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都市剑说 > 第720节-消耗

“这个……”

清田十一郎犹豫起来,有些方寸大乱。

他不是专业的,完全没经验啊!

之前的出战人员安排,完全依赖青木家主在安排,好不容易维持住胜负交替的局面。

阴阳师斋藤信海大声道:“家主请不要再犹豫了。”

双方抵达生死斗现场后,各自的底牌全都一目了然。

清田与青木家这边的第一梯队是大阪剑豪青木森望与阴阳师斋藤信海,青木大成、空手道大师三浦台和枪术名家井上仁是第二梯队,至于雇佣兵什么的,完全是为了凑人数,压根儿就没指望他们能够赢下所有的生死斗局。

只不过雇佣兵“影狐”和枪术名家井上仁给他们带来了意外之喜,却依旧弥补不了青木家主的重伤惨败,要知道第一梯队的出战者都是有资格发起玉龙旗挑战的强者,一旦告负,接下来的生死斗局面就会变得岌岌可危。

而对方东条与内藤家一方,第一梯队毫无疑问是东京剑豪水野亮和与和歌山大阴阳师今野洋介,再加上残杀了空手道大师三浦台的俄罗斯巨汉阿历克斯,虽然还有六场生死斗,但是局面已经隐隐倾向于他们这一方。

就算是对生死斗完全是门外汉的内藤家主也察觉到了双方士气的此消彼长,田忌赛马,干掉对方一个最强的,那么这场生死斗就获胜有望,这是一个十分浅显的道理。

“斋藤君!”

清田十一郎只好横下心来,死马当活马医,咬了咬牙,说道:“那就拜托你了。”

斋藤信海点了点头,往场内走去。

“是清田家的阴阳师,他果然上场了,好,好的很,哈哈哈。”

东条宗守发出一阵冷笑,似乎这正是他所期盼的那样。

内藤信一拍着手,兴奋地说道:“太好了,就让水野君解决掉他吧!”

“不不,时机尚早。”

东条宗守却摇了摇头,他冲着场上大声道:“水野君,请下来休息吧!”

生死斗仍未过半,刚刚与青木家主一番苦战,东条家主还不想这么早让这位年轻剑豪发起玉龙旗决战。

已经做好连战准备的东京剑豪水野亮和闻声一怔,缓缓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上场的斋藤信海,毫不迟疑的退出了生死斗场。

竟然跑了!

阴阳师斋藤信海不无遗憾。

不过他打定主意要为清田家连赢三场,不然的话这场生死斗必输无疑。

铜锣声再一次响起。

“萨瓦迪卡!”

接替东京剑豪上场的是泰国拳手察巴颂,冲着斋藤信海双手合什。

十个泰国人,十个佛教徒,南亚佛国绝不是吹出来的。

与东瀛人相比,泰国人在礼节方面,完全不逊色。

“你好,萨瓦迪卡先生,在下阴阳师斋藤信海,请多多指教。”

一身宽松狩衣的斋藤信海将对手的招呼当成了自我介绍,深深一鞠躬后,当即开始双手结印,口中低喝。

“啊!啊啊!”

一只白羽大鸟扑扇着翅膀落在他的肩膀上,冲着泰拳高手叫了几嗓子。

它正是式神白乌鸦阿宅,另一只猫头鹰阿福的主场是夜晚,这会儿睡得正香,就没有出场。

还有一只大黑狗窜了过来,汪汪吠了两声,蹲坐在阴阳师的脚边,长相却是典型的柴犬笑脸,两点白色豆眉,白嘴圈连着下巴,看上去颇有几分喜感。

这只黑柴却是四爪全黑,比寻常柴犬还要更加粗壮几分。

这一鸟一犬便是斋藤信海此次出战的战斗伙伴。

“哈!”

泰拳高手察巴颂双臂交击,护臂发出沉闷的碰撞声,随即暴喝一声,加速两步,直接凶猛的纵身飞踢。

阴阳师的一身本事都在法术和式神上,斋藤信海却不慌不忙的踏着小碎步飞快后退,他肩膀上的白乌鸦扑扇着翅膀腾空而起,大黑狗却一跃而起,准确的咬住了泰国高手的小腿。

“松口!”

察巴颂没有料到这条黑狗竟然这么凶猛,落地后他抖腿试图甩掉这只恶犬。

黑柴却低吼着死咬不放。

“啊!啊!”

白乌鸦阿宅从天而降扑上了察巴颂的脸,尖嘴飞快啄了两下。

就听到泰拳高手突然发出一声惨叫,顾不得咬住自己小腿的黑柴,捂着双眼在地上打起了滚。

就在眨眼之间的功夫,察巴颂的眼珠子被白乌鸦给啄了出来,当场变成了瞎子。

当他倒地之后,黑柴立刻松口退后,绕着圈子不断狂吠。

“阿吉,扑!咬!”

从容不迫的斋藤信海发出指示。

黑柴立刻对倒在地上乱滚的泰拳高手察巴颂发起了进攻,趁机东咬一口,西咬一口,得手之后绝不恋战,毫不犹豫的扭头就跑。

没一会儿功夫,察巴颂就被咬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泰拳虽然刚猛无匹,却架不住猝不及防下的啄眼之击。

“我,我……啊!”

察巴颂终于再也坚持不下去,想要喊投降,可是刚开口却没有防备黑柴阿吉再次扑上来,死死咬住他的喉咙。

别看柴犬天生一副傻笑的脸,却是十分古老的狩猎犬,一旦咬中目标就不会轻易松口。

因为被咬开了颈动脉,鲜血喷溅而出,泰拳高手很快停止了挣扎,没了气息。

“阿吉!回来!”

十几步开外的斋藤信海喊了一声。

满口血腥,看上去十分邪异的黑柴终于松开了口,雀跃着跑回主人身旁,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安静蹲坐在斋藤信海的身旁。

柴犬并不是那种一旦撒欢儿就停不下来的犬类,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用来形容柴犬非常合适。

等了半分钟后,场外的医疗急救人员进场,检查了一下,便停止了动作。

“清田家获胜!”

堂堂泰拳高手,连对手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就被一鸟一犬给活活弄死。

“赢了!”

清田与青木两家再次发出欢呼。

斋藤信海站在场内,脸上却没有半点儿喜色。

区区一个泰拳武者,还不足以当作阴阳师的对手。

对方用的是策略,消耗他的实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