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两百四十八章 恐怖屋调查任务

    一个小时后,墨穷和苟爷沉默地走出了这个压抑的精神病院。

    除了斯内德,这里还有着许许多多崩溃癫狂的社员。

    他们有的具有强烈的食铁欲望,一旦发现铁制的器物,就跟失了智一样地想要把它吃下去,完全不会考虑能不能吃的问题,不吃下去决不罢休,甚至是至死不休。

    有的是纯粹的混乱思维,仿佛所有的记忆被轰成了碎渣,又胡乱拼凑起来,连完整地话都说不出来。

    还有的具有强烈的对人狂躁症,只要看到人,听到人,感受到人,就发疯发狂,欲除之而后快,房间里仅有一只小猫咪陪伴着他。

    诸如此类,各种心灵扭曲型的受害者居住于此。

    而这,还只是窥看到了冰山一角,当初萧峰的烟瘾,与这些相比,绝对是温和的了。

    起码,萧峰的烟瘾还能强制戒到有一定自制能力的程度,而住在这里的人,大多可能终身治不好。

    除了战死以外,墨穷感觉这里几乎成了社员另一个归宿。

    “那是……你之前的搭档?”墨穷问道。

    苟爷嗯了一声说道:“我等了一年多,他也不见好,甚至博士们毫无头绪,上头表示他以后就算祛除了那个效应,也会提前退休。”

    墨穷暗道难怪西装蛇男比尔森对于苟爷带新人感到惊讶,原来苟爷一年多都在等斯内德。

    想等斯内德好了以后,大家再一起并肩作战。

    不过苟爷的想法显然又变了,大概觉得斯内德就算没事了,也还是让他退休比较好,所以这才又开始带新人了吧。

    两人一路无话,坐飞机赶往任务地点。

    中途他们接到了清岛当地的外围人员提供的情报,分析情报时,苟爷才突然又恢复了大咧咧的性子。

    “惊悚恐怖屋?在城市里啊,好麻烦,但愿只是误会吧。”苟爷撇嘴道。

    显然,苟爷很讨厌在城市里出现收容物,那会让他们束手束脚。

    墨穷也看完了资料,说的是在清岛新开的一家恐怖主题的密室逃生体验馆。

    所有进去玩过的人,都一致给好评,可谓口碑爆棚,在当地年轻人的圈子极为火爆。

    资料里有一份评价截图,清一色地在赞叹那家恐怖屋,道具逼真,演员良心,氛围恐怖,惊险刺激等。

    鬼屋嘛,墨穷当然知道,里面的鬼都是工作人员扮演的,然后布置各种吓唬人的机关,并把场景打扮地恐怖些,很多人喜欢体验这种刺激排解压力。

    其实就像有人喜欢看恐怖片一样,这种进入到恐怖片场景里的体验方式,无疑更能感受刺激。

    不过,大多数这类密室逃脱,或者鬼屋,道具都很粗糙,机关也很简单,演员呢……不谈了,都知道是演员了,有时候简直是出来卖萌的。

    甚至场景中,会有很多让人出戏的东西,比如隐藏的继电器上面写着‘与解密无关’……

    更甚至,还有隔壁其他房间的体验者嘻嘻哈哈声传来,都很让人出戏。

    玩一遍也就够了,很少有人二刷、三刷。

    但是,这家惊悚恐怖屋就不一样了,场景内几乎完美重现恐怖片现场布置。

    且体验者反应,演员的化妆简直以假乱真,完全不是搞得跟怪物似得,然后跑出来吓人那种,而是真的如鬼一般阴冷惊悚。

    诸如此类的风评,很快就引起了当地外围人员的注意,并亲自去体验了一下。

    结果……也被吓惨了,并且表示在鬼屋里的逼真氛围下,也没分辨出那到底是演员,还是真鬼……

    毫无疑问,外围人员亲身体验了其中惊悚,又无法确定是不是异常,便将此事上报。

    至此蓝白社正式介入调查。

    当天下午,外围调查员就把那家恐怖屋查了个仔细,老板、员工全查了一遍,结果是每一个员工都有正常的身份信息,体验馆的各方面手续也都正常。

    唯一比较让人惊讶的一点是,那家体验馆的老板,辞去了工作,把自家房子卖了,又凑了所有的钱,建造了这个体验馆。

    到目前为止,社里还没有百分百确定这里有收容物的因素。

    本来接下来还有一系列试探和调查,但现在苟爷和墨穷为了去齐鲁省,便接了这个调查任务。

    “如果这是异常,可以从三个方面入手,第一,怀疑那些鬼……真的是鬼。我们可以通过热成像来确定,近距离查看他们是不是人。”

    “第二,怀疑幕后有人能操控恐怖感,或者令某物或某人具备强大的恐怖威慑气场。这一点,如果我们亲自去体验一下就知道了,或者派一个厉害的外围人员也可以,如果只是普通的氛围烘托惊吓,受过训练的人员是不会害怕的。”

    “第三,场景有问题,有可能在进入某个密室逃生后,所有人被拉进了类似虚拟实境的幻境中,甚至是……真正的,恐怖片中的灵异之地。这一点带上联络器去体验一下,也可以看出来。”

    墨穷看完资料,迅速说出三个猜想,而且都是有方法可以验证的。

    毕竟是这么光明正大开店的地方,如果它背后真的有收容物的因素,蓝白社轻松就可以查出来。

    “还可以嘛,墨穷。”苟爷点头道:“假如这真的是某个持有者用收容物开鬼屋,那你应该知道该如何处理吧?”

    “当然,这么明目张胆的话,意味着对方完全不知道这世上有蓝白社。暂时为止,对方只是在开店赚钱,而没有害人性命的痕迹,我们在对目标特性效果未知的情况下,完全可以低调行事,秘密调查,直到摸透了对方之后,再以雷霆手段收容之!”墨穷说道。

    这是蓝白社的收容方式之一,类似的情况他很早就见过,那就是当初在厦港对付那个相术大师。那个燕大师就是被蓝白社各种摸清楚底细后,直接以雷霆手段带走了,甚至于,连他的老板都早在不知何时被收服了。

    苟爷嘿嘿笑道:“那么,我们一起去恐怖屋里体验一下咯?”

    “你不怕感染什么效应吗?就这么直接去体验,万一那幕后之人就是这么丧心病狂,明目张胆地通过开店的方法给玩家植入某种效应呢?”墨穷说道。

    “你是说外围人员就活该被感染吗?”苟爷歪着头说道。

    “不要曲解我的意思,苟爷,我们不该考虑一下最坏的情况吗?”墨穷说道。他所考虑到的最坏情况,就是一进去便被感染某种效应。然后沦落到奥克维尔精神病院里的同志们一样。

    苟爷看着墨穷,认真道:“最坏的情况,就是有超过一千的民众已经被收容物影响!而我们作为社员,也将亲自感受其中的特性,并将其破解!如若不能破解,等于放弃了那上千民众。”

    墨穷怔怔地看着苟爷,长舒一口气道:“明白。”

    苟爷笑道:“墨穷,如果这次真的是收容物,那就是你第一次面对真正未知的任务吧?”

    “不要紧张,记住,蓝白社员是天下一等一头包了铁的职业。”

    墨穷本来因为去了一趟奥克维尔精神病院,见识了社员另一种归宿后,此刻还真有一丝紧张。

    结果听苟爷这么一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