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八百七十一章 拔剑

炼金术师们深知,不能让墨穷动。

他们已经看出来,墨穷几乎可以反射任何有实体的攻击。

但想反射他们的攻击,墨穷就必须要动才行。

于是二十人迅速利用魔能构架的外肢,构建了一片炼金法阵。

它可以压制禁锢阵内的敌人,使其只能任人宰割。

超凡体系最不缺的,就是种种神奇的效果,虽然不是绝对性的,但基本上炼金术师需要怎样的效果,他们都有相应的魔法技术可以实现。

跟随身带个神的黑帝比能量对耗,实在是愚蠢行径,他们要想赢,就得利用自身体系的丰富多样性。

眼看墨穷和苟爷被禁锢,万仞加身,一切都要被能量光剑湮灭时。

一片巨大的黑色金属伞,从墨穷身上撑了起来。

伞把深深地插进墨穷背椎中,就像是从墨穷脊梁骨里长出来的一样。

“元素攻击,对我是没用的。”

只见那把伞几乎全包围了墨穷,像是个巨大的黑色花骨朵。

炼金术师们足以把一颗行星肢解、剁碎的攻击,竟然在上面连个印子都留不下来。

甚至因为墨穷被禁锢,如暴风雨般的攻击,都没能击退墨穷一步。

当然,贝斯特金属刚性受力,本该借此把墨穷撕裂开。

但在把贝斯特金属插进脊椎时,墨穷给了它一丝缓慢的运动,所以看似贝斯特金属重心在墨穷身上,实际上则处于慢放逐状态。

只不过慢放逐的过程中,顺带插进了墨穷体内罢了,只要墨穷不重置它的落点,它就不会被击退半步。

“这是……神珍铁!”炼金术师们,一下子想起来,古神所提到的收容物之一。

这是古神最爱的收容物,古往今来最强的金属,没有之一。

“用精神力可以控制它!”众人连忙想夺权。

然而他们却发现,黑伞高速旋转起来,将所有的能量光剑反射了回来。

当贝斯特金属处于墨穷慢射状态时,谁也别想挪走它。而苟爷成神后,在创界山里四十万年,也早就如亚当斯一样,将精神力提升到了顶点。

此刻有苟爷维持住贝斯特金属伞形,这些个炼金术师,谁也别想改变它的形状。

“所有的攻击,都被弹回来了!”

炼金术师们发现控制不了贝斯特金属,只得放弃,而贝斯特金属高速旋转下,竟把所有撞上去的东西,都反射向众人。

贝斯特金属是连接墨穷脊椎的,通过意念转动,所弹开的一切也都是箭。

自从墨穷可以射热量后,这种能量攻击,基本上只要能碰到,他就能射。

因为这种攻击质量往往很低,墨穷很容易就能将其整个弹飞。

在地球时,可能还没那么轻松,但在异界,墨穷借助使徒体系的超凡手段辅助,几乎可以做到全系能量反射。

类似太阳那种高能大质量天体除外,其余人类释放的什么光刃,魔法,剑罡,气波之类的能量攻击手段,他基本可以随便弹。

正如墨穷当年所设想的那样,能弹开一厘米,就等于能弹开无数米……这对墨穷而言是没区别的。

要么不能射,要么随便射。

时至今日,任何实体的魔法、仙术,墨穷都能还给别人……

霎时间,以墨穷为中心,无数光剑如开花般绽放,反把二十名巨神般的炼金术师,轰击得如筛子一般。

他们竭力抵挡着自己制造的攻击,为了能击杀墨穷和苟爷,上面还附着了种种强力的,破魔、腐蚀等效果。

此刻,全由自己承受了!

“这家伙……我就不信了!”

埃文先稳定住自己的魔能之躯,随后一挥手,竟把墨穷挪移出了贝斯特金属的遮蔽。

“咦?”墨穷眉头一挑。

该说大炼术师也不是吃素的,拉不开贝斯特金属,那他们就拉开墨穷!

埃文竟然将墨穷所在的时空,直接挪移到了两公里外。

这就是瞬移,一般来说,强者都是让自己瞬移,但炼金术师擅长改变事物,所以将瞬移的手法用在别人身上,可以强制他人瞬移。

墨穷自己可没有处于慢放逐,贝斯特金属还在原地,他却被拉走了。

并且迎面,就撞上一道白色的高能物质洪流。

那是从埃文巨大的幽蓝身躯手中喷射而出的能量,直挺挺地冲来,眼看着就要撞上墨穷。

墨穷一笑,突然把圣衣脱了。

圣衣是可以瞬间穿戴和脱卸的,其实它并不是真的铠甲,它穿在墨穷身上其实是与墨穷融合。

此番脱离身体,并非完全脱离,其一角还连接着……墨穷的头发。

墨穷如触手般的头发,栓着圣衣,像盾牌般格挡住了攻击。

圣衣的材质不消说,还不至于被瞬间湮灭。

此刻它被墨穷当做了弓,由头发握住,虽然不能完全挡住这波攻击,但能量穿透它的瞬间,直接被射走了。

埃文手臂朝着墨穷持续喷射,身体却被一股股外来涌入的能量破坏。

那些能量聚集在一点,形成一团不断膨胀的爆炸中心,疯狂地摧毁着他的身体内部。

埃文连忙调动能量去压制,但那股能量源源不断,追根溯源……竟然是他自己。

“我艸!”

