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他拿什么跟我对狙?

举目四望,那些叛军棋子,已然被墨穷杀得崩溃,兵败如山倒。

钢盔和防弹作战服,实际上并没有多上防护能力,步枪就足以打穿。

更何况墨穷的子弹,从天而降只会增加威力,而绝不会减速。

看到不少戴着钢盔一样被爆头的手下,纹身头目丝毫不犹豫地丢盔弃甲。

这些曾被认为是保护他们的装备,此刻却被视为催命符。

无论有没有这类防护的人,一旦被墨穷关照,就肯定会死,纵然挡住了一枪没死,那就再来一枪。

所以关键在于是否会被墨穷盯上,子弹只有打在别人身上,才是最安全的。

穿着它们反而更容易成为墨穷的目标,既如此还不如干脆脱掉。

纹身头目让自己人把该脱得都脱了,混迹在叛军中,伪装成好像是最底层的普通战士一样。

可这又有何用呢?跑得最快的一批人,也被墨穷一一点杀。

他不可能允许这群人逃走,明知他们从山壁处可以逃离,自然不会让他们靠近那里。

“噗噗噗噗……”

最前排倒下一片尸体,其中不乏真正的教团成员。

天降的子弹,犹如一道沟壑,在前路上划出一条生死线。

越线者死。

一部分人驻足不前,还一部分人不死心,又向两侧跑去,希望分散开来,能绕到山壁处。

可这显然想多了,他们在地上跑几十米,也不过是墨穷在天空中微微移动手臂就可以追上的。

“砰砰砰……”

要不怎么说是一个人围剿一千人呢,墨穷随便踏出几步,手臂微摆甩出几枪,就让那些好不容易才跑出数十米的叛军变成尸体。

如此几次,无论叛军想往哪个方向逃跑,都会被他以雷霆手段击毙,震慑全军。

一时间,叛军是进也不得,退也不得,被逼成一团,陷入混乱。

开枪的被打,举盾的被打,戴头盔的被打,穿防弹衣的被打,现在又是前进被打,绕路被打。

反倒是乖乖站住不动,还能活命。

即便是被打了,也只是被打断手脚。

正是如此,士气崩溃的叛军根本不想逃了,有些甚至直接扔掉枪械,高举双手,以示投降。

墨穷的枪弹,在天上画了一个圈,便把这数百敌人都给圈住了,仿若画地为牢一般。

“给我把枪捡起来!”纹身头目怒吼,这些叛军再没用,拿着枪总算是一股战力,起码社员只要在地面上,射程内,那么这几百叛军依旧极具威胁。

若是连枪都扔了,那真是任人宰割了。

“不要听他的!从来就没有什么造物主!”

“不打了!不打了!我们被骗了!他口中的神只会打洞而已!”

“说好了我们和对方不相上下呢?我们到底在和什么存在作战?”

“只许你们丢盔弃甲,不许我们扔枪投降?”

士气一崩,这些叛军顿时对教团宣传和教育的话语充满了质疑。

哪怕他们在训练中早已被告知要与一些奇异力量交战,但真的上了战场,遇到墨穷这样站在天上以一敌千的怪物,心态爆炸下,之前教团跟他们许得什么好处也都没用了。

“哼,乌合之众。”纹身头目听了,不怒反笑。

此刻真正的教团同伴只剩下三人了,那三人聚在纹身头目旁边说道:“boss,这些人已经彻底没用了,我们的任务也注定失败,现在关键的是让您能离开……”

“不,算了吧。我亦可以死在这!”纹身头目犹豫了一下,放弃了。

他说道:“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在埃塞俄比亚的据点已经被摧毁,就算没有,等蓝白社查出这群人的身份,那个据点也一定保不住。我们无路可退,既不能逃到圣地,也不能被活捉……”

