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甜味空气墙

中午回去美美吃了顿烤肉,然后又去考,下午五点钟墨穷就全部考完了。

驾驶500分,射击910,意志720,体能640,反应580,格斗660,文综505,理综512,工程530。

这是非常优异的成绩,是第六组毋庸置疑的第一。

其他人除了个别优秀的科目高于他以外,其他都不知道被他超到哪里去了。

淘汰谁,也轮不到墨穷,否则第六组理应全部淘汰,但显然不可能那么苛刻。

相比起来,麦克和小宇都是大半夜才回来。

“怎么这么晚?”墨穷问道。

麦克耸肩道:“小宇非要全考满分,还拖着我,最后我们硬是把一个大部分时候考四百九十多的科目,给考到了满分才罢休。”

墨穷笑道:“对自己要求高也是好事,满分就肯定过了。”

小宇点头道:“是的,我觉得四百九都不保险,反正再加把劲就可能满分,为什么不呢?”

对于小宇的想法,墨穷很赞同,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在考驾驶时,意识到自己拿不到满分后,稍微作弊了一下。

“早点休息吧,明天,又要开始全新的训练了。”墨穷笑道。

第二天一早,大家就小跑到训练场集合。

整个第六组,只剩下几十人,而他们今天很可能再次减员。

每年一次的考核,是成绩上的硬要求,哪怕信念再坚定,若是九大必考项有一个不及格,也只能抱歉了。

而看到教官易波凌空虚渡而来,众人有的比较紧张,虽然站得纹丝不动,但头上渗汗,内心还是有些焦虑的。

不过有的人,则淡定从容,信心满满,毫无疑问,这都是全科达到第一年满分要求的人。

“教官好。”众人说道。

易波点点头,笑道:“嗯,从今天开始,你们要真正的进入特殊训练了,你们现在,已经各个都是社会上的绝顶精英,在至少九大领域,臻至常人的巅峰。”

“而我之前就跟你们说过,这次考核通过后,便会让你们具有一项社员的标配特性。”

“空气墙,是接下来训练的重中之重,甚至你们未来成为社员,亦要不断地挖掘、练习和开发它。”

“它妙用无穷,能和你们许多技巧配合,做到常人所做不到的事,与枪术、车技等融合,产生出神入化的效果,拓展出不可思议地用法。”

众人听到这,几个紧张的人顿时舒缓许多,觉得易波直接开始说接下来的主要训练,说明他们这次都考得不错,没有人淘汰。

哪知,易波突然话锋一转:“可惜,你们中有些人体会不到它的妙处了。”

“……”几人嘴角抽搐,脸色一垮。

易波笑道:“你们不是一直想知道多少分及格吗?不知道到底是四百六及格,还是四百八及格,亦或者更苛刻?”

“在考试之前,我其实已经告诉你们了,当时我说……你们只要考过,就立刻为你们赋予一项特性,开始空气墙运用的训练。”

“待了一年,你们不会不知道从进阶六开始,很多项目就开始渐渐要求与空气墙配合了吧?有的要很高难度项目的时候才需要空气墙辅助,而有的,则直接在进阶六没有空气墙,便根本做不了。”

“反过来,也就是说,至少在进阶六之前,任何一科都是不需要空气墙就可以做到的,都是仅凭着第一年所学就可以做到的……”

听到这里,墨穷不禁释然。

果然,及格线是满分。

第一年满分是五百,是他们早就知道的,只是大家都没想到它和及格是一回事。

即便想到了,也没法确定,因为这太挑战极限。

一年的时间实在太短,饶是有塔菲石强化,最后临到考试那天,不少人的个别科目还是四八百,四百九。

他们已经非常努力了,他们并没有偷懒,不和一小撮全满分的尖子生比,这么努力下的成绩,怎么也不能连及格都不算吧?

难不成真要发了疯一样地练自己?正是如此想法害了他们。

“念到名字的,可以去机场了。”易波说道。

他很快念了一长串的名字,第六组,一口气被淘汰了五十多人,眼下没念到名字的竟只有二十八个。

从最初的两百零八人,到现在的二十八人,一年下来,淘汰了百分之八十六点五。

易波说道:“社员必须是最好的,你们中有些人是天赋真的不行,我也就不说了。但有些人,其实可以做到满分,只要从一开始就以满分乃至更高为目标,抱着无论如何也要做到的决意,去安排自己的时间,更加努力地训练,就能做到。”

