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两百五十章 请给贞子一点面子

    惊悚恐怖屋,城郊一个广场一排门面都给盘下来,包括二三楼和地下都属于这家恐怖屋。

    现在每天营业,随时都有上百人排队,可谓生意火爆。

    这天下午,墨穷和苟爷戴着墨镜,穿着一身休闲来到这里。

    苟爷更是叼着根自制的烟卷,一边抽一边走进去。

    里面等待的人极多,可以看到恐怖屋还顺带贩卖奶茶饮料,基本上每个人都捧了一杯。

    显然排队等待的时候,也能做做别的生意赚钱。

    “先生,这里不能抽烟,你影响到别人了。”一名女接待皱眉道。

    “啊?抱歉抱歉……”苟爷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个小盒子,把烟卷往里面一闷,就熄灭了,随手又放进口袋里。

    “先生可以选择自己想要体验的项目,然后买票等待。”女接待说道。

    “每波人一小时,这么多人等到什么时候去啊?”苟爷抱怨道。

    女接待笑道:“很快的。”

    刚说完,就见从咒怨项目的入口处,一个男的从黑暗中仓皇跑出来,紧接着后面还有个女生尖叫爬出。

    对于这俩人的狼狈样,有的人惊奇不已,心痒难当,很想赶紧轮到自己体验一下。

    有的人似乎见怪不怪了,反而议论这情侣怕是要分,男的竟然丢下女的先跑出来了!

    还有的人则说道:“哇,他们才进去两分钟啊,这是一见到伽椰子就跑了吧?”

    “肯定是傻乎乎地在客厅看到伽椰子了,不知道一开始要躲进厨房。”

    “躲厨房有什么用?应该去二楼卫生间啊。”

    “卫生间没用的,一开始就要冲到卧室把门反锁,躲在床底下死也不出去,我就这样熬过了十分钟!”

    “哦?美女,你这方法倒是没听说过,后来怎么出来的?”

    “别提了,我在床底下总是能看到有小孩的脚跑来跑去,吓得我足足趴了十分钟不敢动弹,直到我不小心在床底下摸到了身边有湿漉漉的头发……”

    “卧槽!伽椰子早就从暗道爬到床底下了?”

    “可不是啊,天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当我发现伽椰子就一直趴在我旁边的时候,我直接就吓晕了。”

    “唉,感觉拿不到三万块的通关奖励啊,我都快搭进去两千了。”

    听着众人的议论,墨穷和苟爷对视一眼。

    显然,这里的恐怖屋跟别处不一样,这里能把玩家吓跑,或吓晕,而这样也就失去了继续体验的资格。因此客流量极大,这么多人也不用等很久。

    很多人刚进去就吓出来了,基本上几分钟就会提前结束。

    再想进去,就得再花一次钱。一个人就得两百块,若是五人组团进去,那一趟就赚到一千。

    几分钟刷一次钱,想想一天下来多少,可谓暴利。

    尤其是,这里的项目有三万块的通关奖励。只要能坚持一小时,或者从出口出来,那么就能拿到老板奖励的三万块。

    第一次玩的人,都会觉得自己胆子大,肯定不会提前退场。花两百块,就能赢三万,可谓非常吸引人。

    但结果毫无疑问,往往几分钟就给吓跑了。相当于用两百块体验了一次从未有过的惊悚刺激。

    有些人可能胆子小,发现如此恐怖后,就不再玩了,但也会把这里的名气给宣扬出去。

    有些人,胆子大一些,出来后情绪恢复,可能会不甘心,于是又去刷一次送钱。

    有些人可能找到一些规律,发现躲起来可以让伽椰子晚一些登场。但其实伽椰子并没有固定的行动限制,她只是单纯地换着花样吓人而已。

    可即便如此,许多人也依旧以能多坚持几分钟为傲,别人都两三分钟就出来了,自己却坚持十分钟,这就有成就感。

    万一通关了呢?

