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到我球里来!

听到苟爷这么说,大家顿时也释然一笑,他们都尽力了,不成功便成仁,也没什么好不甘的。

罗炎深吸一口气道:“很抱歉没能把你们带回去,不过死则死矣,之后大家要死的时候,记得喊出一句遗言,到时候社里给我们建坟,同事们在灵岛都能听到的。”

话音刚落,就听到卫兰冲着不省人事的洛易突然大声喊道:“我喜欢你!洛易!你这个脑残就不能对我笑一次吗!”

听到这话,罗炎不禁莞尔一笑说道:“小兰,人家是面瘫。”

卫兰闭口不言,灵岛遗言是最后一句话,她再说话就覆盖了,可不想到死前又喊一遍。

丧尸凯奇看着还在拼命为大家阻挡进攻的墨穷,笑道:“墨穷是真的强啊,刚见面时,还以为是我们之中最菜的新人。”

“没想到你才是我们之中最强的一个,得亏有你,我们现在还有时间想遗言。”

苟爷在一旁刷得一下,变回了本尊大老爷们的样子。

在他看来,才不愿死前是小女孩的样子呢,此刻宁愿破衣烂衫的作为一个男人去死。

恢复听觉后,苟爷走到一堆糖包那里,摸索了一下,竟摸出烟来。

正在那点烟,听到这话,手搭着墨穷的脑袋哈哈笑道:“我也是才知道,哈哈,总算遇到比我强的兄弟了,老子发了誓再也不要有第五个搭档,一定要比第四个搭档先死,嗯……一起死也行,我们一起死,老子就不用去灵岛祭奠搭档了,娘的老子去够了!”

众人抿了抿嘴,随即大笑。

大家都知道,苟爷十几年老社员,换了三个搭档,墨穷是第四个。

之前每一个都是出生入死好几年的交情,不是死了就是在奥利维亚精神病院里,苟爷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心里早就累了。

罗炎知道那种感觉,所以他自己第一个搭档死后,就一直拖着没有找搭档,宁愿到处接受负责人职责,带这种小队。

听着众人在那谈笑风生,墨穷眼睛一红,也笑道:“死一起就死一起,但苟爷你变回来干嘛啊?搞得我跟个大老爷们一起死。”

“住口!你还想占我便宜不成!”苟爷骂道。

墨穷白了一眼道:“你想什么呢?你才‘三岁’!”

“话说你死这真亏了啊,亏了啊。”苟爷说笑了一阵,疯狂揉着墨穷的头发。

墨穷闻言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道:“对不起,苟爷,我早该说的。”

“无所谓,这不重要。”苟爷笑道。

丧尸凯奇听了,不禁问道:“什么啊?什么早该说的?”

苟爷懒得解释,笑道:“没什么,墨穷还是处男,这不亏大了吗?”

凯奇哈哈大笑,没有再问。

墨穷精神力连接道:“苟爷……”

“行了,你的特性我也是才看出来个大概,不知道你小子有什么好瞒的。凯奇卫兰他们还不知道,都到这个时候了,我也和罗炎也懒得公开了,现在气氛挺好的,就这样吧,不管你有什么秘密,一切都结束了,你也不用跟我说。”苟爷精神力回答道。

墨穷心中感动,他之前为了对付虫子,选择展露不可思议地射术时,就准备好被罗炎等人盘问了。

但无所谓,他走这条路,就是知道有一天要坦白的。

真正需要他力量的时候,自然会毫不保留地展现出来。

只是没想到,罗炎和苟爷,都没有问,反而稳住了其他人,让大家以为墨穷就是这么强,之前的资料是不完整的,只有伽马社员才有权限知道。

墨穷知道,这是苟爷相信他。

事实证明这么做也是对的,否则大家分了心,还要想墨穷的能力怎么回事,哪还能如此一心一意地撑着一股气杀到现在?

