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两百二十五章 诅咒?

    墨穷必须杀死卡勒姆,否则八岁的她根本跑不掉,与其被人追杀到之后发展到正面刚,不如给自己一点自由的时间布置。

    卡勒姆死掉,只要不报警,群众帮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知道,更别说其他人了。

    她现在,想去哪就去哪。

    只见墨穷将卡勒姆的血液全变成黑色,心脏也变成黑色,然后尸体留在卧室里将门锁死。

    就这么,墨穷背着包离开了这栋屋子。

    对门的女邻居见了还冲她打招呼:“欧拉,你一个人去上学啊?”

    墨穷看着她,露出温煦的笑容,然后离开了。

    目的地,群众帮掌握的一间破旧院落。

    那是原本卡勒姆要把欧拉送去的地方,由那里的帮众看管,之后下午再接回来。

    如果她今天早上没去,那几个负责看管他的帮众一定会查问,要不了多久卡勒姆的尸体就会被发现的。

    她不能让人主动找她,那样就太被动了,更不想车坐一半被人截停。

    所以墨穷必须先去搞定那几个等她去‘上学’的帮众,稳住地头蛇群众帮。

    “我先声明,那几个人不是外围的。”易波说道。

    “放心,我不会再杀人了,卡勒姆死了,我的积怨已经释放,现在只想回家,对于那些恐吓过的我的帮众,我只需要恶作剧般地惩罚就够了。”墨穷说道。

    “是你杀不了吧,卡勒姆那种情况不可复制,人一多你不会有任何机会,本体实在是太弱了对吗?”易波笑道。

    “他们死了,群众帮只会更快地要找我,不如把他们收为己用。”墨穷说道。

    “怎么做?”易波问道。

    “当然是……唬。”

    “……”

    墨穷来到了那个破旧院落,背着书包慢悠悠地走进去。

    “咦?”

    “哪来的小女孩?”

    “……是那个欧拉?”

    院里有四个黑人,他们坐在那无所事事,见到一个瓷娃娃般的白人女孩走进来,不禁奇怪。

    虽然设定上,卡勒姆已经带她来过了,但实际上墨穷根本没来过。

    这些人也不是外围,自然没见过她。只知道从今天开始,卡勒姆会带一个小女孩来这交给他们看管,下午再带走。

    对于那个女孩,卡勒姆只给他们见过照片,还没真正地送来过。

    “怎么一个人来了?卡勒姆呢?”

    “第一天就不亲自送来?卡勒姆搞什么鬼?”

    黑人们很奇怪,想打电话给卡勒姆。

    但是手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屏幕里一直黑的!

    “发克,我手机坏了!克鲁,把你的给我!”

    克鲁也没给他,自己拿出手机想打电话,但也是一直黑屏。

    “怎么回事?”大家的手机都黑屏,看都看不到桌面,怎么找卡勒姆的号码?

    众人有些奇怪,这时墨穷已经走近了,挂着诡异地笑容缓缓而来,脚下逐渐有奇怪的暗红色光影卷动。

    “什么!”他们立刻又看到,小女孩金色的头发变成黑色,双目一片猩红,嘴唇也刷得一下没了血色。

    雪白的手臂上,甚至盘踞着诡异的黑线,这黑线一直扭动,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发克!你别过来!”他们是真正的普通人,平时对贫民耀武扬威,但见到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瞬间变了脸,挂着诡异地笑容跟魔女一般的走过来,着实吓坏了。

    这些黑人相当迷信,此刻直感觉撞鬼了,立刻就想跑。

    但墨穷堵在唯一的出路上,脚下暗红色的诡异漩涡堵住了整个路。

    那些跟触手一般在地上爬的诡异东西,也正向他们蔓延。

    “翻墙!快!”他们扭头冲向围墙,哪知暗红色鬼影迅速攀爬过来,在墙壁上晃动。

    他们哪敢触碰,连忙退后,就见围墙上已经遍布如同木星大红斑一般的诡异暗红色漩涡,在那涌动着。

    深邃,而邪恶。

    “怎么回事!这不是欧拉嘛?卡勒姆什么情况?她到底拐了个什么鬼回来?”黑人们惊悚道。

    “发克!去死!”

