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次元法典 > 第二千零三十二章 鸿门之宴(中午麻将字一色役满胡啦!)

得知方正进军入关的消息,项羽及诸侯军皆大吃一惊。然后随之而来的,则是极度的愤怒。

一时间,不少诸侯军的代表纷纷求见项羽,希望项羽能够尽快前往关中,消灭方正这支贼军,以正视听。

诸侯军会有这种想法并不意外,自从起事之始,方正的这支起义军就一直和其他的起义军格格不入,显得非常孤立。他拒绝了陈胜的分封,也因此自然没有了和农民起义军大队伍的联系,甚至在起义军高层的眼里,方正更像是一个占山为王的流寇,而不是起义军的将领。

除此之外,方正起义军的理念也和其他起义军完全不同,他不但要推翻秦朝暴政,同时也要扫除贵族以及分封制的残余。这对于诸侯军来说简直就是反了天———甚至可以说,方正基本上是以他一己之力,与起义军和秦朝两方作战。

这也是为什么方正的势力扩张的最慢的另外一个原因。事实上,也不是没有历史上的名人想要投奔方正,比如著名的韩信就曾经与方正会面,然而双方在分封制的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方正明确表示要加强中央集权,取消分封制。这对于韩信这类试图重整故国辉煌的人来说是无法接受的,于是双方一拍两散。

也因此起义军也将方正视为第二个凶残的秦王,这会儿见他居然趁机直取咸阳,顿时大为愤慨,纷纷要求直接兵马开道,将这帮肆意妄为的贼子一网打尽。

面对诸侯们的鼓动,项羽则显得很为难,一方面他的确对于方正趁自己巨鹿之战时偷袭咸阳感到不满,但是另外一方面,和外面那些诸侯不同,项羽可是非常清楚的知道方正天人转生的事迹的。

虽然根据目前的情报来看,方正手下的军队不足十万,而项羽这边则有四十万大军,然而项羽却很清楚,在方正的琴音杀敌面前,四十万人根本就不算什么,几乎是去多少死多少。他曾经从自己的父亲项少龙那里听过关于方正一人一琴瞬间全灭万名马贼的故事,当时这个故事就给项羽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

四十万大军又能如何?最多人家弹奏四十首曲子嘛。

可是项羽又不能示弱,而且这件事他也不能给别人说,项羽很清楚,如果被诸侯得知方正一人一琴就能够杀死他们的话,绝对会立刻就跑的远远的。

于是项羽不得不在诸侯的撺掇之下,无奈的率大军进发,直入函谷关。

然而,当项羽率领大军到达函谷关之后,眼前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他们原本预计方正会布大军在函谷关死守,或者最不济也会派遣大量士兵在这里布防。然而当诸侯军到达函谷关时,却发现偌大的函谷关,除了城墙上随风飘动的鲜红旗帜之外,只有几十名百姓在城墙上洒水打扫,旁若无人。而方正则端坐城楼上,手边放着一把古琴,身后站着两个童女,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子。

什么鬼?!

听到前军斥候的报告,项羽只感觉自己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人家方公子都把琴摆出来了,在项羽看来,这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啊!

然而其他人并不知道啊。

“上将军,那明显是奸徒故布疑阵,采用疑兵之计故弄玄虚!请让在下率三千铁骑,必将函谷关拿下!”

“慢着!”

听到部下的请战,项羽也是急忙伸出手去拦住对方。他可是很清楚,虽然很多人都认为这是方正的疑兵之计,但事实上他真能做到啊!如果自己这会儿点头,部下真率三千铁骑去冲函谷关,那绝对是有去无回,说不定还会再搭三千匹战马进去。

然而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一来,方正能够以琴音杀敌的消息必然会立刻传遍整个诸侯军。到那个时候这四十万大军肯定会变成一团乱麻,就算项羽不擅长这方面他也知道,一旦事情变成这样,那才是真的麻烦。

想到这里,项羽已有决定。

“上将军邀请我去鸿门赴宴?”

