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五百九十六章 虚虚实实

眼下州府这边一切良好,虽说很多地方楚弦都得坐镇把持大局,但暂时离开一两日也可以。

肥鸟如果真的出了事,楚弦当然得管,虽说这猥琐的家伙有时候让人讨厌,但就是再讨厌,那也是楚弦的鸟。

自己的鸟,肯定要出手相助。

楚弦没有带兵卒,一来不可能赶上自己和尸剑客的速度,二来兵卒的实力也不够。

毕竟现在的楚弦和以前的他不同了,现在楚弦是武圣,是法身境五阶巅峰,他一人就能应对万人兵卒,甚至就在各州的刺史当中,楚弦的修为,不是第一也是第二,光是以修为来论,楚弦已经超越了前世的自己。

前世,楚弦尚可孤身一人,持剑入妖地,杀了个三进三出,今世,楚弦又有何惧?

只要不是遇到那种超越道仙的神明,基本上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更何况,还有尸剑客这位近身无敌的存在。

尸剑客速度极快,而且根本就不知疲惫,这也是尸剑客最恐怖的地方,楚弦能运用术法飞行,所以更快。

这么一来,不过一天时间,就到了那黑鸟神庙所在。

隔远相望。

楚弦看着隐藏在这穷乡僻壤的神庙,心中的猜测更加确定。

肥鸟和尸剑客是他放出来斩杀神明的,而这个组合也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接近一个月的时间,不知杀了多少神明。

而对于神明,楚弦也是知道了不少秘密。

就例如,极州潜藏的神灵数量之多,让人惊叹,还有,神灵不需要修炼,他们的力量源泉,就是信仰之力。

一些小的神灵,两三人信奉,就可以存活,而且还能有不少神通能力,再厉害一些的,可以笼络十几个信徒,或者数十个信徒,已经算是不错,能轻易灭杀神关境界之下的术修。而如果是那种拥有一村信徒,或者数百信徒的神灵,实力会更强。

千人以上信徒的,就值得楚弦重视了。

当然,还有拥有数万信徒,甚至数十万、上百万级别信徒的神明,那都是超越道仙级别的存在,随便一个,楚弦可能都应付不来。

除了信徒,还有神像,很多神明最喜欢让各地信徒给他们塑神像,这也是他们的力量来源。

眼前这个神庙,虽在穷乡僻壤,周围都是一些小村子,穷苦无比,可这神庙修建的却是极为富丽堂皇,显然,已经存在了很久,而且花费必然不少。

除此之外,楚弦法眼之下,能看到这神庙之内有很强的气息,估摸里面的神像上寄托的信仰之力极强。

之前楚弦主要在州府、城府和县府三级地域发力,推庙毁坛,但更下一级的小村子,影响力就小了。

毕竟,就算是楚弦,也有力所难及的地方。

之前以为让肥鸟尸剑客去铲除一些小的神灵就可以,没想到,居然是撞大运,找到一个大家伙。

肥鸟肯定是在这里出了事,而且尸剑客是肥鸟安排回来的,以肥鸟那机灵鬼的性格,为了保命,估摸肯定是能吹的不能吹的,都说了。

这里,应该是暗藏埋伏。

但那又怎样?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浮云。

更何况,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了解,楚弦对于这些神明,已经是相当了解,那神庙中信仰之力爆棚,说明对手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家伙,如此,就应该先破其神像,先毁对方半数修为。

楚弦也不废话,身形飞起,飘在那神庙上空,随后一甩衣袖,乾坤袋中,数十万斤铁砂飞出,在空中仿佛一大片乌云。

最后,形成了一个足足有二十丈大小的铁手印悬浮在空中。

铁砂凝结,如钢似铁,这铁手印若是拍下来,整个神庙立刻就会被拍平。

“滚出来!”

楚弦大喝一声,声震三里。

下面的神庙,那是没有理由听不到。

实际情况是,里面埋伏的神灵,都慌了。

他们没想到会是这样,人家根本没有要进来的意思,直接在外面就放了足以毁灭一切的恐怖大招,来了就将军。

看样子,不出去的话,头顶上那巨大的铁手印就直接拍下来了。

到时候,除了像黑鸟神这样级别的神灵,像他们这些小杂神,只有几个或者十几个信徒的,估摸都得被拍成肉酱。

黑鸟神也是懵了。

他在神庙里布置了各种机关阵法,足以灭杀超强高手,但如果对方不进来,那一切白搭。

现在他是一口气出不去,但也不能继续装聋作哑,万一对方真的一巴掌拍下来,自己数十年辛苦建立的一切,就都毁了。

想了想,黑鸟神心中一狠,抓起肥鸟,就道:“走,咱们出去会会这个人。”

