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两百八十二章 泰山之鬼

马老哥这家伙腿还是断的,但却半身都坐进了那木甲巨蝎体内,只在巨蝎背上露出上半身。

看起来,就像是个半人半蝎的怪物。

马老哥骑乘巨蝎代步,弥补了他断腿的行走不便,手摇石碟,正操控着巨蝎载着他爬在青铜石柱的顶端,高高在上。

此刻手中抱着一块青铜圆盘,似乎是从穹顶上抠下来的。

“你做了什么?”墨穷喝道。

马老哥脸色一变,要说他不胆怯是不可能的,这地方邪门得很,他也瞧出来了,自己用石碟操控巨蝎,根本就不科学。

他虽然是个盗墓贼,甚至还比较擅长看风水,但也是个有着唯物主义世界观的人。

好不容易熟练掌握了石碟用法,能让巨蝎带着他到处爬,却看到了从石窟中跑出来的巨蛇,以及那漫天箭雨,箭雨又是无数小蛇,每一个都仿佛活着一般,悍不畏死地在地上爬。

窸窸窣窣,密密麻麻,看得人心惊胆战。

墨穷更是了不得,周身三尺气墙,硬是让那万蛇近身不得。

马老哥直感觉自己搅合进了好大一滩浑水,只想着凭借巨蝎之力,拿几件趁手的古董,赶紧离开。

为了防止被战斗波及,他操控巨蝎爬到巨柱顶端,顺带着,也看中了地宫穹顶上的一个青铜圆盘。

这不是陵墓,穹顶上也没有夜明珠什么的,挂了个圆盘周围画了几个纹路已做装饰。

虽然打磨得浑圆,但是斑驳不堪,完全是工艺不成熟的产物。

不过正是这种不成熟的工艺,才更有价值,因为这是古人做的。

此刻铜盘嵌在石顶,看得马老哥贪心大动。

一块这样的不知名青铜器,起码值几千万,因为这种样式,这种花纹的还没有过!

而此刻,已经近在眼前,马老哥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抠!

“咔咔咔……”

他这一抠,巨蛇似乎立刻就察觉到了,直接发了疯般朝他扑来,并且当空就激射出无数刺蛇,势要置他于死地。

马老哥作死,确实完全没料到这种情况,看着无数刺蛇朝他飞射,直接吓傻了。

墨穷不能看着他死,直接踩踏着空气扶摇而上。

“簌簌簌簌!”

空气墙横贯一片,拦下了所有刺蛇,为了断其一指,墨穷再次喷火,让那漫天飞箭化作了漫天火雨。

重新将伤口止血,墨穷却看到巨蛇已经发狂,无数小蛇从各个方向钻来,让墨穷不得不全方位释放空气墙。

氧气太少了,大火是烧不起来的,墨穷两次放火,已经用尽了自己带下来的氧气,此刻只能用空气墙保护两个拖油瓶。

墨穷嗑了两颗糖丸说道:“你冷静一点,我现在就让他把东西放回去。”

他让马老哥把东西放回去了,但巨蛇似乎已经气急,直接吐出一块竹简,是墨子的原篇。

“钓者之恭,非为鱼赐也,饵鼠以虫,非爱之也。”

“啧……”墨穷眉头紧皱。

什么意思呢?钓鱼者那样谦卑地弯着腰,只是在没有钓到鱼儿之前,当钓到鱼的时刻,钓鱼者那种仰视而笑的神态才是本性。

假若一个人想消灭老鼠,捕获老鼠,一定会给老鼠最喜欢吃的东西作饵,精心地为它做,貌似爱它的样子为它制作。可这是爱老鼠吗?

世人往往为谦卑地躬腰而感动,为精美的诱饵而动心,其实只是被表象所误导,被巧言令色诱·惑,继而失去了判断。

这么一个竹简扔给墨穷,差点把他肺给气炸了。

骂人都不带脏字的,这分明就是说他图谋不轨,巧言令色,在用似是而非的话麻痹利用他,是个貌似恭谦的钓者。

墨穷无奈,他的话却是没什么取信度,不过这巨蛇怎么不想想,如果真的是为夺取收容物而来,何必跟他废话这么多呢?

