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蓝白社 > 第七百零八章 人体宇宙

因为‘死亡’这种灾难的存在,蓝白社改变了收容策略,转而寻找一种可以转嫁灾难的收容物。

经过多次尝试,最终利用科龙,成功转嫁了潘多拉魔盒。

因为科龙,是罕见的人体宇宙。

这种特殊的,体内可以滋生出文明的人,是由一件阿尔法收容物‘阿赖耶之泉’所改造的。那种泉水一般人泡了没用,只有死过一次的人才会被成功改造。

所谓死过一次,就是真实脑死亡后,因为某些原因而又活过来的人。

以太就是这样的人,他的灵魂不朽,所以死后身体修复好可以又恢复意识。

墨穷也是这样的人,曾当过钉子户,利用身体排斥力,射动灵魂,使其又回到体内,而没被现实抹杀。

林光也是这样的人,被白布鬼影杀死后,灵魂困在了可怕的影子空间,最终用宇宙缺失一部分知识为代价,复活了。

诸如此类的人,十分稀少。

可以说,除了第五元素,根本没有一种稳定的,没有巨大代价的,可以制造重生者的收容物。

当年蓝白社也只有三个从死亡中爬回来的人,但其中两个都是D级人员,不足以托付潘多拉魔盒这件收容物。

因为持有者,除了选择宇宙还是文明以外,还能将自己所受到的力,都封存进魔盒中。

可以是引力,可以是外来的电磁力,也就是说,利用这一点,科龙能立在那,谁也无法撼动。也可以让自己失去引力束缚,瞬间被惯性甩出去。

每逃逸出一次灾祸,持有者都会获得一秒钟的封印份额。

不要小看这一秒,对于科龙而言,这一秒足够分批好几次,豁免掉敌人的强力碰撞了。

以他的操作和反应,可以在子弹临头的那一刹那开启这个效果,然后又瞬间关闭,继而无视这颗子弹所给予他的冲击。

“难怪当初您让我推你,你纹丝不动……”墨穷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科龙时的一个小插曲。

科龙笑道:“当时我在实验,想看看如果我封印掉你施加给我的力,绝对命中还会不会触发。”

墨穷耸肩道:“我无法撼动你,也就没法把你当做箭。”