看着眼前项羽的仆从,方正多少有些意外,自己只是想要COS一把空城计,结果没想到现在居然连着鸿门宴都出来了?

这当然要去啊,这可是天下闻名的鸿门宴啊,不去见识一下不是白瞎了?

还有那个项庄………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他?

说实话,方正对男人舞剑其实是没啥兴趣的,但怎么说也算是流传千古,当然不能错过了。

想到这里,方正也是微微一笑。

“请转告上将军,方某一定准时前往。”

第二天上午时分,方正便骑着白鹿,晃晃悠悠的来到了位于鸿门的项羽大军寨营前。而得知方正的到来,项羽也是立刻派人请方正入了帐营,摆上宴席。

“与方公子一别已有数年,今日一见,方公子还是如往昔一般啊。”

看着方正,握着酒杯的项羽也不由感慨起来。他也知道秦始皇为了长生不老药的费尽心力的事情,但是长生不老药是否存在还是个谜,然而眼下的方正却是名副其实的长生不老。至少在他眼中,这么多年来方正几乎一直没变。

想想秦始皇权倾天下,但是依旧妄图获长生不老而不得,再看看眼前这位明显已经长生不老的仙人,着实让项羽有些唏嘘。

“你倒是老了许多,看来排军布阵,征战天下也真是蛮耗费精力的一件事。”

方正倒了杯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同时看了一眼帐营,此刻帐营里只有四个人,除了项羽和方正之外,剩下的两个分别是项伯和一个老人,如果方正没猜错的话,那个老者应该就是项羽的谋士,被项羽尊称为“亚父”的范增。

“项羽有一事不明,为何方公子会选择此时入关?夺取咸阳?原本项羽以为方公子对争夺天下并无兴趣的。”

看着项羽对方正的态度,范增的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他只是起义之后追随项羽的谋士,因此对于项羽和方正的事情并不了解。但是眼下看着项羽对看起来比他要小许多的方正如此恭敬,像对待长辈一样,也让范增颇为诧异。

“单纯争夺天下的话,我的确没这个兴趣,但是为了黎民百姓和这片大地,我还是决定出来试试看。”

方正放下手中的酒杯,望向项羽。

“你有你的理念,我有我的想法,现在我还是那句话,项羽,不如你来辅佐我一统天下。我不怕实话告诉你,以前我曾经说过,现在我再说一遍,你适合做将军,但是你不适合做皇帝。因为你为人太耿直,太重情义,太有原则。这都是好的品质,但是对于皇帝来说就不同了,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凡人更是如此。”

“方公子,项某听不明白。”

听到这里,项羽皱起眉头。

“为何凡人做皇帝不可重情义?”

“因凡人寿命有限,就算在位时与重臣感情和睦,但是考虑到天下归属,自己一命呜呼之后这王朝归谁的问题,即便是父子亲情都有可能被割舍,你不也很清楚这一点儿吗?”

方正默默的指出了嬴政和秦始皇,而项羽则沉默不语,在过了片刻之后才低声答道。

“项羽曾对方公子说过,项羽不会做那样的人。”

“所以你不适合做皇帝。”

方正摇了摇头。

“你看,你若只是做个将军,便大可在朝堂上与生死与共的同伴谈笑风生,缔结情谊。但是若你成为皇帝,如嬴政这般身体虚弱,随时有可能归西呢?到那时候,你会不会担心你的朋友在朝廷内外有过于庞大的权力?甚至谋权夺位?到那时,便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了。”

“…………………”

听到这些,项羽一时间也是握着酒杯,光喝酒不说话,而这时候范增终于开口了。

“方公子即如此说,是想要上将军投诚吗?难道方公子就能够保证,以上将军的盖世之功,不会被鸟尽弓藏?”