当下,领着众多杂神杂兵就出了神庙,能飞的飞起来,与楚弦对峙。

黑鸟神维持人形,但他背后,有一道巨大的黑鸟阴影,就像是一团漂浮在空中的影子,看着都渗人。

“楚大人,当真是名不虚传,不过你最好老实一点,不然,本神可能不小心,就将这肥鸟捏成肉泥了。”黑鸟神说话之间,让楚弦看到他手中抓着的肥鸟。

肥鸟这时候没吭声,它之前是可以吹牛皮,说大话,但这个时候,机灵如猴的它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它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

黑鸟神说完话,楚弦的反应很直接,法诀一动,巨大的铁手印直接落下去,瞬间就将下面的神庙拍了个粉碎。

大地震动,尘埃遮天。

众多神庙都是身子一怔,神庙内他们的神像被毁,如此一来,他们的实力立刻是大打折扣。

但这还不算完,几乎是同时,道道利剑从下向上,突然袭击,这算是偷袭了,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将黑鸟神周围的神明斩杀殆尽。

楚弦的应对就是二话不说,直接下杀手。

黑鸟神原本打算说的后面的话,直接噎住。

这一连串的操作,简直是让他目不暇接,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周围被轻易斩杀的神明,虽说这些家伙实力不强,比自己要差的多,但再怎么说,都是神明,本事都还是有的。而且自己手里有肥鸟,对方怎么就敢这么肆无忌惮的下杀手?

难道说,对方不怕自己‘撕票’?

疑惑、不解、恐惧,三种情绪混杂在一起,让黑鸟神直接乱了方寸。

先毁神像,破信仰之力,然后偷袭,这一切都是算计好的。

“不对,对方还是忌惮的,不然,刚才肯定连我一起攻击,不可能无缘无故避开我,这说明,我手里的筹码还是有用的。”黑鸟神倒也是名不虚传,他立刻是从慌乱中镇定下来,仔细分析这件事,然后从中发现了端倪所在。

当下,黑鸟神冷笑一声,还想说话,但就在这时,楚弦那边法诀一变,一道利剑从天而降,直奔黑鸟神刺杀过去。

而且仔细看,就知道,这一剑,还不是直接朝着黑鸟神,而是朝着黑鸟神手里的肥鸟刺过去。

居然是冲着这肥鸟动手?

这一次,黑鸟神是彻底懵逼了。

“什么情况?”

剑来的非常快,黑鸟神几乎没有仔细思考的时间,反而是因为刚刚经历了那肃杀的一刻,让他有了一种先入为主的想法。

这楚弦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是要杀人的,这一剑这么快,分明就是要弄死这肥鸟,难道说,这肥鸟之前说的,都是胡扯?

也不是没有可能。

说不定这肥鸟是在哄骗自己,说什么它在楚弦心中地位极高,对方事事都得征求它的意见,什么以前它救过楚弦的命,若是自己动它,楚弦肯定会杀来,将自己挫骨扬灰。

这些话,黑鸟神一听就知道是在吹牛皮,当然,他也想过,是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性是真的。

可现在,黑鸟神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肥鸟根本就是满嘴胡说八道的骗子。

说不定,它和楚弦还有仇,不然人家见面就下杀手,而且不是对自己,是对这肥鸟?

不过黑鸟神狡诈无比,他也考虑过,万一是对方的苦肉计,是在哄骗自己,这一剑杀过来,对方就是要让自己怀疑疑惑,肯定会让肥鸟避开,可如果那样,剑,就会刺向自己。

既然如此,自己倒不如将计就计。

你不是要杀这肥鸟吗?好,就让你杀,看你这一剑,是不是真的会刺过来。

反正黑鸟神想好了,无论对方杀不杀肥鸟,自己都会避开这一剑。

这一瞬间,黑鸟神就想了这么多,而且,他也只来得及想这么多,所以他没有让肥鸟避开,甚至是伸手一推,将肥鸟迎着飞剑刺来的方向送过去。

黑鸟神和楚弦斗智斗勇,肥鸟却是吓的翻了白眼,居然是直接晕死过去,估摸是想到自己马上要死了,所以先晕过去,倒也是干脆。

下一刻,利剑刺在肥鸟身上,但却不是透体而出,因为利剑碰触瞬间,居然是化作铁砂,极为巧妙的将肥鸟包裹然后猛然脱离黑鸟神的手掌,飞回楚弦这边。

楚弦看了看肥鸟,这家伙倒是安然无事,不过吓晕了,现在是翻着白眼吐着白沫,那鸟爪子还一抽一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