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两百六十二章 让鬼先追杀我们

墨穷始终都在牵引着陈默的注意力,先引导陈默脑补他的职业。

将其当做一个同道中人,并对陈默一直以来很担忧的暴·露问题,提供了一系列解释。

大家都是超自然职业,那么行内的事,自然不会往外传,彼此都不怕对方泄露给普通人。

唯一需要隐藏的,就是手机的事了。

墨穷会不知道他的能力来自手机吗?当然知道,可他却故意装作不知道,给予陈默安全感。

在陈默眼中,墨穷是真捉鬼师,而自己是假的,可这一点‘墨穷不知道’,如此就有心理优势。

然而事实上却是……墨穷也是假的,大家都是假的,没有捉鬼师……

陈默的心理优势,是墨穷故意给他的。

在有心理优势的情况下,陈默就不会对他有太大的心理防备,会觉得墨穷是傻白甜,而他自己隐藏至深。

“走!我们赶紧追过去!让你的鬼带你飞!”墨穷抓着陈默就往窗外跳。

陈默发现墨穷力气巨大,硬是被拽得翻越窗口,来到了一个新的套间。

“咦?”墨穷一愣,看着被刷新,连门都恢复如初的1904房,面露惊讶。

当然,作为苟爷配合墨穷往里塞的女人尸体,属于后来之物,自然还在主卧里堆积,淌血不止。

“没用的,我们出不去啊!现在你我都被困在这1904房了!”陈默自以为搞清楚了状况,急忙说道。

墨穷皱眉道:“我进来前就觉得不对,这里有一层结界蒙蔽,若不是我破开那结界,都看不到1904号房。”

陈默回想着墨穷破门而入的状态,那寒气与无形气墙着实厉害。

于是激动道:“那你能破这鬼打墙吗?”

说着,陈默把他总结的关于鬼打墙的奇异性质说了一遍。

墨穷脸色难看道:“麻烦了,这不是一般的鬼打墙,你见过鬼打墙里的东西能无限复制吗?”

陈默期盼道:“对,这不是一般的鬼打墙,否则我养得鬼应该可以破解才对。怎么样?你能解吗?”

墨穷点点头,陈默顿时大喜,然而墨穷却道:“可以解,但必须内外配合,我跟我兄弟携手才行。可我兄弟现在正在与那女鬼纠缠,脱不开身,如何配合?”

“这……你那兄弟一个人搞得定女鬼吗?”

陈默虽觉遗憾,但总得还是欣喜的,毕竟墨穷明确表示可以解!

“搞不定,但跑应该没问题。”墨穷说道。

“那快让他来,我们先把这里破解了!”陈默喜道。

“手机借我!”墨穷伸手道。

陈默顿了顿,还是把手机递给了墨穷。

并且吐槽道:“你都不带手机的吗?”

“我的气总把手机搞坏……”墨穷说道。

陈默两眼放光地看着墨穷,这可是真本事啊。

墨穷迅速拨打了苟爷的号码,然而打了半天,也没人接。

“他应该在紧要关头,没空接电话!”墨穷说着,又打了两次,还是没人接,最后面露无奈地把手机还给了陈默。

两次归还,让陈默大为放心,虽然苟爷没接电话,但起码有办法了。

只要苟爷挣脱了女鬼纠缠,腾出手来接电话,然后再里应外合把这里破解,接着和他们三人之力,那女鬼应该就不在话下了。

一切都有了头绪,有了盼头,有了解决思路,陈默一直紧绷的情绪终于松弛下来。

危机暂缓,他又开始关注别的事了,只见陈默打量着墨穷。

虽然墨穷穿着一身休闲装,但气度不凡,身材完美,又有一把巨剑,主体为白骨,又搭配有血色的经络,一看就不是凡品。

陈默看得出来,这剑不是用金属材料制作的,好似炼合金一般,把某种生物炼成了材料,然后塑造了这把剑。

硬度不亚于铁剑,工艺极度精良,卖相又诡异又震撼,陈默越看越痴迷。

“你这把剑是法器吧?用什么锻造的?”陈默胡猜道。

墨穷摇头道:“这是我兄弟筋骨血肉所化。”

“什么!”陈默骇然,这把剑是用人炼的?

见墨穷神色黯然,不似作伪,陈默犹豫一下,把想问的话给咽下去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作为一个恐怖灵异爱好者,他心中脑补了各种情况。

筋肉为体,血骨为锋。这把剑的背后,或许有一段可歌可泣的传奇。

陈默心痒难挡,想着从墨穷这接触到真正的神秘圈子,或许也可以学到真本事。

到时候有了真正的灵异知识和本事,再加上鬼拍的功能,哪怕只是学得半吊子,也定然受用无穷了。

他是恐怖灵异爱好者,对这种神秘侧几乎没什么抵抗力,立刻就想问问墨穷的实力属于什么层次。

哪知墨穷反倒先问道:“对了,我身上的怨气锁定你还不给我解了吗?”

“啊?”陈默一怔。

墨穷说道:“别装糊涂,你以为我看不出来?我和我兄弟,甚至其他顾客,身上都缠绕着你家鬼的怨气,随时可能被你的鬼加害。”

“这……不会的,我从不让她们害人的。”陈默急忙说道。

他当然知道接触了伽椰子贞子之后,就等于招惹了她们,若没有陈默压制,所有玩过鬼屋的人都要死。

没想到这一点被墨穷看出来了,如今当面让他解掉。

“我知道你不会让她们害人,不然早就有人死了,可这一直瞄着不是个事儿吧?还不给我解了?”墨穷说道。

“这……”陈默尴尬,他哪会啊!