“明白,走不掉就不走了,盖亚教会永不覆灭。”教员坚定道。

“我在所有叛军体内装了炸弹,我们就算死在这,也不能什么收获都没有……”纹身头目笑道。

“boss,那边蓝白社的人身边到处是叛军的尸体,我之前还看到他们收集弹药来着,不如现在直接引爆尸体,让他们给我们陪葬!”教员说道。

哪知纹身头目又摇头道:“不,只是炸死那几个预备役社员就太浪费了,炸弹的威力不大,就算成功也打草惊蛇了,其他人就无论如何也伤害不到了。”

“那我们怎么做?”教员问道。

“想办法引·诱社员靠近,然后我同时引爆一千多个炸弹,玉石俱焚。其实……最好是能杀死天上那个!”纹身头目说道。

任务虽然失败,但他并不气馁,事实上他们教会屡败屡战,至今还没赢过蓝白社。

每一次都是以沉重的代价去换取蓝白社承受一些损失,败了又战,战了又败,只要有一次达成目的,他们就赚大了。

此次,他们任务虽然失败,可退而求其次,杀死几个社员也总好过一无所获。尤其是想杀死墨穷,毫无疑问,墨穷在他们眼中,就是蓝白社新秀,将其扼杀在摇篮,而牺牲他们所有人都是值得的,反正他们也走不掉了。

“怎么引·诱?假意投降么?”教员说道。

“投降?不,他们不会再接受我们的投降。我们一旦投降,带队的那几个社员一定会怀疑。”纹身头目说着,显然,他们教会曾经的一些行动中,也假意投降过,但最后血的教训告诉蓝白社,盖亚教会真正的成员根本不可能投降,一旦那么做就定然有诈。

想了想,纹身头目突然通过联络器,让已经变成毛线怪,正在与蓝白社教官缠斗的手下赶紧过来。

“boss,这个领域你们受不了的,会活活让你们把自己喷死!”那个毛线怪的麦克风藏在体内。

“没关系,我们反正都死定了,快告诉我,那个收容物让你有什么程度的不死性?”纹身头目问道。

毛线怪一边且战且退,朝被逼得缩成一团的叛军靠近,一边将自己体会到,和推测到的收容物特性解释给老大听。

“原来如此,比我想象中还要好……”毛线生物的特色,是他人体的功能根本不与表面形象挂钩。别看他脑袋都稀巴烂了,但依旧能说话,耳朵都没有了,也依旧能听。

毛线混合物就是身体器官,任何一团毛线都可以作为原本人体的器官来用,哪怕用毛线粘合出个蝴蝶结,他觉得那是嘴巴,那就是嘴巴。

当然,化身毛线怪,并不能随意地用毛线组成无数只手,因为他还是人类时,就只有两只手两条腿,一个鼻子一张嘴。

身为人类原本的行为能力,不会因为毛线被破坏而失去,同样,人类原本没有的行为能力,也不会因为变成了毛线怪而多出来。

他只是一个变成一坨毛线混合物的人,用毛线随意的替代他身为人的功能。

若想杀死他,只有把收容物从他体内取出来,无论是瞬间轰杀成渣,还是只将收容物撕下来,反正只要能让收容物彻底脱离他,他就会瞬间成为一坨真正的毛线。

纹身头目认真道:“我们全死了倒是能把社员引过来,但这样我就无法启动炸弹。现在我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吃掉那个收容物,变成那种活死人,这样我即便中枪也可以引爆炸弹。完全可以拖着尸体横冲直撞,社员想阻拦我离开,就得跟我同归于尽。”

“这样炸死那几个社员倒是可能,可是天上那个怎么办?他明显擅长枪法,不会轻易下来的,肯定只会远远地开枪。”教员说道。

“笨!我变成活死人,就能跟他对狙了!”纹身头目说道。

众人心想是啊,老大的枪法也不错,虽然和社员没得比,但有一般狙击手的水平。

之前十个狙击手和敌人对狙是怎么输的?不就是一枪打不准,就会被对方秒杀吗?

若是能与那收容物结合,成为被爆头,被打成两截都跟没事人一样的怪物,那么就不用怕天上那个神射手了。

纹身头目笑道:“他打我十枪也打不死我,我只要打中他一枪,他就必死无疑。”

“届时,他拿什么跟我对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