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两百五十三章 井

    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墨穷直感觉手一滑,贞子就要溜走了。

    墨穷猛地一抓,却仅仅扯到贞子的裙子。

    他知道贞子铁了心要离开,只是为防止暴露没有直接消失。

    刹那间他将贞子的衣服一拉即松,落点定在地上某处。

    于是乎,黑暗中就听到撕拉一声,那是衣服被撕开的声音。

    “啊!”突然眼前漆黑一片和撕拉一声,俩大学生再次吓得大叫。

    但好在,很快屋内的灯光就恢复了。

    屋内并没有什么变化,除了地上多出一条被撕开的裙子……

    这是墨穷的绝对命中留下的,当时贞子只有两个选择,先顺着裙子落到地上,然后再以鬼的能力离开。

    或者,直接以鬼的能力强行离开,但衣服还得去落点,于是两相冲突,那身湿漉漉的白裙从贞子身上撕扯留下。

    显然贞子选择了后者,一刻也没有停留。

    墨穷盯着地上的裙子,想着贞子肯定没有瞬移离开,否则裙子不会被撕开。至于穿墙穿透,肯定也是碰到墙的时候才触发的,否则裙子也不会被撕开,而是直接穿透。

    苟爷看到裙子,顿时笑道:“你干啥了?”

    “没拽住她,跑得真快。”墨穷撇嘴道。

    “哈哈哈,不跑不行啊,再不跑留下的就不是裙子了。”苟爷笑道。

    墨穷白了一眼,知道苟爷在开玩笑。

    左右观察一会儿说道:“门没有开,应该是让我们找其他出口吧,贞子可能还会出现的。”

    此时一切恢复平静,两大学生站起来,急忙去扶起晕倒女生。

    女生醒转,还有些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两男的急忙解释,将刚才发生地事说了,当然主要是说苟爷和墨穷做的事。

    “让贞子跪下,贞子就跪下了?她的剧本就是这样的吧?”微胖女生回过神来说道。

    “对啊,说明她还是演员啊,真是逼真啊,我吓出一身汗,不过人家那么敬业,这么欺负人家真的好吗?”偏瘦男子说道,看向苟爷。

    显然刚才苟爷的那声大喝,实在是太秀了。

    本来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多恐怖啊,结果说的好像是他让贞子跪下爬过来一样。

    还有墨穷,胆子更肥,贞子要‘杀’他,他直接捏着贞子的下巴,反过来把脸凑过去,怎么?你要亲她吗?

    之后一片黑暗,那撕拉一声和地上的破裙子又是怎么回事?

    四人古怪地看着俩坐在沙发上的汉子,心里对贞子几乎没有恐惧了。

    这俩什么人啊,皮得不行,感觉贞子要被玩坏了。

    同时,他们也因为刚才的事,更加确信贞子是演员了,否则哪里会被顾客这么欺负,还只是狼狈退去?

    欺负鬼屋演员,是很多奇葩玩家的乐趣,但这家恐怖屋,却是无人做到,基本上见到鬼就吓跑了。

    他们倒好,把贞子吓跑了。

    “好厉害,你们不害怕吗?”微胖女生说道。

    苟爷笑道:“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都是人吓人而已!”

    墨穷也接茬道:“我们肯定可以通关,拿到三万块奖金的。”

    众人一愣,怎么感觉有种浓郁的flag既视感。

    就在这时,天花板好像传来奇怪的声音,似乎是有水在里面流淌。

    “吧嗒!”

    只见从天花板上的通风口间隙中,几滴水珠落了下来。

    “这是提示吗?”墨穷抬起头,踩在沙发上伸手一撑,就把通风口的盖给掀开了。

    虽然很潮湿,但这通风管道设计的大小明显就是给人爬的,两头也都是黑漆漆的,不知道通向哪里。

    隐约间,众人能听到通风管道黑暗中传来奇怪回音,似有似无,好像是水声的回音。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声音,我先进去看看。”说着,墨穷一马当先就爬了进去。

    “……”

    偏瘦男子急忙低声说道:“等……等一下啊,这么黑这么窄,干嘛还要爬进去啊?在这里坚持一个小时也一样是通关啊。”

    “这样吧,我们分开行动,你们在这等着,我们去找出口。”苟爷说道。

    “……”四人无语,分开行动不正好让鬼一个个吓跑吗?

    他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经过之前的惊吓,他们算是意识到了,这俩人胆大包天,是真正的在‘玩’鬼屋。

    没有这两个猛人坐镇,他们自己分分钟就被吓跑了。

    想到这,偏瘦男子竟然毅然决然道:“不要分开!无论如何也不要分开!”

