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八百九十三章 关门放蜡像

只见在巨大黑墙上,开裂出一个个小口子,数不清的核弹头被送进来。

贝斯特金属重新弥合,这些核弹头就卡在黑球内壁上。

无论是四方,还是穹顶,都挂满了核弹。

基本上每隔五十米,就有一颗。

如此多的核弹头,足以炸死里面所有的生物,除非能躲进贝斯特金属的小堡垒里。

这正是俄国军方提供的核武库,在莫斯科动用核弹,俄政府完全不同意。

表示战场在莫斯科,这是没办法的事,也就算了,但希望蓝白社能尽可能地保全这座城市,消灭敌人。

对于这种无理要求,亚当斯心说呵呵。

但是他没有争辩,而是果断……同意了。

然后……然后莫斯科就没了。

万恶的暴血帝国,摧毁了莫斯科,这场战争,不死不休,不惜一切打击!

背了一口大锅的暴血战士,并不在乎。

都督凝重地看着密密麻麻的核弹头,只是漠然道:“一会儿在爆炸中,无论如何,也要冲到黑墙边缘,把大军指引到球外面!”

“明白吗!”

“是!”暴血战士们吼道,说着准备集体冲锋。

似乎无论核爆冲击力有多大,他们死也要冲到距离黑墙一千米内。

“牺牲自己,也要给后续的大军引路嘛。”

“不过很可惜,这些核弹,不是给你们准备的。”

亚当斯呢喃着,只见城市边缘的地下,源源不断地爬出古怪的人形物体。

那是一座座蜡像,它们仿佛是活着的一般,怪异地扑向暴血战士。

它们数量庞大,很快堆满了城市的边缘,并且朝城市中心包围推进。

蜡像不光能在地上跑,还能在黑墙上爬,甚至倒吊在穹顶上。

它们的墙体行走能力,其实就是把任何事物都当成‘蜡像底座’的特性。

蜡像数量极为庞大,狂扑向暴血战士。

敌人看到这些个蜡像,不屑地一脚踹去,当场就踢爆了一个,气浪甚至还把周围的一片都震碎了。

然后……然后他的脚就没了。

脚突然变成了蜡,用力过猛,直接甩掉了!

“什么!”

接着从废墟里猛地钻出来两个蜡像抱住了他的腰,然后连穹顶上都仿佛深水鱼雷般不停地下蜡像。

他一刀扫过,却连刀都被抓烂了,一看,竟成了一堆蜡。

不过刹那,这名战士就化为了稀烂的蜡像。

“这些鬼东西不能碰!”

暴血战士们连忙相互提醒,但还是因为急于冲向黑墙,而一个照面折损了一半!

他们尽管能摧枯拉朽地扫灭掉大量的、悍不畏死的这些玩意儿。

但稍微碰到一点,接触地就立刻变成了蜡。

不光是身体,随身的物品也会被蜡化,一抓一个糜烂。

无论是身上的铠甲,还是手中的刀,在这群怪物面前,都脆弱的跟蜡做的一样。

原本钢筋铁骨的他们,一下子变得脆弱。有人后颈变成了蜡后,一用力,超音速冲刺,就把自己的脑袋给甩掉了……完成自杀。

这一下子,让剩余的二十五万暴血战士,束手束脚了起来。

根本不敢接触蜡像,可蜡像不是他们不想接触,就可以不接触的。

太多了,蜡像的数量至少有一百万!