而这两鬼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绝对性的不死不休,根本不能永久解除咒怨。

“我实话说了吧!我学艺不精,还不会解……但你放心,我能压制她们不害人。”陈默说道。

墨穷皱眉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是警告我们呢,搞得当时玩完恐怖屋我们就撤了。”

“你对付不了我的鬼吗?”陈默问道。

“还好吧,我要真怕的话,当时就跟你翻脸了,那还会让这怨气缠了我两天?不过你学艺不精可不行啊,我看你自己也被怨气锁定,若是有一天你压制不住她们,她们会杀了你……养鬼不慎,必遭反噬!”墨穷说道。

陈默脸色难看,他当然知道会遭反噬,自己会死在自己创造的鬼手上,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

如今遇到了个行家,陈默忍不住说道:“不瞒你说,我学艺不精,对这两个厉鬼的控制并非完美。一会儿过了十二点,我的鬼可能会失控。虽说我自保没问题,但个别像你们这样被怨气缠身的人,就可能被我的鬼加害。你看……到时候你能不能挡一挡我的鬼,为我争取点时间?”

“什么?怎么可能有这种事?你到底用什么方法役使厉鬼的?”墨穷惊道。

“呃……”陈默哪里说得出所以然来。

“虽说我不是很懂你们养鬼的,但我也知道,你必须要用血食喂养,若是没有,法力也行。难道你今天因为困在这里,与那女鬼相斗,法力耗得太多了?以至于一会儿会压制不住俩鬼?”墨穷说道。

“对对对!就是这样,我能让大部分人不被鬼加害,但会有几个保不住!”陈默急忙说道。

墨穷笑道:“这好办,你先保下其他人,以免厉鬼失控瞬间就过去了,而我们在这望尘莫及。”

“至于剩下的……我,和我兄弟,还有你,都不用保。你的鬼若敢动手,我自有法子压制!”

陈默看着手机,瞥了眼缓慢上涨的恐惧值。

此刻伽椰子正在恐吓他的员工,所以恐惧值在慢慢回。

但即便如此,十二点前他也会有五六个人保不了。

墨穷苟爷再加上他自己,也才三个,也就是说顾客中还要牺牲俩?

陈默将这情况说了,墨穷当即皱眉。

“那两个外人,你需要多久时间能凑够法力?”墨穷问道。

“五分钟。”陈默算过自己被吓的值,大概就是四点,而重复惊吓是有时间差的,胆子小的人间隔越久,他自己起码也要间隔五分钟。也就是说他自己提供恐惧值的话,五分钟只能凑八点。

墨穷平静道:“没事,你先保住其他人,我和我兄弟,还有你则不需要保。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

“真的?你有把握吗?”陈默有点犹豫。

他的本意是用点数保住自己,然后遗漏几个顾客,然后请墨穷保护他们。

但现在墨穷却说让他保护别人,留下自己等人被贞子和伽椰子追杀,依靠墨穷的实力来保命。

前者,陈默一定没有事,但后者……他等于要寄希望于墨穷的实力了。

“你怕什么?我不也一样被追杀吗?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这是你的鬼啊,等你法力回升一些,再压制住不就完了?我的骨剑在手,抵抗这俩鬼五分钟不成问题!”墨穷自信满满道。

“好!”

陈默终究是不想害死人的,若是没得选,他一定会牺牲别人,保住自己。

但如今遇到墨穷,这人看起来很有本事,而且是真的有气劲、灵压那种东西!好似纯阴寒气一般。

连此地创造出如此恐怖鬼打墙的女鬼都不怕,想来对付伽椰子也是有把握的。

能不死人,还是不死人的好,陈默的顾客若是死了,他保不齐也会有麻烦。

一咬牙,陈默将所有的恐惧值,都用来保护他的顾客。

最后,只剩下五个没有被保护。其中三个,都在这,甚至于……还包括他自己!

陈默做完这操作,仿佛抽掉了底气一般,心里顿时怕得要死。

好在他还有底牌,那就是把自己即将被杀时惊吓出的四点,用在自己身上,这样起码他又会有一天不会被杀。

此刻,恐惧值归零了!而距离零点,还有一分钟。

“大哥!我法力一点也不剩了!过了十二点贞子和伽椰子都会杀我,拜托你了!”陈默说着,远离贞子,站在墨穷背后。

墨穷盯着他说道:“你确定吗?我们三个都会被追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确定啊!你现在要做法什么赶紧啊!”陈默说道。

“手机借一下,我打电话给苟爷,先把这鬼打墙破了。”墨穷说道。

“喏……”陈默随手就递过去了。

墨穷接过手机,甩手就把陈默打晕了。

现在普通民众已经安全了,他忽悠着陈默把点数用光,伽椰子和贞子将自主行动地追杀他们。

接下来就是让人赶紧接手这个手机,再攒出应有的点数,同时他和苟爷,还有这陈默,要在追杀中保命了!

最后深吸一口气道:“苟爷!快把迷宫打开,逃命啊!”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