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危机结束

风扇头的虚化,比隐身还要难找。

看不见摸不着的风扇头,蓝白社唯有借助其杀人特性,将其引出来。

它只会攻击有武器的人,这里的武器指的是身外物,所以此刻无数社员正带着枪满萌岛地搜索风扇头,乃是在于吸引它出手,这样才能找得到它。

要知道风扇头攻击别人时,别人也能攻击它,只要反应够快,就能在自己死前,把全身的武器扔掉。

因为风扇头酷爱抓挠目标心脏,前两次攻击都会是冲着心口去的,所以只要事先用骰子将心脏寄存,任何人只要不是宁死都捏着武器,便能活下来。

风扇头力量不大,厉害的地方全在于那虚化,一切物质都穿透而过,轻松抓碎大家的心口。提前先把虚化的手放进胸口,然后解除虚化突然现身,随便一扯,抓的人不死也残。

对于收容物,只要搞清楚特性,便总能设计一些收容措施。

比如不断地投放一些翅膀上、鸡爪上绑着小刀片的家禽,吸引着它不断现身攻击。

如此一来,这些小动物就成了控制物品,一只控制风扇头一秒,一天只需要八万六千多只就好了。

这跟用肉压制饕餮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收容风扇头的成本很低,因为它只杀戮,死掉的鸡还能回收再喂给饕餮,或是内部消耗掉。

而且,它在解除虚化进行攻击时,没携带任何武器的人还能搬运它,抱着它走。

毫无疑问,这种需要持续监护的收容物,一旦收容失效,是很容易跑出来的,周围带武器的鸡一旦杀完,又没有后续补充,它立刻就自由了。

一个虚化,直接能穿透重重禁制,在研究所乃至地下肆意移动,就算是透过墙壁,直接从地底离开也是相当容易的。

“没有事先寄存心脏的话,就算是知道怎么应对的保安,也很难活下来,外表的防御没有意义,它直接能攻击人体内部。基本上只有社员,才有那份反应能保证在509手上不死。”老鬼说道。

墨穷道:“那我真是命大啊,我瞎几把乱打,就让它放弃了杀死我,我只是被撕了块胸肌。”

“不仅是你命大,除了刚出来时杀了几个保安外,它就再也没有作案了,大家现在搜索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遇到它,萌岛地表上也没有它犯案过后的痕迹,基本上已经确定,它离开了萌岛,而且根本没经过地表,是直接从地下横向离开的,现在估计在大海里呢。”老鬼说道。

老鬼的语气似乎还有些庆幸,想想也是,他们肯定做好了风扇头大杀四方的准备,就算不大杀四方,风扇头起码也能做到缴械四方。

哪怕是再强的社员,在它面前要想保命,也只能丢弃武器,否则就只能死在它手里,那虚化的手能洞穿一切防御,要么死……要么把你武器给我扔咯!

此刻从地表一个人没死来看,风扇头压根没往上走,而是直接从地底横向穿过土石,进了大海。

现如今,已不知游荡到哪里去了。

“那怎么办?这种收容丢失严重吗?”墨穷问道。

老鬼道:“收容丢失当然是很恶劣的情况,我们已经派出船只去附近海域碰运气了,但茫茫大海,希望渺茫。因为虚化下的它,可以肆意飞天遁地,虽然速度不快,但它现在是海底,还是在天上,都很难判定,至于走了多远,也是难以推测的。”

“想找到它,唯有广泛收集情报,等它进入附近其他的人类社会,杀死了携带武器的人,我们才能察觉到它的位置。但什么时候会发生这种事,发生时我们是否能在第一时间赶到,让它杀死的人尽可能的少,这些都是难以预料的。”

“它不杀人,就不会现身,不现身就根本找不到它,你说恶劣不恶劣。”

墨穷心想,这确实恶劣,收容物的危害扩散出去,对于拼了老命收容它们的蓝白社而言,是难以接受的。

可难以接受也得接受现实,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找回来,将对外的危害压制到最低,尽量杜绝可能有的严重后果。

不过,若是真的收容丢失也就罢了。

但墨穷知道,β-509并不会扩散到社会上去,因为那家伙被它放逐到了异度宇宙一颗有十个太阳的星球。

蓝白社这辈子怕是都找不到它了。

……

又过了十分钟,就有三名D级人员来接替墨穷的工作了。

带他们来的赫然是卡尔。

收容失效被平定,研究员们自然也都从保护舱里出来了。

出来之后,他们没有去休息或者怎样,稍微问一下没有受伤后,就直接投入到工作中。

现如今地下研究所千疮百孔,很多收容物都是临时收容,必须尽快修补好收容措施才能算是彻底平定了。

“墨穷,你的功劳我听说了,没想到你不仅活下来,还做了这么多。”卡尔笑道。

墨穷说道:“我做的并不多,有攻略其实谁都可以,真正做出了牺牲的,是D级人员。”

经历了此次危机,他深切地意识到,他的能力虽然很厉害,妙用无穷,但是,在收容物面前……情报更重要!

而且他始终无法忘记,金发最后那坦然面对命运时的神情。

墨穷最大的功绩,也不过是靠着枪法以及火攻把蜡像的数量压制到了极低。

相比起来,金发为大家抵抗了数次死亡,最后用生命终末的几秒钟,收容了铸剑锤。这是个即便知道了攻略,也过不去的坎,没有他的牺牲,大家都要死。

萧峰虽然没死,但仗着没有痛觉也受了很重的伤。最后染上烟瘾,彻底抹掉了令饕餮暴走的根源,终结了这次收容失效。

就连看似没做什么大事的棕发,那兢兢业业没有一丝懈怠地压制画中背影,亦是大功一件,在火场中他没有放弃,在铁锤下也没有放弃,甚至在饕餮都要把它吸食掉时,都坚定地盯着那副画。棕发哪怕有一丝自暴自弃,有一丝‘算了吧,死定了’的态度,他乃至其他人,就真的死定了。

这一桩桩,难道就不是功绩了吗?

墨穷将这些说给卡尔听,希望能为死掉的金发,以及还活着的萧峰和棕发,争取到一些东西。

只见卡尔微笑着听完,说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他们并不是第一批做出巨大贡献的D级人员,有很多D级人员在蓝白社里,或耳濡目染,或自发领悟,养成了不亚于社员的三大收容精神。”

“这也是必要时候,我们会征召D级人员帮忙的原因,因为有些D级人员,确实值得托付。”

墨穷说道:“可他们却得不到回报……”

“谁说得不到回报?只是……秩序不可以明确地指出,怎样可以得到回报……”卡尔意义不明道。

“就只是让他们,不进行太危险的工作,就算是回报了吗?我听说,D级人员只得的到荣誉。”墨穷说道。

卡尔歪头道:“不然呢?我们没有权利特赦任何一名D级人员,不给必死的任务,已经是极限。”

“可是收容试验太危险了,就算不会死,也会染上各种各样的可怕效应,承受着种种痛苦或代价……他们就算不能重返社会,可难道不能让为人类立下大功的人好好活着吗?”墨穷说着。

却还不等他说完,卡尔就惊叹道:“如果能保障好好活下去,我都想去做D级人员了……”

墨穷一愣,半天说不出话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