    另外三人也一脸坚定地点头。

    “好吧,那你们跟在后面,让女生在最后,我和墨穷打头阵。”苟爷笑道。

    怎料两个女生急忙摇头惊叫道:“不要!我们不要在最后!”

    显然她们熟知恐怖片套路,在队伍最前头和最后面的人,都是不安全的。

    尤其是在这种狭窄至极,只能一条龙列队爬的管道中,最前面的人肯定会撞上恐怖的东西,而最后面的人,也保不齐突然被鬼抓住腿拖走之类的。

    看多了恐怖片,这种套路他们都熟,两个女生是绝对不敢爬在最后面的。

    苟爷撇撇嘴,说道:“好吧好吧,你们在中间行了吧?我断后。”

    很快,通风管道中,四人看着前方墨穷扭动的屁股,又看了看后面苟爷咧嘴笑的脑袋,不知怎的,心里安全感十足。

    不过很快,他们就又心慌起来,因为太黑了。

    通道里一点光亮都没有,也没有出口,只能一直沿着通道爬。

    渐渐的他们只能看得到自己前面的人,以及感受得到自己后面的人在爬。

    突然,走在倒数第二位的微胖女生,猛地感觉到一只手拍了拍她的小腿。

    “啊!”微胖女生惊呼,急忙偏过头,用眼睛余光看到背后依旧是苟爷那张微笑的脸。

    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急问道:“你拍我干嘛?”

    苟爷淡定道:“没事,你们继续,我就是告诉你们一声,贞子在拉我脚,我先跟她走了。”

    说着,身体真的向后摩擦,仿佛黑暗中有人在把他往后拉。

    见状微胖女生顿时惊悚至极地尖叫道:“啊!贞子在后面,他要被拽走了啊!”

    众人一惊,就听到苟爷一路嘎吱嘎吱地被拖走了,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下子,最后一个的女生慌了,下一个不会是自己吧?

    “快走啊!快啊!”微胖女生催促着前面。

    他们倒是不为苟爷担心,因为他实在是太淡定了。

    不过因为苟爷被抓走,他们更加迫切地想要离开这,此刻一个个铆足了力气往前爬。

    越往前,就感觉越发地阴冷,一股腐臭的潮气也越发浓郁。

    很快他们能明显地听到有水声的回音,很空灵。

    “终于走到头了,原来是口井。”墨穷停下来说道。

    “井?是贞子埋葬的那口井?”众人想起来,贞子还有一种杀人方式,就是将人拽到井里,感受无尽的恐惧然后惊吓致死。

    一时间,众人都感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怨念萦绕在身边,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贞子就在注视着他们。

    “咚咚咚……”

    突然,通道的最后方传来急促地攀爬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再以极快地速度爬来。

    最后一个女生吓得大哭道:“来了!她来了!快出去,快啊!我要被抓走了!”

    墨穷二话不说,直接从通道口爬了出去,来到一口井里。

    通道连接的是竖井中段偏下,墨穷爬出去手脚撑开,卡在井壁间。

    仰起头,井口不高,外面还有幽幽的亮光。

    “井壁上有很多砖缝,很好爬,你们出来吧。”墨穷说道。

    后面有不明物追来,通道里的人哪敢久留,急忙一个个爬出来,手脚卡在井壁上砖块空置的洞里,却是一个个都挂在井壁上了。

    然而轮到最后一个女生时,她已经快崩溃了,因为她听到了背后的动静已经近在咫尺。

    “挡在这干嘛?出去啊。”苟爷的声音传来。

    “什么?是你?”微胖女生惊叫的同时松了口气。

    墨穷问道:“怎么样?”

    “不怎么样,无聊,又把我拉回原来的房间去了,还把灯关了。我以为接下来会有什么重头戏,期待得很,结果贞子也真是的,把我弄得一身湿就丢在那不管了,害得我又自己爬回来。”苟爷抱怨道。

    众人一惊,想来是贞子将苟爷一路从通道里拽回去,摔在最初的房间里,周围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只能感受到一股阴冷潮湿的手与头发攀附在身上,如跗骨之蛆,阴冷恐怖。

    这么一想的话,其实是非常恐怖的,换作是他们,恐怕早就吓晕了。

    可为什么从苟爷嘴里说出来,反而有点别扭的?尤其是他那略微失望的语气。

    他不仅没有被吓到,反而似乎又劝退了贞子,然后骂骂咧咧地重新爬了回来……

    “哈哈……呃!”

    墨穷刚笑两声,就听到哗啦一声从井水里伸出一只苍白的手臂,直接抓住了他的脚,狠狠地将他拉进水中。

    “噗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