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差佬的故事 > 846 天地对决

“飞机!这边!”大d带着一群打仔从砵兰街的小巷中杀出,叮叮叮,用刀片挡住对面挥刀的马仔,上前把伤痕纍纍的飞机拖到后方。

刚刚地藏的那一剑,正好刺进“飞机”内袋的手机,再加上厚厚的皮衣遮挡,其实“飞机”的伤势并不算重。

反倒是见血之后,激起了“飞机”的凶性,再度把“地藏”打翻在地。

可惜,当四大庄家的伏兵出场后,对方的人数已经达到了东星打仔的四倍之多。群攻之下,东星损失惨重,飞机身上连中八刀,再打下去真就扑街了。

好在大d收到龙头的消息,没有犹犹豫豫召集小弟,而是带着四十号亲信保镖,直接就杀到砵兰街现场抢人。

一群马仔看见“飞机”被人抢走,紧接着冲进小巷当中……

谑谑谑。

大d连续斩倒两个马仔,一个人站在小巷中央,竖起刀片,大声喊道“新东星五虎!大脸虎大d!”

“谁有种就上来!”

一群马仔面面相觑,无人敢上前一步。

正如飞机在遭遇埋伏后,仍然凶性大发一样。作为第三代的东星五虎,他们从心理上就看不起这群扑街仔,不管是劣势优势,都不会把他们看在眼里。

四大庄家的马仔们摄于气势,止住脚步,在大d五米外面面相觑,踌躇不前。

毕竟,他们是联军,四名大佬中只有“地藏”到场,剩下三人全部守在机场等消息。一有风吹草动,就准备坐飞机跑路。

眼下“地藏哥”已经受伤,没有大佬带头,他们真的很难拚命。

“呵。”

“孬种一群!”

大d斩在原地冷笑一声,看见飞机被扶进巷尾的面包车内,他才把刀片丢在地上,拔腿转身冲出小巷,最后一步跳到车内。唰,车门关上,汽车迅速驶离现场。

四大庄家的马仔也很默契,等道大d跑出一段距离后,他们才猛然开追,哒哒哒,最后停在小巷口,目送着面包车开走,纷纷破口大骂。

“干!”

“东星怂包!”

……

“昨晚砵兰街血拚。”

“现场残留大片血迹,没有看见尸体,怀疑是因为酒吧抢客流,导致的商业争端?”

第二天,早上。

李少泽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在办公室翻看报纸,当他看见版面上的新闻后,眉头马上簇了起来。

不用林怀乐打电话解释,他都知道昨晚是“新东星”的清理门户之之战。不过地藏居然有胆量直接跟新东星晒马,看来“阿乐”清理门户的行动不太顺利啊。

李少泽抬起目光,看向旁边的王素贤,只见阿贤马上会意,出声说道“早上有几名马仔,已经向警署自首了。”

“一方是地藏的人,另一方是大d的人,目前双方已经保释出于,没有大问题。”

“另外,东星的飞机在一家私人医院卧床,看来昨晚飞机被杀的大败而归。”

王素贤说完话后,李少泽长歎一口气,摇摇头道“唉。”

“一个地藏都搞不定。”

“林怀乐每年赚那么多钱,真是越赚越癡呆。”

他对于林怀乐没打电话给他,心理并不觉得奇怪。

事情都搞成这样,林怀乐怎么还会有脸给李sir打电话?

不把地藏搞定,林怀乐怕是根本不敢和李sir见面,只有搞定之后,才敢向李sir传个好消息。只不过,眼下“新东星”家大业大,是正规上市集团。

一次进攻被地藏打退之后,气归气,近几天肯定不能再有大动作。

否则,有什么消息被放出去,整个新东星的股价都会大跌。到时候,不是损失几十个人那么简单,而是几十亿的损失了。

还好李sir不差这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只要能把四大庄家搞定,他愿意多给林怀乐一点时间。何况,林怀乐不是没有做事漂亮的地方。最起码,他在收尾清场这方面做的很漂亮,没有在社会上带来恶劣的影响。

许多市民们看到报纸后,真就以为只是小小的争端和冲突,不知道昨晚的晒马,双方其实派出大量人马,斗的十分凶狠。

李少泽吃完早餐,把报纸合上,暂时把这件事情放在一边,开始处理案头的档案。

虽然,他如今是“刑事及保安处”的主官,只不过挂着临时的头衔,出于分寸,并没有把办公室搬到之前周sir那里,而是依然在刑事部内办公。

各个二级部门,现在都把档案统一送到刑事部内,李少泽每天要处理的事情,比原本多出一倍有余,王素贤也变得忙碌很多。

所以当阿贤看见李sir开始处理档案后,她便默默把门带上,回到办公室里做事。

……

傍晚。

新界,高尔夫球场。

李少泽陪同叔、还有陈占、司马祥等人来到球场打球。

“嘭。”