在这地下,墨穷已经堂而皇之地使用能力了,却不料虫族竟然放弃了虫海战术,转而走高端战力路线。

墨穷终究只是人类,即便拥有绝对命中,但人类脆弱的身体和执行力,决定了这个能力所能发挥的上限。

墨穷现在真的快坚持不住了,浑身一阵阵的发虚,精神更是昏沉得不行。

他很想杀死这十二只超级巨虫,但它们的力量与体魄太过强悍。

还是那句话,如果他能撼动地球,就能把地球扔进太阳里,可问题是他不能……

墨穷这点力量,当初砸动泰山之鬼,已经是极限了。

超级巨虫远比泰山之鬼的身体还要强大与庞大的多,近万吨的体重,墨穷顶多撼动一点表皮,最后就是巨虫体表一块物质被当做箭射出来而已,而巨虫会瞬间恢复这点缺口。

这正如同墨穷想推动地球,却顶多撬动他脚下一方土石罢了。

“技穷了吗……”墨穷渐渐的,连用贝斯特金属都快挡不住巨虫了。

他的精神力越发萎靡,贝斯特金属飞行的速度越来越慢。

而此时,距离超级巨虫被毒死,还远着呢……在它们毒死之前,他们这群人就会先被杀死。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一点,已准备坦然赴死。

墨穷并不怕死,他选择成为一名社员,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不过,真的就这么无奈地死掉吗?

墨穷看向那没吃完的一大堆糖,想到了一个不知道能不能成的办法。

“苟爷,作为社员,难道不应该到死前最后一刻,也要想着如何战胜敌人吗?”墨穷说道。

苟爷笑道:“被你教训了呢。”

墨穷干脆大喊道:“我说了,只要能直接推动它,就有办法杀死它们!真的就这么放弃了吗?”

“也许……也许有足够庞大的空气墙形成护体威装,我就有力量推动超级巨虫!”

丧尸凯奇听了惊愕,到底是什么办法?为什么非要直接推动超级巨虫?

想着,就见墨穷身边的剑纷纷坠落,插在地上,他腾出了力场。

同时他一边用贝斯特金属推挡巨虫,一边再次剖开肚子,开始疯狂地往身体里所有地方塞糖。

所有的空气凝固在他体表,与身体接触的一部分是柔性的,而外部则全是刚性。

庞大的空气墙直接把他整个人撑了起来,一下子悬到了十五米高。

半透明的空气威装极为浑厚,一座无比庞大的半身巨人承载着墨穷。

墨穷位于这空气巨人的胸腹中,威装只有一条粗壮的左臂,十几米长!

而巨人的下半身,并不是腿,乃是一个空气动力火箭。

为了这威装,墨穷糖分在超速的消耗。

不过糖有的是,墨穷直接把剩下的几百公斤糖砖都用空气墙卡在自己周围,源源不断地往肚子里塞。

虽然还很勉强,但这正是他曾经设想过的超巨型威装。

威装是与身体紧密接触的空气墙,以往都是薄薄地笼罩在皮肤表面,这回却浑厚到仿佛墨穷置身于空气机甲中一般。

这种操作,墨穷之所以梦寐以求,正是因为这种状态下,由威装驱动自己的身体,他相当于拥有极强大的力量,还能触发绝对命中。

虽然只是半身巨人,但一拳就够了,墨穷要用巨型威装冲击着自己撞向目标!

这相当于空气动力加速拳,其巨大的冲击力应该能掀翻一辆货轮,这一回,自己就是弓,而敌人是箭!

可是……

“你这么撞上去是找死!反作用力足以把你砸成肉泥!”苟爷大喊道。

墨穷纯粹是用数量堆砌起来的威装,本身太脆了,就算没有被挤死,一旦威装在撞击中爆碎,墨穷也磕着就死。

其他人都懵了,墨穷这是要干嘛?超巨型威装力量是有,冲击力说不定够撼动超级巨虫。

可是,你自己不也死了吗?然后呢?推动它们又能怎样?比起你之前用贝斯特金属推动,有何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

“噌!”贝斯特金属骤然飞回,落到了威装面前。

贝斯特金属轻薄如铁片,在墨穷面前形成一个圆球。

从罗炎那学了一些技巧的他,塑造一个完全封闭的贝斯特球不成问题,只不过很小而已。

但小就对了!

里面有一点点中空,并被墨穷留了一把短匕。

那是坐标!

“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墨穷呢喃着,扫开众人。

“嗤嗤嗤……”巨型空气威装猛地喷出持续的气流冲击,石壁不堪重负的发出激烈的气流冲击声,有了石壁作为支撑,只要墨穷的空气墙源源不断地维持住,就能反向推送巨虫!

“轰!”

