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运输车被袭

??    这雕像当着墨穷的面跑,墨穷岂有不追的道理。

    如此显眼的一个物件,躲都躲不了,整个后院,它除了泡进游泳池以外,恐怕就只能上树了。

    还别说,第一时间墨穷真没找到它,毕竟一个雕像躲在树上实在是太奇葩了。

    可这么躲有什么意义呢?躲起来社员就找不到了?

    这简直是在骗自己。

    “爷来啦!”正当墨穷困惑间,苟爷如期而至。

    墨穷回过头,看见苟爷来到别墅外,便道:“封锁这里,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可能是刺客!”

    “这样啊……你们没事吧?”苟爷落到地上,踩着别墅前的小石子路,打量着四周。

    墨穷摇头道:“没事,我们在门口就识破了埋伏……”

    他一边说着情况,一边发现有哪里不对劲。

    看着苟爷脚下,墨穷突然说道:“那块大理石地铺呢?”

    “什么大理石地铺?”苟爷问道。

    墨穷惊道:“门口这里应该有一段大理石板的,现在不见了!我知道了,这雕像是吸引我注意力,留下来的弃子,我们要找的刺客大师已经跑了!现在这豪宅恐怕只有这一个刺客了。”

    那雕像上树的操作哪里是骗自己,原来是故意卖蠢,掩护前院的其他刺客撤退。

    墨穷暗骂,还是疏忽了,出于对刺客的忌惮,他完全没想到那堂堂刺客大师,打都不打,果断撤离。

    看来他们也非常了解蓝白社啊,知道真正的强者必然紧随其后,稍微拖沓一下,就走不掉了。

    “唉,算了,也不过是试一下而已,小兄弟会一贯如此,他们无法接受任何一名刺客大师的收容物落到我们手里。”苟爷叹道。

    每一次都这样,要么敌人不跟他们打,要么敌人就硬吃了他们落单的社员。

    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社员在与刺客大师交手后活下来。这句话里不仅是说刺客大师的厉害,同时也是说这种人从不和没有把握的敌人交手。

    墨穷皱着眉,暗中试了试锁定那块大理石板。

    当时他站在围墙上,是认真观察了所有东西的,所以那石板的细节都一一烙印在心里。

    “消失了……”墨穷看着手心里消失的纸,就知道,那刺客已经不是那块石板的样子了。

    如果锁定之后才变的话,该射中还是射中,变什么都没用。

    但现在晚了,人家那石板本就是临时形象,不知道本尊相貌,再锁定之前的临时形象,则只有异世界才有相同细节的东西了。

    “现在唯一能追踪的,就是那个变过水泥柱子的刺客了。”

    墨穷心说还好留了他一命,那刺客自认为安全之后,说不定就会去他们真正的据点。

    不过对方吃过一次亏,这回肯定谨慎了很多,也许在附近兜圈子。

    墨穷和苟爷调来外围人员,把雕像封箱装车带走,又让人掘地三尺,把整个豪宅拆解搬空。

    万一这里还留有其他刺客呢?总之一个也不放过吧。

    墨穷并不抱有希望。

    “把人变成柱子、雕塑、石板……这应该是‘土’的能力吧?这次的刺客大师是‘土’。”墨穷说道。

    “八九不离十,来人,把这房子拆了,这院子里的土也刮两层带走!”苟爷说道。

    他们在现场指挥,却没注意到围墙外面的马路上,有一段路厚实了一些。

    所有人都以为刺客大师趁机逃了,却没想到他就在门外。

    大家都关注着豪宅内的物件,却没有留意外面马路上。

    纯属灯下黑,谁想得到那刺客大师跑就跑了,却没有跑多远,还在附近守着。

    等到外围人员到来的时候,那层泊油路突然消失,一个身影悄无声息地吸附到了运输车底盘上。

    而这辆运输车,正是关押着雄鹿雕塑的那辆。

    外围人员上了车,将东西运走,后面赶到的尼基塔则坐在副驾驶坐镇护送。

    当车开出两公里后,一抹寒光从车窗外斜刺进来。

    “啪!”玻璃爆碎,这一刺又快又急,势大力沉,瞬间发出的炸响甚至将空气都挤出可见的波荡。

    “咔!”

    千钧一发之际,尼基塔不愧是伽马社员,屁股一滑,脖子猛地向下一缩。

    他用他那世上最硬的脑壳,硬抗了这一击!

    这一刺的声音,极为诡异,因为只是袖剑单方面发出的碰撞声。

    声音源自于振动,而尼基塔的脑壳,一丁点声音都没发出。似乎构成颅骨的分子,在这一击下,连振动都欠奉。

    反倒是尼基塔的脖子,不堪重负,骨骼发出咔嚓声。

    不过,作为脑袋乃是最硬兵器的男人,他自然是训练过很多弥补自身弱点的项目,比如令脖子承担巨大压力之类的。

    所以这一击力量虽大,但还在尼基塔的趁手范围内,脖子没有被扭断。

    “咚!”甚至于,尼基塔挡下这一刺还不算完,竟硬顶着坚韧的袖剑,脑袋往车窗上一撞。

    那袖剑直接被顶折了,尼基塔一头狠狠地砸在车窗上,力量之大,竟把车门撞凸出去,门锁直接就给崩开了。

    当真是铁头社员,脑袋上除了戳破皮以外,再无损伤。

    “噌!”尼基塔撞开车门,不顾汽车高速行驶,整个人蹿了出去,同时抽出一把军刀,犀利地挥向那袖剑的主人。

    然而与以往面对白衣刺客不同,袖剑的主人不再卡视野,反而堂堂正正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那是一袭紫袍刺客装的中年男人,精修的胡须,如鹰般的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这正是此次出马的刺客大师,在他的紫袍帽兜上,绣着一个黄色六芒星的图案。

    他的袖剑被尼基塔的铁头顶断,虽然惊讶,但并不恐慌。

    手顺势就拂在了尼基塔的光头上,一掌按住。

    就在尼基塔一刀马上要洞穿敌人时,他突然没了手脚。

    只剩下被推动的刀,轻松地被一点也不弱于他多少的刺客大师拦截没收了。

    哐啷!

    一块大石碑沉闷地落在了地上,上面还有希伯来语字样,翻译过来是:刺客之耻·齐格烈。

    尼基塔,变成了一个两百多公斤的墓碑!

    负责开车的外围人员神色骇然,没想到伽马社员直接被秒了!

    只见刺客大师的手抓在门框上,身影一蹿,就握着尼基塔的军刀刺了过来。

    外围老司机哪里躲得开这一刀,瞬间就被抹了脖子。

    然而他尽职尽责,在临死之前,狠狠地拍下了方向盘上的一个按钮,那是警报器,任何负责关押异常事物的运输车辆都会配置,一旦出现突发情况,按下它,蓝白社几个部门包括附近的基地和所在的社员,都会得到消息。

    运输车被劫!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