“可是,你们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努力了,或许是吧,放到社会上,你们真的已经足够努力了。但是还不够……人类的极限比你们想象地要更高,天赋不够,那就疯魔。”

“极限岛上,没有退而求其次。”

“或许你们在这练得本领,对你们以后面对收容物活下来的作用,只占有很小的一部分,但至少这很小的一部分是我们能够做到最好的,我们便要做到极致。”

最终,五十多人被送走了。

没有人质疑或闹腾,经历了多重淘汰,大家都是稳重的人。成为社员又不是别的,达不到要求还非要想要,是在害自己,所以没什么好不甘的。

留到今日才走的,出去亦是蓝白社所需的人才,他们会在外围中担当重要职位,成为外围的中流砥柱。

他们走后,易波冲着剩下的人笑道:“接下来,该给你们发糖了。”

……

甜味空气墙特性,来源于一件收容物,据说是个糖块。

而给大家这种特性,则是从那个糖块上,扣下来一小颗糖粒,发给大家。

大家没见着糖块,每人只领了个小纸片,一开始大家还不知道什么意思,易波让大家仔细看才发现,纸片前端一半是透明的,认真寻找,可以看到上面沾着一粒微不足道的白点。

那就是发给他们的糖粒。

“就……就这么点儿?”麦克惊道。

易波笑道:“这么点儿就够了,作为收容物的那颗糖,其质量是有限的,一旦全部被吃光,就会在某个弹厂或甜食加工厂的生产线上出现。每次找回来会很麻烦,所以我们都会省着用的,尽可能长的维持它是收容状态。反正它无论吃多少得到的特性都是一样的,不会因为吃多吃少而有所区别,只需要摄取到它的糖份就行了。”

说着,见大家还没动静,易波吼道:“愣着干什么?舔啊!放心,这纸也是可以吃的,你们一块吞了都没事。只要感受到明显的甜味,就具有那个特性了。”

众人当即开始嗦这个纸,有些人甚至直接连纸吃了。

墨穷含了一会儿,突然浑身一颤,五官挤在了一起。

“呕……”

“我去,这也太甜了吧!”

不光是墨穷,所有人都被那糖粒的甜味给腻到了,这哪是什么‘明显’的甜味,分明就是甜到爆炸。

易波和助教们都笑嘻嘻的,显然,他们当年也是如此。

“怎么样?好吃不?”易波笑道。

“这甜得过分了!”

“感觉再也不想吃甜食了。”有些人说道。

易波撇嘴道:“是吗?真的再也不想吃甜食的,现在就可以走了,反正以后你们身上糖分不够,是用不了空气墙的。”

众人当即神色一凛,原来空气墙需要糖分来维持?

易波说道:“听着,从此以后,你们就可以凭借念头来制造空气墙,通过糖分释放一种生物场,这种生物场只对空气有作用,能令空气支撑你们,犹如硬块一般踩踏,或如软泥一般缓冲你们,妙用很多,之后会具体学习。”

“当然,哪怕它我们已经研究了近百年,可谓了如指掌,完全确定其没有危害,但不代表它没有代价。”

墨穷问道:“代价就是要不断地摄取糖分?”

易波笑道:“对,它非常消耗糖分,比你想象中消耗更大。为此我们社里搭配了许多糖分十足的甜品,因为吞下去混合胃酸的部分,也属于体内的糖分,所以服用比直接静脉注射还要方便。你们不光是训练的时候,未来的日子里,几乎每天都要大量地吃糖。”

“不过既然作为社员的标配特性,它肯定是安全的,你们哪怕超负荷使用,也不会死,因为体内糖分少到一定程度,根本就制造不了空气墙。所以你们顶多在激烈的战斗中低血糖,或者……经验不足,凌空虚渡突然缺糖把自己摔死……”

“所以,未来的训练中,如何衡量判断自己还能制作多大、多强、多久的空气墙,是基本功之一。”

“除此之外,有一点需要注意,那就是你们会对甜味异常敏感。”

“过去你们觉得甜味适中的菜,现在吃了,会觉得甜腻至极。所以以后不想补充糖份的时候,记得只放原来十分之一的糖……”

墨穷点点头,放大味觉器官对甜味的感触,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副作用。

不过作为社员,以后必须长期的、大量地吃糖,就是自己找罪受了。明明甜得难受,看得就腻,还要往嘴里塞,不管多不想吃也得吃,想想就难受。

但没办法,这是必须承担的,必须硬着头皮也得吃的。

相比于它的作用,这点代价微不足道。已然很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