    墨穷甚至怀疑,是老板故意让多刷的人坚持地久一些,以让他们抱有希望,不断充钱。

    “那买票吧,就这个咒怨。”墨穷拿出钱。

    怎料苟爷摇头道:“不,玩这个吧。”

    说着,指着册子上一个挂了最新标记的项目:午夜凶铃。

    墨穷一愣,想到午夜凶铃的话,那么鬼是贞子吧,经典出场方式,应该是从电视机里爬出来。

    是了,作为一个体验馆,它怎么实现这一点?

    “好,就玩午夜凶铃。”

    墨穷买了票,两人就站在大厅等着轮到自己。

    他和苟爷已经查看过了,这里的人都有热量,包括偶尔会亲自带人出来的老板,也是大活人。

    至少他俩都没瞧出那老板有什么问题。

    总之先搞清楚这鬼屋的猫腻,这里是城市里,现场又有这么多人,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打草惊蛇的。

    等了一会儿,就见一波波的人尖叫地跑出来,又一波波地人跃跃欲试地进去。

    玩午夜凶铃的也很多,毕竟是新项目。

    不过当连续三波人都是吓晕过去,由老板和另一个员工背出来时,有几个快要体验午夜凶铃的青年坐不住了。

    “老板,这午夜凶铃是不是更恐怖啊?”一个青年问道。

    “差不多,都是一星恐怖。”老板笑道。

    “那个,我们能不能多几个人组队啊?”这个青年本来就和好几个朋友一块来的,两男两女。

    他们没玩过,坐在这排队见到没几个人坚持超过五分钟,就有点怕了。

    此刻竟然还想拉更多人一块进去。

    “随便,不要太多就行。”老板笑道,一趟人越多,他赚得越多,成本却不变,这自然随便了。

    “有没有想组队的啊?我们第一次玩,来几个老玩家带一下啊。马上要进去了,一起可以不用排队啊。”那青年喊道。

    然而愿意跟别人搭伙儿的很少,大家也都是朋友一块来的,对于不用排队这一点也并不在乎,因为这里排队非常快。

    不过墨穷和苟爷却很有兴趣,苟爷立刻就说道:“来来来,一起。”

    至此,他们跳过了十几波人,直接跟那四个青年一块组团进入午夜凶铃的房间。

    中途有一条黝黑的走道,他们要在走道里大约要走七八步,才会看到一扇门。

    “呃,你们要戴着墨镜进去吗?”老板问道。

    其他人也觉得这未免也太骚包了,玩个鬼屋还戴墨镜?这里黑漆漆的,看得见吗?

    苟爷笑道:“看不清更好,这样就不会怕鬼了。”

    老板说道:“这样啊?之前有个八百度近视的朋友,把眼镜一摘觉得更吓人了,我推荐你还是看得清楚好些。”

    苟爷耸耸肩,反而对老板说道:“听说你这贼刺激,我今天来可是准备十足,看了五十部恐怖片壮了胆儿,里面要是吓不住我,我可要给差评啊。”

    老板一愣,但随即笑道:“没关系,只要你不破坏道具就行。破坏道具的话,十倍赔偿。”

    “那你们演员吓唬我,我一激动打了他怎么办?”苟爷又问道。

    老板眉头一挑,这种号称根本不怕工作人员扮演的鬼,扬言敢一脚踹死鬼的人,他见得多了。

    结果最后,没有一个人敢对鬼动手。

    只见老板云淡风轻道:“当然不能打我的员工了,否则不仅要赔钱,还会永远进入本恐怖屋的黑名单。”

    苟爷哦了一声,跟着众人进入黑暗之中。

    穿过黑暗走廊,直接推开了那扇门,一马当先地闯了进去。

    看装修,好像是个办公室休息室的地方,放着一张沙发和一个茶几,对面则是一个矮柜,上面摆放着一台老式的大头电视机。

    而在沙发旁边,还有个老式座机电话。

    除了这几个以外,房间里还有诸多摆饰,像模像样的。

    两男两女还站在门口警惕地打量四周,墨穷和苟爷就直接走到中央。

    墨穷在查看电视机,苟爷则直接坐在沙发上,拿起旁边的座机电话就拨打了林通的号码。

    “喂?”

