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七百二十一章 把你的心脏露出来

地下城邦是没有昼夜之分的。

天上的十颗光球,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照耀。

毕竟城邦内的一草一木,都并没有接收到真正的阳光,用灯光替代,自然大打折扣。

不过虽然没有昼夜,但公民们的作息时间并不会乱,毕竟人人能联网,互联网时间是标准的。

至于用哪个地区的时间,教会自会通知众人,基本上一个时区的时间,会用三个月到半年不等。

最近几个月,地下城邦都在使用所罗门群岛的霍尼亚拉时间。

此刻正是霍尼亚拉时间的晚上八点半。

一户富裕的公民家里,一名少女正在家里祷告,头顶上的神像,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填充了整个房间。

光芒甚至从三层小楼的窗户,照射出去,光耀整个城邦。

在这刺眼的炽光下,顶上的十颗光球都沦为陪衬。

“哦!这是哪位神甫来拜访桃乐丝她们家了?”

“不,我一直在路边,没有看到有神甫前来。”

“啊!那难道是桃乐丝虔诚到这种地步了吗?”

“也可能是他的男人。”

“嘿,你们忘记他家男人去地上了吗?这肯定是桃乐丝晋级了啊。”

如此耀眼的光芒,是神甫才能制造的,周围的邻居都看得出它绝对超越了公民可以制造的光亮。

邻居们议论纷纷,猜测是这家的谁达到了足以担任神甫的虔诚。

“咚咚咚……”

在这都小楼里,一名女子惊讶地冲上了三楼,推开卧室的房门,就见里面溢满的光芒几乎要亮瞎她的眼,逼得她不得不闭眼扭开脸,并用手遮挡。

“海伦?”女子半担忧半试探性地问着。

就见光芒渐渐平息,一名不到十岁的少女,跪在地上睁开眼,回头看向她:“妈妈,有事吗?我正在祷告呢。”

女子惊讶地用手捂着嘴巴,走上去抱住女孩道:“孩子,真的是你?刚在真的是你在祷告吗?”

女孩点点头,困惑道:“是我在祷告,怎么了妈妈?”

“神啊。”女子脸上的惊喜都要爆出来了,紧紧地抱住海伦道:“你太让我自豪了,海伦,太让我自豪了,你将成为牧师,我的孩子。”

海伦坚定道:“当然了!妈妈,我长大后一定会成为牧师的。”

女子亲了一口海伦,摇头道:“傻孩子,你已经是了!”

“啊?”海伦呆呆地看着母亲。

“你已经是牧师了啊!孩子!”女子兴奋地抱起海伦,下楼冲上大街。

她对邻居们呼喊道:“我的女儿成为牧师啦!”

“噢噢噢!”邻居们都与有荣焉地欢呼着,发自内心地为她高兴,祝贺。

“竟然是海伦,神啊,她还不到十岁吧?”

“我还以为是桃乐丝,没想到是她女儿。”

邻居们恭贺的同时,也极为震惊。

九岁的牧师,这是破纪录了吧?

虽然都知道桃乐丝家的海伦是个好孩子,是个虔诚的天才,但前几天距离公民都还差一点,如今竟然一蹴而就,虔诚如神甫一般了。

不过,众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相反,有的只是尊敬和荣幸。

毕竟信仰这种东西,并不是非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进步。

它本来就是可以一口气突然狂热的!

虔诚嘛,信念嘛,本就是一念之间的事。

一个念头通达了,内心对神的崇敬突然暴涨了,是很正常事。

一个贱民,因为某件事大难不死,认为是神救赎了他,继而突然成为狂信徒,虔诚度达到神甫级,这都是有先例的。

“孩子,快!点亮这座神像!”桃乐丝抱着自己的女儿来到了教会区的入口,周围拥簇着一大群邻居。

她指着一座高大的神像,让海伦祈祷。

海伦跪在神像前,虔诚地将双手十指交叉抱住,抵在下巴上闭目祷告。

不多时,神像就绽放出无与伦比的耀眼光芒。

众人即便合上眼皮,这光芒也会透着眼睛生疼。

突然,光芒熄灭了,海伦一怔,看向前方,她能感觉到有个更虔信的意识阻断了自己点亮神像。

“终于要接触到教会核心人物了吗?”

