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两百五十九章 鬼拍

陈默喊什么跟阎王交情深,不过是唬鬼罢了。

他真正的倚仗就是手机而已,只见他利索地拍下照片,然后心中默念就要给这脑浆迸裂的女鬼一笔恐惧值。

怎料他的手机动也不动,毫无反应。

这可是他的倚仗,此刻无用着实令他脸色剧变。

他这手机一年多了,一直都没什么问题,可在一个月前桌面上突然多出了一个拍摄软件,类似于美图秀秀的那种,但是图标只有纯粹的黑暗,名为‘鬼拍’,功能更是极少,仅有拍照,保存,下载等。

这不扯犊子吗?陈默当即就想卸载掉它,可怎么弄也卸载不掉,除了能点开它以外,完全无法干涉,甚至连把这个图标换个位置都做不到。

甚至去刷机,这个软件也屹立不倒地待在那。

这引起了他的惊恐,一直都很喜欢灵异事件,恐怖片的他,直感觉撞鬼了。

总之这绝不是什么正经的软件!于是他很想搞清楚它怎么用,拍摄和保存试过了,唯有下载每次提示‘目标无效’。

他毫不气馁,最后几乎将所有能拍的东西都拍了,才好不容易发现,恐怖片里的鬼照片他可以下载。

陈默当时温习了一遍咒怨,并且用手机拍摄了一张伽椰子的特写。

当下载成功的那一刻,他激动万分,直感觉自己终于对这个诡异的东西研究迈近了一大步。

可还不待继续研究,几秒钟后他就在家听到了咯咯咯咯咯声,并亲眼看到了伽椰子爬着过来向他索命。

合着这不是什么好东西,反而是招鬼的玩意儿吗?我这是自寻死路?

当时陈默直接吓惨了,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最后逃进卧室把门反锁,躲在床上蒙着被窝。

结果冷不丁看到伽椰子就在他被窝里,那满脸鲜血瞪着怨毒眼神的伽椰子,与他近在咫尺!差点没把他心脏吓停。

那时陈默完全动弹不得,浑身冰冷僵硬,连尖叫声都发不出来,直感觉下一秒就要死。

好在他千钧一发之际,心中大喊:不要杀我。

接着就感觉怀中手机震动了一下,伽椰子真的没有杀他,怨毒地盯着他消失了。

之后伽椰子就在他家流窜,陈默总感觉伽椰子要杀他,但又没杀他。

最后经过反复研究,才发现自己可以命令伽椰子。

每一次命令都会令手机震动一下,但是那个软件中的一个‘¤’数值,却会减少。

他见过‘¥’,见过‘$’,却是不知道这个‘¤’是个什么东西。

而软件显示他有一千,也不知道哪来的。下载伽椰子,就直接扣了一千。让伽椰子不要杀他,又扣了两点。试验了几个指令,又扣了十几点。

甚至于,第二天,伽椰子又要杀他,那无法反抗的力量让他连心脏都停了。

最后还是千钧一发之际花了两点,才让伽椰子再次绕过他。

自那之后,他每天都要两点来保命,甚至为了防止伽椰子害别人,他还要花几点保别人的命。

好在,两次差点被伽椰子干掉,令他找到了收获‘¤值’的途径,那就是被伽椰子惊吓。

于是他将这个东西称为恐惧值,其只有被手机召唤出来的鬼惊吓才能获得。

且毅然尽举家财,开了一家恐怖屋,这才让一切步入正轨。

又能赚钱,又能得到恐惧值保命,甚至还能再积攒出一千,具现了贞子。

软件的三大功能,其实每一个都有用。拍照他试过,能看到隐形的鬼。

无论是贞子还是伽椰子怎么隐形,肉眼看不见,陈默用那个拍照功能,都可以将他们照映在屏幕上。

保存更不必说,只有将目标的照片保存,才能用恐惧值下达指令。

至于下载,则是让厉鬼存在,毕竟他拍摄的只是电影上的鬼。

此次来丽晶酒店,也是寄希望于能在现实找到自然的鬼,直接拍摄保存,而不需要下载。

结果倒好,直接被困在这,而且……拍下了那尸体也没用!