这分明就是他攻击墨穷,结果又被墨穷弹给他的能量。

原本圣衣是挡不住这波洪流的,但架不住能量想攻击到墨穷,就得先穿过圣衣,而穿过圣衣,又被判定为射出,继而掉头杀到他这来了。

一来一去,他等于自己轰自己。

“噗!”埃文丧气地放下了手,他的魔能之躯已经被破坏地不成样子,不自觉跌落回人类形态。

甚至还大口呕出鲜血。

缺失了他这一环,连带禁锢墨穷的效果也消失了。

“不要用这种低质量的攻击了,对我来说,你们造个行星砸我,对我威胁更大。”墨穷说道。

埃文冷声道:“你一直在强调能量攻击对你没用,就是希望我使用物理攻击吧。”

“看起来好像是这样,但其实你是故意这么说,你一定有一种能量攻击抵挡不了的!”

墨穷皱眉,凝重道:“不愧是大炼金术师,你比古神精明多了。”

“不要拿我们和古神相提并论,”埃文嫌弃道。

并又从阿斯瓦星上抽出一块碎星级能源储备,嵌入体内,恢复到十八公里的巨神状态。

他看着墨穷从容的表情,笑道:“无可辩驳的是,我们的个体实力确实不如你。”

“但是很可惜,为了胜利,一个文明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你太天真了,一直没有对我们下死手。我已经看出来了,你想让我们心服口服,继而在未来借助我们的力量对付其他文明。”

埃文摇头笑着。

突然,在广袤的太空中,一艘艘庞大的舰队,骤然出现。

不多时,舰队群就在太空中连绵了几乎一个天文单位!

从恒星附近,一直排到阿斯瓦星附近。

它们无声无息地耸立着,从中飞出许多穿着星空衣袍的炼金术师,而头顶,至少都标示着三颗太阳!

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太空中,他们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一路传送过来的。

并且很快,也如埃文等人一样,镶嵌巨大结晶,拔升十几公里高的巨神能量体状态。

数是数不过来了,估算一下,光是能飞在太空中的,就起码有数亿人……

埃文冰冷的意识在空间中回荡道:“黑帝,你走不了的,我们不是跟你单挑,这是战争!”

“终于等来了,我还以为你们就二十个人呢。”墨穷似乎早有预料,甚至有点等候多时了的感觉。

只见他的头发开始疯狂滋生,越来越长……

看着他这样子,埃文不明所以,完全想不到墨穷的倚仗在哪里。

难不成是头发?他准备用头发干掉他们?

从之前的战斗来看,墨穷也许能让他们损失惨重,但绝对对付不了他们这么多强者。

“黑帝,你是不是太小瞧我们了!”感觉受到了侮辱,埃文愤怒道。

墨穷摇头道:“不,我可是做好了随时逃回去的准备。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我确实没有把握。”

“嗯?”听完墨穷这话,埃文看向苟爷。

不得不说,苟爷从头到尾,除了给墨穷能量传输以外,就基本上没做什么。

完全站在那看墨穷一个人对他们二十人。

埃文觉得这就是个工具人,毕竟苟爷虽然是神,但除了能量多,基本上什么都不会。作为一个反物质神,没法开发体系,这是谁都知道的。

“你是说他吗?难道你们两个就有把握了?他除了能量多,又有什么用?”埃文说道。

墨穷看向苟爷道:“炎帝,你被小看了呢。”

“什么!他是炎帝!”众人大惊,原来五帝来了两位吗?

炎帝竟然是个三岁的小孩?他们可一直以为这是个成神的工具人呢。

只见苟爷背后的贝斯特金属缓缓展开,露出了一把剑。

一把神异曦曦,引人夺目的剑。

“你们的主力,都在这了吧?”苟爷说着,握住了神剑。

霎时间,一股不可思议,倾倒众生的剑意,陡然而起。

那绝对是世间最强的剑意,感受到祂的人,一股用言语所无法表达的敬畏油然而生。

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从苟爷身上散发出来的无敌威势,那是压倒性的气魄。

气势层层叠叠,仿佛没有尽头地升华、暴涨!

更可怖的是,阿斯瓦星球上,所有的剑,都在发颤,仿佛在面对剑中皇者。

这无上剑意贯穿整个星系时,整个星系的所有剑都自断于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