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第九十九章 求之不得

柯罗诺斯望着张恒的背影,眼中闪过了复杂的感情,最后却什么也没做,只是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而随着他的离开,时间也重新恢复了流动。

微风吹过,树叶再次发出沙沙的响声,还有夏日的虫鸣,这座大山似乎也回到了之前的样子。

但是张恒却清楚这里已经和之前不同了,三大公会的人张恒其实并不太担心,就算对面的人多,没法彻底解决,但自保还是能做到的,可神明如果出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虽然张恒前后已经杀掉了几个神明,而且都是有名有姓的家伙,但张恒清楚碰上真正厉害的家伙,双方在实力上还是有差距的,就比如之前在便利店里和托尔的那次短暂交手,除此之外听柯罗诺斯的说法,这次来的还不只是一位神明。

对于张恒来说或许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手中的【藏鞘】似乎也快要升级了。

因为现在游戏点都已经关闭了,张恒也没地方去做鉴定,但他还是能感觉到,自己已经掌握了【藏鞘】的升级方法,在斩断安的权杖后,又毁掉了波塞冬的三叉戟,这把他花重金打造的B级道具似乎也来到了升级边缘。

只是这样的升级方式未免有些太过昂贵。

张恒将小女孩儿放在了路边,时停解除后后者也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不过对于自己怎么突然从墨镜男的身边回到了张恒的怀抱里还有些发懵,直到张恒那对她说,“走吧,去找你的爷爷吧。”

然而小女孩儿闻言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依旧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张恒。

张恒见状笑了笑,“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路要走,我的路只能我来走,你是走不了的,所以就到这里吧,记住我教给你的东西。”

“说得好。”这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张恒明明听到那个声音是从右手侧传来的,但是看向那里却是什么人也没看到。

而就在他扭头的同一时刻,一只黑色乌鸦突然从他身后的树上飞了下来,用自己的利喙啄向了张恒的脖子,如果被它这一下给啄实了,张恒的脖子上大概率会被直接啄出一个血洞来。

但是就在乌鸦即将得手的时候,却见寒光一闪,下一刻,它的脑袋就和身体就变成了两截!

张恒握着【藏鞘】站在树下,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若有所思之色,“黑夜女神倪克斯?”

“我比别人先来了一步,因为我知道我的一个丈夫,一定又在鬼鬼祟祟的不知跟你商量些什么。”那个女声道,而她这么说也相当于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倪克斯在希腊神话中嫁给了她的哥哥黑暗与幽冥之神厄瑞玻斯,但在俄耳甫斯密教的《圣辞》中则被认为具有三相身,其中一重身份就是柯罗诺斯的妻子,地位也和柯罗诺斯平等。

不过无论在哪种神话体系中,倪克斯都被视作力量强大的原始神之一,当然现在的她并没有宙斯、托尔那么出名,但绝对也是难对付的狠角色。

而且最主要的是现在白天已经过去,大地被黑夜所笼罩,可以说进入到了倪克斯的主场。

张恒刚领教过波塞冬的三叉戟在水中有多厉害,面对黑夜中的倪克斯,他当然也不会放松警惕。

结果就在张恒解决掉那只乌鸦不久,又有一群乌鸦从空中向他俯冲下来,数量大概超过了二十只,和普通的乌鸦不同,它们的的体型更大,相当于普通乌鸦的两倍,喙部更加坚硬,隐隐泛着寒光。

只是它们的下场和第一只乌鸦并没有什么区别,在一眨眼的时间里就纷纷身首分离,成为了【藏鞘】的刀下亡魂。

这些乌鸦一起扑击看似整齐,声势骇人,但是彼此之间还是有快慢之分的,而就是这种普通人无法捕捉到的细微差别,让它们先后被张恒斩掉。只不过张恒的动作太快,看起来好像只用了一刀就解决了战斗。

乌鸦的尸体掉落在地上,过了不久就重新融入了黑暗中,什么也没留下。

“好刀法,”那个女声赞道,“再试试这一波呢。”

她的话音刚落张恒就又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周围的草丛中传来,这一次冒出来的是一群老鼠,同样个头很大,已经接近兔子了,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只有一双眼睛泛着嗜血的红光。

张恒见状没有后退,反而挥舞着手中的【藏鞘】迎了上去,从鼠群中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来,只是这一次周围老鼠的数量多的有些夸张,就好像怎么也杀不完一样,很快张恒就被黑色的鼠群所包围。

虽然【藏鞘】挥舞出的刀光依旧密不可破,但是这么下去张恒被咬到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实际上张恒现在的行进速度已经慢了下来,从最初的快速跑动变成了现在几乎是在挪动,尤其是最后两步路,张恒花了得有快半分钟,但是他最终还是顶着鼠群来到了溪水边。

随后张恒就踏进了溪水中,而那些老鼠居然也没有一点畏水的样子,争先恐后的扑了上来,可是下一刻就见原本还算平静的溪水忽然变得汹涌了起来,不但卷走了扑上来的老鼠,而却掀起的浪花还把岸边的老鼠也都拍进了水里。

不一会儿,那一大群黑色老鼠就都被溪水给吞没了。

反观张恒站立的位置,却始终风平浪静,流水甚至在他的运动鞋前自动分开,就连他的衣裤都没有打湿。

“这是住在拉莱耶的那个家伙送给你的能力吗?”倪克斯啧啧道,“的确向传言中一样棘手呢。”

“彼此,你的黑色军团也不好对付。”张恒道。

“这才刚刚开始,我这次本来给你准备了六波热身攻击,但是现在看来,后面那几波也没什么意义了,只要你站在水边,不管我召唤什么动物,都能被你控制水流给挡下来,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干脆点,直接进入正题好了。”

“求之不得。”张恒一边说着一边也再度握紧了手中的【藏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