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七百一十九章 圣痕玫瑰

表面崇拜这件东西,是典型的心灵扭曲,明明他信得是无神论,结果有神论的人却觉得他笃信着自己的神。

这种东西,拿来骗人可以,但想骗过收容物就不知道了,就看谁更绝对了。

为了测试其效果,凯瑟琳雕刻了一套电灯神、计算机神的神像。

凯瑟琳作为老一辈的社员,基本什么都会,雕刻出来的神像详尽而精美。

不过在此之前,众人先尝试了自我催眠,说服自己信仰这些伪神。

“凯瑟琳,开机时间三十分钟。”

“乌云墨,开机时间四十七分钟。”

“墨穷,开机时间一小时……”

苟爷在一旁负责记录,虽然没有教会的人持有收容物所统计的那么精确,但通过计算机神像开机时间,也能佐证估算众人的信仰值。

不得不说,社员自我催眠后,也比安迪这个小屁孩虔诚。

但虔诚的有限,毕竟比五岁小屁孩强也没用,想依靠催眠来达到公民级的虔诚是不现实的。

随便一个公民,都可以把开机时间压缩在一分钟以内,更别说那些信仰惊人的神甫了。

而他们社员使用神像,再怎么骗自己,与这里的人相比,也只是超级老爷机。

“我尽力了,再想提升我对神明的信仰,就必须封印掉我对蓝白社的全部记忆。而若是那么做……我也不是社员了。”墨穷说道。

封印社员记忆显然是不行的,大家还要执行任务。

而在保证社员信念的情况下,他们所能做到的最大信仰,也就是堪比普通十岁小孩……或是比较天才的七八岁小孩。

在地下城邦,依旧是泯然众人矣的水准。

“尝试‘表面崇拜’吧,墨穷,去照片上的地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科龙对车芸说道,而车芸与墨穷时刻保持精神联通。

车芸应了一声,戴上了耳环。

不多时,墨穷通过几次周转,到达指定地点,拿到了收容物又返回地下。

“这朵玫瑰就是所谓的表面崇拜?哦,我想起来了,这不是圣痕玫瑰吗?”墨穷问道。

‘圣痕玫瑰’是一件阿尔法级收容物,外表为一束带有荆棘的玫瑰花,它始终保持看起来像是刚采摘下来的样子。

这是一件很古老的收容物,它不宜离开人的注视,否则哪怕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它也会悄然消失,出现在世界的其他角落。

所以墨穷时刻保持对其盯视,此刻大家也都在一同关注它,以免它跑了。

乌云墨也盯着玫瑰花说道:“对,就是圣痕玫瑰,我们用的外号不一样。”

“使用方法很简单,被上面的刺扎一下就行了,或者拿玫瑰花瓣泡水喝,或者把玫瑰花瓣整个吃了,都行……”

凯瑟琳也说道:“有过以上接触的人,会在没有看到玫瑰花,并且内心某种信仰波动很旺盛的时候,出现圣痕。”

“我当初看过它的资料,说它就是古往今来导致圣痕病的罪魁祸首。”墨穷眨眨眼道。

凯瑟琳点头道:“没错,除了一些故意给自己弄圣痕的人以外,所有真实出现的圣痕都是因为它。”

圣痕病是从十三世纪开始就偶有出现在人身上的一种现象。

具体表现为左右手掌或脚踝出现圆形伤口并有不等量的出血现象,但也有个案是显现在膝盖、额头等其他部位或是双目流下大量血泪。

有的人表现较为轻松,没有痛苦,只是莫名地手掌心流血。

但也有的人会感受到剧痛,甚至痛死或因大量的流血而死亡。

有宗教人士认为这是耶稣受难的伤口被映射在信徒身上,但事实是有大量案例根本不是基·督徒,其中不乏许多无神论者。

有医生认为是一种罕见的皮肤病,使这些溃烂的伤口看起来像是被长钉定在十字架上的样子。

但这种病的具体成因不明,也没有发现过相关的病毒或细菌,甚至伤口不会被感染。

圣痕这种伤口会定期自动愈合与复发,而除此之外,任何医药手段,都无法主动愈合它,哪怕将其缝合,血依旧会诡异地流淌。

这种现象一度还发生在一些尸体上,并且流出来的还是带有玫瑰味的新鲜血液。

“总的来说,只是阿尔法级威胁。有的人没有因为圣痕而影响生活,但有的人,却饱受几十年的流血剧痛,甚至因此而死。”

“这与信仰程度有关,心有笃信的东西,越坚定圣痕病就越严重。”

凯瑟琳说着,毫无疑问,用这玩意儿可以在人前表现得自己极度崇信盖亚,可相应的,社员们也得承受失血的痛苦。

而且这种效果是几乎永久的,除非内心最坚定的信仰被抛弃了,或者圣痕出现的肢体被彻底磨灭,否则圣痕病将一直持续,无药可解,哪怕死了也是一样,哪怕把肢体换了也一样。

死亡并不会被认为放弃了内心最坚信的东西,那只不过是意识没了而已,而不是抛弃。

显然,社员不可能抛弃自己内心最坚定的信仰——收容之道。

所以他们一旦选择使用它,下半辈子就得时不时地莫名掌心流血,或者双目血泪了。

“我先试试吧,万一效果不佳,你们也不用感染这玩意儿。”乌云墨笑着,他本就是将死之人,自然不在乎这点小事。

只见他一把抓过玫瑰花,手指被刺了一下。

当然,玫瑰刺根本不破防,乌云墨皮肤上仅仅有点白印。

不过该效应并不需要刺破皮肤,刺过就行了。

这就是典型的收容感染,不是病毒不是细菌,而是一种概念的,性质的强加。

乌云墨转移视线,盯着神像,二十年收容生涯所氲养的冲天意气在内心汹涌澎湃。

内心最坚定的信念,如此剧烈波动,顿时激发出圣痕!

刺啦!

在其左手掌心自行裂开,形似钉痕,流出鲜血来。接着右手掌心也出现了一模一样的伤势!

当然,出现几个圣痕与圣痕在什么部位,这都是随机的,与信仰程度无关。

与信仰程度挂钩的是痛苦。

“还好,为了任务,这点程度的痛苦,可以无视。”乌云墨嘀咕着。

“怎么样?”凯瑟琳问道。

乌云墨强忍着手掌上的剧痛说道:“开机太快了……一秒都不到。”

众人微笑,竟然成了!

这圣痕效应,竟然把计算机神给忽悠过去了。看来所谓的表面崇拜,并不只是心灵扭曲,而是真实地将一个人对某物的信仰,转化成为其他的信仰了。

只不过在以前,信仰这种东西,是没法切实的收集和记录的,只能表面感受,所以认为这是一种心灵扭曲。

而如今,有计算机神像这种衍生物,把信仰当做一种实质性的资源来采集了,这才切实地证明该效应,是把一种信仰从表面到内在,一同‘翻译’成了别的信仰。

“下载速度……1280Mb/s……”过了一会儿,乌云墨说道。

苟爷笑道:“这绝对超过公民级的虔诚了!”

神像投影的计算机具有10G带宽,根据安迪所知道的那点情报来看,公民中根本没有这种人。

安迪的父母只有11Mb/s的下载速度,而附近比较富裕的一家公民,据说可以有50Mb/s。

但和乌云墨相比,还都是差太远了。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根据他们推测,神甫的标准可能是能把计算机神像提升到千兆带宽,也就是125Mb/s。

而乌云墨,竟然有12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