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两百九十五章 蓝白社长令

墨穷万万没想到,最后还是让他们把自己家祖坟刨了。

因为墨方真的在里面,好在有墨穷定位,没刨太多,只刨了一座曾爷爷的坟就找到了。

起棺迁葬,一应事宜皆安排妥当,墨穷作为社员倒也认了,现代儿女也不是很在乎动迁。

老爹拿了赔偿,干脆也不留着,直接给家里的祖坟都修一修。

墨穷则拿着墨方,懵逼地去泰山基地报道。

苟爷听说这事后,率先赶到基地,看到墨穷过来,老远就喊道:“来者可是墨家巨子?”

“去你妹的!”

墨穷白了他一眼,莫名其妙要来认祖宗,上头知道他是后人,可谓乐坏了,直接把这当做任务交给他。

正如便衣所说,上头本来是打算找个姓墨的拿着东西冒认,因为怕后人不配合,这墨家巨子还是社员比较好。

结果正好,竟真就是社员,那也不用假冒了,直接用正版吧。

若只是这点巧合,墨穷还无所谓,可他同时也是收容了墨宫,亲手把祖宗十八代一锅端了的人……

这让他有何面目去见墨家二十四代巨子啊。

苟爷自然知道他心里尴尬,于是笑道:“你还别推脱,这巨子你当定了。”

“何必啊,随便找个社员拿着这墨方去冒认就行了啊,他们难不成还能验血啊?”墨穷说道。

“哈哈哈,不瞒你说,上头之前商议决定,冒认的那个人……也是你。”苟爷嘿嘿笑道。

“tf?”墨穷愕然。

敢情他就算不是正牌货,上头也原本就打算让他假冒……我靠,怎么都钦定是他了!

进了基地,几个研究员仔细检查墨方。

这东西可是验证后人的凭证,至于DNA检测,那东西给墨犁看,他也看不懂。

“没错,这就是个木甲,这东西没得仿造,也没人会去做一个六面皆黑的魔方。”

“年代久远啊,是先秦的物件,六面皆黑,但实际上六面都有不同的木纹,对应六个天然图案,可以说既是魔方,又是拼图,要把六面都对齐,不知道原图的样子几乎不可能。”

几个专家七嘴八舌,但都确定这就是墨犁要找的给后人的那个墨方。

墨穷听了,叹道:“墨犁认识我啊,我还爆锤过他,你们看我是不是换个样子,再换个名字?”

“换名字干什么?”研究员问道。

“我的名字不符合他后人的要求啊,从宋代起,墨家巨子一脉单传,后人皆以工具为名。像那墨犁、墨耜、墨铧、墨镰……可之后入了儒家,考八股去了……便没有再遵循这种取名字的的传统。这墨犁要是知道了,会不会不认账,不把巨子之位传给我啊?毕竟他后人叛墨从儒了。”墨穷说道。

研究员笑道:“你不说他哪知道?而且你这名字就是工具啊。”

“啊?”

研究员解释道:“穷这个字,现在就是‘尽头’的意思,但在古代,它还代表‘弓’。”

“夏朝时,就在这泰山附近,有个善射的部落,名为有穷氏。他们有个‘后’,也就是酋长很有名,你肯定知道,那就是‘羿’。”

“羿居穷石之地,故以穹为国号,以‘有’配之,犹言‘有虞’、‘有夏’也。”

“穷是羿的图腾,通‘穹’,是‘穹’的简化字。《尔雅·释天》有云:穹者苍苍,天也。本义为半圆的、弓形的弯曲空间。这个字的上古发音跟弓是一样的。”

“人类先认识天空以后才发明弓的,有穷氏就以善于造弓而得名。《释名·释兵》有云:弓,穹也。”

“你这名字取得没毛病,取其古义,正是墨弓,但又不直言弓,以穷为名,意义深远,又有苍茫无尽之义。穷到现在都有尽头的意思,何为尽头,古人造字认为天就是尽头。”

研究员噼里啪啦一通解释,引经据典,说得墨穷哑口无言。

他还真不知自己名字有这么大的深意:我靠,我爹真没想这么多啊!

同时墨穷心中又有一种世界真奇妙的感觉,今天知道的巧合已然够多了,却没想到他老爹仅仅是怕他没钱而随便取得名字,竟然正应和他从小的兴趣爱好,也正应和长大后的能力。

“啧啧,我从小就爱射箭,在社里也有善射之名,当真妙不可言……”墨穷说道,确实妙不可言,他的绝对特性也是这个……

众人都知道墨穷善射,尤其是苟爷更是抚掌大笑:“妙啊!妙啊!”

那些木甲人都是古人,很多还是先秦时期的,若知道墨穷的名字,自然不会以为是肤浅的没钱的意思……

人家自然会脑补得觉得他的名字取得很好,所以没必要改。

至于相貌……

“说实话,我们甚至觉得你的相貌也不用改,反正你真是他的后人,就用本相,以示诚意。”研究员说道。

“喂喂喂……我真的爆锤过他啊!你是不知道……他当时有多恨我!”墨穷急忙道。

研究员说道:“放心,他们不会以好恶而废公。事实上他们会不知道由我们去找墨家后人,很可能以社员冒名顶替吗?他们当然是知道的,他们是死板,不是傻。他们的认知被恒定在过去,所以才不认可我们,只认可墨家,认定收容物就该拘之以墨。”

“可现实是骨感的,如今墨者绝于世,青龙失其义,这是既定事实。他们除了一死了之以外,就只有求同存异。”

“木头人的特性让他们无法接受蓝白社的合法性,但我们还是做通了工作,在找其后人继承墨家巨子之位的事上,达成了共识。这既是他们的妥协,你即是蓝白社与墨家之间的缓冲。”

墨穷明白了,墨家不想成为时代的绊脚石,不想从利天下,变成害天下。难道天下那么多收容物就不管了吗?

如果有一天,墨者成为自己要铲除的对象,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铲除自己。

天下皆白,唯我独黑。其最终的意思,便是当天下都干净了,那么占据所有收容物被染黑的墨者,就是最后该铲除的那个害。

子墨子曰:除天下之害者,终除己身。

世界上最后一件‘收容物’,就是收容组织本身。

所以永远不要怀疑墨者的觉悟。

只是若现在一死了之,那些曾经无能为力的收容物情报,就真的带进棺材了。

所以他们需要一个合法的继承人成为巨子,从而说服自己把情报讲出来。他们虽然死板,但墨家的理想,让他们做了自己的‘破壁人’。

这是墨家与蓝白社的默契,他们知道蓝白社也许会用自己人来冒名顶替,但这事只要不说破,那就是未知数,他们就可以说服自己,他们可以难得糊涂,这是求同存异。

“一开始不知道你就是他的后人时,我们也打算由你假冒的,因为正是你收容了墨宫。只要你是当代巨子继承人,那么墨宫收容事件也就‘合法’了,他们也会认可蚩尤之睛、泰山之鬼等收容物‘托付’给你的既定事实。”

“当然,苟爷也行,不过既然你真的就是后人,那自然就该由你去了。”

“对了,还有个东西,上头已经批下来了……”

说着,研究员递给墨穷一个令牌,上书蓝白二字。

墨穷一脸懵逼道:“这啥玩意儿?”

苟爷和研究员们都滑稽地笑道:“蓝白社长令!”

“噗!”墨穷哭笑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