它们悍不畏死地往人身上扑,大家只能挥刀劈砍,护住周身。

虽然一扫一大片,可他们因为不知道蜡像的弱点,而很多时候,把蜡像斩成两半,两半的蜡像也照样奔跑如飞,活脱脱一个个奇行种。

正常的蜡像,本来就不一定要是标准身材,做成什么畸形样都可以。

缺胳膊少腿,没有脑袋,半截身体……这些都没有问题,它也还是被叫做一件蜡像。

所以这些收容物蜡像根本打不死,它们只有一个要害:领结。

若是领结完好,其他地方打碎了都没用。

这就是亚当斯,真正用来阻挠敌人的队伍。

社员太少了,亚当斯只要了一百人,虽然都是圣痕者,但面对一百万暴血战士,这就跟送一样。

一百VS一百万,怎么想怎么不可能,就算有数十万俄军相助,其实也只是聊胜于无。

而且暴血帝国的大军,远不止一百万,这只是因为一进来就是被贝斯特金属包围,而暂时叫停了投放罢了。

不过,亚当斯只要这么点人,自然是有原因的。

已知暴血战士一个个都强的跟怪物一样,数量又多,让社员硬碰硬,多少人都是送。

既如此,还不如只要一小撮精锐,只用在刀刃上。

真正要跟敌人血拼的,用蜡像就行了。

亚当斯制造贝斯特巨球,便是要在里面养殖蜡像。

每隔五分钟,增殖蜡像的数目就乘以2,凭空生成。

“你们人不是很多吗?再派点人来啊,真的,现在不多派点人来,后面就晚了……”亚当斯悬在空中,大声说道。

时不时,还有蜡像往他头顶上掉。

但是亚当斯的空气墙早就洗点强到变态了,隔空一扫,就把一对扑向他的蜡像,扫到暴血战士那边。

他专门找那种拼死杀出一条路,眼看着就要靠近黑墙一千米的人,将大片的蜡像往其身上砸。

社员对于增殖蜡像,早就研究透了。

其实只要有丰富的远程攻击手段,这些东西就不足为虑。

但是很可惜,暴血帝国,是多元宇宙近战最强的高等文明……

远程手段?有,但是在母宇宙,他们都用不出来,顶多压榨体内的生物能,放点冲击波,但那消耗很大。

从一开始蓝白社就研究清楚了,暴血帝国的主要战力,在于他们强悍的身体素质。

亚当斯一寻思,何必让社员跟他们对耗?咱也耗不起啊。

关门,放蜡像!

俄军被他用贝斯特金属圈住,整个开阔战场,只有无数的蜡像和暴血战士。

跟蜡像近战,是连很多社员都不敢的。

防御力爆表?皮肤比钢铁还坚韧?没用,一碰就是蜡!

一刀斩碎一片蜡像?对方继续爬起来了,而刀却碎了。

拳打脚踢,更是找死,在蜡像眼里,一切血肉生物都是蜡!

当然,亚当斯不可能把所有希望,寄托于蜡像的杀戮上。

总有不少暴血战士,躲开了重重蜡像的伏击,逼近黑墙。

这些人,就得社员亲自狙击。

只见一百名社员,分散在各地,只要见到有暴血战士在蜡像群里秀翻了,就直接一个睡眠丢过去。

在增殖蜡像群里昏睡,这结果不言而喻……

暴血战士们缺乏远程手段,气的牙痒痒,只能投掷物体。

不得不说,他们的投掷能力,比一般的大炮还强!

这也是他们觉得,没有远程手段不算软板的原因:老子随便扔个东西,都比你们大炮强。

但是,架不住莫斯科已经被夷平了……

原本还有一片高楼大厦、汽车雕像之类的东西可以扔。

现在脚下是一片厚厚的尘埃,纵有一些碎石和玻璃结晶,也都是小颗的。收集起来再砸,破坏范围小不说,还麻烦。

“啊啊啊!”

有的暴血战士,愤怒地狂奔,把自己的速度加到最高,不要命地冲向黑墙。

一路上,身体面积蜡化,但他悍不畏死,是打算死也要冲过去。

不得不说,运气好点,他们还真就能冲过去,毕竟他们速度太快。

“嘭!”

对于这种漏网之鱼,只能由速度更快的存在去拦截。

一名少女穿着描绘星空的炼金袍,右手捧着一颗篮球大小的白色晶石,瞬间拦住了那名战士。

纤纤玉手,只是轻轻触摸了一下那人。

结果那名暴血战士,就仿佛碰瓷一般,倒飞出去,轰到城市遗址中心。

然而奇怪的是,这么恐怖的倒飞速度,竟然没有砸出一个坑。

都督看去,只见那名战士已经化为一滩肉泥混合着一些白蜡。

好似被一股庞大的力量,集中性蹂躏了一番。

以他传奇斗尊的眼光,可以看的出来,这是将力量控制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以至于一丝丝都没有传播出去,全部回荡在敌人身体上了。

“一个了。”少女嘀咕道。

亚当斯连忙笑道:“记着呢!记着呢!回头保证给你最新颖,最有趣的题库!”

“不要拿之前那些破题哦!我要真正没有见过的题。”少女说道。

“放心放心,我们专门成立了小组给你出题!”亚当斯笑道。

这既是阿斯瓦姬,该说不愧是高等文明的国姬。

与虞姬爱收小妹,枭姬爱打架这种低级乐趣不同。

她的爱好,竟然是做题!

当然,不是那种纯未知的题,而是那种给足前置定理,条件充分的应用题。

数学、物理、化学、炼金术的题都可以,她享受做题的乐趣。

享受那种运用自己已经知道的一些知识,反复计算和磨炼应用技巧的过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