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理想不能决定一切

墨穷这才知道,蓝白社对理想的要求并没有太崇高。

只要有贯彻始终的追求,且这个追求是正面的,符合蓝白社所需的就行。

秩序的,善良的,保护性的追求都有很大概率通过。

不需要囊括的范围太大,哪怕只是对自己家乡有这种想法也够了。

怎能指望有太多人心系全人类?如果要求那么高,蓝白社成员起码要缩水九成。

墨穷知道,是自己想岔了,蓝白社不可能仅凭一个理想之石就甄选出合格的社员。

只能说,理想之石只是个基础,只是剔除别有目的之人进入蓝白社。

将追求为成为神,无限永恒,天下无敌,统治世界之类的扯淡理想者剔除掉。

像老鬼这种,只是希望家乡越来越好的梦想,便可以接纳了。

连对自己家乡的爱都没有,又如何指望对全人类有爱。

基本上追求中体现出了保护欲,责任心的,都可以接纳。

哪怕这些并不能说明什么。

“我以为要完全符合成为蓝白社员的要求。”墨穷说道。

老鬼笑道:“理想崇高的,未必能成为社员,相反那种动则为了全人类的理想,更容易偏离实际,乃至走上岔路。毕竟理想之石所呈现的,是我们内心深处最渴望的目标。”

“为了这份目标,再好的梦想,所用的方法都有可能是蓝白社所无法容忍的。”

墨穷点点头,确实如此。

理想越大,做出来的事反而可能越具有颠覆性。

为了和平而发动战争的存在,大有人在。就算梦想是保护性的,那种保护,也可能是一种囚禁。

理想本身可能很美好,但实现的过程就未必了。

老鬼说道:“不是说有崇高理想,未来就一定是合格社员的,同样,也并不是没有崇高理想,就不能成为合格社员。”

“正式社员一样会犯错,一样会有相应的规矩去惩罚,这跟理想没有一毛钱关系。”

“一切以行为去判断,就算是阴谋组织的间谍,混进了社里而我们不知道,但只要他一辈子都遵循蓝白社的秩序,表现地非常合格,也一样是兄弟,你明白吗?不管他内心怎么想的,至少他用尽一生贯彻了蓝白社的宗旨。”

墨穷了解了,理想之石只是尽可能筛选出符合蓝白社条件的预备役社员。

但这并不是决定性的,它只是个门槛。谁也无法保证通过了理想之石测试的,就绝对是自己人。

如同社会上,不是有了道德,就能不需要法律了。

没有百分百的保险措施。

哪怕是敌人千方百计混了进来,当了正式社员,那又如何?

这哪是什么好差事?有种坚持一辈子不暴露,那等于一辈子都在做合格社员的事,那又有什么关系?

正如墨穷,他到现在也没决定坦诚自己的能力。

因为他的能力可以做到的事太大,他没法证明自己是安全的,不会利用特性乱来。

现在坦白,只是让自己再成为限制者,届时就算表现出安全无害,也不能代表他本身无害,可能是在监控下被动地无害。

唯有成为社员,甚至成为阐道者,获得所有人认可后,他届时哪怕拥有毁灭世界的能力,也一样会被信任。

因为那时候,他已经用了几年,十几年,乃至用更长的时间去证明了自己。

老鬼笑道:“你就算通过了理想之石的审查,后面也有的是机会把你筛选掉,无论是因为能力,还是某种心态,都可能是特训中突然被劝退的原因,最终成为正式社员的可谓少之又少。”

“加油吧,你能最终通过自然是再好不过,通不过我也不怪你,因为那真的太难,不过我希望,你可千万别一两个月就送回来了……怎么样?有信心吗?”

墨穷笑道:“我……嗯,你别想骗我立flag。”

……

理想之石并不在萌岛,所以墨穷需要坐飞机去另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同时也是特训所在,名为:极限岛。

老鬼是萌岛应激戍卫队的,所以不可能带墨穷去。

陪同他去的除了几个外围人员以外,竟还有阐道者大卫。

在飞机上,墨穷问道:“怎么会是你送我?随便一个社员都行吧?”

“我也是社员啊。”大卫看着书,头也不抬道。

“可你是阐道者啊,肯定很忙吧?这种小事也要劳烦你?”墨穷笑道。

大卫撇嘴道:“我还不能休息了啊?刚处理完收容失效,上头给个轻便的任务让我休息两天。”

“不对啊,你不是还要继续护送饕餮吗?我记得它要被送到其他地方,萌岛只是其中一站。”墨穷问道。

“任务被取消了,出了这么大事,暂时让饕餮在萌岛待着吧,移送方案需要再完善完善。”大卫说道。

墨穷点点头,吃了药闭目养神。

过了几个小时,感觉到降落的颠簸,他睁眼往外一瞧,不禁一愣。

“嗯?这是岛?”墨穷只见窗外的地表,是一片繁华的都市。

“不,这是华夏。”大卫道。

“诶?怎么回来了?哦,先让我回家跟家人打好招呼?”墨穷心说这还真周到,他也正想万一自己训练个三年,总不可能跟家里一个招呼都不打吧。

大卫斜眼道:“只是来接几个人,你不会以为就你一个人特训吧?”

“想探亲有的是机会,你未必会被训练三年,也许你刚到就被淘汰了,真要训练久了,你也可以打电话。”

墨穷咧嘴,怎么一个个地都这么泼冷水?

老鬼是这样,大卫也是这样?就真的那么难吗?

“你是怎么通过的?”墨穷问道。

大卫十五岁成为阐道者,据他所知,成为阐道者必须先是社员,大卫十五岁就能通过,难不成是他太天才了?

“我?就那么过的啊,必修项全部满分。”大卫平静道。

“……”墨穷瞠目结舌。

他还以为大卫会说自己特招的,毕竟无眠者的特性,对蓝白社太重要了。

哪知道大卫一本正经地说自己全部满分,正儿八经通过的,十五岁!

“怎么可能?”墨穷惊呆了,他虽然不知道社员有什么特训项目,但不可能比特种兵王差,否则直接从各国精锐特种部队里招人好了,还要特训个锤子?还要从限制者,乃至其他一些算得上普通人里招人干嘛?

大卫说道:“怎么不可能?十五岁怎么了?十五岁我已经是工程物理与数学双料博士,所有枪械精通……你睡觉的时候,我在操控机器焊接航天飞机玩。每天闲的没事睡不着觉,我还能干嘛?玩游戏?当时所有的游戏,都被我在九岁前就玩腻了……”

墨穷无语,一个不用睡觉的人,还没有别的琐事,除了压制梦魇以外,就什么事也没了,整天有大把的时间学习。

再加上他肯定从小被蓝白社投入大量教育资源培养,做到这些无非是用不用心的问题。

“你不仅是史上最年轻的阐道者,肯定也是史上最年轻的社员吧?”墨穷感慨道。

大卫平静道:“这有什么意义?年轻代表不了什么,我也是二十岁以后才渐渐独当一面的。如果不是我比较特殊,当初我考核时哪怕成就达标,教官也不会让我通过的,因为我太年轻了。”

“极限岛出来的社员,每一个都是天才,其中不乏比你还年轻的,但他们很多都在工作的第一年就死了,最短的一个,毕业第四天就挂了,正式社员的勋章还是追封给他的。”

“收容物面前,社员辛辛苦苦练就的本事,有时可能一丁点用处都没有。”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