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两百一十章 影子

事实上这个局,他们不止做了一个。

毕竟保不齐那个盗贼不会感兴趣,他们对于其心态动机不是很明朗,所以类似的局,他们做了好几个。

燕薇负责赌场方面的,其他人也各有各的戏码布置。

比如蒙巴萨某个公职人员,在自己的情人家里藏了一大笔现金。

又比如一伙混混抢劫了一家金店,有现金也有金银,把钱藏在了自家,然后暗中跟黑店去拿赃物套现,套到的钱用一部分,藏一部分。

更甚至,墨穷还安排了队员去充当某大富人家的女仆,然后偷了主人家的钱,一个女子就这么带着大量现金东躲西藏,慢慢逃到乡下去。

诸如此类的鱼饵,共做了五个,分布在蒙巴萨各地。

有的涉及官方,有的涉及道上,还有的则只是单纯的携带了见不得光的现金,且一个人保管,不被偷也迟早会被抢。

钱多的有,钱少的也有,有的能如探囊取物,有的还要面对极个别的防卫。

可谓是各种情况都有,保证给克里斯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就看他能发现多少,又对哪一个更感兴趣了。

其中墨穷和游辛,也负责充当了一种鱼饵。

那就是他和游辛两个大小姐,作为华夏来的土豪,在东非各国游玩。

此次来到肯尼亚,姐妹俩在蒙巴萨稍微逗留一段时间,花钱大手大脚,到处消费,明摆的一对钱多,人美的外地娇嫩游客。

“姐姐,今天我们去看大象好不好?”墨穷走在街上奶里奶气道,她黑色的长发梳理整齐,显得她的皮肤更加温润白皙。

一旁身材修长矫健的少女游辛摇头甩动着高高的马尾辫说道:“不要!我要去骑马!而且我看中了一匹马,我要把它买下来!”

“……呐……那我也要把大象买下来!”墨穷歪头说道。

旁边几个路人频频侧目,听了这话差点摔倒。

壕无人性!

墨穷他们虽然有翻译魔芋,但该特性对外只让他们的母语有效果,会让他们的母语任何人都听得懂。倘若他们用了非母语的语言,比如英语,那么就只有懂英语的人才听得懂。

当然,不管怎样,别人的语言,他们都是懂得的。

所以为防被克里斯发现他们有翻译魔芋特效,大家一律只用非母语沟通。

“乖乖……”游辛摸了摸墨穷的头说道:“大象买了也带不回家哦。”

墨穷眼波微动,瞥了眼游辛,这家伙硬是给自己安了一个乖乖的小名,屡教不改只能认了。

“没关系,我们买了大象,再把它放了……让它回家……”

游辛一滞,随即笑道:“你开心就好,那我们出发吧。”

两人逛街自然没开车来,所以沿路走着。可谓极为惹眼,不少年轻黑人远远跟着。

只见游辛墨穷仿佛根本不知道一样,沿街走着,顺带买了些手工艺品。掏钱时,游辛甚至直接拉开背包,露出满满一包的钱。

有美金也有当地的先令,都是最大面额的钞票成捆成捆地堆积在背包中。

墨穷看中个假象牙项链,游辛直接拿出一沓一千面额的钞票,抽出一张来,那黑人商贩找了半天……

等那商贩拿出找好的钱抬起头时,一大一小两个女娃已经嘻嘻哈哈地走远了。

如此举动,自然引起眼红,两人没走多远就被一大堆黑人围住了。

“香蕉!大香蕉好吃的!一百先令一根!”

“黑檀木雕,大师工艺,看一下吧小姐,两万先令。”

大大小小的商品杵到她们面前,七嘴八舌地向她们兜售自家的东西。

游辛没心没肺地还买了几个,顿时让这群人更加火热,围着不散,恨不得她全卖了。

两人想走,还被拽着衣服,更甚至人群中探出几只黑手来,伸进了游辛的背包,猛地抓了一大把钱就跑。

这是之前跟梢的几个人忍不住了,在人群中趁乱出手。

游辛和墨穷对视一眼,当即惊声尖叫起来。

“嘭!”就见不远处一直跟着的两名壮汉猛地窜出来,蹬出一脚将抢了钱就跑的家伙踹翻在地。

被踹翻的黑人一脸惊慌,捂着肚子疼得直发颤。

只见出现的两个壮汉西装笔挺,体格壮硕,一米九的大个。他们之前还见过,始终和两个女孩保持三四米距离。

几个黑人对视一眼,意识到这是俩女孩的保镖。

果然,这时游辛拉着墨穷从人群中走出来道:“道格,先送我们上车。”

“好的小姐。”道格立刻推开人群,护送游辛墨穷走出街道,另一个保镖则索要回钞票。

但显然是钱财太动人心,这几个人一点也不怕,就算可能被打得半死,也敢死握着钱跑。

保镖打翻几个,拿回钱财,但还是有一个成功带着一捆钱跑掉了。

“墨穷,我们三天两头被抢,就是没人偷啊!”上了车,游辛喉咙微动道。

他们为防止被监视,都是偷偷用植入到神经上的联络器沟通,那个联络器可以无声交流,通过神经传感来合成电子音发送。

只不过说话比较慢,要一个字一个字地交流。

墨穷也默然道:“没关系,我们的目的是把我们带了大量现金的情况传扬出去,这几个混混稍微查查就可以了,跟克里斯绝对没有关系,他没那么傻。”

“这两天下来,我们一直在蒙巴萨西部逛,经历了多次抢劫和尾随,其中不乏有帮会背景的。刚才还有个人成功把钱带走了,消息一定会在道上传开。只要那盗贼知道我俩的存在,并且真的有超自然的侦查能力,那我们放在住处的钱说不定就会被拿的。”

