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 第875章:瘟疫

江浩和萧何来到后院,没有主人同意,却也不好进入女人闺房,就看吕家女仆进进出出,端盆倒水的忙活。

时间不长,一位医者在管家引领下过来,看到院中的萧何,行了一礼,“萧功曹也在。”

“胡医,用心诊治,病人是我侄女。”萧何说道。

“好的好的。”

医者进去,开始为素素诊治,等看过之后脸色大变,不多时退了出来,吕公也跟着出来,在院中,医者脸色严肃的说道:“萧功曹,吕翁,我观吕小姐病情,恐是中了瘟疫啊。”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大惊失色。

“什么,瘟疫,你可曾看真的真切!”吕公叫道。

“怎么可能,我妹妹怎么可能得了瘟疫,我们才刚来沛县啊。”吕雉也是叫了起来。

“胡医,你可看清了,莫要诊错。”萧何皱眉说道。

那医者立刻说道:“萧功曹也知道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帮着官府管理安民营那边的事情,其中多有得瘟疫者,都是吕小姐这种症状,发热,头痛如锯,肌肤发红,神昏躁忧,体脉细虚,全都是这次瘟疫的症状。”

吕公听完神色一暗,不过立刻追问道:“那有什么治疗方法,花费多少都行。”

“现在我们对这种瘟疫也是束手无策,其中医理都没研究透彻,就算开一些药物,也只是清热解毒之用。”胡大夫叹息说道。

“管用吗?”吕雉焦急问道。

胡大夫无奈的摇摇头,“能否恢复只能看天意,反正现在吃那些药的人,十不存一。”

靠,十不存一,就是一点用也不管了。

胡大夫告辞离开,吕家好似陷入黑暗中,看向旁边傻站着的丫鬟,吕雉吩咐道:“去给素素擦身,继续降温。”

“小姐,可,可那是瘟疫啊。”丫鬟胆怯的说道。

吕雉气的一瞪眼,上去啪的打了那个丫鬟一巴掌,狠狠抽在脸上,“主人生病你敢嫌弃,信不信现在就打死你。”

女仆人立刻钻进屋里。

一众人站在院中,全都是愁眉不展,江浩看看众人,开口说道:“吕公,我懂医术,不如让我看看素素的情况。”

对江浩吕公很欣赏,不过对于他说懂医术,又怎么可能强过医者呢,不过吕公还是点点头,一脸悲哀的说道:“好,那请江公子进去看看吧,或许有些方法救救我可怜的素儿。”

江浩走进屋里,此刻屋里亮着昏暗的油灯,吕素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个毯子,露出两边锁骨,以方便丫鬟为她擦身,此刻吕素脸颊发红,眼神迷蒙,眉头紧皱,似乎在承受极大痛苦。

“把你家小姐的手拿出来。”江浩吩咐丫鬟。

丫鬟小心翼翼的把吕素的手臂掏出来,被子却有滑落,露出更多肌肤,江浩把手放在素素手腕上,手臂粉嫩细长,江浩在手臂上发现了几许红斑。

“江大哥~~我好难受,我是不是要死了。”素素看着江浩,嗓音嘶哑的艰难说道。

江浩立刻摇头,“放心,有江大哥在,不会让你死的。”江浩说着,输入一股灵力,帮助素素缓解痛苦。

灵力入体,素素的头痛确实稍有缓解,江浩又打开天眼看了一眼素素身上的气息,一股灰暗气息笼罩周身,病气+厌气,随后用灵力探查,江浩心里已经有了结果。

斑疹伤寒!

把吕素的手臂塞回毯子,江浩笑着对她说,“放心,江大哥会治好你的,我现在就去开药。”

素素眨眨眼睛,眼中满是期盼与希望。

江浩出了房间,吕公、吕素、萧何三人立刻围过来,吕雉焦急问道,“江公子,我妹妹诊断如何?”