“总之,当时我自愿提出浸泡阿赖耶之泉。我死过一次,是我的搭档把我复活的……为此,害得所有的兄弟,乃至之后激活精神力的兄弟,都精神力强度减半。”科龙回忆道。

根据他的讲述,科龙曾被收容物吞噬掉了灵魂。但之后他的搭档,无意间救了他,却是以‘全人类’的精神力强度永远减半为代价。

可以说,现在七日赌后的人的精神力这么弱,都是因为挂了个‘强度减半’的buff。

如果没有那个事件,现在所有社员的精神力,会强一倍。

这种不小心付出巨大代价,从收容物手中把人复活的情况。白布鬼影事件中的林光,并不是第一例。

科龙因此被阿赖耶之泉成功改造,蓝白社将潘多拉魔盒移植到他体内。

移植前还不能确定,移植后也就确定了。

科龙的性质被阿赖耶之泉改变了,其整个人体被视为一种宇宙。使得魔盒的代价被转移了。

阿赖耶之泉的效果下,他这个人体宇宙中,还会孕育出至少一个文明。

这个文明往往诞生在某个器官上,如果诞生在血液中,流遍全身,那么就会是个游牧文明。

科龙的体内文明诞生在了淋巴系统上,算是个半游牧吧。

而激发出智慧的细菌,则是金黄色葡萄球菌部落。

最初它们差点被淋巴系统的巨噬细胞灭族,在早期阶段,淋巴系统的种种杀毒细胞,对那些球菌而言,简直犹如洪荒猛兽一般。

但为了让它们能形成一个稳定的文明,蓝白社医疗人员对科龙的免疫系统进行了压制,并且给生活在上面的球菌输送营养。

使其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期,慢慢发展壮大,如今已经制霸全身的淋巴系统。

每一个球菌,都是这个文明里的个体,亿万球菌,成了这个文明的所有人口,生活在科龙的体内,掠夺人体资源,然后繁殖自己。

因为是被‘阿赖耶之泉’转化的,所以它们比真正的葡萄球菌还要脆弱。

它们在科龙体内,就如同人类之于宇宙一般弱小。

这群球菌最适合的环境,始终是诞生的地方,也就是淋巴系统。

‘科技’尚没有达到能在其他器官里长期生存的地步。就更别说体外了,体外对它们而言,是宇宙之外。

但是,它们显然没有好好规划过文明的发展,对淋巴系统的资源掠夺十分猖狂,到后面简直如癌细胞一般,将科龙的淋巴系统摧残地几乎丧失功能,甚至出现了物理性的挖穿……

更甚至,长期地对邻近的肾脏进行挖掘。通过一种它们自己研发出来的腐蚀性的组织液,将其投放在肾脏壁膜上,使其黏膜组织脱落,脱落的细胞被万有引力牵引地滑落到淋巴细胞上,继而被它们捕获,带回去提炼。

与猎杀其他细菌相比,这显然是挖矿……

它们并不团结,彼此内部还经常相互掠夺和消灭。它们最惊艳的一项技术,是对T细胞的改造,改造后的T细胞可以膨胀到极大,进入血管吸收大量的血液,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血球,然后再自主移动回来。

也许,这相当于它们的宇宙飞船,只不过移动相当缓慢,但通过血管,可以快速地到达身体各处,犹如人体内的虫洞一般。

通过T细胞的运输,它们已经可以少量地寻找到人体其他部位的淋巴系统,并移居。

对它们而言,这简直就犹如发现可殖民星球一般。蓝白社观察到,它们因此活跃度飙涨了一段时间,全民极度兴奋。

不过自那之后,有的地方的球菌,制造出这种T细胞时,就会被其他拥有T细胞的球菌疯狂地进攻。

可以预见到,未来某一天,诸多的T细胞,将被这些球菌操使着,在人体各处淋巴系统内激战,甚至是肾脏、肝脏乃至大脑等地彼此攻伐不休。

可惜,蓝白社没办法与它们沟通,双方的交流完全不在一个层面,对方既不是用文字,也不是用语言,乃是一种未知的形式来交流。

所以蓝白社也没法告诉它们要保护环境。

为了科龙的健康,蓝白社曾选择利用药物杀死一部分球菌,然后滋养修复科龙的淋巴系统。

对于球菌文明,这项行为无异于灭顶之灾,但它们十分顽强。

在那件事发生后,它们甚至因此能生产出抗体细胞,同样一种药物,在它们躲进那种抗体细胞时,将无法杀伤它们了。

不过也相应地,让它们收敛了很多,内战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了。

或许,它们意识到自己并不孤独,‘宇宙’深处,还有个可怕的敌人在盯着它们吧。

嗯……是宇宙之外……

总之,科龙的身体,成为了一种人体宇宙。

在这个‘宇宙’内,淋巴星球上,诞生了球菌文明。它们猎杀着诸多没有智慧的细菌,它们压制抵抗着病毒的扩散,它们摧残改造细胞,它们向往着游历甚至占领大型器官组织。它们的征途,在五脏六腑。

利用这一点,蓝白社成功将潘多拉魔盒的灾难,转嫁给了球菌文明。

将陶罐缝进体内后,与一批球菌进行对接,使得持有它的文明变成球菌文明。无论是瘟疫、饥荒还是死亡,都由球菌文明来承受了。

灾难发生在科龙体内的一个球菌文明身上,虽然会导致他小范围内脏破裂、细胞坏死之类的,但也无伤大雅,医疗技术可以摆平的事,那就不是事。

“既然如此,球菌文明的灾难,应该不至于让您死掉。就好像毁灭人类的灾难,对宇宙而言只是毛毛雨而已。”墨穷问道,不过当他问出这个问题时,他自己已经想到了答案。

科龙笑道:“因为球菌文明,也可以使用潘多拉魔盒。”

墨穷叹气,要想球菌文明承受这个代价,首先就得人家自愿承受。

科龙说道:“它们就愿意让宇宙承担这个代价,我们也没办法。随着人口凋零,它们别无选择,只有在灭族之前,把代价转给宇宙,来再获取一段时间生存。”

“而我的人体,就是那个正在死亡的宇宙。”

……