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九十六章 心灵抗拒

墨穷之后,每天都去找老安,持续两周下来,了解了不少。

“你是我所见来这最勤奋的限制者了,他们来学会外围行为规范后,就基本不再来了。”老安说道。

墨穷一愣道:“难道他们就不关心这些事吗?”

老安说道:“关心有什么用?他们如果不是偶然被收容物影响到,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接触到这些。”

“他们看似想成为外围人员,其实也只是略尽薄力,主要还是过自己的日子。愿意去操全人类的心,终究是少数。”

墨穷无语,这样一来他反而显得太操心了。

不过他并不担心自己被误认为不法组织的间谍,他本来就不是,而老安也说,蓝白社不怕间谍。

在谈及有没有其他组织的时候,老安告诉他这世上有些非法持有收容物的小组织,不是把收容物奉为神物,就是被收容物控制。

他们都是蓝白社需要覆灭的对象。

老安说的算不得什么秘辛,只是收容界太隐秘,一般人以前根本不知道而已。而各国很多上位者,知道的可能都比外围人员多。

能说的没必要瞒墨穷,不能说的他也不会说。

真正关键的是正式社员,而老安说,蓝白社自有用来甄别间谍的东西。

那是一块大石头,老安说那石头能显示一个人的目标。

任何人入社都要过那一关,目标不符合蓝白社的宗旨,多少人推荐都是白扯。

而且迄今为止没有人可以瞒过那块石头,哪怕失忆了也没用,哪怕是个死人……

所以它也用来甄别社员是否目标改变,是否被人夺舍,是否被某种东西扭曲心灵。

真要有人能瞒过这一关,那也没办法。

蓝白社自有其规矩约束社员,如果社员违反规定,哪怕不是间谍,也是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在蓝白社,秩序为天,信念为地,不管是谁都不能违反。

对那石头的存在,墨穷相当蛋疼。

说实话,他非常想正式入社,他不想如大多数人一般,懵懂地活在阳光下,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世界末日了。

墨穷不想什么都不做,也许情况没有那么糟糕,老安危言耸听,但也要进去了才知道,总不能等到无可挽回的时候,毕竟光从一些限制者的遭遇上看,收容物的危害就可见一斑了。

哪怕他本身是收容物力量的既得利益者,可更是一名人类,他与人类的利益是绑在一起的。

但知道了这些后,他又没自信起来。

“果然啊,成为正式社员的隐藏条件是信念,是目标。他们不一定需要强者,但一定需要对收容事业有着强烈的、正确的信念,愿意一生为之奋斗的人。”

“我好像只是个咸鱼……只适合做外围人员。”

墨穷挠挠头,作为收容物,如今却想加入专门收容异常的组织,这念头已经相当冒险。

一旦有些误会发生,立场上就变得冲突了,因为平白无故的,不会有谁信任他是可控的。

现在有这么个大门槛,还是对自己的目标很是迷茫的他,发现这不是自己想做就做的,要有相当高的觉悟才行。

暂时只能搁浅这个心思。

……

“隆隆!”

墨穷住在生活区的第十八天,一支船队停靠在萌岛。

从远处能看到大型起吊机在把一个庞大的合金箱子放到车上。

之后有至少三百人的队伍,护送着那辆车缓缓开进萌岛小镇。

老王等受限制生活区的工作人员全都出来了,他们维持着限制者们的秩序,目送着那个巨大集装箱被送进小镇的另一头。

待了这么久,墨穷当然知道,那个方向是研究所的方向,听说萌岛大部分地下建筑,也都是研究所的一部分。

“这么大动静,那是什么?”不少限制者都好奇地问道。

墨穷很在看着,虽然不知道这护送规格是怎样的,但这绝对不是一般的收容物,起码护送木雕时绝对不需要这么多人荷枪实弹。

“有新的收容物送来了,你们不用管。”老王说道。

这时老安也出来了,他目送着车队过去,感慨道:“这是个伽马级收容物啊。”

“哦?你看到阐道者了?”老王道。

“嗯,我正好认识。”老安没有多说。

墨穷凑上来刚好听到,想问问什么是阐道者,但估计老安也不会说,便没有多问。

然而,两个小时后。

墨穷接到通知:他要去研究所配合一项测试。

“啊?现在?”墨穷微楞。

老安点头道:“是的,研究所那边发来的安排,一会儿老王会带你过去。”

“你不是说要一个月才可能轮到我吗?”墨穷问道。

“那就随口一说,博士们的安排我哪知道,说不定是对你的情况有眉目了。”老安笑道。

墨穷猜道:“会不会跟两小时前送来的收容物有关?”

