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两百九十二章 天下皆白,唯我独黑

    此次收容,收获颇丰。

    木甲之轮阿尔法级,其余三个都是贝塔级。

    根据参与度,操蛇之人主要是苟爷收容的,所以墨穷没有勋章。

    不过泰山之鬼是他收容的,得到了四枚阿尔法。蚩尤之睛的MVP也是墨穷,得到三枚。再加上木甲之轮的功劳苟爷也算在墨穷身上,又是一枚。

    墨穷就此被授予八枚阿尔法勋章,加上原有的四枚,他现在共有十二枚阿尔法勋章。

    这距离晋升贝塔只剩下八枚了,可谓一下子就成了资深阿尔法社员。

    更好的是,这次收容卡在了月末,十二枚阿尔法勋章会给他带来六百点工资,再加上基础的一百。

    下个月会直接发给他七百。

    这还没算此次收容的奖金,直接给了他两百点,这是立即到手的。

    墨穷美滋滋,毫不犹豫拿奖金买了个雷击木。

    这是个好东西,它不是增加人体电阻,而是让人体即便过电,也不会受到伤害。

    不被电,和被电了没事,完全两个概念。

    社员都穿戴的纳米防护膜,就是让人不被电,只要膜完好,就能防御1000kV的电压。

    基本上所有常规使用的高压电都能抵御,只要不被亿万伏特的闪电劈中,就算是摸变电站的高压电网也没事。

    可是,如果人在战斗,或者说出了什么意外,外物捅破了这层膜,那么高压电就瞬间秒杀社员了。

    也就是说,战斗期间社员千万不能以为自己不怕电。这纳米防护膜乃是让社员能触摸拿起带电物质的,不是让社员无惧带电敌人的,更别说它还并不隔热。

    可雷击木不同,这东西通俗的说是增加雷抗,实际上超自然地抹掉了电流给人体带来的伤害,以保障人过电而无伤。

    第一次吃效果是最好的,一颗雷击木吃下去,墨穷的身体就能承受一万毫安的电流而只是轻微感觉到麻痹。

    有多轻微呢?相当于被打火机的电子刺挠。

    经过测试,要足足四万毫安才会致命,这等于直接比常人高出四百倍。

    家用电器造成的意外可以统统无视了。

    这不光是防御,反过来也是个大杀器了,搞个机器在身上持续过电,身体就是个带电危险源。

    别人五十毫安就要休克,一百毫安直接毙命,他身上稍微输出一万毫安,简直摸谁谁死,一触即倒。

    结合绝对命中……可谓妙用无穷。以后吃多了,抗性堆高点,说不定能玩千鸟流。

    当然,作为异血人,他的血虽然奇葩,但就是他的血,一样是具备如此抗性的。

    雷击木还好,墨穷想的是以后丹木种出来,他的血就很难点着了……

    毕竟对热量的承受能力大增后,他血液哪怕是天然气,燃点也一样非理地增加,以后想喷火没有特制的点火器,想都别想。

    不过权衡利弊,墨穷以后还是会吃丹木,毕竟利大于弊,他种丹木为的就是解决天然气血会让他自爆的问题。

    而且液化天然气乃是冰与火之血,其中超低温更有用些。

    ……

    墨宫事件的收尾工作持续了两周,深山老林里已经建设好了一个基地,四件收容物都在其中。

    附近疏散的民众也早已回归,被毁坏的房屋也都重修了更好的,损失的财务也都折价赔偿,国家出钱,民众不亏反赚,发家致富,美滋滋。

    另一方面,墨宫出土的文物国家也组建了专业的考古队挖掘保护。

    当然,是秘密的,因为涉及墨家是个古代收容组织的真相。

    也同样因为此,蓝白社特别派出了外围团队联合研究。

    里面的文化遗产,技术遗产,物质遗产,统统分门别类,不涉及收容的交给国家。涉及的则有蓝白社带走研究分析。

    根据文献以及和木甲人的积极沟通,发现墨子这位先贤,出于对他的尊重,弟子们是让他自然去世的,没有最后献祭成木甲人。