别看他们带保镖,但这是正常的,不带保镖才有问题。

而他们在这游玩,晚上都是租住在一家风景很好的靠海民宿,保镖也住那,晚上替他们赶走了不少打歪主意的人。

但是,白天出去玩时,别墅就没人了,稍微有点入室手段就能进去。

可谁知道那民宿里会有一笔巨款呢?要知道游辛随身还背着一包钱,大多数有心思的人关注的都是随身带的那一包钱。

只有在不可能有人盯着他们的时候盯着他们……才会知道他们还有一笔钱放在卧室里。

就算真有普通的小偷拿走了,也没关系,反正就是让人偷的,任何来偷了钱的人,都逃脱不了蓝白社的耳目。

“唉……钱又没有被动过,五个饵一个也没咬,他是不是看出来了?”游辛看到钱还在,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暗中说道。

墨穷盘腿坐在地毯上,小口吃着香蕉说道:“只要他得了消息,看出来也得咬!别忘了他要尊重人设的,克里斯也许察觉到一点不对,但作为正常人,五个饵他总得咬一个。”

两人暗中交流了一会儿,又飙了一波戏,墨穷一个人走进浴室洗澡。

跳起来打开水,墨穷正要脱掉小T恤,一低头看着地上,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作为社员,他很相信自己的感觉,他的观察力是被锻炼过的,一定是有哪里不对,有点扎眼,只是还没想到而已。

他正低头想着,突然哐啷一声门被打开,游辛闯了进来。

游辛瞪着眼睛看了会儿,见墨穷还没脱衣服,不禁失望道:“啊……你在这发什么呆呢?”

“出去!”墨穷奶音娇吒道。

游辛吐着舌头急忙溜了,墨穷将门反锁,再一低头,却是猛然一震。

只见他的影子比之前淡了不少,而且形状也有略微的变化。

影子怎么会变淡呢?明明他站在原地没动,明明浴室里的光线没有变化,只不过游辛开门一进一出的功夫,影子就变淡了!

“影子……影子……刚才那不是我的影子!”

墨穷之前低头就觉得哪里不对,此刻想来就是影子的颜色不对,之前太深了。在不同的光线强度下,影子的明暗是有差异的,越明亮,光线充斥度越饱满的地方,影子会很淡,边锯会有更淡的模糊叠影。

浴室内的光线就特别饱满,所以他从外面进来时,影子应该变淡,可刚才他却没发现影子变淡,和之前在卧室时暗度一样,所以本能地感觉有不对劲的地方。

此刻影子恢复正常,更是提醒了墨穷,让他立刻反应过来,脑子疯狂转动。

“我的影子刚才是克里斯吗?他变成影子了?他一直在以影子的形式跟着我?”这么一想,对于克里斯到底有何监视手段,就很清楚了。

之前被偷的帮会头子,再小心谨慎,也提防不到自己的影子头上!

所以他藏了几年都没有被人发现的钱,却被一个影子跟踪找到了。

墨穷想到这,立刻就想冲出去,但生生忍住了。同时暗中联络负责盯梢的外围人员,别看他们就带了两个保镖,事实上暗地里,周围从巡警到路人中都有蓝白社的人。

更甚至在附近的高楼,以及高空,都有蓝白社的人在用仪器远程盯梢。

不仅如此,各个地方还有非常小的秘密监控,隐蔽至极。

“影子!你们立刻查看监控,注意游辛的影子,快,那个影子应该在游辛脚下!”墨穷喉咙微动,一字一顿说道。

暗地里立刻有人开始关注影子方面,很快负责盯梢的人就说道:“看到了,我们的秘密监控看到了游辛在经过一处阴暗角落时,影子变淡了。”

“对!”墨穷大喜,找到你了,克里斯。

墨穷在浴室,游辛在卧室,而进卧室时,影子已经脱离了游辛。

此刻房子的其他地方都没人,影子并不知道自己正被暗地里的秘密监控所查看到。

那影子在游辛进入卧室后,直接从阴影处走出,一路来到窗口。

在秘密监控中,墙上一个长头发的影子如鬼魅般移动着,以正常地走路速度从窗户出去了。

“报告!窗外没有影子!我明明看到他出去的,但是窗外的监控却又没看到他出来!”外围人员说道。

墨穷一愣道:“快查附近所有监控!”

“找……找到了!他在你们房间窗外正对面五十米外的一间公寓墙上!”

墨穷听完意识到一件事,这个影子其瞬间从窗户映射到了窗户对面五十米的墙上。

他将这个特征说出来,所有外围人员同时观察全部的监控,统计性地查找,终于总结出了那个影子的离开路线。

“太快了……从你们的窗户映到对面的公寓后,又从公寓墙上平面地走出去,映到公寓后方三十米外的一面墙上。之后从那面墙上走出边缘,直接映到一百五十米外的电线杆上!紧接着又从电线杆子上滑出去,毫无痕迹地跨越整个广场,映在两百米外的另一个街区!再之后我们就找不到了,完全丢失他的踪迹!”

听完这份报告,墨穷虽然已经想到了,但还是惊骇不已。

这看似瞬移的现象,应该是光速。正如手电筒照射一个人,其背后的墙上会瞬间出现一个影子一样。

刚才那诡异的人影,就是在利用这种现象,从窗户瞬间映到对面的墙上,不管那面墙有多远,哪怕是一万米,这个影子也会瞬间印上去。

“他的机动性这么快怎么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