“瞎想什么呢?放心,危险的事都是由D级人员去做。博士们突然找你,肯定是想到了你可能是因为哪些情况而不做噩梦,让你去确定一下。”老安笑道。

墨穷嗯了一声,等老王来,便跟着去往研究所。

住这里的限制者大部分都去过,他打听了一下,基本就是去回答几个问题,描述一下感受,或用已经确定有效的方法祛除、抑制效应。

像他这样有疑点的限制者,这里也有,认识的人里,那个二次元美女乔曼就是。

乔曼是唯一接触了某个收容物而没有死的,不仅没死,还变成了二次元画风。

对此博士们百思不得其解,也没有别的办法,因为收容物要是能解释的通,就不叫收容物了。

类似这种特例的情况,还有很多,一般被认为是收容物有某个不为人知的判定,出现不同的结果。

除非有大的危害,否则蓝白社没那么多精力在没有进展的项目上死磕。

来到研究所,墨穷跟老王走进一架电梯往下降。

降到-3层就停下,而墨穷看到,这里共有-9层。

“报告,限制者墨穷就位。”老王带着墨穷走出电梯说道,电梯外是个封闭的房间,显然需要通过这个房间的门禁,才能去到其他地方,亦或者才能坐电梯。

这个房间有个全副武装的人员,全身都被白色的作战服包裹,还带了罩面头盔,一看就是研究所的安保人员。

“请把手放在上面。”那白衣人端着一个仪器说道。

墨穷将手放上去,不过一秒钟就显示出绿光。

“身份确认。”白衣人低声道。

紧接着,封闭隔间左侧的门开了,白衣人说道:“墨穷,你可以进去了。”

墨穷点点头,独自走过了那扇门,而老王就留在隔间里等他回来。

门那头,一名白大褂引着他走进一个明亮的房间,指着椅子道:“请坐,你需要喝点什么嘛?”

墨穷摇头,看到椅子上有个耳麦。

白大褂说道:“那请你戴上耳麦,看向这边。”

话音刚落,就见左侧的墙壁突然展开,露出后面的透明玻璃,当然,也可能是屏幕,但如果是屏幕那清晰度就太高了。

透过玻璃,墨穷能看到另一个房间,那里摆放了一张床,床头赫然放着他曾经接触过的木雕。

而在那床上,一名青年正闭着眼睛躺着。

“你好,墨穷,你可以称呼我为桑博士,α-531,也就是眼前的木雕你认识吗?”戴上耳麦,墨穷立刻就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墨穷自信看着,而对方也很贴心地放大了画面,墨穷这才确定,原来这是个屏幕。

“我认识。”

接下来博士又问了几个问题,墨穷也都一五一十地回答。

对于当时做噩梦的情景,他都说了,只是省略了绝对命中在里面的作用,而是单独说他在痛苦下疯狂挣扎惊醒,然后再睡,再惊醒……

这是实话,只是没说他知道可能为什么醒。

对方问完之后说道:“墨穷,到现在为止,接触α-531的人,在躺下闭上眼睛后,会立刻睡着。之后陷入到无限深潜的噩梦中,至少五个小时后才会自主醒来。梦境可以被打断,只需要有外部惊扰,但下一次睡着,会继续上一次的结尾做梦,似乎永无休止。”

“这种梦境会给人带来深潜者效应,我就不多说了,你身上特例的情况在于,你做噩梦后立刻自主醒来,并且九次后彻底摆脱了梦境。”

“我想再确定一下,你能确定总共做了多少次噩梦吗?”

墨穷很确定道:“九次。”

桑博士说道:“很好,原本我们一直对此没有头绪,直到有眼前这位社员帮忙,才确定了α-531关于噩梦部分的一项特性:具有心灵抗拒效应的人,可以自主破开梦境,当梦境被破除九次后,噩梦仪式将消失。”

“墨穷,你具有心灵抗拒类效应。”

墨穷怔住,随后说道:“啊?”

“就是心灵扭曲类效应对你无效……”另一个声音突然蹿出,然后躺在床上的青年猛地坐了起来。

他挂着死鱼眼,疲倦道:“博士,这东西没用,我还是睡不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