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名为无知的岛屿

当松佳走进艺术博物馆的大门,看到里面的景象时整个人差点没能站稳。

她虽然并不从事艺术方面的工作,但闲下来的时候也和同学来这里逛过好几次,这座艺术博物馆因为藏品丰富,建筑风格独特,一直很受游人的欢迎,她也挺喜欢的。

可没想到这次再进来,这块儿艺术圣地却已经变成了血腥的屠宰场,地上到处都是尸体,血浆和脑浆飞溅的到处都是,很多艺术品都被毁掉了,价值过百万的油画就这么掉在地上,雕塑变成了碎片……

而整个一楼展厅中现在还能站立的人也就是奥莱和阿蕾希雅两人,他们互相搀扶着,正向楼梯的位置缓缓移动。

“这……这些人都是你们干掉的?”

松佳被吓了一跳,她接了张恒的电话就从外面急急忙忙跑了进来,暂时还不清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看到眼前这一幕,还以为这里的人都是被两个因纽特人杀掉的,毕竟他们看起来就像是刚刚血战了一场。

然而阿蕾希雅却摇头道,“不,人都是你的那个……呃,雇主干掉的,我们其实没帮上什么忙,是他救了我们,他和这座博物馆的主人现在在二楼,我们一起上去吧。”

“哦,好,好的。”

松佳小心避过地上的一摊血迹,随后跟着奥莱和松佳走上楼梯,来到二楼的馆长办公室。

那里并没有锁门,松佳看到一个跛脚的男人坐在一张沙发上,而张恒则坐在书桌后用鲜血在羊皮纸上写着什么,见松佳走进来,冲她点了点头,“你来的正好,帮我接着翻译吧,我要和萨楚斯先生好好聊一聊。”

张恒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沙发上的男人。

后者大概是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逃得掉了,反而把心态重新放平了,见松佳望向她,还冲女孩儿笑了笑,不得不说,他这十几年的博物馆主人并不是白当的,这一笑看起来颇为文雅温和。

然而松佳却没有理会他,反而先把张恒拉到了一边,急急忙忙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下面那些都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天呐,你这次到底杀了多少人?”

“三十七个,不过我只是在自卫和救人而已。”张恒道。

“警察可不相信你为了自卫和救人干掉了三十七个人。”松佳焦急道,“你疯了吗,知道这会让你惹上多大的麻烦吗?”

“放轻松点,只要我们都守口如瓶,我不认为警察会管这档子事儿。”张恒平静道。

“这怎么可能,就算我们谁都不说,三十七个人失踪,警方不可能注意不到。”

“普通人是这样的,但是这伙人不同,他们显然属于什么神秘教派,警方恐怕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张恒道。

“你怎么知道?”

“我正准备向他们的指挥者确认。”

“他在哪里?”

“沙发上的就是。”

松佳闻言这才将目光又放在了沙发上那个跛脚的男人身上,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这才又对张恒道,“我再帮你做最后一次翻译,你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但是和你在一起实在太危险了,我们相遇还不到半天,已经接连发生了两场战斗了,而且我看到的尸体比之前一辈子见到的多,再跟着你我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你放心,是我违约在先,我的那份工钱我也不要了。”

张恒不置可否,只是道,“你先为我做了这次的翻译,我们的事情之后再谈。”

松佳闻言也没再说什么,重新走到了跛脚的男人对面。

后者挑了眉毛,饶有兴趣道,“你们商量完了?怎么样,准备拿我怎么办。”

“我只是个翻译。”松佳道,“我不想牵扯进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

“很遗憾,”跛脚男人摸着下巴,“不管你愿不愿意恐怕都会被牵扯进来,实际上,整个岛上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逃不过。”

“你不用恐吓我,反正你的命运也不是由我来做主。”松佳道,“第一个问题,你们是什么人?”

跛脚的男人正准备开口回答,却又被松佳给打断了,“提醒一下你,你最好实话实说,因为如果你说谎的话我们是可以马上知道的,到时候你还要吃不必要的苦头。”

“是因为这枚戒指吗?”跛脚男人扬了扬自己的右手,之前进门的时候张恒将一枚铜戒戴在了那里,之后还割了他的手臂取了一些血,“你们和那两个因纽特人并不是一伙的对吗,我对萨满教也有所了解,据我所知他们并没有这样的手段。”

“只要……老实回答问题就好,不要再问东问西了。”松佳再次警告道。

“有意思,想不到格陵兰岛这么偏僻的地方也会有一天如此的热闹,”跛脚的男人喃喃道,随后将后背靠在了沙发上,“你问吧,我反正已经落在了你们的手里,当然会好好配合你们的,不过我劝你们最好也不要对我抱有太高的期待,我因为某种原因,所掌握的信息其实并不多,这些年我也一直在避免和那些狂信徒进行进一步的接触。”

“为什么?”

“因为我们栖身在一座名为无知的的岛屿上,被浩瀚无垠的黑色汪洋所包围,我们中一些勇敢的人扬帆起航,去探索世界的奥秘,他们所取得的成果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发展,然而总有一天,当那些孤立的科学知识拼凑在一起的时候,将会揭示出这个世界最恐怖的真相。”

“什么真相?”

“我们永远不应该知道,因为那将会带来无穷无尽的恐惧与疯狂。”跛脚的男人肃然道,他的神色看起来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吗,尽管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听起来很是可笑。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我和楼下那些狂信徒不同,但正因为如此这些年我才过的格外辛苦,我真的是在好意相劝,如果你们不想沦落到我现在的境地,就应该趁一切还来得及赶紧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