墨穷猛地冲了出去,巨大的空气拳头轰在了扑上来的一只巨虫身上。

这一撞石破天惊。

可力量大,身体却太脆弱了。

此刻墨穷的左臂,被后面的空气挤压,压爆了前面的空气,同时也化为了肉酱。

但是肉酱,还是压在贝斯特金属上,撞击上了巨虫们。

因为被空气威装包裹,稀烂的手臂哪怕都是肉泥,也黏在了墨穷的身躯左侧边缘,通过空气墙固定在那。

墨穷也不傻,他的设计极为精妙,大量填充的柔性空气墙作为缓冲,其支撑点也并非中心,而在左侧手臂上。

以至于主要承受压力的,会是自己的左臂,而非整体。

墨穷的手臂就像是置身于超高压环境中一样,都看不出那原本是一条手臂了。

不仅仅是手臂,他整个人也被空气挤压,让他全身骨折,肌肉崩裂。

“啊啊啊啊!”墨穷拼命地维持住空气威装,同时痛苦地大声嚎叫。

“轰!”

被击中的巨虫与其他巨虫彼此拥挤,墨穷撑着巨虫,疯狂的从威装后面输出空气流,将其推动着碰撞其他虫子。

顿时这十二座山一般的巨虫微微一晃。

“到我球里来!”墨穷咆哮道。

“呼呼!”众人都被碰撞的气流冲击,东倒西歪。

再抬头,却发现空气中到处是白雾,苟爷一看脸色就变了,这是墨穷的血。

他连忙挥开白气,就见场上什么都没了!

十二只巨虫,还有那庞大的空气威装,都没了!

“墨穷?”苟爷在迷蒙的白雾中寻找着。

“咚!”突然一声沉闷的响动,贝斯特球从上方坠落,沉重地砸在地上。

也不知道这贝斯特球有多重,竟然直接轰出一个直径数米的巨坑!甚至于还在不停地挤压着土石,直挤得乱石迸溅,向更深处陷去。

苟爷没去理会它,转而在远处看到了趴在地上的墨穷,急忙冲过去。

倒是罗炎走上来,发现完全无法移动贝斯特金属。

凑上去用手推,那更是抬不动了。

“装进去了?”罗炎惊骇地想,难不成是十二只巨虫都塞进了这颗贝斯特金属球里?

这么一个足球大小的金属球,里面才有多少中空的地方?

十万吨的东西,就这么硬塞进去了?

“卫兰!”苟爷疯狂地咆哮道。

卫兰急急忙忙地朝墨穷趴着的地方跑去,罗炎先不管这球,先去看看墨穷的情况。

只见墨穷根本看不出个人形来,左臂更是从根子上就没了。全身粉碎性骨折,肌肉很多地方直接松松垮垮地烂掉,内脏全部崩溃。

空气威装的力量有了,但强度太差,使用超出自身所能承受的力量,墨穷直接被反作用力压碎了。

卫兰见状,瞳孔一缩,这简直没救了。

但她什么也不说,第一时间拿出吊命的针剂,插在了墨穷的心脏上。

直接心脏注射!

“撕拉!”苟爷剖开腰子,活取了自己的肾结石,迅速塞进墨穷体内。

“快移植给他!”

这颗结石,正是苟爷的第二心脏。当初被贞子心脏猝停,就靠着这颗结石保住了命。

如今移植给墨穷,小石头微微跳动,立刻绝对特性级地代替墨穷的心脏运作起来。

卫兰手上忙个不停,完全在和死神抢时间,疯狂地缝合破碎的内脏。

之前注射的针剂药水,原本在其体内都没作用了,但此刻却诡异地从心脏扩散开来,滋养着墨穷全身,仿佛那个停跳的心脏又开始运作了。

这正是那跳动的结石,灵异地维持住了一个心脏所该有的一切作用。

“不可思议!只要推动,就是必杀……你知道那贝斯特金属球里……”罗炎在一旁呢喃着,他被墨穷惊呆了,总算知道为何墨穷不敢早些坦白了,这能力太恐怖了。

怎料苟爷根本不关心这个,直接低吼道:“闭嘴!吵什么吵!“

罗炎急忙闭嘴,不在这个时候讨论墨穷恐怖的能力了。

苟爷问道:“卫兰,怎么样?有用吗?”

哪知卫兰也根本不理他,全神贯注地处理墨穷的伤势,可能压根没听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