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三百三十七章 你不是我心中的社员

    “你……你要杀我?”哈曼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情人。

    名媛摇头道:“不!我怎么可能害你?”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她快疯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下面有毒,这太可怕了,一旦她害得哈曼也染上,她就完了。

    即便现在,她也完了,此毒杀人于无形,虽然现在提前发现了,可给她检查身体的女保镖却告诉她,这毒就算解了,身体免疫力也会受到永久性的损害。

    未来的她免疫力低下,一次小感冒都可能丢掉性命,以后长期性的被各种小病折磨,基本上下半生都要依赖药物维持健康了。

    这还是蓝白社提前发现研究出了解毒特效药,若是没发现,等毒发的那一刻,就来不及医治了,瞬间就死。

    死前那两到三天悄无声息,没有任何表征的潜伏期,才是此毒最厉害的地方。

    哈曼脸色凝重道:“你会不知道?有人在你身上下毒你会不知道?你到底和谁接触了?”

    名媛垂头痛哭道:“我真的不知道……没有人碰过我!”

    “你自己碰过你自己吗?”苟爷问道。

    “……”名媛被几人眼神威慑,窘迫地点头。

    苟爷继续盘问几句之后,也可以确定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这两天她没有经历任何奇怪的事,哪怕是一丁点不自然之处也没有。

    “她是无辜的,小兄弟会的人要利用她,根本不需要她配合。”苟爷说道。

    刺客不必跟她有任何接触。以刺客的本事,可以无影无踪地潜入到她家中。

    社员有鹰眼,但别人没有啊。这里防范严密,但别人家却跟筛子一样……

    在名媛家里,刺客无论是给对方清洗下面的药水上下毒,还是给她手上下毒,总之观察一段时间,机会有的是。

    整个过程,刺客根本无需露面,更不用收买名媛,直接利用她与哈曼的关系,即可给让哈曼中毒,继而使其在两三天后猝死。

    这女人不是刺客,却成了刺杀的工具,可谓无辜至极。

    也正是她足够无辜,所以才有可能骗过蓝白社。

    一个意志力低下,身体孱弱没有任何训练过的痕迹的女人,完完全全就不该有人对她产生防备。

    这样的刺杀方式,若不是苟爷经验丰富,对方一定就得手了。

    换成其他安保人员,这根本防不胜防。

    墨穷扪心自问,在得知那群刺客特别强时,他确实进入了一个误区,以为不是刺客就没有威胁。

    但这显然是个惯性思维,不是刺客,不代表不会杀人。

    果然还是苟爷足够缜密,连这么隐蔽的毒害都察觉到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墨穷问道,心想是不是刺客以前用过类似的手段。

    哪知苟爷歪头道:“我没看出来啊。”

    “没看出来?那你这么确定?”墨穷惊道。

    苟爷耸肩道:“我并不确定啊。”

    “……”墨穷哑然,当时哈曼脸都绿了,苟爷还那么强势要求检查,还以为他早已看穿了一切呢。

    苟爷说道:“我只知道一点,不让任何人有机会与哈曼王子独处,刺客就没有机会暗杀。”

    墨穷了然,苟爷其实根本就不知道敌人的刺杀手段,也没有想到是用毒。

    小英说名媛下面没有藏凶器时,苟爷是皱眉的。

    但苟爷认定一点,那就是不管那个女人是不是刺客,有没有可能杀死哈曼,他都怀疑就对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怎么行?不管是谁,哪怕是哈曼他爸爸,也要里里外外的检查,不然苟爷表示我并不能保证你不会死。

    如此,苟爷几乎杜绝了哈曼被暗杀的可能,刺客想要行凶,唯有当他面杀进来!

    “他们用这种方法,应该正是想避免与我们正面冲突吧……”墨穷说道。

    “正面交锋是迟早的事,但他们敢于亮剑,不代表傻,能隐蔽刺杀全身而退,自然不愿意把好不容易训练出来的刺客折损于此。不过此次行动失败,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防范尺度了,很可能要短兵相接了,到时候你负责贴身保护哈曼。”苟爷说道。

    墨穷点点头,一旦刺客选择跟蓝白社拼实力,短兵相接,那他们即便成功了,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基本上,那一定就是以命换命了。

    ……

    当天夜里,哈曼是一个人睡的。

    第二天一早,他就去马场骑马发**力了。

    有了昨夜差点死在情人手里的事,哈曼一下子乖了很多。

    他向苟爷道了歉,并对蓝白社如此严密的保护手段再无不满。

    毕竟苟爷是真的救了他一命啊,说实话,哈曼是有资格拒绝那次检查,若他不同意,苟爷也没办法,已经尽了责任,死了也只是怪他自己。

    好在哈曼终究是顾忌蓝白社,没有彻底发飙,并在最后因为好奇于蓝白社员各种传说中的实力,而借机与苟爷作赌,想让社员给他表演各种力量与技巧。

    正是这一念之差救了他,否则当时哈曼强硬地拒绝,那他明天就是一具尸体了。

    “两位,昨晚是我的错,没想到刺客如此阴险,竟然用这种手段企图毒害我!”哈曼骑在马上说道。

    苟爷笑道:“受雇杀人,自然无所不用其极,有什么阴险不阴险的,能杀死你就是好手段。”

    哈曼叹了口气道:“可惜不能见识两位的实力了,我是真的对你们社员非常好奇……传言社员每一个都有横扫奥运会所有金牌的实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苟爷摇头道:“谣言!我不可能横扫所有金牌……”

    墨穷在一旁点头附和,体操是真不会。

    哈曼双眼放光道:“而且据我所知,你们会飞!”

