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都市剑说 > 第1278节-庄园

在一群代理人、掮客和情报贩子们的眼皮子底下带走好东西,那些家伙若是无动于衷,根本是不可能的。

接下拦截任务的雇佣兵们也是相当头铁,在付出了巨大伤亡后,更是认定了这些美国人手上藏着好东西,追击和攻势变得更加疯狂,以讹传讹的传闻愈演愈烈,连附近的一些部落都卷了进来。

所有人都在狂热的寻找美国人,发现他们,然后毫不犹豫的攻击。

即使以“使徒”战士的强悍,面对这样的局面,也同样无能为力,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换作谁来都不好使,仿佛当日黑鹰坠落于摩加迪沙的那一幕再次重演。

哪怕“使徒”战士比普通美国大兵更能征善战,装备更精良,火力更凶猛,可是最后的结果,却并没有任何区别。

-

一群“使徒”战士觉得自己优势很大,集体A了过去。

他们的表现确实很爷们儿,可是连保持五分钟的刚正面都做不到,就全军覆没,集体扑街了,一个活下来的都没有。

这的的确确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肉体凡胎再怎么强悍,也架不住火器的疯狂集火。

只剩下并未决死冲锋的艾丽莎留在阵地上一个人瑟瑟发抖,又惊又惧又气。

这些没脑子的半成品,终于捅了个大篓子,把事情给彻底搞砸了。

趁着混乱,艾丽莎发动突围,一个人的目标终归要小一些。

比起那些没脑子的家伙,她更加冷静理智的多,尽管拥有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狂化之力”,却能够小心谨慎的使用,每当关键时刻,骤然爆发,几乎无一合之敌。

借着慢慢降临下来的夜幕,消失在雇佣兵们的包围圈内,不知去向。

-

与往日相比,“李白的小酒馆”变得更加热闹非凡,快要变成为狂欢盛会。

当事人之一的李白却和翻译小林一起,开着维和部队的吉普车前往摩加迪沙参加本地巫师圈子的交流会议。

在一路疾行的军用吉普车后面,远远吊着两辆皮卡。

自然也有人盯上了李白。

涉及方圆三百多公里范围内,上百个部落巫师的联合会议,放在摩加迪沙近郊的一座私人庄园内。

这座庄园属于一位土豪大商人,占地千余亩,自备水电,有仆役百人,屋舍上百间,占地面积约一千多余方米的主屋内风扇冷气,音响投影一应俱全,完全可以当作主会场。

“李医生,我们好像到了!”

开车的是翻译小林,照着电子地图,一路问过来,好不容易才找到庄园的所在。

事实上从大路拐入小路后,进入成片成片的咖啡林开始,他们就已经进入了那位土豪大商人的土地。

林环是栾政Wei借给李白的翻译,生怕届时因为双方语言不通,这个动手能力比较强的家伙一不小心就把那些本地巫师给打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久前整过一出“土黑围营”,栾政Wei可不想再见到第二回。

不为别的,这个报告特么太难写了。

维和部队的存在意义仅仅是表示一下存在感,而不是真的动刀动枪,杀得血流成河。

“先问问签到的地方。”

李白的视线投向车外,十几位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把守着庄园大门口。

他早已经习以为常。

在索马里这样的地方,没人没枪,早就被吞得连骨头都不剩。

就算是像华夏维和部队这样的硬柿子,依然有胆大包天之辈试图来捏一把。

“好嘞!~”

林环叽里呱啦的与那些武装人员交谈了几句,当场验证了邀请函件后,庄园大门前的拒马被拉开,军用吉普车得以放行。

与外面有些颠簸的砂土路相比,大门里面的道路显然更加宽阔平坦,清一色的水泥路足以容纳下两辆军用吉普车并行。

沿途有人引导,李白和翻译林环很快找到了签到的庄园主屋。

一座金字塔形状的巨大建筑物拔地而起,看上去足足有五六层楼高,约有三层构造的人字大屋顶就占去了三分之二的高度,而里面其实就只有两层楼,内部空间极大。

人走进去以后,哪怕外面阴雨连绵,或者烈日炎炎,依旧不会觉得潮湿或闷热,采光与通风都相当宜人。

李白并不是第一批抵达庄园的参会人员,事实上从两天前开始,这座庄园就已经陆续有巫师入住。

毕竟这次联合会议覆盖了方圆三百多公里范围内的巫师们,由于各地交通不便,并不是每一位巫师都能够在约定时间内准时赶到庄园,因此专门放宽,留足了三天的报到期限。

李白抵达的时间恰好是最后一天的下午。

不过乘坐维和部队的军用吉普车,最多两个小时就能够赶到,无非在路上多耽误了一些问路时间罢了。

把手上的事情全部处理完,他这才施施然的和翻译小林来到庄园报到,倒是一点儿都没有耽误行程。

“签到好了!李医生。”