“呵呵,当然不会。”

方正摇了摇头。

“至于为什么,你们的上将军最清楚,而且………我会采取一套全新的政治治理体系,当然,我不能说会百分百成功,但是凡事总要一试不是吗?项羽和我缘分不浅,坦白来说,我也不希望与项羽对战沙场,所以才会前来赴宴,希望能够说服上将军投诚。”

方正并不打算直接采取原本前世的治理体制,毕竟理论也是要结合实际的。方正打算采取君主立宪制作为过渡,毕竟一个全新的政治体制和发展都需要一个领头人。而方正作为天人转生,没有后裔,也没有了继承人的苦恼,也就没有了君主夺权的需要。而以方正的能力,也不用担心他会被暗杀,或者出现国内无君的情况。

只要能够稳定下来,那么方正就可以引导整个体制向着共和制过渡。毕竟制度转移最大的阻力来自君主本身,然而方正随时都能够放权,对权力也没有那么病态的持有欲望,想要改革起来自然就容易的多了。

听到这里,项羽想要说些什么,然而方正再次摆手。

“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我要明确呃告诉你,诸侯军必须死。这些六国的旧贵族是秦朝灭亡的主因,也会成为新王朝最不安稳的因素,我不怕告诉你,无论你是否选择投诚,我都要将六国这些旧贵族一网打尽,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

面对方正的说辞,项羽的表情越发严肃,而此刻的范增则看着方正,面色不变,但是却暗中对着项羽使了使眼色。

察觉到范增的眼色,项羽也是无语了。事实上,在方正来之前,自己这位“亚父”就曾经进言,要项羽在鸿门宴上拿下方正。毕竟方正师出无名,而且他宣扬的理念在这个时代的统治阶级眼中属于“大不敬”,行事不义,只要对外宣称项羽要方正投诚,然而对方自持占据咸阳,拒不投降的话,就可以顺理成章将其拿下。

计划不错,然而可惜的是范增并不知道方正并非凡人,而项羽也没办法对他直说,只能够找了个借口,说方正和自己是故交,不忍下此毒手———废话,真出手的话,下毒手的是谁就不知道了。

见项羽没有反应,范增也是暗暗着急,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项羽会对这么一个年轻人如此看重,他甚至还连接几次举起玉珏,示意项羽要做出决断,然而项羽依旧视而不见。

没办法,看来上将军是不会动手了。

看着闷头喝酒装傻的项羽,范增也是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再次扫了一眼方正。随后站起身来,借口如厕离开了帐营。

方正并不在意范增的离开,相反,他借着这个机会,继续对项羽阐述自己的想法。

“上将军应该也很清楚,北边匈奴一直对这片土地虎视眈眈,秦始皇筑连长城,的确是有不少人因此丧命,但是这长城却也因此挡住了匈奴入侵之势。当天下再次一统之时,我们需要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来主持大军,镇压北方平定匈奴,上将军不知意下如何?”

“呜………嗯……………”

项羽这会儿也很犹豫,一方面方正说的那些,他也的确有用心去听,但是另外一方面,项羽也舍不得就这么做出决定。

毕竟他现在也是闻名天下的上将军,不是当初那个毛头小子了。

对于项羽的反应,方正也不在乎,他只是自顾自的说着,时不时的喝酒吃菜,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帐营帘门掀起,随后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接着,一个声音响起。

“项庄特来向上将军请安敬酒。”

哦,这就是项庄啊…………嗯?

本来还对着眼前的猪腿奋战的方正愣了一下,接着抬起头来。因为刚才他听到的那个声音清脆动听,犹如黄莺出谷,完全不像是个男人的声音。

难道项庄还是伪娘大佬不成?

然而,当方正抬起头来时,却不由的愣住了。

只见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碧玉年华,穿着长袖单衣的少女,一双眼角高高吊起,带着某种狡猾和高傲的气势,显得非常美丽动人。

“你来此为何?”

项羽这会儿也看着眼前女子,开口询问起来,而后者则是微微一笑。

“小女见上将军与方公子在这里饮酒,军营中没什么娱乐,还请让小女子舞剑助兴。”

“好。”

项羽显然没有多想,只是点了点头。

而方正整个人都痴呆了。

项庄居然是个女人?

你逗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