他能放火,有气墙,只需要把入口的封堵揭开,放一把大火,这里看似强大的木甲兽根本就是付之一炬的结果。

“巨蛇觉得马老哥跟我们一伙儿,此刻马老哥的行为,更印证了所谓‘钓者之恭’了,怎么办?”英飞问道。

墨穷沉默片刻,反而笑道:“上头让我谈,我已经谈了,可惜这家伙是个榆木脑袋。”

“既然说不通,那就敲碎了再谈。”

听出墨穷语气坚决,英飞急道:“可千万别把这里付之一炬啊!”

他表面是个盗墓贼,实际上是个考古学家,比谁都心疼这里的东西。

“放心,我赔不起……”墨穷笑道。

说着,抡起金锤转了整整两圈将其掷出!

目标,榆木脑袋!

毫无疑问,操控这巨蛇的应该就是之前逃走的木甲头颅,不过是换了个身体而已。

那个木甲头颅,此刻应该就在这巨蛇体内某处。

不管在哪里,反正这一锤砸出去,是必中的!

“轰!”

金锤势大力沉,被墨穷全力扔出,威势恐怖,直接轰砸进巨蛇口中。

巨蛇紧闭喉头,想要拦住金锤,但那又有何用?

金锤连续贯破三重门,直没入巨蛇体内深处。

这还没完,金锤直冲不歇,就听到里面一连串的闷响:噗噗噗噗!

天知道巨蛇把本体藏在哪了,反正金锤一路从蛇头贯穿到蛇尾,最后从末尾轰出。

这一路上木屑纷飞,无数木蛇崩裂四散,巨蛇几乎分崩离析!

英飞可能看不清,墨穷却是看到金锤顶着那榆木脑袋,将其硬生生从巨蛇体内砸了出来。

“怎么在尾部?”墨穷暗笑,估摸着那榆木脑袋见锤子冲他砸来,在巨蛇体内不断退后吧。

结果那榆木脑袋刚好就跟个指引标似得,牵引着金锤一路把巨蛇轰穿了。

目标越不想被砸到,越阻拦损失反而越重。

如果好好地让开路,金锤还没这么大效果,但偏偏要用重重木甲阻拦,结果墨穷一锤,直接就让那八九十米长的巨大木甲蛇崩散成一地小蛇。

当然,小蛇也很麻烦,而墨穷的糖分已经不多了,只得硬顶着蛇群包围,冲到了被砸出来的榆木脑袋处。

榆木脑袋嘎吱嘎吱地想跑,并操控无数刺蛇阻拦他,直把墨穷密密麻麻地包围成球。

可那有何用呢?墨穷以空气炮开路,一轰就是一条路,强制位移的空气炮不到达目的地是不会停下的,谁也挡不了。

不多时,墨穷就横冲直撞,杀到了榆木脑袋面前,一伸手将其抓在手中。

未防止他刺伤自己的手,墨穷跟掰螃蟹腿似得,啪啪啪几下,直接把它所有的外肢都撇掉了,独剩一个脑袋。

那榆木脑袋依旧在震动,疯狂挣扎。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墨穷笑道。

榆木脑袋真是榆木脑袋,此刻还在操控无数刺蛇冲击墨穷。

墨穷要撑起很大一片空气墙,又要抵挡攻击,糖分着实不多,可这一点榆木脑袋是不可能知道的,这根本在作死。

“你要再不罢手,我就不跟你废话了,拼着继承你操蛇者的效应,我也要捏碎你。”墨穷喝道。

听到这话,榆木脑袋终于消停了。

墨穷暗松一口气,指着地上的竹简说道:“来,咱聊聊吧?”

