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七百二十五章 有生之莲

盖亚教会再怎么急迫,也不会做涸泽而渔的事。

他们首先选择取用了海伦的头发,将其填充进一种开花弹头中。

它会在命中目标后爆开,就算其弹片杀伤不了敌人,也至少可以把黑炎传给敌人。

这样的武器虽然可怕,但墨穷知道,对资深社员而言,不算什么。

因为黑炎的温度仅有八百摄氏度,火抗高于这个界限的人,就会像墨穷这样,虽然被烧,但却没事。

这一点,盖亚教会没能验证出来,因为他们没有丹木这种好东西。

他们暂时认为,黑炎烧不动海伦是其特性就是这样。

而用她头发制作弹药的效果还不错,很快便想办法加大产能。

墨穷一脸天真地主动提出道:“主教!主教!如果可以快速治愈我的话,那么我的肉是不是可以源源不断地切下来了?”

一名主教看这个女孩如此具有奉献精神,微笑道:“真是个虔诚的好孩子。”

墨穷幸福地微笑道:“能帮到大家真是太好了。”

见她如此配合,几名主教在一旁商量。

“我们需要海伦一千公斤的身体组织。”

“如果想尽快地取得足够的肉量,我们只能让她尝试融合‘有生之莲’。”

“那朵莲花我们用了一千年才结成十四颗莲子,历代教会人员,先后消耗了十三颗,剩下最后一颗,是要留在需要的时候用的。”

“海伦年纪轻轻就如此虔诚,如今又是第九件神器,她的黑炎将是我们的底牌之一,现在正是需要用这颗莲子的时候,最后一颗莲子给她我觉得没问题。”

“请示一下大主教吧,怕就怕海伦辜负了这颗莲子,融合时忍不住放弃。”

“一个小时就行了,若是忍受一个小时,那再生能力也是怪物级了,足够产出大量的肉来。”

主教们商量了一会儿后,决定请示大主教。

很快得到肯定的回复,并要求他们无论用什么手段,也要她忍受至少一个小时。

“孩子,我们没有快速治愈你的方法,但有可以让你具有血肉再生能力的东西。不过,你要为此经受母神的考验。”主教对墨穷说道。

墨穷听了,当然不信什么母神考验,暗想这是打算让她使用某个收容物吗?

“请尽情地考验我,我一定不会让母神失望的。”墨穷大声说道。

“很好,跟我们来吧。”主教满意地点头。

他们把墨穷带到一座祭坛上,祭坛中心是用土石堆砌的池塘,池塘里除了水,就只有一朵硕大无比的莲花。

那莲花之大,展开时仿佛舞台一般,直径约有十米!

一名主教说道:“这朵莲花中心,每天都会在某一片莲瓣上出现一个细小的孔洞,上升出一颗半透明莲子。这时候,我们只需要拨动它一下,它就会在无数片莲瓣表面滚动,环行莲台,最终选择停在某一个点上,至于停在哪里,这纯粹由它自己决定。”

“只有当它最后停在起点,也就是那个孔洞上时,它才会留下来。除此以外,无论停在哪里,最后停下来的那一刻,它就会如泡泡般破碎蒸发。”

“一千年以来,我们每天一次的转盘机会,都没有错过,但是却最终只有十四颗莲子成功留下来。”

另一名主教接口道:“我们将它运动轨道的面积,除以莲子与莲瓣的接触面积,最终把整个运动轨道刚好分成了一百万份。也就是说,每天它成功结出一颗莲子的概率,是百万分之一。”

“这真是微末的概率啊,海伦你可能不懂什么是百万分之一的概率,那是人的一生,会被雷劈到一次的概率。”

墨穷表面一脸天然呆,实则内心也在感慨。

百万分之一,这的确是令人发指的概率。看起来好像很大,实际上一个人天天出门上班,一年下来,他路上被车撞到的概率,也才四十万分之一。

整个莲台其实就是个轮盘赌,一百万个落点,只有一个落点会让莲子存活下来。

每天有一次机会玩一轮抽奖,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成功。一千年下来,盖亚教会共得到十四颗莲子,已经是运气极佳了……

下一颗莲子什么时候成功,完全是有生之年。可能这辈子都等不到那一天。

“海伦,那上面还剩一颗莲子,你把它摘下来吧。”主教说道。

墨穷问道:“我会经受怎样的考验?”

