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六百零二章 头鱼

崔焕之一脸的如梦方醒,就像是之前,做了一场浑浑噩噩迷迷糊糊的大梦,直到这一刻,他才‘清醒’过来。

因为他深思熟虑之后才知道,楚弦的选择虽然凶险无比,却是最有希望更进一步的道路。

圣朝的官员,没有一个是傻子,尤其是坐到高位的官员,更是一个个城府如海,你能想到的,他们同样能想到,你能看穿的,他们看的更仔细。

神明这档子事,别人不知道,圣朝高层能不清楚?

绝对是一个个看的清清楚楚,但在圣朝做官,讲究的就是难得糊涂,有的是真糊涂,有的是装糊涂,这就是官场之术。

若是要在官场混,目标就是高官厚禄,没有打算攀登巅峰,那么就可以老老实实,循规蹈矩。

但如果是要攀登巅峰,就必须要时时刻刻有自己的‘政见’。

尤其是,明知道一些规矩不合理,还不敢提出反驳意见的,这就是不敢发声。

圣朝考核官员,不敢发声的官员,就算是再优秀,再有能力,也会在某种程度上‘放弃’,因为大家将来要找的掌舵人,必须是要有真知灼见的人物,必须是要能带给他们‘希望’的人物。

这种人物的第一个必须要具备的,就是自己独特的‘政见’。

便如一大群鱼,游在后面或者中间的,不需要担心路线,不需要担心会不会遇到暗流,会不会遇到食肉的凶兽,因为,他们只要跟着鱼群前行就可以。但如果想要当头鱼,带头的那个,就不能随波逐流了。

那必须要有自己的主见,否则如何带领鱼群,继续向前,避过灾难,发展壮大。

所以说,这可以称作‘鱼群理论’。

楚弦现在就是用这个鱼群理论来说服崔焕之。

崔焕之听明白了。

而且也明白,自从楚弦做到极州刺史的那一刻起,就必然要面临这个抉择,也就是说,是要选择在鱼群中,随着大家一起走,还是要选择那头前引路的头鱼。

崔焕之显然还是能力有限,直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相对来说,萧禹中书就要厉害很多,当初楚弦主动请缨的时候,萧禹中书就不愿意,更是想让楚弦放弃这个想法。

这里面,就有为楚弦考虑的因素在里面,也就是说,一旦做极州刺史,那就必然会面临这个选择,而这个选择就像是一条只有两条路的分叉路。

这两条路,只能选择一个,且无法后退,更不可重来,一条路,稳稳当当,但绝不可能再成为头鱼的可能,另外一条路,有成为头鱼的希望,但却是坎坷无比,布满荆棘,稍微不留神,就可能彻底中断政治生涯。

那一刻,楚弦做出了选择,而萧禹中书也同意且相信楚弦的选择。

这一点,楚弦在受到首辅阁回信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了。

这件事楚弦没有和崔焕之说,是怕打击崔焕之,因为在官场的理解和洞悉力上,崔焕之已经是被楚弦拉开了距离,有些赶不上趟了。

此刻崔焕之如梦方醒,深思熟虑后,居然是改变了想法。

“我明白了,楚弦,我支持你的想法,这一条路既然选了,就只能走到黑,你有这个勇气,我一定帮你。”崔焕之这时候居然是斗志激昂。

但显然,也可以从崔焕之眼中看出了一丝失落。

这失落不是针对楚弦,而是针对他自己的。

因为崔焕之自己已经是清楚的意识到,他已经是失去了成为头鱼的可能性,这不怪别人,怪他自己在类似岔口的路上,选择了更稳妥,但也是让人失望的那一条路,安逸,却很短,另外一条,凶险,却是近乎无限。

楚弦说服了崔焕之。

这是好的开始,因为如果连崔焕之都搞不定,楚弦是真的没有信心去搞定首辅阁,现在这第一炮打响,接下来,是更加残酷的争斗。

“你现在需要拉盟友,将所有能用上的关系,都用上,现在立刻去找你的岳父,他在京州的关系比我都要多!”崔焕之既然打定了主意,就会不惜一切的帮助楚弦。

因为在他看来,楚弦就是他政治生命的延续,楚弦是他的门生,是他的学生,所以这件事,他是义无反顾的帮助。

楚弦的岳父,自然就是医仙李附子。

虽说李附子官位不高,但作为医仙,在圣朝的地位那是相当的高,而且别看李附子平日里低调无比,若是真的要找一些人帮忙说话,或许能量比崔焕之都要大得多。

楚弦也是点头。

这次回来,也应该拜见李附子,毕竟自己和李紫菀的事情早就定了下来,若不是这一次突然被弄去天元书院学法进修,估摸已经是和李紫菀成亲了。

带着三位神明,楚弦去拜访了李附子。

要么说是一家人,李附子听到楚弦的要求,只是略微想了想就点头同意,还是岳父更加亲近,再说,李附子对楚弦早就是十分喜欢,再加上李附子的性格那是相当的孤傲,说白了,是带着一种‘邪’性的,只要是他认为对的事情,才不会管那么多世俗眼光,也不会管太多的利益纠葛,该做,就去做,绝对不会犹豫半分。