    “你是……”

    “我是你苟爷!我在玩鬼屋呢,还别说,真良心,这电话还打得通诶。”苟爷笑道。

    “呃……”林通错愕。

    苟爷笑道:“没事,我就打着玩儿,挂了。”

    说完,吧嗒就给挂了。

    组队的四人也是慕名而来,没玩过的,见苟爷这么悠哉,心里顿时也松弛了许多。

    “真良心啊,这电话能打给外面?”

    “是不是还可以打长途啊?”

    “哈哈,我们可以把鬼屋老板打破产。”

    四人说笑着,心也放开来,查看这间屋子的东西。

    大家都知道午夜凶铃,自然也知道录像带诅咒。

    而那卷录像带,就在电视机的上面放着。

    墨穷走过去,拿起了录像带,正准备播放一下。

    突然,电视机自己打开了,上面出现了一片白色雪花的画面。

    “滋滋滋……”

    “我靠!”四人吓了一跳。

    紧接着一个微胖的女生又尖叫起来。

    “什么啊?不就是电视机自动打开吗?老伎俩了,暗中有人用遥控器就能办到,你叫什么?”一个偏瘦男子说道。

    “它……它……”微胖女生指着电视机结巴起来。

    墨穷蹲下身替她回答道:“电视机的插头在地上,没有插。”

    众人悚然一惊,发现这台电视机真的根本没通电。

    苟爷坐在沙发上笑道:“这种大头电视机,里面改造一下,放块充电板,很容易的,给我五百块,我就能造一个。”

    众人听了苟爷的解释,也都露出一脸释然。

    墨穷说道:“这卷录像带被播放过,已经被放到最后了。”

    老式录像带都能看得出来,里面的卷带是在开头还是中间,亦或者结尾。

    苟爷笑道:“这么说我们一进来就扮演已经看过录像带的人咯,所以马上就应该有电话铃响起吧?”

    话音刚落,苟爷猛地出手抓起电话,将其扣放在桌上。

    “你干嘛?”偏瘦男子惊道。

    “占线啊,这样贞子不就打不过来了?”苟爷理所应当道。

    “呃……”四人面面相觑,好像挺有道理的。

    这就是体验馆而已,又没有真的鬼。不是午夜凶铃吗?若是最关键的电话不打过来,整个恐怖套路就失去了一个关键节点,后面的内容难道强行进行下去?

    “铃铃铃……”骤然间,桌上的电话机急促地响起来。

    “什么!怎么还是响了!”

    众人惊恐地看着电话机,苟爷笑道:“原来早就想到会有杠精,直接把录音藏在电话机里面么?这鬼屋可真良心啊。”

    苟爷按下免提,就听到一阵沙沙沙的电流声。

    “喂!我是你苟爷,说话!”

    “沙沙沙……”

    “贞子,我知道是你打来的,你有什么心里话跟咱直说,我听着呢。”

    “沙沙沙……”

    众人无语,好不容易有点恐怖气氛,苟爷立刻就给破坏掉了。

    那偏瘦男子终于忍不住说道:“诶,你别这样啊,人家老板开恐怖屋也挺不容易的,我们老老实实感受一下气氛不好吗?贞子不要面子的啊?”

    苟爷偏头笑道:“你要三万钱不?”

    偏瘦男子一听,嘿嘿笑起来。心说也是,这么玩儿没什么恐惧感,肯定能拿到三万块。

    然而就在这时,电视机突然声音变大,将众人注意力吸引过去,紧接着就见屏幕上的雪花淡了一些,开始出现火山爆发、女人梳头,印有贞字的眼睛等画面,不断交替闪过。

    最后,停在了一口井的画面。

    “来了来了!赶紧坐好看电视,墨穷过来,正戏到了。”苟爷喊道。

    墨穷一笑,也坐在沙发上。

    其他四人则凑在另一个沙发上,紧靠在一起。

    他们看到墨穷和苟爷的坐姿,却是忍不住一愣。

    只见两人戴着墨镜,把二郎腿一翘,右脚踝搭在左脚膝盖上,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身前,背靠着沙发坐得稳稳当当。

    这架势,这气度,简直像是沙发上坐着俩海军本部大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