    那个叫克鲁的,突然拔出枪来,显然,既然没法跑,那就吃我一枪。

    不过紧接着他就看到手枪不知何时成了暗红色,盘踞着诡异的漩涡。

    他稍微楞了一下,就看到一缕黑线从枪上蔓延过来,好像什么东西蹿进他手里了。

    克鲁顿时如触电般将手枪扔了,急忙看向自己的手。

    就见那黑线遍布手掌,纵横交错好似是血管,其一直蔓延到手腕的静脉才停下来。

    此刻在他巧克力的皮肤下,那原本应该是青筋般的静脉已经成了黑色。

    那皮肤下的黑色透过皮肤都能看得仔细,已经形成树状图一般的黑线,而且还在缓慢地蔓延向上。

    “嘻嘻嘻……”墨穷被玩坏般笑着。

    这诡异的笑容让他们无比恐惧,若是个大人恐怕都好些,但一个小女孩这样诡异,反而令她娇小的身体更加可怖。

    “你对我做了什么!”克鲁等人很是惊慌,所有人拿出枪来,都立刻被蔓延了黑线。

    克鲁不死心,还想再捡起枪,却是发现手臂上那黑线蔓延地更快了,顺着静脉一下子就越过了手肘。

    “啊!不要!不要!”手臂上蔓延的恐怖的树状黑线,仿佛是植入在血脉中的东西,几人彻底不敢反抗,拼命地求饶。

    这一求饶,黑线竟然真的明显地慢了下来,但依旧在一点点地侵蚀着他们的血管。

    如此变化,令他们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是握在眼前的小女孩身上的。

    她真的是小女孩吗?怕不是活了几百年的女巫?

    迷信的他们疯狂地求饶,趴在地上不敢看墨穷。

    “卡拉……算了吧。”墨穷突然用柔弱的声音说道。

    “哦?”几个黑人不明所以,过了一会儿,也没感觉有事发生。

    几个人慢慢地抬起头,却发现之前恐怖的场景都消失了。

    而小女孩,则俏生生地站在他们面前。金色的头发,蓝色而清澈的瞳孔,雪白的皮肤没有任何东西。

    此刻正微笑地看着他们说道:“你们好,我叫欧拉。”

    “……”

    几个黑人发愣,呆呆地看着她,回不过神来。

    做梦?

    他们急忙查看手臂,却是发现那黑线还在,并缓缓沿着手臂血脉侵蚀。

    “啊,克鲁,你的眼睛……全是血丝……”一个黑人惊呼道。

    克鲁看着他,楞道:“你也是……”

    墨穷也不理他们,打了个招呼后,直接背着书包四处参观起来。

    几个黑人趁机想走,她竟然也不阻拦。

    “快跑!”

    “不!先等一下。”克鲁拦住了三个同伴。

    开玩笑,真的饶过他们了?这黑线可一直还在蔓延,已经靠近肩膀了。

    看样子之后会一直蔓延到心口,直至侵蚀心脏。

    毫无疑问,那个时候,黑血攻心定然没有什么好下场。

    见墨穷依旧不理他们,克鲁带着大家走进卫生间,照了一下镜子。

    这一照不得了,只见他脸色惨厉,嘴唇一丁点血色都无,而双眼遍布血丝,很是憔悴。

    他急忙凑近镜子,发现皮肤也多出了一些如雀斑似得浅色斑驳,那是渗透在皮肤深处的斑,怎么洗也洗不掉。

    再看头发,褐色的头发中竟然稀少得夹杂着几根苍白头发。

    甚至于,他还亲眼看到一根头发的颜色褪去,几秒钟后褪色成了白发!

    他继续翻找,发现每隔几秒钟,他就会多一根白发,似乎在以肉眼可见地速度衰老。

    甚至于自己的指甲不知何时已然发灰发白,看来极为不健康。

    “天哪……”四个黑人对视一眼,又往向院子里的墨穷。

    只见墨穷一脸单纯可爱的模样闲逛着,完全没有之前可怖的崩坏模样。

    但他们一点也不敢小瞧这个萝莉,只觉得现在的可爱背影都特别邪恶。

    “这是毒素……还是诅咒?”黑人们脑子胡思乱想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