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三百八十三章 传授知识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这是什么!”

    “火!火!”

    “天火啊!啊!啊!”

    骑士们都傻眼了,这就是女巫吗?先是爆燃巨响,如今又是虚空烈火。

    之前还扔点瓶瓶罐罐,现在直接凭空焚烧视野内的一切了!

    要是有这力量,她还跑什么?

    明明之前都要被杀掉了,怎么突然拥有这么恐怖的力量了。

    “这火焰从哪里来的?”

    骑士们快疯了,这火焰太古怪了,凭空出现,直接出现在身上,躲都躲不了。

    一个军士疯狂地冲向希娜,就见希娜一边踉跄地走着,一边偏头朝他瞪了一眼。

    “啊啊啊!”这一眼,那军士就瞬间被点燃,火焰哗啦一下喷射在脸上。

    又走两步,希娜又偏头朝另一个方向看了一眼,两个准备袭击她的骑士,也受到了火焰冲击。

    没有中间的过程,火焰是瞬间出现的。

    两个骑士立刻化为火人,身上的衣物立刻成了要命的易燃物。

    “好热!好热啊!啊啊!”

    这火焰温度出奇的高,比他们所见的常规火焰更加可怕。

    要知道天然气燃烧的温度往往都有一千摄氏度,如果有更多氧气助燃,甚至能超出两千摄氏度。

    他们一个个把自己武装得跟铁罐子似得,此刻直接等于把自己关在火炉里。

    骑士铠甲眨眼间就被烧得通红,全身上下紧贴着他们,他们想赶紧脱下来都做不到,沉重而繁琐的板甲往往要好几个人帮忙才能卸下。

    可现在这混乱场面下,谁有空帮人脱铠甲?烧红的板甲就像是烙铁一般,使他们犹如置身于地狱,生不如死。

    一些没有穿笨重板甲,只穿了轻甲皮甲的军士,那也没好到哪去。

    火焰不是从希娜这喷射出去的,而是直接从空气中冒出来,并且是集束型的冲灼。

    被冲灼的目标更容易被点燃,皮肤血肉直接就给烧穿,血肉瞬间焦糊,被烧的地方直接被冲蚀出一个窟窿。

    “这根本不是在和人战斗!快跑啊!”

    “不要慌!不要乱!神会护佑着我们!杀了她!”

    “快放箭!”

    领头的骑士大吼着,稳定军心,并招呼身边的几个伙伴一起放箭。

    大约十几支箭攒射向希娜,可是希娜身边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拍打箭矢侧面。

    每当有箭飞到希娜身边时,就会被拨弄开,侧身而过。

    越来越多的军士从各个角度射击希娜,一度形成箭雨,但他们就好像统统失去了准度,亦或者希娜有神明庇佑一般,硬是一箭不中。

    “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这么强大?”

    “这是什么力量?”

    火势越来越大,骑士心态爆炸。

    希娜看起来十分虚弱,但气势却极为激昂,柔弱的女人抱着剑站在这刀山火海中,笑看高高在上的骑士们在烈火里鬼哭神嚎。

    “这是吾主的力量!”希娜崇拜道:“该被烈火净化的……是你们!”

    “这怎么可能!”大骑士难以保持理智,几乎崩溃了。

    他们气势如虹地来捉拿希娜,要将这女巫送上火刑架烧死,然而结果却是,对方从虚空中招来烈焰,要将他们付之一炬。

    和教会用木柴点燃的火堆相比,这凭空绽放的恐怖火焰,才更像是高高在上的神魔在净化他们。

    “难道是……大……大魔王?”为首的骑士惊骇道。

    莫非那传言是真的?这女人侍奉的是真正的魔王,贫穷之原罪,地狱君主?

    远在地狱,亦能在人世降下不可思议的力量?

    神呢?神在干什么?说好恶魔不可能在人间有什么力量呢?

    “怎么会有这种事……”骑士仰望着天空,期盼他的神此刻也能相助于他。

    就在这时,一个庞大的黑影突然闯入眼帘。

    “神?”

    骑士眼中亮起希翼,偏头看去,就见一匹战马浑身燃烧着熊熊烈焰,奔跑如飞,直冲他而来。

    火马背光下,犹如一个绽放着光芒,好像具有生命的火焰在飞来。

    “神啊,这天马是您派来……”

    “嘭!”那战马直接撞飞骑士,铁蹄踏破他的肋骨,他顿时一口鲜血喷出。

    这哪是什么天马,不过是一匹浑身着火发了疯的战马罢了。

    “男爵死了!”

    “快跑啊!”

    “地狱战马!地狱战马啊!”

    熊熊大火,随着希娜的目光转移,播撒整个战场。

    这些骑士之前为了防范希娜又扔那种爆炸罐头,所以大多下了马,徒步靠近包围。

    战马群在外围,相当于战马包围着骑士们。

    这本是为了防止战马受惊,怎料此刻还是受惊了。

    无论远近,希娜想烧哪就烧哪,只要她看得到。

    一扫地面,无数火焰之花绽放,战马群在外围,骤然被火柱冲到,立刻开始乱跑乱叫,践踏着现场,冲撞倒无数骑士。

    它们再也不记得自己是战马了,因为它们都快被烤熟了。

    燃烧的火马在战场肆虐,草地早已变成了火场,硝烟与烈焰围困着五百骑兵,如同身处炼狱焦土。

    “啊啊!”

    “救我!快救我!”