江浩皱眉说道:“我已经知道是什么病了,此病确实是瘟疫,乃是一种伤寒,因病者体表多有红斑,顾名斑疹伤寒。”

吕公大喜,“那就是有救了对不对,江公子需要什么尽管说来,我速速让人准备。”

旁边的萧何也是一惊,他可是知道这些日子闹瘟疫,医者们对这次的瘟疫束手无策,有得病的就隔离起来,然后任由病人自生自灭,很多都直接丢到城外乱葬岗了。

如果江浩真的能诊治这次的瘟疫,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江浩道:“我写一份药方,你按方抓药,这种药需要火候,回来我亲自煎药。”

“没问题没问题。”

“还有,准备毛笔、砚台、朱砂粉,还有黄绢,在院中设立一处法坛,我要祈神降灵,那才是救治素素的关键。”

为保险起见,江浩准备画一张祛病符以保万全,秦朝有笔墨砚却没有纸,江浩准备以绢布代替,绢布价格昂贵,古代也能当做钱来用。

吕公、萧何和吕雉都是一愣,难道对方是要作法不成,不过吕公还是立刻答应,“好好,我这就让人准备。”

吕公刚吩咐完下人去准备,门外走进四五个身穿皂衣的差役,那衙头一眼就看到了萧何,立刻带人过来见礼:“见过萧功曹。”

萧何是县衙功曹,功曹也就是县令的佐官,算是二把手,更是本地人,县令是外来地,所以萧何在县里的威望比县令还要高。

“你们来做什么?”萧何问道。

“胡医刚刚汇报,说吕家这边出了一个中了瘟疫的,所以我带人过来看看。”衙头说道。

“你们要做什么?”吕雉皱眉问道。

衙头看看这女子,说道:“按照县令规定,凡城内有犯瘟疫者,必须移往城外安民营,如果任由瘟疫蔓延,恐害了你家人,甚至还有城内百姓。”

所有人都知道,城外安民营就是一个等死的地方,每天不知道要抬出去几具尸体丢在乱葬岗,素素如果被送去安民营,那就真是任其自生自灭了。

“叔父?”

吕雉看向萧何。

萧何挥挥手,“无妨,你们退去吧,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

那衙头看看萧何,再次拱手,“遵功曹命。”

江浩心说,这衙头够油滑,既然是遵命,那出了问题就是萧何的了,和他无关。

不过他们也没走,几个衙役依旧留在了吕家。

书房内,江浩用绢布写了一个药方,上面有三十多位药材,下人拿着刚想走,江浩想了想,又添加了十几位药材,这个时代和后世不同,很多药材还没有被认知,江浩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凑齐,索性多写一些,到时候也好有个调换。

下人们又拿来笔墨砚等物,江浩挑选了几只毛笔,一块砚台,黄绢拿来一匹,江浩让人裁剪成巴掌大的小条,以方便使用。

几个仆役很快买来了一大堆药物,江浩和发现,那个胡医生又跟回来了,原来是在他家的药铺买的药,那胡医生一进来就问,“萧功曹,请问这是哪位医者给开的药,这药方很是奇特啊。”

萧何看看胡医生,也没有怪他给衙役告状,因为这是他的责任,如果他发现瘟疫患者而不上报,他的罪过会非常大。

“乃是江浩江公子的手笔,他是道家人,之前一直在山中随师傅学习修炼。”萧何简单介绍道。

道家也有医术,而且成就不低,医家在这方面和道家也多有交流。

这胡医生立刻上前拱手,刚要开口,低头正在配药的江浩立刻说道:“现在时间紧急,我要尽快救治素素,胡医先在旁边看着,有什么事情事后再说。”

胡医生只能诺诺站立一旁。

药材不全,还真有好几味药材没有,好在之前有准备,江浩总算配好了一副药,交给管家说道:“找一个煎药好的,三碗水煎成一碗水,然后端过来。”

管家刚想去接,旁边的胡医生又站过来,腆着笑脸说道:“我煎药手法娴熟,不如我来?”

江浩看看他,“好,你去煎药。”

胡医生愉快的接过药包,跟着仆人跑去后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