    所以,这位两千多年前的先驱者,是彻底的尘归尘土归土了。

    而这些木甲人中最古的一个,则是青龙之首,巨子孟胜。

    史料记载他与一百八十名墨者为守节义去楚国送死,有墨者徐弱劝说他这么做是徒劳无益,若此次赴死,墨家必然衰亡。

    但孟胜心意已决,说他会派三人去传巨子位于田襄子,墨家不会衰亡。

    徐弱听了,竟突然第一个先跑去送死了。之后孟胜带着一百八十墨者也去送死。

    乃至最后,田襄子继任巨子,那传令的三个人也跑回楚国去送死了。

    那次墨家虽然秉持了道义,但损失惨重,精锐尽丧。之后持续走下坡路,直至没落。

    现在看来,那次赴死还有隐情,也并非无脑,孟胜为守节义而死,自然也不会浪费自己的生命,而是把生命献祭给了木甲之轮,产生诸多木甲石碟。

    徐弱也正是知道了孟胜的安排,知道此事既是守义,又是化身木人永镇泰山,于是才从劝阻者突然变成急先锋,第一个去送死了。

    木甲之轮就是巨子令,而送令的三人带着他们所化的石碟赶到宋国,将这些东西交给田襄子,然后也跑回去送死了。

    当然,后面这三个人的送死,只是纯粹的赴义。

    但总之,那一百八十副石碟,成了墨家地宫里的一部分。

    或是化为力士镇守,或是化为工匠生产,或是组成青龙一角,或是在之后的一系列墨家灾难中彻底消亡。

    原本墨家是不提倡以人为甲的,墨子在世时极少使用,大多制作木甲兽,而非木甲人。

    也正是孟胜开的头,墨家后来才前仆后继,有越来越多的木甲人。

    不好评价这种行为,他们毕竟用的是自己的生命,没有用别人的。

    墨家坚持兴义除害,即便除不掉,也认为要交给墨家来保管,当拘之以墨。

    这是一种自负,对于内心之义的自负。收容物有害,天下人谁都用不得,否则是天下之害。反之他们用就可以,因为他们可以约束自己。

    可以去说他们自负自私,只许自己用,不许别人用。

    这些言论他们无所谓,就当是:天下皆白,唯我独黑。

    对此,蓝白社深以为然,完全能理解这种思想。

    只不过做到了才是对的,没做到都是自私的借口!

    曾几何时,蓝白社的存在也是非法的,说什么收容信念,也都是借口,都是谬论。

    直到无数人的努力与牺牲,才得到全球理事会的认可,正式代表世界安全,才成了真意,否则就是恐·怖分子。

    与此相比,墨家太可惜了……

    从未得到过认可,一直都是黑的。

    现如今,蓝白社想知道祝融之羽的具体所在,孟胜等墨家木甲人就是突破口。

    可是作为榆木脑袋,他们很不配合,即便蓝白社在基地里给他很大的自由度,以及礼遇,他也毫不领情。

    “今墨者绝于世,青龙失其义,吾当守义赴死!”木甲人孟胜坚定道。

    其余木甲人,以及操蛇者墨犁皆慷慨道:“共义同死!”

    交谈的研究员一脸蛋疼道:“emmm……你们已经死了。”

    众木甲人默然无语。

    研究员说道:“或许你们觉得墨者已经不复存在,但其实永远都在。或许你们觉得收容物丢失,此生再无意义,宁愿去死,但其实它只是得到了更好的压制。”

    “作为木甲人,你们无法自杀,我们也不会销毁你们。”

    “你们的记忆非常珍贵,在过去,你们绝不只是遇到这点收容物吧?有些,可能在君王手中,无力抗争。有些可能在绝地暗藏,你们也无可触及。更有甚至不知道如何处理,只能往外丢弃,日后再图。”

    “祝融之羽就不说了,墨者所知而又无能为力的收容物有多少呢?也许你们想着托付给以后的墨者去处理,但现在你们还能托付给谁呢?”

    “现在已经不是唯我独黑了,而是唯我蓝白。把你们无能为力的,交给我们去收容,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