所以说,李附子是最容易争取到的。

而本来,楚弦还不想麻烦自己那些纨绔子弟朋友,可现在,不想麻烦都不行,因为这些朋友背后那都是圣朝的高官,必须得搞定。

沈子义和赵颜真不在京州,但兵部尚书赵恒在,以楚弦和沈子义还有赵颜真的关系,去拜访这位兵部尚书大人,都会被当成座上宾,尤其是赵颜真几次都和赵恒说过,如今沈子义能有这种提升,都是多亏了楚弦,所以说,赵恒对楚弦也是十分亲近,这一次楚弦找他说事情,要征求对方的同意,赵恒虽然知道这件事难度极大,但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不过赵恒也告诉楚弦,这件事,如果到时候势头不对,他也不会单枪匹马的帮助楚弦,毕竟就他一个人,也不可能扭转局面。

“这件事,楚弦你也别怪你赵叔叔自私,实在是没法子,你要弄的这事情太大,你赵叔叔我虽然在首辅阁内,但说实话,只能算是首辅阁中的普通一员,其他首辅阁官员若是都反对,我也不可能单枪匹马与他们对立,所以……”

赵恒说完,楚弦就急忙点头:“如此就足够了,赵大人只需看情况行事便可,如果真的是墙倒众人推,楚弦也绝不会连累赵大人。”

从赵府出来,楚弦马不停蹄,去见了秦老虎,见了润良辰,这两位背后是圣朝的上将军和玉将军,在首辅阁内的地位超然,如果真的能帮自己说两句,大事可成。

官场上的朋友带着利益,但楚弦交秦老虎和润良辰这些朋友的时候,却是十分纯粹,并没有混杂其他的东西。

这一次楚弦也只是将自己的打算道出,这两人思谋一下,都是点头同意,他们可不是一般的纨绔子弟,多少都是带着脑子的。

或许他们对官场不感兴趣,喜欢玩乐,但不代表他们不懂官场当中的道道。

简单来说,想要继续潇洒玩乐,就得有靠山,他们现在的靠山虽然很稳固,但也得为将来,为子孙后代谋划。

楚弦在他们眼中,就是将来稳固靠山的一个选择。

如果成功,对他们是只有益处,所以这才同意。

当然,萧禹中书那边,楚弦更是要去拜见的。

不过见萧禹,就不需要说那么直白了,拜见的过程,楚弦甚至没有提起他要做的事情,只是临时做了一幅画,请萧禹中书在上面题字。

简单的要求,却是包含了很多内涵的意思。

自己的来意,中书大人不可能不知道,这字,若是中书大人题了,那就说明中书大人也是支持自己的,如果找了各种理由而不写,那就是说明中书大人不同意,如果是留下子,说改日有时间题字,那就是说中书大人不偏不倚,不会支持楚弦,也不会当众拆台。

这是彼此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而萧禹中书听到楚弦的请求之后,想了想,居然是提笔,在上面题字,然后让楚弦带走。

这么一下,楚弦算是摸清楚中书大人的意思了。

这让楚弦十分的兴奋,也是十分的高兴,不过仔细看上面的题字,乃是一首警醒的诗句,写的是‘无桨行舟激流道,岸色匆匆难再复,且闻轰鸣鸟惊语,错行磅礴万丈高。’

这就是在告诉楚弦,帮你可以,但该怎么走,你自己看,若是走错路,便如同激流行舟,一旦走到绝路,前面就是万丈瀑布,到时候落下去,必然是死无葬身之地。

楚弦倒是不怕,他这人胆子很大,有的时候可能在一些小事上会犹豫不决,不好选选择,但在一些大事上,楚弦这人向来是说什么就是什么,极为果断。

既然选择了激流行舟这一条路,那楚弦就必须要走到底。

忙到天黑,但楚弦却没有睡意。

因为距离明日的朝会,也只有几个时辰了。

而这一次朝会上,楚弦也会参加,而且他会在朝会上提出他的政见,这一步,楚弦是早就打算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