“何不杀我?”榆木脑袋操控无数条蛇形成小篆。

“呦,你可以这么对话啊,那你之前还扔竹简?”墨穷笑道。

“子墨子之言,足以。”无数小蛇再次变换字样。

“放心,我不敢杀你,杀了你我就是操蛇者了,以后死了还要变成蛇被人操控。”墨穷一脸嫌弃道。

似乎是这句话打动了对方,毕竟放着能得到效应的机会,却不想要,不算其利,先算其害,这是典型的收容意识。

而墨者,也有这样的意识。

榆木脑袋沉默片刻后,说道:“祝融之羽,入海沸海,入地旱地……禽滑厘持之出关,葬于西域。”

“噗!”墨穷一惊,葬在西域了?

实在没地方放,就送出关了……这……好流氓啊!

“难道放到罗布泊了?”墨穷问道。

榆木脑袋没回答,他哪知道什么是罗布泊。

“那还有蚩尤之睛呢?”

墨穷还想问,但榆木脑袋让墨穷放开他,不放他就死也不说。

随手放开他,墨穷也不在乎他反复,因为冷兵器战斗他真不带怕的,虽说他糖分已经不多,但苟爷也马上要到了。

榆木脑袋见墨穷真把他放了,立刻钻进了万蛇之中,不过紧接着他就爬进工器坊,把自己这个脑袋安置在了里面未完工的那个木甲力士身上。

木甲力士站在墨穷面前,周边无数小蛇相伴,他告诉墨穷,马老哥拿得就是木甲之轮。

“什么?你就这么放在天花板上?而且它难道不是木头的吗?”墨穷楞道。

“谁言木甲之轮乃是木器?”

“……”墨穷哑然,木甲之轮是指它能制造木甲,确实也没说它自己也是木头的。

墨家也利用这一点,将其当做吊灯一般放在穹顶上,任谁来了都以为是装饰。

却没想到,时过境迁,成了古董……变得贼值钱了,反倒让马老哥盯上。

“还给他……”墨穷说道。

马老哥犹豫了两下,墨穷直接将其排斥在空气墙之外,顿时无数刺蛇涌上来,他吓得连忙把圆盘扔掉。

榆木脑袋接过圆盘,算是彻底相信墨穷的诚意了,若是那些知道墨家秘密的人来抢夺,不会这么客气。

殊不知,墨穷看中的是榆木脑袋的记忆。若是上头想要木甲之轮,这榆木脑袋也保不住它。

榆木脑袋示意墨穷跟他来。

墨穷回过头,直接打晕了马老哥,然后带着英飞跟上。

他们跟着木甲人又一次经过那石壁,不过这回踏过了青铜门。

门内极为广阔,还有好几个由木甲机枢制造而成的升降机,木甲人拿起升降机旁的石碟,走了进去。

两人跟上,乘坐升降机下去,来到了更底层。

“什么!”刚下来,英飞就惊呆了。

只见一尊巨大的木甲巨龙盘踞在此,有多大呢?木甲力士操控那无数小木蛇爬下来,全部钻到了木甲巨龙身上,形成它的一条爪子。

也就是说,之前那巨蛇,不过是从这巨龙身上抠下来的一条爪子。

“你们这是砍了多少树啊?”墨穷叹道。

榆木脑袋这回没有蛇给他摆字了,不过底层有青铜刀,他一笔一划地写道:“不知。”

“话说,这里没有纸笔吗?”墨穷心说你都是宋朝人了,干嘛不准备点纸笔?

榆木脑袋又写到:“何用?”

