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开海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搀和

东洋军府旧衙,整个墨西哥城最后一处留有西班牙痕迹的建筑。

二楼侧墙的彩色玻璃窗半开着,方石堆砌的长柱顶起层层叠叠的拱肋,让仰头沉思走了神的叶梦熊看得眼晕。

他小口饮着解暑的树莓汁,东洋亚洲的治所对叶老爷来说气候适宜非常舒服,唯独面向整个欧罗巴,各个难缠屁事多,让他对自己未来长达六年的任期感到无奈。

才刚来没多久,叶梦熊已经开始想家了。

不过如果撇开欧罗巴诸国,他对这片广袤土地的前景甚至比陈沐还要看好,甚至最近已经进入东洋大臣的工作状态,做出了一份五任计划,请陈沐回京述职时呈送皇帝过目。

五任计划不是别的,关系到朝廷的就两点,一是让朝廷使劲鼓励生育,二来则是每任东洋大臣任期之内派遣不少于两万名帝国精锐北洋军抵亚洲,以替换退役老兵。

大明的亚洲终究还是需要大明人来守护的。

如此五任东洋大臣的任期之内,新长成的一代在帝国逐年增强的普及教育之下,就会成为最优质的移民,填补亚洲的人口空白,直至完全消化掉这片土地。

陈沐对这样的计划当然十分认同,如今大明的人口相较广袤的土地,非常不够用。

他们设立南洋军府时人口还算多,但开拓新明州之后就已经差点意思了,如今又有东洋亚洲、北洋西伯利亚的广阔天地,都是需要投入巨大人力的土地。

当地百姓又不像西洋军府下辖土地上的人们那么靠得住。

当然了,东洋北洋的土民靠不住,是陈沐从统治者的角度来看,其实不论亚州土民还是塞北土民,都是非常非常正常的普通人。

西洋军府下辖才是不正常的。

他们的文明可太成熟啦,被奴役的经验天下无出其右者,以至于西洋军府的殷正茂根本不用费任何力气,只要让各部酋长认识到长成自己这个样子的人比他们高级、有杀死他们的能力却留着他们做事,就能安安稳稳统治一万年。

到大明万历年为止,这种制度已经持续了三千年,这套种姓理论发展到自圆其说、深入人心、攻不可破的地步。

殷正茂在那什么事都能做,唯独一件事,就是不能触碰这套种姓制度,不触碰,各邦酋长别管长成什么样……其实他们都长一个样,都能为大明当好包税官。

西洋军府年年收入颇丰,投入最少、产出最多。

可若是触碰了——殷正茂曾对此事向朝廷递交深入分析的手本,他的原话是,会让那片土地天下大乱。

如果要找个类比的话,可以用大明人来比较。

因为同样文明成熟,同样有一套制度深入人心攻不可破。

一个生而穷困的百姓,看见你是封疆大吏、你是皇亲国戚,他发自内心的尊敬你,你管他一口饭,他为你当牛做马甚至为你牺牲,他都能接受。

只要留一个口子,科举的口子,哪怕他这辈子都不去考科举,有这么一个口子就够了。

因为他知道,哪怕给你当牛做马一辈子,也还有机会能送儿子读书去考科举,有机会去光宗耀祖。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一个统治阶级越能把被统治阶级中的最杰出人物吸收进来,它的统治就越巩固,越险恶。

言外之意,这种统治越险恶也就越难以推翻,因为它为大多数人创造了上升空间,并给予希望。

把古中国的科举这个口子合上,必然也会引发天下大乱。

它的根源是自秦国把贵族拿出来拍卖,谁杀人多谁就是贵族,让大一统之后的百姓再也不信贵族天生那一套。

西洋军府统治下的土地刚好相反,人们的上升空间不在现世在来世,而且也给予了希望,甚至比科举还要大。

来世的上升空间不像科举那样有机会、不一定的、要天分的,而是必然,现世做牛做马,下辈子必然变种。

等级制度伴随着人类,但三千年作为本地人持续不断的被一个跟自己完全不同的外来人种奴役且接受被奴役,让神奇土地上生活的百姓在被奴役这一领域成为全世界当之无愧的第一。

这套制度如今方便了大明,不过也有很大的弊端。

指望他们干点别的事也基本不可能了,作为不可触碰者,他们的规矩决定了这辈子就是给别人劳作,所以大伙儿求的就是个做牛做马修来世,你让咱这辈子当个人,不好意思不行。

当个正常人下辈子来世的好事就没了。

讲道理,在阶级固化与维持阶级壁垒这方面,种姓制度比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主义环境下的等级制度还先进。

嘿,牛逼!

其他地方的人就不像他们这么不正常了,所以没办法,只能依靠移民和一视同仁。

一视同仁很简单,只有一个隐性要求,就是你要和我选择一样的生存方式,没有部落、没有首领、服从官府,就没人会受到歧视。

话说回来,赵士桢走进衙门向陈沐转达史小楼的想法,让陈沐和叶梦熊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夸张的笑容。

“我怎么没想到呢?这史小楼有想法啊!”

但陈沐认为他想的还不够远,上万具棺材、二三十万匹裹尸布,远远不够。

“不过到底是商贾,低估了战争的破坏力。”

陈沐摇着头对叶梦熊道:“我回去就让朝廷出钱,把山东部分适合做林场的山林全从百姓手上高价买回来,收归国有种树,种上它五十万棵泡桐。”

泡桐是一种非常适合做棺材的树木,成材快,六七年就有二尺直径,最适合用来做棺材板。

尤其是这成材时间,跟东洋大臣任期一样,非常合适。

赵士桢被吓坏了:“十万还少?大帅你这是觉得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啊?”

不是陈沐说什么他就信什么,而是长久以来陈沐的判断都非常准确,他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战争会带来死亡,但死亡的原因可不仅仅是因为战争,何况……菲利普想干的是一统天下的大事。”

“历来建立王朝,没有不经历二三十年乱世的,唐末藩镇割据、五代十国,八十年乱战屠城无数,待到宋初活下来几个百姓你心里没数?”

陈沐说着,转头看向叶梦熊,言之凿凿:“叶公千万记得,我走以后,不论欧罗巴打成什么样,只要西班牙没到山穷水尽那一步,千万别动咱的兵,不帮他也不搀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