海伦毫无疑问,正是墨穷。

墨穷既然要以这种方式进入教会区,当然不能以本来面目。

哪怕是变身了也不行,毕竟他的第二形态,这个城邦根本没有记录,乃是黑户。

街上逛逛还可以,谁也不可能记得城里每一个人。

但想进入教会区,人家稍微查查,结果查无此人就不好了。

是以,墨穷挑选了一个合适的女孩,将其催眠送走,然后自己通过整容屋改变外貌,变成了她的样子。

如此,他就是有身份证的人了,有亲人,有档案,很多人都认识自己。

“是这孩子?”一名穿着暗灰色袍子的男子走出来,他的服饰有别于公民的简洁,而充满了宗教风格。

桃乐丝激动道:“菲波主教,我的孩子海伦,她无比的虔诚!”

名为菲波的主教温煦地笑着,摸了摸墨穷的头顶说道:“你才九岁吧?”

墨穷昂起头道:“我愿意将一切奉献给伟大的母神。”

她的表情无比的圣洁,双眼微颤,发红,仿佛瞪出血来。

众人感慨,好孩子啊,竟如此虔诚可爱。

他们不知道,墨穷圣痕发作了,眼睛正在流血泪。

圣痕的发作时间,谁也无法把握。有的时候它自动止血了,有的时候又突然发作。

不得不说的是,盖亚教会是极可能知道圣痕乃是收容物效果的。一旦让对方意识到墨穷有圣痕,有可能他就暴·露了。

赌对方不认识圣痕,或者不知道圣痕是收容物导致的,显然不保险,容错率太低了。

所以墨穷感觉到痛的时候,就立刻控制眼部肌肉和神经,将眼泪迅速喷出去,任由血泪喷涌。

然而,现场却谁也没看到。

因为眼泪流出的瞬间,自己消失了。

落点,在另一个世界。

这恐怕是只有墨穷才能做到的操作了,他的圣痕正好是血泪型,没有伤口。跟乌云墨、苟爷等人都不同。

再加上只有墨穷,能在鲜血喷出的瞬间射到异界。

所以此刻他的泪腺,就好像当年对着异界放火的喷火器一样。

烈焰在喷口的地方就消失了,仿佛喷口处就堵着一面透明传送门似的。

鲜血也是一样,喷出泪腺的瞬间就没了。

使得众人只能看到海伦眼角发红,仿佛目眦欲裂要瞪出血来,但并没有真的喷血。

这不仅看不出来是圣痕,反而还让人觉得这孩子好激动,好虔诚。

双目充血,眼神中仿佛要把生命都奉献出来。

“好孩子,跟我来吧。”菲波微笑着,牵着墨穷的小手,领着她进入教会区。

圣痕是时不时复发的,很快又消停了,墨穷揉了揉眼睛,开始专注于教会区的内部情报。

教会区内,完全就是一座座神庙、圣殿与修道院。

一路上,墨穷东张西望,记录着路线与各种建筑的位置,然后发送给苟爷等人,绘制部署图。

“这边每个路口,都有守卫,记住这些哨点!”

“啧啧,穿得跟圣殿骑士似的,但却拿着自动步枪……”

“嗯?这枪的样式不对劲,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放大图片!”

“啊!在枪口内部有空调神的绘像!瞄准镜片上,也有电灯神的绘像!”

他们很快发现,教会区内布满了信仰武器,不光是枪上。

墙壁、大门、石柱都浮雕着神像,整个教会区充满了这种伪神力量的激活媒介。

“大主教,这是新晋的牧师苗子,海伦。她的虔诚有三千!”菲波把墨穷领到了一处跟手术室般的偏殿,恭谨地说着。

殿中一名金袍老者似乎已经提前得到通知,被两名女性牧师搀扶着坐上一把椅子。

那老者双目都被挖空,看起来十分可怖,头上戴着一座铁王冠,王冠中央不是宝石,而是一颗活灵活现的眼球。

“海伦,把衣服脱了。”菲波说着,打开旁边的柜子,取出了一套解剖工具。

“???”墨穷一副毫不设防的样子解下衣物,内心却很奇怪。

他瞥了眼大主教头上的王冠,那很明显是个收容物。

接着,就听到那老者说道:“好孩子,把你的心脏展露给神看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