    “谣言!我不会飞!”苟爷再度摇头道。

    墨穷再度点头附和,空气墙的运用严格来说是踩踏,跟踩木桩一样。

    这属于踏空而行,如果在太空里,就没有用了。

    哈曼又说道:“你们还能隐形,穿越障碍。”

    “谣言!我们根本不会隐形。”这回墨穷和苟爷一同说道。

    刺客步伐是消除存在感,欺骗别人的大脑,并非真的隐形,摄像头会忠实地记录他们的存在。

    哈曼连续说了三个传言,都被社员否认,不禁奇怪。

    怎么都是谣言?那都说社员厉害,是厉害在哪里?

    因为身处高位,所以他是保密范围外的人,又与其他国家的高层来往密切,自然知晓一些蓝白社的厉害。

    但又仅限于此,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与社员相处,之前只闻其名,未真正接触过。

    此次因为自己被刺杀的事,终于接触到了,但又有些失望。

    这两人并没有他想象中那种执掌超凡力量的感觉,保护他的方法也没有多么出奇,跟正常的安保一样,甚至于还更烦,更啰嗦。

    若不是昨晚那啰嗦劲真的救了他,他今天就要求蓝白社换人了。

    “你们没有必要骗我吧?”哈曼皱眉道。

    苟爷笑道:“真没骗你。”

    哈曼摇头道:“我听说曾经救过温莎王室成员的一名社员,百米冲刺可以进七秒大关,远超常规人体极限。看来,这数据也是谣言了?”

    “不……这是真的。百米冲刺,我个人记录是7.44秒。”苟爷说道。

    墨穷暗自点头,他刚毕业那会儿都能进八秒,而苟爷比他强得多,跑进七秒很正常。

    毕竟社员的冲刺,基本是靠力量生生提速,结合了空气墙借力。

    墨穷若化身萝莉,速度更会提升一大截,能冲进五秒大关,瞬息间把自己如炮弹般蹬出十几二十米。

    听到苟爷承认,哈曼惊道:“真的?我还以为这才是假消息呢!”

    跑进七秒太恐怖了,百米冲刺只需要比别人快个零点几秒,那就是好几个身位的距离了!

    快两秒,那就是拉开一流运动员十几米!有如天堑鸿沟般的差距。

    他知道,蓝白社的身体素质是训练出来的,所以能跑进七秒,说明这本就是人类可以跑到的速度。

    “真这么厉害?我的这匹小马能跑五十公里的时速,起步的一百米就算慢一些,应该也只需要七秒多。这么说……你们能和我骑马跑得一样快?”哈曼兴奋地竟直接拍马就走,驾驭着一匹阿拉伯小马在马场上驰骋起来。

    哈曼马术一流,呼啸一声,顿时其他马也跟着跑起来。

    苟爷和墨穷眉头一皱,在这开阔地,他们必须贴身保护哈曼,否则若有刺客来袭,他们会来不及阻止。

    哈曼这行为很简单,正是想印证一下,看看他们社员是不是真那么厉害,徒步能跑得和他骑马一样快。

    “这尼玛!”墨穷暗骂一声,心说这是把他们当什么了?奇人异士,还是宫廷小丑?你骑在马上,我们跟在后面跑?就是为了看看社员的实力?

    昨天已经说好了,墨穷负责贴身保护哈曼,苟爷负责抓人,以及总领全局。

    此刻哈曼骑马驰骋,他不能让哈曼脱离自己太远,不过墨穷也不会追上去,

    没跑多远的哈曼边骑马边回头看,突然脸色剧变。

    因为他看到墨穷拔枪就射,兜头盖脸就是朝他一通连发!

    “砰砰砰砰砰!”一连串的枪声下,哈曼汗毛炸开,头皮发麻。

    疯了吧?他怎么敢冲自己开枪?

    哈曼惊骇至极的同时,勒马停下,心突突跳,回想到墨穷开枪的那一刻恐怖,都感到无比心悸。

    但是,等他回过神来,低头一看,却是什么伤也没有,更没有感觉到痛。

    反而是身上穿戴的护具竟然一一摔落,露出了里面的防弹衣。

    马甲、帽盔、护手竟然全断开了,连接处边缘被子弹射开,却未伤他一分一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