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八百五十九章 霸气

“不过我们利用这一点,也可以炒出额外的属性来。”亚当斯笑道。

墨穷无语道:“炒……”

亚当斯说道:“当一个属性几乎被洗成零时,它就自然升值了。而一个属性被多次加持后,它就会贬值。”

墨穷立刻说道:“贬值的属性,继续加下去最赚,拿这个属性再去加别的,是最傻的行为。”

根据这个规律,一旦加了某个属性,那么最好一直往那个属性上加。

比如力量,被加过一次,之后再加,力量增长的会更多。继续加,很可能就是第一次加持的倍数了。

这跟吃丹木正好反过来,丹木吃多了,效果会依次递减,越来越没用。

但是这属性转换,却是单一属性越加越猛,效果依次递增。

所以亚当斯等人,最好选择一个主属性,一旦加上去,就再也别降回去了。

亚当斯说道:“我首先牺牲掉所有生长头发的属性加在味觉上,然后再牺牲所有的生育能力也加在味觉上。”

“这两个都是没必要的,可以永久牺牲。”墨穷说道。

亚当斯笑道:“还有呢!浓缩和储存胆汁的功能,也全部去掉。属性加在味觉上。”

墨穷说道:“不是所有味觉,而是只加对甜味的敏感度吧?”

“当然,毕竟我们对甜味的敏感度从信息上乘以十,而这又与空气墙的威力挂钩。”亚当斯说道。

甜味力场的特性,自带十倍加持,配上属性转换,等于一点换十点。

加的多了,属性贬值,等于一点加数十点,到后面甚至数百上千点。

迦南说道:“该特性的数据,我们感知不到,它存在于信息层面,只有亚当斯的分身、还有苟爷能勉强感知到。”

“一个人的属性被归零了,从物理层面上是怎么也加不回来的,相当于特性压制。”

“但是用其他的收容物,却可以额外增长回来。”

墨穷点头道:“丹木这些,都是信息上加持的属性。我们可以牺牲火抗加持反应或力量,之后火抗因为归零,而涨价增值到了顶点。这个时候再吃丹木,平白得到的火抗就非常珍贵。一点可以换数倍的其他属性!”

“没错,苟爷已经把甜味敏感度,加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他的空气墙,最大可凝固直径五百公里的空气!而且不久前测试了强度,成功包裹住了氢弹爆炸。为此,他牺牲了所有的火抗,吃了社里两千枚丹木的库存……这家伙的收容点数是真的多……”迦南说道。

“靠……”墨穷不禁感慨道:“这个特性,我要是有就好了。”

他能转移能量,光靠手扇威力就太小了,主要还得靠空气墙。

毕竟空气墙连接身体,就是他的弓,所推动之物都可以射。

之前高能气团,就是这么制造出来的,乃是空气墙特性与能量转移相结合。

这玩意儿可以通过练甜味力场而变强。

而现在,吃丹木、吃雷击木这种东西,就可以增强甜味力场,并且血赚。

继而爆发性地增强墨穷特性的执行力,在禁魔的母宇宙,战斗力又将有个暴涨。

可惜了,墨穷不是欧洲人……

“墨穷,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融合。”苟爷说道。

墨穷说道:“这样灵魂与肉身都会有永久损伤、缺失与畸变。”

“废话,而且分开时,其中一方有可能会死,所以说必要之时啊。我的欧洲人分身虽然空气墙被我加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但是那毕竟是个半岁的婴儿,身体严重制约了我的发挥。所以要想发挥出我空气墙最大的实力,其实还得靠你。”苟爷说道。

墨穷一笑,他和苟爷自然都不怕牺牲,更何况只是有可能死?

“对了,这几个特性,墨穷你可以尝试一下激活。”迦南突然又给了墨穷一页资料。

帝女桑将她所知道的所有遗传特性,以及激活方式都告诉蓝白社了。

虽然确定墨穷是黄帝后人,但黄帝后人中的哪一支,则也很重要。

毕竟颛顼、帝喾、尧、舜都是黄帝苗裔。

最后一批叛逆者五帝,除了炎帝以外,四个都是姬轩辕一脉。

从这里就看出,人类胜利后,各族分裂,五帝也成了政客,并开始内部纷争。

黄帝时期,灭了夸父氏,颛顼时期灭了共工氏,直至今日,只剩智人。

昔日共分天下的盟约,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墨穷一一尝试,还别说,最后竟然真激活了一个特性。

霎时间,一股庞大的气场以墨穷为中心,喷薄而出。

所有人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心理压力,除了苟爷和亚当斯以外,其他人都神情恍惚,两秒后直接昏厥过去。

“你干嘛了?”苟爷一脸莫名其妙道。

“呃……这啥?霸王色霸气?”墨穷也楞道。

他通过控制头发里的神经特殊震颤,释放出一种震慑人心的霸气,具体效果为,让人昏迷。

这是只有身体进化到头发丝都能动的程度,才能激活的一种特性。

范围,则和他的头发长度有关,影响范围是头发长度的314倍。

现在墨穷头发有一米长,所以这气场的效果范围是半径314米。

“墨……墨穷……这东西是无差别的。”迦南很快就被亚当斯唤醒,他只是普通的昏迷。

强制昏迷归强制昏迷,但昏迷本身却没有非要持续多久。

“亚当斯和苟爷怎么没事?难道和意志力有关?”墨穷问道。

迦南缓了缓神道:“是的,该特性对意志力自有一套衡量标准,凡是比你强的,根本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但凡是意志力比你低的,哪怕只是暂时比你低,震撼效果也会立即生效,强制昏迷。”

墨穷点头,绝对特性就是这样,要么直接中招,要么屁事没有。

意志力是波动的,社员大部分时候意志很坚强,但也有意志薄弱的时候,如果墨穷意识恍惚地用这招,也没什么效果。

“这是谁的特性?”墨穷问道。

“这是九黎的特性,我们在部分汉人与部分苗人,以及部分美索不达米亚人身上,激活了这种特性,没想到你也有。”迦南说道。

墨穷挠挠头,九黎?那不是蚩尤的氏族吗?

他同时是黄帝和蚩尤的后裔?

“这是可以的,因为该特性的传承,与意志力有关,只有意志力最强的孩子才会继承,无论男女。九黎灭亡后,残余部族化为三苗,之后融入了华夏族。因此至少有几百万人可以激发这种特性。当然,激发难度太高了,需要人体进化到头发都能战斗的程度……”迦南说道。

墨穷点点头,这个特性遗传与意志相关,而他的祖上是墨拘一脉,意志不消说,再加上从汉代以后,一脉相传,都待在泰山地宫里,所以特性也没有传岔了,始终都在这一支。

之后算是运气比较好,传来传去,到了他爷爷辈。

然后就是计划生育,独生子,他父亲、还有他哪怕是个傻子,也会传到这个特性。

“已知意志力最强的,就是苟爷你吧……”墨穷看向苟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