主教说道:“听着,你触碰它的时候,就会开始与它融合。融合的时间越长,你最终所获得的血肉再生能力就越强。而相应的,你身体每一个细胞都会感受到剧烈的疼痛。那种疼痛,随着时间推移,会越来越恐怖,是你所无法想象的。”

墨穷立刻说道:“我不怕疼!”

主教摇头道:“你还太小,根本不明白那是怎样的痛。你可以随时放弃,完成融合。但我们给你的要求是,忍受一小时再放弃。这一小时我们会帮你的,在早期阶段,这种疼痛作用于肉·体,镇痛剂是可以帮你抵抗的。可一小时之后,就算是最好的镇痛剂也没用了。”

墨穷坚定道:“这是母神的考验,我一定会坚持到底的。”

见眼前九岁的女孩一脸虔诚,主教们平添了几分信心,信仰是可以帮助人们在痛苦中坚持下去的。这一点过去已有无数的事例了。

再加上镇痛剂,或许眼前九岁的孩子,真的可以坚持一小时。

“海伦,做好准备,你一定要成功,如果你坚持一个小时,你就是真正的第九神器执掌者。反之,你辜负了母神的期盼,你就只是第九神器。”主教说道。

墨穷眼睛一亮,一个人被当做神器,说到底还是被当做工具。

不过成功的话,她就会被提拔为第九神器执掌者,这性质就不一样了。

或许,她就有资格面见其他的执掌者,最起码,之后的高层会议,她理应可以在场旁听。

对于能不能坚持一个小时,墨穷有充足的自信。

主教们觉得九岁的孩童都可能凭借信仰外加药物而忍受一小时,那墨穷呢?他表面上是九岁的海伦,实际上是意志坚韧的社员。

“那么我开始了……”

墨穷爬上莲台,毅然摸上那颗莲子。

霎时间莲子融入了她娇小的身躯,墨穷瞬间感觉浑身的细胞都仿佛过电般被打通,接着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剧痛。

皮肤、肌肉、骨骼、神经、脏器、脑细胞,乃至头发丝都在痛的感觉,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墨穷瞬间蜷缩起来,忍耐了几分钟后,终于大喊出声。

这种疼痛,在缓慢而持续地增强,并且越发地扩散到更细节的部位,真的是每一个细胞都在向墨穷传达这种痛苦。

主教们见墨穷痛呼,一边喊着坚持住,一边给她注射镇痛剂。

不得不说,镇痛剂真的有效果,这种肉·体上的剧痛缓解了不少。

墨穷握着身体,默默忍耐着,时间便一分一秒地过去。

每隔五分钟,主教就给她注射一次镇痛剂。

这样频繁地注射,让墨穷气的想骂人。事实上虽然疼痛,但墨穷完全能忍受,其实他可以不用镇痛剂的。

而如此大剂量地强用镇痛剂,对身体的摧残是很大的,神经和大脑都会留下后遗症。

可是没办法,这种事不是一个九岁女孩可以冷静拒绝的。

信仰不是万能的,一个人空有信仰,却没有相应顽强的意志,那信仰再虔诚也是脆弱的。思想不成熟的孩子,不可能不依靠药物镇痛来忍受这种级别的折磨,一急恐怕就什么都不顾了,直接选择放弃。

但这种事,显然不会发生在墨穷身上,他感觉自己还能坚持很久。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疼痛进一步提升,而镇痛剂似乎已经不管用了。

墨穷躺在莲台上,浑身僵硬,显然神经系统已经崩溃了,这是药物摧残导致的。

“这药效不够了,换药!”

墨穷睁开眼,就见主教开始给她注射另一种药物。

那种药物瞬间让她精神起来,一股电流般的刺激瞬间充斥大脑,令其无比亢奋。

剧痛再次被缓解,犹如被一层隔膜所阻断了一样。

墨穷想了想,意识到了这是什么。

“草你奶奶的,可·卡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