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八百零六章 简单的梦想

精卫形同乌鸦,但头部有花纹,嘴是白色的,足是红色的。

光凭借这点描述,墨穷难以脑补。难道直接是乌鸦嘴和爪子换换颜色?

即便如此,头上花纹怎么办?会是什么花纹?

墨穷苦思,这时亚当斯突然打开了贝斯特金属说道:“上来吧,小精灵没在看这边。”

在亚当斯的掩护下,墨穷和姜龙从土里爬了出来。

养殖场非常大,约莫有一百万平方公里,羽神虽然负责看管肉族,但不可能时刻都扫描所有人。

比较廉价的方式是,制造几百万只小精灵,每几百米自由监哨而已。

至于羽神自己,则象征性地置身于高空。

根据亚当斯这近一个月的观察和试探,他发现羽神只是让所有人看到,以做震慑而已。

实际上大多数时候根本没有在监督肉族。

亚当斯通过聆听万物的声音特性,察觉到这羽神很多时候,都在做梦,偶尔还说说梦话。

漫长的,无趣的牢狱生活,羽神恐怕也只能做白日梦来打发时间了。

至于小精灵的盯梢,亚当斯早就发现了它们的巡逻路径有很大漏洞,稍微观察一段时间,就总结出盲区的时机。

趁这机会,墨穷与姜龙堂而皇之地爬出来。

为了混入肉族,墨穷和姜龙都是赤身果体的。

“放心吧,小精灵甄别不出多出来的你们,它们只记录新生儿,并没有预设考虑突然多出成年人的这种可能。其主要职责,是监督这些人不违反古神定的规则。”亚当斯说道。

墨穷说道:“就因为动辄千万年都不会有人进来,所以很多情况都不去考虑么?”

亚当斯说道:“事实如此,古神其实……没有什么管理制度,完全是想到什么规矩就立什么规矩,然而遵循旧例这样子。”

墨穷沉吟道:“古神没有文明……无数年的智慧下,其社会结构还不如蚂蚁的真社会性。”

“这的确是很奇怪的事,他们的智慧都拿来感知根源算法了吗?”亚当斯撇嘴道。

墨穷说道:“思维模式不同,他们不需要,他们不屑!只有弱者,才需要文明。”

亚当斯带着他们,引荐了一群人。

这群人赤身果体,有男有女,大部分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神情较为麻木,就坐在挖掘出来的,凉爽的沙坑里。

“桔梗,这是我们的队长,墨穷,他能带你们出去。”亚当斯说道。

为首名叫桔梗的女子,已有二十岁,虽然还很年轻,但却已有某种说不出来的成熟。

在这群人之中,她已经算是大姐头了。

及腰的长发杂乱地披散着,瘦弱不堪,脸色苍白,看她状态似是刚产子没几天。

只见桔梗眼睛一亮,说道:“你们真能战胜神吗?”

“你怕吗?怕得话,我可以把你们之中的一部分先送走。”墨穷笑道。

桔梗摇头道:“无论是杀死神,还是被神杀死,都可以。但是他……”

这个女人指着亚当斯道:“……他答应会带我去看桔梗花,从来不可能有人能做出这种承诺……我想看……所以我想活着。”

墨穷看向亚当斯,亚当斯笑道:“她就只是这点追求而已,不,对我们来说微不足道,但对她而言,桔梗花,就是道。”

“啊?”墨穷愕然。

亚当斯快速介绍着,这支人族依旧有语言传承,不能书写文字而已,语言还是有的。

甚至当年帝女桑和赤松,还把很多故事流传下来,因为古神禁令,所以主要不是人的故事。

帝女桑流传下来的,乃是大自然的故事。

是鸟儿衔叶织巢,遮挡寒风,是大树虬结根须,抵御大水,是鱼群逆流而上,洄游产卵。

是滴水穿透了磐石,是嫩芽顶开了岩层。

天覆万物,地载众生,四季轮换,寒暑交替,月盈则亏,日午则偏。

地球的山川河流,花草树木,百兽相生相食,尽数被帝女桑讲述给了那些注定要去死掉的孩子。

帝女桑什么道理也没教,但其实什么都教了。

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依旧知道花,知道鸟,知道日升日落,潮涨潮消。

只是不允许绘画,那些东西,仅存在于构想中,存在于口述而来的脑补画面中。

久而久之,对同一件东西,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反正大家谁也没见过。简简单单,名为花的东西,就会让他们想到死,拼命地去脑补它长什么样。

越不知道,越不确定,那么一件东西,就会越美,越渴望透过那层纱,看到它到底长什么样。

那种美,让人窒息,蚀骨销魂。

为了追求这种美,肉族可以付出一切。仿佛能亲眼见到一次莲花的样子,便算是见到了大道。

帝女桑只是告诉了孩子们无数种,这辈子永远也见不到的东西。

便足矣让墨穷今日所见到的,始终还是人。

八亿年下来,理性的智力的确有些退化,但高等智慧就是高等智慧,有语言在,是永远不可能退化成普通动物的。

他们的人生十分的无聊和绝望,幻想就是他们唯一可以做得事。

如果从来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海,有星空,有花草树木,有山川河流,那么他们也不会去想。

可正是因为明明知道有,只是他们的罪,让他们从生到死,都绝不可能见到。甚至于,都不允许去把自己所想象的,画下来,记录下来。

这种折磨,这种求而不得,反倒让他们的脑补能力,极为惊人,更似进化了一般。

而这,其实就是悟性。

在这拥有神秘侧的创界山,几乎所有的人类,都是天才。

他们不知道大海真实的样子,但心中自有一片海洋。不知道青山是怎样的巍峨,但心中自有一片独属于自己的青山。

知山又不知山,识水又不识水。他们早已舍生,只求忘死。

墨穷不知道帮他们叩宫之后,到底会是怎样的境界,也许远不止元神境。

亚当斯说道:“他们眼中的地球,幼稚而又富有想象力,你根本想象不到,我们所习以为常的事物,在他们心中是怎样的,又是多么的吸·引着他们。是折磨着他们心智的毒药,同时,也是绝望人生中的解药。”

“我短短二十多天,就说服了上亿人决心反抗。这个数字还在增加,尘封的梦想正在他们之中飞速扩散,如波涛一般。”

“我来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桔梗,她只有两个梦想,见到自己名字所代表的的花,然后干干净净地死掉。”

墨穷说道:“你可以把桔梗的样子传给她。”

亚当斯摇头道:“我想让她亲眼见到、嗅到、摸到桔梗花,若只是精神传感的话,其实和她又新脑补出另一种可能,也没什么区别。”

“墨穷,这一战,我们必须赢。”

“古神必须死,其他人全部带回家。”

墨穷微笑道:“三十亿人太多了……我不可能当着古神的面把他们都送走,看来只能当着他们的面,把古神干掉了。”

……

魔性沧月说

:抱歉,后面一章我已经码好了,但是很不满意,写得不是我想要的感觉,我起来之后直接连着三章发吧,先去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