    许多被点燃的骑士撕心裂肺地高喊,他们在地上打滚,在火焰里挣扎,被同样烧着的战马践踏、冲撞。

    失去指挥官的他们场面更为混乱,再也无人顾得上女巫。

    歇斯底里下,蒙昧的人总是会有些视之为神魔的妄想。已经疯狂的他们,什么东西在他们眼里,都带有魔王色彩了。

    明明是他们自己的战马,可此刻却感觉也是从地狱召唤来的。

    好像他们不是被自己的混乱所击溃,而是被来自地狱的烈焰战马所杀死。

    “记住吾主之名,地狱君主,魔王穷!”希娜狂热地在大火之中喊道。

    “……”墨穷不想说话,默默地吃了颗糖。

    虚空放火仅持续了三十秒,但大火却燃烧了十几分钟。

    这里氧气充沛,可燃物众多,直接死在希娜目光下的骑士仅有几十个,剩下大多数,都死在毒烟与战马践踏下。

    此刻,这片草地已化为焦土,无数冒着烟的尸体遍布于此。

    仅有不到三十人,因为最开始就地处外围,才得以幸存。

    这些幸存者,大多数都是非战斗人员,在后方拿着圣锤抢救之前被希娜砍倒的人。

    大火一起,他们一部分冲进火海,准备用圣锤灭火。

    结果毫无疑问,圣锤的木柄直接给烧成灰了,上面的铁头也灼热得通红,根本没有用,反而自己引火烧身。

    抓什么女巫?他们再也不敢来了,这场天降大火吓破了他们的胆子。

    他们仓皇逃窜着,回头看向浓烟中,那个抱剑女子的轮廓,仿佛在看一个怪物。

    希娜震撼地看着覆灭的裁决团,仅仅分了一缕意识寄宿于她,就能造成如此威力的打击,这让她内心澎湃至极。

    “主人,今日之后,您的名,将响彻大陆。”

    “嗯,找个地方洗洗干净,然后继续赶路。”墨穷平静道。

    希娜心中激动道:“主人,您这才是真正的净化烈焰,那种打火石点燃的柴火堆算是什么东西?”

    “您才应该信仰遍布世界,其实您降临此世,就是要毁灭那黑暗、残暴的伪神教吧!”

    墨穷无语道:“不要随便给人脑补目的啊,另外不要以为毁掉神教,世道就变好了,不是那么简单的,反而会更混乱。”

    “古往今来,第一个站出来推翻旧世界的,往往不是最后建立新秩序的那一个。”

    “正是因为他们认为打垮黑暗,就能迎来光明,却毫无准备,没有一个真正能替代旧有体系的秩序,结果就是群魔乱舞。”

    希娜叹了口气,这世界还有太多人沉沦在教会的黑暗之下,交着税,捐着钱,却从未得到过保佑。

    原本她以为世界就是这样,只能如此绝望罢了,可与墨穷接触久了之后,她觉得信仰神明还不如信仰魔王。

    她与墨穷交流过程中,墨穷偶尔说出的一些只言片语,总是给她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很开放,很温暖。

    那是一种曾经的生活中,从未领略过的感受。

    隐约中,希娜兴起了改变这时代的念头,尽管是如此叛逆,但谁说世道就该一直这样呢?

    希娜多想主人能够洗涤这世界,她能感觉到,墨穷一定知道该怎么做。从墨穷给她的感受来看,地狱的秩序或许比人间更好?

    可惜,墨穷并没有兴趣。

    而只靠她自己,就真的是只知毁灭不知重建了。确实如墨穷所说,推翻一个方案,却给不出自己的方案,那叫添乱。

    “主人,您该不会是怠惰魔神吧?”希娜嘀咕道。

    墨穷哈哈笑道:“你想做的事,是你的追求,不是我的,人一定要靠自己,你想做就做吧,一个月后,我只会偶尔来看看。”

    “……”希娜非常不舍,听到墨穷再次说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她心里十分失落。

    与什么改变时代的想法相比,她更希望能永远有墨穷的陪伴。可她知道这是奢望,那是一个伟大存在,而不是她的守护灵。

    “也罢,接下来我每天会向你传授知识,你自己琢磨吧。”墨穷突然道。

    希娜则震撼地感受着墨穷发来的庞大数据包,那是一个个划时代的自然定理。

    其中还包括地球所有政体结构和意识形态。

    尽管比较简略,但也算是开了个头,尽管在异界,一次墨穷也传不了太多,压缩太多希娜接收不了,最后大多都会忘掉。

    不过每天发一点,一个月大概能教到五年级。至于希娜想怎么做,那就是她的事了。

    “橘生淮北则为枳,意识形态什么的,仅供参考,你想做女王,还是女教皇,还是女执政官,都随便,我不在乎。”墨穷说道。

    希娜简直看花了眼,无数通往未来的大门向她展开了。

    然而,在听到墨穷最后说我不在乎时,她突然黯然了。

    随后跪在地上坚定道:“吾主,您不在乎,我也不在乎。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一个月后,请把我带去地狱吧,我想永远侍奉您。”

    “你去不了地狱。”墨穷无语道。

    “啊?”希娜茫然道:“自杀不就会下地狱吗?”

    “假的。”墨穷醉了。

    “那……那您把我转化成恶魔吧!”希娜焦急道。

    墨穷拒绝道:“我不会带走你的,你的世界我需要一个代行者,我的世界也不需要你。”

    希娜黯然神伤,非常失落。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潜了。”说着,墨穷又默默开始修炼,壮大精神力。

    沉迷自虐不可自拔。

    ……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