弦编撰仙典的人,而且楚弦也是为彭子期讨要了一个虚职,唯独白子衿的情况特殊。

严格说起来,她是皇族子弟,按照祖训,不可为官,且她还是半妖之体,更是女子,所以还是得避嫌。好在这种事情,白子衿已经是轻车熟路,她毫不费力就打扮成一个青年才子的模样,被楚弦带入文圣院中,平日里,就住在楚弦的文圣塔中。

对这个安排,白子衿没有丁点的意见,这些日子,她也是准备妥当,只需楚弦开始编撰,她就可以从旁协助。

鹿文圣的事情也很多,编撰仙典,所需笔墨,所需纸张,那都是相当有讲究的,而且楚弦还特别交待了,让他置办一些绘画所用的颜料,都是用特殊的宝石矿石研磨成粉,经过数十道工序,包括上筛,下胶,所用都是名贵的药材,都是大师作画才会用到的东西。

这边鹿文圣虽然好奇,但他信任楚弦,所以也没问,只是专心置办,可那边文圣院其他的文圣知道之后,就开始有各种想法了。

有的是奇怪,有的则是不屑。

高显文就属于又奇怪,又不屑的那种,他虽是文圣,可太过争强好胜,又觉得自己资历足够,凭什么好事都让这楚弦得了。

仙典主编撰,那是多大的荣耀,对方抢了也就罢了,可为何这楚弦不来虚心求教,请自己参加编撰?

这是瞧不起自己呢,还是觉得不需要?

无论是哪一种,高显文都不高兴,他觉得楚弦就应该来请他参加编撰,虽说这种心思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天色渐暗,高显文回到府邸。他虽是文圣,在圣朝也是一号人物,但早年求学入仕之路并不平坦,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坎坷。

用高显文自己的话说,他早年是将所有能吃的苦都吃了。

哪怕后来他刻苦求学,考中榜生,甚至是他所在州地的第一榜生,可入仕之后,依旧是难有作为,无人提拔,无人赏识,便是如此。

高显文有他的抱负,当时他知道,他走不了武道,至于术修,怕是也难有成就,唯有文才还能一看,还能有所提升。

可那种情况下,他潜心苦学,进步有限,所以就想到要拜师求学。

圣朝大儒文士有很多,当时最出名的是古文圣,只是想要拜师古圣的人太多太多了,哪里能轮得到他高显文?

高显文也是一个狠人。

他求学无门,就打算另辟捷径。他听说古文圣有一个女儿,不光身宽体胖,而且还是奇丑无比,年岁超过二十五,却依旧没有许配人家,简单说,没人敢娶。

毕竟,那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高显文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能入赘古家,那他就会成为古文圣的女婿,到时候就是一家人,古文圣不帮自己帮谁?

还别说,高显文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他长的却是一表人才,算得上是玉树临风,这样的人,再略施手段,当然是成功的得到古文圣女儿的好感。

终于,高显文得偿所愿,成为了古文圣的女婿,之后,高显文在仕途上,果然是平步青云,成为当时的新锐之星。

但谁知道他的苦?

平日里,高显文最怕的就是回家,因为一回去,就会看到那个如猪奇丑的女人,而且这女人对他还有一种近乎变态的控制欲,可以说是处处都管着他。偏偏高显文还不敢发火,不敢反抗。

后来,依靠古文圣的栽培和亲自教导,高显文终于是成就了文圣之位。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得被古家压着。

在外,他高高在上,是文圣,在古家,他就是那个可怜的受气包,吃软饭的。

这让高显文心理有些扭曲了。

他要建功立业,他要扬名立万,他要站的比岳丈古文圣更高,只有这样,他才能摆脱古家对自己的影响。

而在高显文看来,编撰仙典,就是一个绝佳的,天赐良机。

如果是他做总编撰官,光是这个职位,就可以让他的地位提升好几个等级,这还不算,如果编撰完成,那便是名垂千古的千秋功绩。

试问,做文人的,谁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