翻译小林替李白完成了签到,也领到了客房的房号和钥匙。

到底是土豪赞助的联合会议,弄得还挺正规,不仅每一位签到者都有一间客房以外,还有一份会议资料和小礼品。

小礼品其实也不小,是一台最新款的智能手机和一块太阳能充电宝,贴心考虑到了参会人员们居住地的不便。

“是手机啊?小林,自己拿去玩!”

李白看了看手机包装盒,又塞了回去,丢给小林。

他又不缺手机,完全看不上,谁捡谁要。

“好贵的!”

翻译小林连忙七手八脚的接住。

他估摸了一下价格,盒子里的手机至少得值七八千。

“送你了!”

李白不再多看一眼。

“异端!站住!”

一个人影忽然拦在了正准备离开签到处的李白和小林身前。

手上的藤杖重重笃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他说啥?”

李白问身旁的林翻译。

“他说,他说……”

遇到了少见的偏僻词汇,林环抓耳挠腮了一会儿,支支吾吾的用一个比较接近的词解释道:“说,妖怪,哪里走?”

“啥?妖怪?”

李白楞了楞,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人脑子有坑吧?

“异端,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赶紧滚出去。”

那个身材枯瘦,一脸凶相的黑人老头恶狠狠的瞪着李白和林翻译,还作势又顿了一下藤杖,一股腥臭扑面而来。

“唔,好臭!他说让我们滚出去。”

翻译小林忍不住捂上口鼻,往后退了一下,直皱起眉头。

李白没好气地说道:“告诉他,该滚的是他,再不滚,就打死他!”

哪里来的SB,竟敢无缘无故的找碴。

“异端,你们死定了!”

面色不善的黑人老头伸手抓向李白的脖子。

“滚!~”

李白轻喝,护体罡气一涨一收。

嘭!~

那个黑人老头就像被卡车撞飞了一般,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在地板上一路打滚,连手上的藤杖都断成了三四截,整个人更是摔得七荤八素,挣扎着无法起身。

一时间,大厅里许多目光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冲突而汇聚过来,嗡嗡嗡的嘈杂声音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李白正要上前补刀,送这个死老头上路,却听到有人叫他。

“李白医生,请手下留情!”

一个穿着米黄色袍子的年轻人跌跌撞撞的小跑过来。

飞快替李白翻译完后,小林小声说道:“李医生,他认得你。”

“你是谁?”

李白依旧走向倒在地上的黑人老头。

穿着宽松米黄色袍子的年轻黑人平复了气息,说道:“我是帕帕加娜部落的塞里,新接任的巫师。”

“帕帕加娜?哦,你是新巫师?”

李白记得这个部落的大巫师被对头度鲁努人给干掉了,没想到这么快就选出了继任者。

“是,是的,非常感谢李医生的救援,我们部落的好多人多亏了您,才活了下来。”

名叫塞里的年轻黑人用力点着头。

要不是部落里出了事,他或许还会继续在圣彼得堡继续读书。

现在不少部落都很开明,送有潜力的族人到国外留学,这位接任巫师的塞里就在毛子那里留学,学的还是比较高大上的化学生物学。

李白令人眼花缭乱的快速缝合手术的的确确从死亡线上拉了不少人回来,不然等到维和部队的医疗队主力抵达,帕帕加娜部落的死亡人数起码还得再增加三分之一,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生生坚持到天亮。

“嗯,救死扶伤是我应该做的,你们的礼物我很满意。”

李白确实很满意帕帕加娜部落托人送过来的宝石原石,除了自身价值以外,也为他解决了一个用金钱也无法估量的大难题。

“那真是太好了!”

听到李白十分满意那份谢礼,帕帕加娜部落的新任巫师塞里也很高兴,生怕礼物轻了,不能表达部落的谢意。

“那个老家伙你认识?”

李白冲着依旧没能从不远处地板上挣扎着爬起来的黑人老头挑了挑下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