“……”墨穷错愕。

随着跟榆木脑袋地深入交流,墨穷才搞明白这家伙是谁。

墨家最后一代巨子,而且……是光杆司令。

所以他也没有门徒可以教,也发展不出门徒,墨家自汉代以来,几乎人人喊打,无人愿意成为墨者。

于是墨家逐渐隐世,这地宫是墨家最强盛的时候造的,但住的人却越来越少,从汉代开始没落,直到唐末开始,墨家就没落到成了一脉单传……

当然,这指的是墨矩一脉。

所谓墨矩一脉,就是通译墨拘,也就是拘之以墨的那个拘。

墨家的辩论家,叫墨辩,商人叫墨商,收容人员,就叫墨拘。

是墨家最恪守规矩的一支,也是真正负责收容大事的一支。墨拘之大者,谓巨子。

随着时间推移,他们成了孤零零的一脉。

每一代墨家就一个人,还怎么行义?到后面甚至脱离社会,直接就隐居在这地宫里哪也不去,死守着这里的收容物成了他们唯一的职责。

这末代巨子,更是长期住在地宫,仅有的几次出去,也只是去山下的农村换点东西。

纸笔?他知道那东西存在,但他并不需要,也从不会去买。

可谓是终极宅男……

当然,他还有个任务,那就是生孩子,因为如果他宅一辈子没有孩子,墨家下一代巨子谁来做?这偌大的地宫谁来守?

他勉勉强强在山下的村庄里有了个老婆,并生了一个孩子。

不过悲催就悲催在,他儿子不愿背负这种责任,也根本不认可这地宫有什么好守的,这跟守陵有何区别?于是跑了……

至此末代巨子怕儿子把这里暴露出去,就把地宫封死了。

然后选择把自己献祭给木甲之轮,他死后,这个木甲人拥有他全部的记忆。

墨穷了解后,一阵蛋疼,坐拥这么大的地宫,有这么多木甲兽,包括他自己的操蛇效应,制霸一方不成问题。

可是历代巨子都没这么做,而是隐藏这些,不宣之于众。

至于道理很简单,若木甲之术大发神威,让天下人都关注到,那么这东西就相当于武侠里的无上秘籍,玄幻里的盖世神兵,引来无数人觊觎。

墨家之义不是谁都会遵守的,但这利,却是谁都想掌握,正如墨子所言,天下人以为之巧,殆矣。

谁都觉得这个东西有大用,那天下就危险了。墨家或许可以称霸一时,但总有一天,会被人打败,继而让这东西落在别人手里,之后别人又被打败,如同王朝更替一般。

墨家宁愿消亡,也不愿意一代代人为了木甲之术争夺。

“蚩尤之睛在哪呢?”墨穷东张西望。

榆木脑袋指着龙头,墨穷看去,就见那木甲之龙的龙头是钻在地里的。榆木脑袋告诉他,蚩尤之睛就在龙眼里,和地洞里的东西对视,

“等会儿……你们既然如此避世,做这么大的木甲兽干什么?”墨穷问道。

“镇压泰山之鬼。”

墨穷一惊,泰山之鬼就是墨家收容的最后一个收容物了。

石壁上描述它身长百尺,金刚不坏,力可撼山,就没有过多描述了,本是墨穷最不在意的一个收容物。

此刻看来,这反而是墨家最忌惮的一个?造个这么大的龙,还用上了蚩尤之睛。

“那泰山之鬼有什么特性?你必须给我说清楚,如果没镇压住会怎样?”墨穷认真道。

榆木脑袋写道:“如不周山倒,天极倾覆……”

“别跟我花里胡哨的,到底怎样!”墨穷问道。

“泰山之鬼所在之处,便是泰山。”榆木脑袋道。

墨穷嘶了一声,这一句话乍一听感觉废话,但当做收容物特性来听,就不得了了。

所在之处,便是泰山?这是指它走哪,泰山跟到哪?

合着泰山在这,是因为这东西被压在这?

那倘若泰山之鬼全国到处跑,泰山也跟着全国到处横冲直撞?

他将疑惑问出,哪知榆木脑袋的解释,更让他吃惊。

不是它走到哪,泰山跟到哪,而是它一旦走出泰山山脉的地界,那么泰山山脉就会隆起延伸到那里!

也就是说,泰山之鬼,一旦从齐鲁省,跑到了大理省,那么华夏国内就会多出一条贯穿南北的山脉,它叫泰山。

“卧槽……”

墨穷急忙向上汇报这个情况,这东西在这埋了两千年,蓝白社一无所知!

哪天这地宫有变,让它跑出来,当真是天翻地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