李sir轻轻的打出最后一杆,凭藉超人的判断力和力量,直接打出一个准确进洞老鹰球。

“啪啪啪。”

同叔等人站在旁边轻轻鼓掌,戴着遮阳帽,摇头歎息道“年轻就是好,我们这群老家伙加在一起,八年都没进过老鹰球了。”

所谓的老鹰球是指没有滚地,直接空中进洞的一球。除了技巧之外,这还需要一点点运气。往往一个人的打球生涯中,能够进一个老赢球,就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球场一旦出现老鹰球,往往也会送给会员一些高额奖励当作庆祝。

这家球场是祥叔新开业的场子,请他们来也是因为球场开业,找机会让大伙聚一聚。现在看见李sir打出老鹰球后,司马祥一边鼓掌,一边讲道“阿泽,多谢你给我一个开门红啊。”

“我的场子,开业第一天就有人打出六百多码的老鹰球,有光,我脸上真是有光。”

“九龙那里新建一套别墅群,我送给平安一栋,就当作你今天的奖励了。”

给李sir送别墅,讨好的意味就太浓厚了。

不过藉着这个由头,把别墅送给李平安,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李少泽轻笑两声没有谦让,把球杆交给球童后,很爽快的答应道“多谢,同叔。”

球童在旁边收好球改,脸上没有出现异样,心理却吃了一颗柠檬。

他一家人窝在十平的房子里,一辈子都可能买不起楼。大富豪们打一个球,一套别墅就送来送去的,难受。

与此同时,一道穿着西装的身影,沿着草坪上的道路走来。

同叔恰好瞥到那里,举起手道“顺天。”

“同叔,占叔,祥叔……”

余顺天小跑到一群大老闆身前,微微点头,向他们一一打过招呼,随后站在李少泽身后,低头问候“李生。”

“嗯。”

李少泽轻轻点头算是回应,其他叔父们则没有理会余顺天。反倒是黄世同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声问道“顺天,你不是去国外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

余顺天请一周的假,现在才刚刚过去三天,也就是说他只在印尼停留一天而已,看起来事情办的很快。

只见,余顺天眼底藏着苦涩,笑了两下道“事情办完,就先回来了。”

“哈哈。”

“一起打球?”

黄世同说了一句,旁边的球童,便给余顺天送上一个球杆。

于是他在大佬们的注视下,也加入打球的行列,认真打了几杆,不过水平很一般。

等到将近七点的时候,司马祥作为东道主,主动提议去球场里的酒庄吃饭。大家当然不会拒绝,便各自坐上小白车,沿着球场的小道,缓缓驶向酒庄。

黄世同、李少泽、余顺天三人坐在一辆车上。余顺天抓住机会,适时的出声道“同叔、李生。”

“我听说最近港岛有点事情,能不能交给我来做?”

黄世同侧目看向李sir,不知道是什么事。

李少泽却很清楚,余顺天以前是东星的人,估计听到什么消息,于是双目一眯,反而问道“你为什么关心这个?”

“因为地藏以前跟我是兄弟,我最了解他,希望能帮上李生一点忙。”

“而且,我最痛恨有人贩毒,当年地藏就是我亲自抓会东星的……”

李少泽笑了笑,直接质问道“你都说,你跟地藏是兄弟了,你放水怎么办?”

“余南是我亲叔,从小把我养大的。”

余顺天沉声说完这句话后,李sir不再犹豫,很乾脆的点点头“好,事情交给你办。”

“你以天泽证劵的身份去见林怀乐,他会出人手帮你,别再让我失望了。”

其实,余顺天还有一件事没说……他去印尼找儿子的时候,没想到会亲眼看着儿子跳楼。跳楼原因是吸毒致幻,嗨过头了。

紧接着,还没回到港岛,就在飞机上收到以前兄弟“阿明”的电话。

南叔死了……

地藏打死的!

这让余顺天怎能不火大?现在憋着一口气,就是要让地藏偿命!

“多谢,李生。“

余顺天坐在车尾,拎着一具球包乖乖点头。

他知道李sir给的机会难得,只要全力把事情办好,不仅可以报仇,将来在天泽证劵里也不会少他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