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王牌自由人 > 第471章 看谁顶得住谁!

假装掉线的江洵脑海里面却澄澈如镜,他最先指定的战术,是控制对方阵亡的人数和时间,尽量给对方一个‘他们能打赢’的错觉。

这个错觉是为了什么服务呢?

为了对方可以源源不断地支援正面战场而服务。

可是江洵却抓住了一个重要信息!

对方并无战意!

有战意和没有战意的队伍是能在对抗中感受出来的,那些有强烈战意的玩家会竭力保证自己的生存,为队友的到来拖足时间,也不会做出省技能的行为,是一种有什么都要硬嗑到底,死也要和你人换人的冲劲。

EU公会的替补阵容是没有这股子心气的。

江洵在对抗中,只能感受到一种气势,那就是放弃。

我打不过你,那就打不过你,死了算了。

这种态度下的EU公会是丧气的,也不可能会出现江洵战略上的情况,那就是EU公会阵亡的玩家继续过来支援正面的战场。

江洵打的小算盘,就会满盘皆输。

于是。

江洵就不得不想办法提升对方的战意,他优先想到的一种提升对方战意的方式,那就是假装自己打不过对面,被对方的高手玩家打得节节败退,只是这个方式,江洵是最快否定的。

这太明演了。

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

账号的差距也摆在那里。

江洵要是能做出这样的举动,对方猜都能猜出来这是示敌以弱,江洵在那个时候其实还是有些后悔的,自己刚在这个游戏出风头的时候,风头出的太狠了。

以至于现在假装自己没有实力,都很容易被人拆穿。

示敌以弱的方式没能成功。

让西恩公会和白泽公会的玩家示敌以弱呢?

这就不可能了。

一个人装菜,是有容错率的,一群人装菜,不仅没有容错率,而且现在的局势打得还不错,突然团队崩盘,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装的,比江洵的假装还要虚伪。

好在。

点子总比困难多。

我装菜容易被人拆穿,我装掉线总可以吧?我装掉线,你总不可能第一时间就能拆穿我是装出来的掉线吧?

江洵这一手装掉线。

把西恩公会的玩家们给吓傻了,也把白泽公会的玩家们给惊到了。

两边的人把生死时速这个词汇表现得很彻底,江洵有不动不说话的瞬间,两边的人疯了一样扑过去,这波掉线,就被两边的群众演员抬得真实极了。

EU公会不信江洵掉线,打着打着发现打江洵对方的确不动,但他们还是不信对方是掉线的,直到西恩公会和白泽公会这样的拼命三郎的姿态,他们被骗到了。

骗到他们的人不是江洵。

而是这两家公会!

这蹭蹭蹭的,战意一口气就被点燃了,寒梅砺剑掉线了!寒梅砺剑在非AI状态的情况下挂机了!寒梅砺剑是一个死人,是一个不动的静态状态!

杀啊!

打啊!

把他的账号杀了,今晚什么仓库被砸,什么EU公会追击西恩公会主场反被团灭,什么打野外世界性BOSS被西恩公会埋伏,死伤惨重,那都是浮云!

玩家们只会记得寒梅砺剑的账号是被EU公会给击杀的!

场中,理应是最该紧张的江洵,腾出手来把旁边的水壶拿了过来,左手贴着自己的键盘按键,随时跑路。

右手单手持水杯。

美美地喝了一口。

西恩公会把他的角色保护在了一个非常好的位置,近期西恩公会的团队提升很不错,更主要的是逐渐明白自己该怎么配合别人的道理,对站位也是有了个人的理解。

江洵这位置。

以他为中心,任何一个点位,都站了西恩公会的玩家,形成了一个保护圈,而这些点位一般都是五人成队,还有一员牧师坐镇。

这牧师可以奶己方点位保护江洵的前排,也可以给中央的活靶子罗恩特进行血量上的补充。

激起了EU公会的战意,可是却一直都打不穿这层厚如龟壳的阵线防卫战,而这次埋伏战,硬生生地被打成了一次雅典娜保卫战。

江洵有些叹气。

这西恩公会死命来保护他的人,保护的太死了,也不放水,不给对方半点机会,对方这次EU公会来参战的,和上一批人也不是一个水平档次的,这样保护的太死,再把对方的心理防线打崩溃了怎么办?

好不容易激起的战意,江洵还是很担心西恩公会的队友再次把这股战意给打没了。

可是。

江洵低估了自己角色身上的仇恨量!

这帮疯子像是被一名战士拉了一万个嘲讽战吼技能一样,一刻不带停息的往前撞,往前冲,往前顶!一个个都是敢死队的前锋!悍不畏死的精英!

他们打不穿这个乌龟壳,却还是在打,一直拼了命地在打,五分钟的掉线僵直期,只要五分钟内把这个挂机的寒梅砺剑给杀了,一切困恼都是过往云烟!

而且一个站在大马路中央挂机的寒梅砺剑!凭什么他们杀不掉!

这EU公会不剩技能了,为了穿过这些乌龟壳般的防御,各个都是想办法拿自己的位移技能过关,穿过一道防线是一道,一过来,就把自己的技能交在寒梅砺剑的身上。

有零星的人可以突破阵线。

可是打掉的血量,被守卫在旁边的牧师瞬间治疗起来,其他的玩家光速把这些意外闯过来的玩家清场。

波什基伦也知道自己这样打不是长久之计,玩家总归是有被用完的那一刻,剩下来的每个玩家都是有限的人力资源。

不能再一个一个盲目地送了。

要有组织有计划的进攻!

“所有人都听着!手上还捏着闪现之类位移技能的,都先别冲过去,对方已经形成了一个很好的保护圈,一个一个上就是给对方架死了,冲不过去的!”波什基伦大声叫道:“要冲,大家一起冲这个防线,一起交闪现冲到寒梅砺剑的脸上,直接拿伤害灌死他!”

EU公会最开始的战术是分割对方的阵线,其实打着打着,却被对方的个人实力反分割了阵线,这导致大家的位置都是很分散开的。

所以很多人都是一个一个冲到寒梅砺剑的脸上打伤害的。

波什基伦想要其他人冷静下来。

来一波刺激的!

来一波大的!

所有人都停下,等个时间段,一起冲,看谁顶得住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