连手机都没用,那他就真没办法了。

“不!冷静下来,或许这真的只是尸体,而并非那鬼。”

陈默深吸一口气,警惕地向四周拍摄,依靠着拍照功能的‘真视’,试图找出那女鬼。

至于这尸体,他只能认为是怨气造物。

所谓怨气造物,他见识很多了,像那咒怨小屋,便是伽椰子创造的。

贞子则造了那口井,以及录像带。

这些都是她们的怨气所化,却与实物无异,属于鬼的一部分。

可惜也仅限于这些东西,陈默让她们造点钱,结果都不过是一些幻觉……

陈默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怨气造物,当即让伽椰子出手。

“快把这具尸体给毁了!”陈默说道。

伽椰子咯咯咯地爬过去,抓起直接就往厕所拖。

紧接着就听到厕所里发出骨肉挤压的声音,极度渗人。

陈默捏着鼻子走进去,发现那具尸体已经被塞进了排水管道中。

是的,这就是伽椰子所谓的毁尸,不是上去撕扯,也不是一念粉碎,而是硬生生将其拉进排水管,挤成了‘香肠’。

“呕……”陈默看到排水管堵死,一扭龙头跟榨汁似得往外呲血后,饶是他也受不了狂呕。

“你特么……”

陈默盯着伽椰子想发火,但伽椰子怨毒地看着他,染血的脸蛋毫无波动。

他无言地张张嘴,眼神中流露出惧意和无奈。

陈默知道,厉鬼的行为模式与他人类的脑回路是完全迥异的,对于他的指示,贞子和伽椰子都会有不同的做法。

也都是他身为人类,所难以理解的。

想要完全地约束她们怎么怎么做,所需要的恐惧值非常多。

手头上只剩四千点,这并不多,只能下简单的指令,任由她们性子发挥,尽量节省了。

“尸体竟然被轻易损毁了,如果是怨气之物,她应该立即现行才对。”

陈默警惕地四处查看,却是还没看到女鬼现身。

这种完全找不着敌人的恐惧,让他始终紧绷着心弦。

贞子的录像带如果被毁掉,她是一定会出来把人干掉的。

伽椰子的小屋被毁,那就不谈了,躲到月球都没用。

所以毁掉了这尸体,女鬼都不出现。要么他对于怨气之物的理解有误,要么这就不是怨气之物,而是幻觉。

“可这不是幻觉啊……这尸体到底是怎么出现的?这个女鬼难道真的可以凭空造物?这也太凶了吧?”

陈默心里直发颤,又不是怨气所化,又不是幻觉,这尸体哪来的?

面对未知,陈默直感觉那隐而不出的女鬼可怕至极。

“嘎吱……”

突然,他听到了窗户被打开的声音。

“什么?”

陈默急忙让两鬼护驾,循声来到次卧。

就见窗台上坐着一个人,那人和他穿着一样的衣服,只一眼,就让陈默惊叫出声。

“啊啊啊!”

因为那坐在窗台上的,赫然是他自己!

相貌发型身材皆一模一样,脸色惨白,神色呆滞,双眼漠视着如同死人一般!

“你……我……我我……”陈默顿时浑身发软,这是在太恐怖了,他竟然看到了自己!

陈默强忍着恐惧,立刻拿出手机拍照,想要下指令,然而还是没用,这依旧不是鬼!不收恐惧值。

“不是鬼……难道是我?”陈默眼珠子圆瞪。

就见那死气沉沉的自己,坐在窗台正要后仰着摔下去。

陈默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扑过去,就要拉住‘自己’。

但他拍照的功夫还是耽搁了时间,只是勉强捏到了‘自己’的手。

尚温!

“活的?”陈默惊恐地看着‘自己’的手从自己的手中滑落,后身一仰就从窗边摔下去,直坠向地面。

他还想再扑,可越过窗台,却是另一间新房了!

连地面都看不到。

看着‘对面’的次卧门口,两个跟门神似得厉鬼站在那盯着他,陈默心中一片绝望。

“难道只有死才能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